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84章 两座大院

第八十四章 两座大院

看看这可怜的成绩,哪儿说理去!没啥说的,要强推了,求票吧!

=================================

搞定了酒店收购民居的计划,大的方面就没有特别需要关注的事情了,珠宝公司的开业计划全部交给了礼仪公司,运做的事情李天平也找到了合适的职业经理人,现在就是等着设计公司的图纸出来后操办研发中心的项目。

张辰和宁琳琅又恢复到了每天除了学习就是逛潘家园、护国寺了,研发中心真要搞起来,还缺不少的物件,张辰必须努力憋宝,奋发捡漏,才能够供得上。

这期间张湄和张沐也都已经把酒店的初期构架搭了起来,挖了几个业内的精英做为目前的管理团队,四合院民居的收购也已经展开了第一步计划,只收购了三处院子,其中只有一处是民居,省下的两处都是荒废了很多年的原政府机构办公地点。

可就在这两处原来的办公大院里,张辰还真找到了点好东西。其中一个院子是原来街道上的办事处,面积很是不小,带马厩的那种,马厩里还堆着一些老旧的家俱。

交接的办公人员也没在意这些东西,只是说里边的东西都是当年搬走的时候不要了的,当时都顾着坐新办公室,也就没人想着收拾这边了。又说这院子损毁有些太严重,怕是他们得推倒重建,那些破烂就等重建的时候帮忙一起处理了吧,也省得多费一份心。

张辰当然是太愿意了,拍胸脯的答应下来。在一进院子的时候他就看见马厩里那堆“破烂”了,得有几十件吧,其中不少都是明清时代的家俱,就连几件民国时候的也都是用了好料子。

交接办完之后,张辰很客气地把对方送出去。看着对方上车走远了,张辰一个纵身就蹦回到院子里,把院门闩上就拉着张沐和宁琳琅往马厩那边跑,张湄在后边看着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从张辰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又找到好东西了,这个表弟就这时候最兴奋。

张沐真是没想到啊,前些天他们还在说捡漏的事情,今天还就诊捡到宝贝了,数量上虽然不能和关家那次相比,但也是相当可观的了。

张辰也是对这次的收获有点惊喜,一下子能见到这么多的明清家具可是很不容易的,而要是像现在这样不但见到了,还是实实在在的捡到了,就更加的难得了。

只是这些家具里边有的已经有些损坏了,按照刚才交接的工作人员的说法,这院子荒废了有五六年了,这些家具堆在这里也有快十年了。十年啊,风吹雨打日晒雪堆的,可不是要有损坏吗,这还是有个马厩能遮挡遮挡呢,要不损坏损坏的更严重,怕是有些真就成了破烂了。

张辰看着那叫个心疼啊,这边有不少都是极精美的雕刻,这么好的艺术品就扔在马厩里边了,这不是造孽吗。宁琳琅和张沐看着那些被损坏了的地方,也是心里惋惜着,和张辰一起整理这些物件。这就是搞收藏的人和别人的区别,像刚才那位街道上的工作人员,他就觉得这些东西都是破烂,当年的时候他们可是连扔都懒得扔;可放在搞收藏的人眼里就不一样了,就因为他们识货,对于这些“破烂”的价值太了解了,所以他们才会惋惜。

清点了一下数目,一共是五十九件,其中三十多件有不同程度的损坏,而且有损坏的还是以明清时候的居多,有一张黄杨木的方桌其中一条桌腿都都烂了一半了。剩下二十来件比较完好的,大半是民国时候的家俱,用料倒是不错,都是大红酸枝和紫檀的。

张湄早就说过了她不要这些东西,张辰也不和她客气那么多,挑了一只黄花梨的多宝阁和四只圈椅一张方桌给张沐。但是这些东西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损坏,没有什么损坏的也都带着刮痕,或者就是给风吹雨打的有些不好看了,张辰就建议先放倒马三立那里去修复一下,给这些物件好好做个保养。

马三立接到张辰的电话,听他说有些家具损坏的比较严重,也是心痛不已,他家多少代人都是木匠,是最爱家具的人,要比一般的藏家更爱惜这些东西。

叹息了一番之后,马三立又和张辰说道:“小张啊,你的家具都已经打好了,我也正想着问你什么时候能过来看看,有不合适的地方修改一下就给你送过去呢,正好就赶在一起了。那批料子还剩下不到点四方的样子,咱们之前可是说好了,不管剩下多少都要匀我一半的,你可不能反悔啊。”

玉匠珍稀好石头,木匠也是稀罕好木头,虽然那些料子他也很重视,可张辰既然答应过他,肯定不会反悔,对着电话笑道:“马前辈您可不能这么挤兑我啊,我答应了匀你就一定会匀你的,您这是损坏我的名誉啊。我今天下午就过去你厂里,顺便把我这些玩意儿也带过去,您给好好拾掇拾掇,看着心疼啊。”

吃了午饭,又去把另一处院子也交接了,这处院子比街道办事处那套又大了很多,是四进的,差不多要有六七亩地的样子,原来是供销社、糖酒公司、妇联下属等六七家单位共同的办公地点。这些年一家家的都搬到新办公楼去了,最后一家坚持到年初的时候也搬走了,整个院子也就荒废下来了。

