淘宝人生

第76章 拍卖会上的大漏(上)

第七十六章 拍卖会上的大漏(上)

沃克·斯特里奥对张辰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开门之后直接就给了他一个拥抱以示欢迎,在张辰介绍宁琳琅是他的未婚妻之后,对方和宁琳琅又来了个贴面礼。张辰对这些西方礼节也很清楚,这样的问礼方式是关系很近的人才使用的,看来对方还真是想和他有些来往。

沃克·斯特里奥也给张辰和宁琳琅介绍了他身边的大肚子,也就是他老婆,西班牙国王的小女儿恰莉丝公主。这位公主看起来是那种比较贤淑的女性,虽然有着天生的高贵,但却没有一点高傲的神情。应该是知道张辰的身份,也主动和张辰、宁琳琅贴面,并且对宁琳琅的美丽大为赞叹。张辰也没有谦虚,宁琳琅本来就是极品的大美女,虽不能说是无人能及,但绝对是人间绝色了。

夫妇俩对张辰和宁琳琅的到来表示感谢,由于张辰在双方见礼的时候称呼了公爵阁下和公主殿下,沃克·斯特里奥也对私自调查张辰身份表示了歉意。

双方聊了一会儿之后,沃克·斯特里奥就开始转入正题了。西班牙的王后是一个热爱考古的人,对于很多的古文化都有研究,同时也是一个收藏家,做为女儿和女婿,他们也常常会购买一些古董送给王后。这次来找张辰,是因为他们要参加一个拍卖会,届时会有一些中国的古董进行拍卖,而他们也知道张辰是一个收藏家,所以特别来邀请张辰一起参加的。

以张辰个人非漏不出手的习惯来说,对于拍卖会是不会上心的,但又碍于对方的盛情不好拒绝,而且这场拍卖会还是在伦敦进行,就答应一起去看看。不过在看过拍卖会的图册后,张辰对于这场两天之后的拍卖会倒还真是有了一点兴趣,说不来这次还真能在拍卖会上捡个漏。

既然已经要一同出席拍卖会,那就是承认了双方的朋友关系,吃个晚餐那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如果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会让对方感觉你很没有诚意。其实公主也没有什么的,并不像传说的那样生活起居都有一大堆仆人伺候着,她们也会和常人一样,甚至亲自下厨做一些点心之类的,也会接孩子上下学,而且这位西班牙小公主还是第一个自己赚薪水的皇室成员。

一餐晚饭也让彼此的关系拉近了不少,四个人都不是那种故作姿态的,相处起来也都比较容易。得知张辰和宁琳琅还没有正式举行订婚仪式,沃克·斯特里奥要求张辰订婚的时候一定要通知他,他们夫妻会亲自去参加仪式。

在拍卖会之前的两天里,张辰都是在大英博物馆度过的。这里展出的中国文物有几千件,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从商州时期的青铜器到唐宋书画和明清瓷器无一不是精品,这些可都是当年从中国皇族那里掠夺来的。虽然说文化无国界,张辰心里也很明白不能总是去翻旧帐,而且博物馆对中国文物有足够的重视,把山十三号展厅作为了中国文物的永久性展厅,但是对站在异国他乡欣赏来自祖国的古代艺术品总是有那么一点不自在和不舒服。啥时候咱也能反过来干一次,把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古董收藏在自己的展厅里,让他们上赶着跑到中国来参观他们国家的东西。想交流引回?门都没有,你们还拿着我们的东西呢,都几百年了,你们有过一点意思吗?我们也会说:文化无国界嘛,我们只不过是在替你们保管一些文物而已……,

张辰脑子里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疯狂地到西方国家去挖地淘宝。很多西方国家包括亚洲的日本等国在内,他们的法律规定埋藏物或掩藏物的所有权都是归土地所有人或发现者的,只要你能够准确的找出有墓葬或者遗迹等等的土地,你就可以把它买下来,接着就可以开始挖掘了,只要是能挖出来的东西,就全是你自己的。

就在接到沃克·斯特里奥电话的时候,张辰逗还在琢磨着搞别人地下文物的事情,电话里对方告诉张辰,拍卖会当天会有专车来接张辰和宁琳琅,希望到时候会有让张辰很感兴趣的拍品。张辰也请他代为向公主殿下问好,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说好了在拍卖会见。

这次的拍卖会是一场专拍,拍品都是由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委托拍卖的藏品,一共有五十多件。张辰所看好的是日本人委托的一对青花大尊,给出的断代是清康熙早期民窑,起拍价为六万八千美金。张辰想要捡漏的对象就是这对大尊,心理价位在五十到七十万美金之间,能够在这个价钱拍下来那就绝对算得上大漏了。

张辰和宁琳琅办好了手续进到拍卖大厅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了,沃克·斯特里奥夫妻正在和几个人在交谈着,张辰不知道他们交谈的内容,也不好中途打断别人的交谈,就和宁琳琅找了就近的位置坐下。

拍卖品的图册张辰已经看过了,除了那堆大尊之外并没有他感兴趣的东西,就想趁着这一小段时间想想叫价的细节。宁琳琅也知道张辰参加这次拍卖会的目的,张辰给说过自己对那对大尊的看法,她对张辰的眼力是很信任的,只要张辰看好的东西没有一样不出彩的,况且张辰对于这对大尊说的还是有理有据的。

张辰还在琢磨着叫价的细节,就听见旁边有人叫他,“张先生,果然是您啊,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哦,对不起,我忘记了,您是一位很有名气的收藏家,来这样的场合时最正常的了。”

说话的这位正是比利时的哈里森王子,他的出现让张辰感觉这次的拍卖会应该不是一场简单的拍卖会,就他认识的已经是一位王子和一位公主了,其他人的身份应该也不会低。看到哈里森王子,张辰也起身和他打招呼:“您好,哈里森王子殿下,您对这些东西也有兴趣吗?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妻宁琳琅。”

