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23章 清点统计(下)

第一二三章 清点统计(下)

出来混,讲的就是个信誉,码字的人,最是讲信用,九千字献上!

接下来就是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的戏码了,只要大家能够健康起来,咱码字就有动力,啥也不说了,大家都点起来吧……

========================================

不熔掉但是可以卖掉一部分啊,这里边的东西太多了,都是数以万计的,留在手里实在是让人发愁,可以挑一些不是特别具有代表性的,拿出来上拍卖会什么的,就像上次他放出去的那一部分,一样可以起到相同作用的,时间久了,次数多了,自然能够掀起一股小小的收藏浪潮来。

想到这里,张辰又想起研发中心的事情来,虽然现在自己手里的玩意儿是数以十万计了,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欠缺,能够涵盖的范围依然很小。光是靠着自己手里这点东西,远远达不到研发中心的需求,倒不是说开展不了工作,就是研究的领域可能会缩小很多,同样效率也就会差下来。单单想通过捡漏来满足研发中心是不够的,你就是再能,也只能在一个地方呆着,不可能同时出现在所有的古玩市场里边。

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得有专门收购玩意儿的场所,如果能够在所有的大型古玩城里边都开上一间古玩店,那样的话,不但能够搜罗到更多的玩意儿,还能够宣传研发中心,这可是一举数得的好事啊,这次回去就把这事定下来,最主要的还是人手问题,看看师伯是不是能够介绍些不错的。

想着又摇了摇头,这儿正清点着宝藏呢,脑子又跑别地儿去了。回过神来,接着刚才的继续清点。

在之前的时候,张辰一直认为海盗都是一些只知道烧杀抢掠的家伙,现在看着眼前的古罗马青铜像,反而觉得海盗里边也是有人才的。最少这克劳德·杜瓦尔父子俩就比较有才,这叫什么呢,这就叫文化海盗,他虽然也烧杀抢掠,但是他也懂得欣赏艺术,那个年代里不烧杀抢掠的人很少,但是他们之中能够懂得欣赏艺术的就是凤毛麟角了。

克劳德·杜瓦尔保存下来了六十多幅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的大型壁画,张辰算了一下整体面积,大约有两千五百多平米;还有古希腊和古罗马的雕塑六十三件,青铜像一百九十二件,估计这又是一个世界之最了。这克劳德·杜瓦尔,也算是为保护人类历史文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果不是他把这些东西搞出来藏在宝藏里,谁能够保证这些古代文物不会被损毁呢。

而且人家还做得很到位,在当时的条件下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保护措施了,不但不每幅壁画都按照三个平米左右的大小分割成块,应该还使用了一些当时的防氧化风化的措施,而且还在表面用棉布包裹之后,又用木头做了固定和防碰撞保护,最后再用结实的帆布包裹起来。这么细心的工作,对于一帮海盗来说,是很艰难的,他们是打家劫舍抢东西的老手,对于文物保护可都是生瓜蛋子,这得下多少苦功夫才能做到啊,然后还要大老远的运送到加勒比的宝藏山洞里,难得啊,这种行为是绝对值得表扬的。

这座宝藏不但证明了这父子俩的博学和鉴赏能力,以及他们对恢复家族荣耀的决心,也证实了两个人都是胆子极大的人。话说,你胆子不大到没边没沿的地步,作为一个欧洲人,你敢去翻腾教宗的墓葬吗?

从教廷偷来的,全部由黄金制作的《新约圣经》,整部新约分成了十厘米厚的十二本,金灿灿的书衣上还镶嵌着各种宝石,在四角的位置还各有一个由红蓝宝石镶嵌而成的十字架。页面几乎快要有半平米那么大,两毫米左右的厚度,只在单面轧上了文字,每一页的边缘处都是阴浮雕的花纹装饰;在每一页的花纹装饰之间,都有一行同样的拉丁文,内容是“伟大的罗马帝国皇帝弗拉维乌斯·狄奥多西敬赠”,这还是皇帝送的。张辰释放出意念力看了看,一浓五淡六层红色的光芒,的确是罗马帝国最后时期的物件。

弗拉维乌斯·狄奥多西是哪个呢,罗马帝国东西分裂之前的最后一位皇帝,就是他把基督教定为罗马的国教,并且把其它一切的异教都全部禁止,基督教在欧洲的繁盛,有他巨大的功劳在里边,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成为了罗马帝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被冠以“大帝”名号的罗马皇帝。