据交接的工作人员说,区里本来的意思是想要把这座院子是要在开了春之后租出去,可是修缮费用也不是个小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来,讨论了几次也没有结果,就这么拖下来了。

几个人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张辰也用意念力把整座院子都观察了一遍,这院子虽然大,可是却没有藏着一件东西。这座院子比街道办的那座还要荒,除了第一进院还算有点样子之外,后边的院子都是杂草丛生,就连甬道小路上都是。倒是在最后一进的厢房里有些好东西,虽然不是古玩一类的宝贝,但也有一定的价值,有不少人都很喜欢收藏这类的玩意儿。

张辰特意问了一下交接的工作人员,原来在这里办公的单位是不是都搬走了,这院子里会不会还有遗留物品。这位和上午的那位说法都差不多,能留下来的都是一些破烂了,没谁会在乎的,就连供销社留下来的不少煤都没带走,全部给这院子里其他的单位烧了。

张辰通过这个工作人员也了解了,原来在这里办公的单位都是很早就搬走了,供销社是最早搬走的,接着就是糖酒公司,年初搬走的妇联下属单位也是早就不在这里了办公了,回来搬走的也就是一些资料而已。那间张辰注意到的厢房原来就是供销社和糖酒公司的,他们搬走之后还把这里当作库房用了一段时间,后来这些单位慢慢地也都不景气了,这里的库房也就用不上了,直到区里收回了产权也没有人再来过。

了解了这些张辰就放心了,如果那些东西还是有主的,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碰,可要是废弃了的,那他就老实不客气了。

办好交接之后,张辰就拉着三个大美女来到了第四进院,笑着对她们说道:“现在我们就来把这座院子刮一遍吧,这座院子要比上午那处大不少,说不定还真能找出点好东西来呢。”

宁琳琅和张沐都是收藏圈的人,有了上午的事情做铺垫,再经张辰这么一引诱,兴趣马上就来了,跟着张辰一间房一间房的找着。张湄走在最后边,她对收藏没兴趣,可看着张辰他们热火朝天的样子,心里也是希望他们能有所斩获。

找遍了整座院子,却只是在最后一进院子的厢房里堆着不少的酒,其他的一无所获,别说古玩宝贝了,就连民国的东西都没有一件。

看着眼前一地的酒箱子,张沐不禁有些泄气地说道:“唉,白白浪费了我一个小时啊,连根清朝的铁丝都没找到,这一堆酒有什么用啊,要是洋酒还好一点。”

张辰对这些酒的价值可是很了解的,说道:“小沐姐,这你就不知道了,其实酒类也属于收藏范围的。你别小看这些酒,这可都是宝贝,只要能好好的利用起来,这些酒就能创造极高的利润。酒是越陈越香的你知道吧,虽然不能永远收藏下去,但是在适当的年份卖出去就能创造最大的价值,你要是不要我可就全要了啊。”

张沐喜欢收藏是因为能够欣赏,这些东西既不能欣赏,也不能长期收藏,最多也就是值点钱,她是不会在乎那些钱的。同样张辰也不会在乎那点钱,估计这小子也不会卖,多数是被他喝掉,就笑道:“你喜欢你就拿走呗,男人都喜欢喝酒,我看你小子也是个小酒鬼,这么多的酒你这辈子都够喝了吧。”

张辰看了看张沐,翻着白眼道:“你不能这样冤枉我的好不好,我肯定是会喝一些的,但多数还都是为了将来考虑的好不好。这里有两百七十箱酒,也就是六千多瓶,这可都是六七十年代陈年老酒啊,最晚的也都在八十年代。你想想,如果这些酒放在酒店里会是一个什么价钱,只是卖这些酒投资收回来都不是问题。”

宁琳琅听张辰说要放到将来酒店卖,也有了一些想法,说道:“师兄,那就可以长期来提供这项服务啊,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多的陈年酒,满足销售的同时也会有一定剩余的。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不断的购买新酒,存放到一定能年份的时候再拿来销售,在欧洲的很餐厅和酒店都是这样做的,年份酒的价格一直都很高,但是购买量却没有低过,有的酒庄甚至会专门留存一些好年份的酒,就是为了将来的市场考虑的。”

张辰正是这个意思,捏了捏宁琳琅的鼻子,宠溺道:“琳琅你实在是太聪明了,什么都能想明白,来,给师兄亲一个。”说完也不避讳两个姐姐,抱着宁琳琅就来了一嘴儿。

宁琳琅更是不管这些,张辰夸奖她让她很开心很受用,亲吻更是一种爱意的表达,就那么撅起嘴来让张辰亲,亲完她还又回吻了张辰。

张沐还没男朋友呢,对这个有点受不了,脸都快羞红了,张湄看出了她的尴尬,就给她解围道:“琳琅这个主意很不错啊,我看肯定能行,真要能长期提供陈年酒,那咱们的买卖可就是独一份儿啊。我看还得是限量供应,太多了就不显示不出价值来了,这个事得具体有个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