介绍自己的女伴是一种礼貌,这个不能失礼的。宁琳琅也向他问好,哈里森赞叹了宁琳琅一句,又是贴面,张辰比较郁闷了,这丫的没带女伴,有点吃亏啊。

这时候沃克·斯特里奥夫妻也看到了他们,过来之后沃克·斯特里奥就和哈里森打招呼:“哈里森殿下,您也认识张先生吗,那我们可以一起了。”接着夫妻俩和身后还有几个人,也都跟哈里森见了礼,免不了又是也是一顿贴

大家都贴完之后,沃克·斯特里奥把这些人都给张辰和宁琳琅相互作了介绍,正如张辰方才所想的,都是一些君主立宪制国家的元首后代,听说面前的这个东方人就是东方大国里大人物的后代,又有哈里森和沃克·斯特里奥夫妻对他们那么客气,也都跟着和张辰两人很热情。

沃克·斯特里奥和哈里森对于和张辰的黄金交易都是绝口不谈,毕竟张辰是要求过要匿名交易的,他们自己知道是一回事,但是说出去就不好了。他们也是因为张辰要求匿名交易才出手的,如果不是对张辰的身份感兴趣,他们也不会和张辰有交集,毕竟在有些事情上大家都需要保密的。如果他们私下里交谈这件事情,即使不引来麻烦,张辰知道后也会让反感的,那样可不是他们所希望的。

也有人问起了张辰都做些什么,两人的回答都差不多,东方著名的收藏家,珠宝商人,国际贸易商人等等,都是张辰的资料上可以看到的,总之就是一个概念:财大气粗。这样说其实也没有错,不说张辰有着两家大型集团的继承权,就是他现在的个人财产也是很可怕的了,几十亿美金的身家可都是现金;而且两个张老爷子都属于及少数几个硕果仅存的元勋人物,政治势力是不可估量的;所以说他是财大气粗还真不为过。

这只是一场小范围性质的慈善拍卖,拍卖会场的席位布置和普通拍卖会有些不同,这一票人有十几个,分别围坐在两张相邻的两张圆形茶几周围,显得很是热闹,引得周围的卖家们也都往这边看着。今天来参加拍卖会的也不光是这些王室贵族们,还有一些顶级富豪也接到了邀请函,其中的一些人也认出了这帮子国外的**们,这些人之中很可能就有他们国家未来的君主,但并不是他们能够得上的交往对象。也只有少数几个排名靠前和一些有着贵族血统的富豪能够搭得上话,见到其中有两张陌生面孔,也是想认识一下,能够和这帮人混在一起的那可不是等闲之辈。

如今的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潜在市场,但凡有些能力的大买卖,谁不想到这片土地上发展发展啊,只要你实实在在的做买卖,很有可能都会被满地的商机绊倒了。这些人听说张辰的身份之后,都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机会,虽然谈不上巴结,可态度却也好得很。张辰心想,既然都这样了,那就不如顺便给几个舅舅姨父捎带着捞点政绩。

有了这样的心思,张辰对几位富豪的拉拢也就不排斥了,身在这样的家庭里你就不得不这样去做,这就是你与生俱来的责任,哪怕是张辰还没有怎么享受过这种责任带来的好处。

坐在另一边角落里的几个人,看着这边的热闹,脸上明显有一种不屑的表情,其中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说道:“切,一个支那人而已,有必要围着他转圈吗,犬能王兄我们要不要给他一点厉害尝尝?”

年龄稍大的犬能轻轻摇了摇头,对他说道:“这些欧洲的贵族都已经没落了,完全没有中世纪的那种勇士精神,一个小小的支那,怎么能和我们伟大的大日本帝国相比,他们却要去和一个支那人交好,都是些八嘎牙路。咸猪君有机会一定要教训那个支那人一下,也让那些欧洲的贵族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要知道我们大日本天皇家族才是最纯正的神的血统,那个叫做赢政的支那人绝对不是神,真正的神是我们的天照大神。”

他这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把周围几个同来的人都带动了,情绪变得有些高涨起来,交谈的声音也变大了。很快,他们的行为就得到了全场的鄙视,而这些人完全没有感觉到,依旧是在那里高谈阔论,说着什么日本应该是全世界第一强国,大和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一定能够统治全世界之类的话。

那个咸猪君好像觉察到了周围的变化,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赶忙拉了拉那位犬能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接着他们那边的四五个人都发现有些不对了,他们在那里说这些话不过是意**而已,对于那种意**的现实率,连他们自己都不太相信,这会儿也发现有些猖狂过渡了,声音就小了下去。

“那些人是日本天皇的族人,骄傲自大,自视特别的高,以神的后代自居,他们只愿意和美国人呆在一起。”哈里森给张辰解释了一句。

张辰看了看那几个人,笑道:“他们从十六世纪开始出现在世界舞台上,就没有传出什么好名声,看来不论在东方还是西方,他们都是不受欢迎的一类人。”

哈里森也笑了笑,说道:“是啊,国际社会对于人格的审美观念还是一致的。”

这句话把这两桌人都逗笑了,就连一向端庄的恰莉丝公主也笑出了声。那边的几个日本人也听到了这边的笑声,咸猪君看着张辰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在他看来是张辰带给了他们侮辱。

和旁边的犬能小声说了几句,就端着酒杯来到了张辰他们这边,走到近前的时候弯腰鞠了一躬,“各位好,我是大日本天皇家族的咸猪亲王,请多多关照。”虽然他也鞠躬了,但是语气里流露出来的傲慢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不舒服,但是出于礼貌,大家也都起身点头算是还礼,但却没有一个人报出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