不说这部黄金《新约圣经》艺术价值,和它的历史等等方面的价值,就单单这每一本都近一吨的重量,和书衣上的那些个宝石,也价值不菲了,而且还是一共十二本。

还有一部《圣经》,全部都是羊皮纸卷轴的,这个数量就比较大了,因为羊皮纸的面积有限,所以这部羊皮卷轴的《圣经》一共分为七百六十卷,装了满满的三箱。从表面流动着的那一层银色的光芒来看,年龄应该在一千八百六十年以上了,绝对是基督教最早期的版本,而且还是用希伯来文写就的,应该是犹太人自己带到欧洲去的。

张辰就在那里想啊,据说现行的《圣经》和古老的圣经是有不少出入的,那么自己手里这两部都是最古老的版本,应该是目前存世最正确的了吧,不知道教会知道了这个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态度呢。反正自己和他们也没瓜葛,想看吗?嘿嘿,那就掏钱吧,黄金版本的每看一页两千万,羊皮卷纸卷轴版本的每看一卷三千万,而且只能看,还没有版权。

你要是不掏钱,那也好办,那老子就自己出版发行,这可是有版权的,要么你买老子的,要么就看你自己那不完全的,反正你要是敢抄上那么一句,就等着打官司吧,当年大清朝的时候,你们的人可是没少干那种生儿子没屁眼的事情。

至于一些其它年代的《圣经》和欧洲古代的经文,还有咒语、诗歌什么的,大多数都是羊皮纸和莎草纸的古籍,也都是很有研究价值的,这满满的五大箱子,找起来还真是不容易,也真是难为那位飞鹰大盗了。

另外还有六只箱子,里边装着的也是关于基督教的物件,都是一些教会的圣器,例如装葡萄酒的圣爵,盛放圣体的匣子,还有香炉。这些物件有很多都是黄金打造的,制作相当的精美,有的表面还镶嵌着不少的宝石,比黄金博物馆里展示的圣体匣还要漂亮。一百多幅宗教仪式、人物等内容的黄金版画,也是极尽奢华。看来当年的教廷也是很奢侈的,怪不得要到处去打仗呢,还弄了个十字军,说来说去都是为了财富和地盘。

说起打仗来,就少不了兵器,这座宝藏里边的兵器也是不少。张辰真的是有点想不通,欧洲各国打了一千多年的仗,分分合合的自是不在话下,可还能留下这么多的铠甲和兵器来,实在是不容易。

从古希腊,古罗马,古波斯到中世纪的欧洲各国,以及北非洲,虽然不能说这里全部都包括了,但是也差不了太多。位列世界名刀前两名的大马士革刀和马来克力士剑就有一百多把,其它的各种冷兵器也有四百多把;还有各个时期不同地区的铠甲,或人或马,有半身的也有全身的,拢共也有五六百套;这些东西都是很占地方的,又是装了四百多只箱子。

张辰还专门取出几把大马士革刀和马来克力士剑看了看,在意念力的作用下,这些刀剑的内部分子结构完全显示出来,排列的都很紧密,尤其是马来克力士剑,分子排列很奇怪,果真是陨铁打造的啊。而且在经过亲自测试之后,张辰已经确定,这些个刀剑的锋利程度还真是可以,轻松斩断儿臂粗的木棒完全没有问题。

威廉·丹比尔当年的确是把日本人折腾的够呛,而且这家伙在搜刮这方面也绝对是个实在人,完全就是连干的带湿的一块儿捞。两次去日本,登录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不到半个月,除去大量的黄金和金器之外,日本古代艺术品和皇家珍藏古籍都被他捞干了。

日本古画就有近千幅,皇室笔记和皇室收藏的佛经三千多卷,还有各种早期的皇家藏本书籍几百卷。古籍比较少,倒不是因为威廉·丹比尔心软或者拿不了那么多,主要是日本古代的书籍太少了,更早期的时候,他们连自己的文字都没有,谈何书籍呢,能有这几百卷就算是不错了。

日本的英文名其实也就是漆器的意思,这点不能不承认,日本人做漆器的确是有一套,虽然是传承自天朝,但是却又自成一派,把漆器发扬光大了。威廉·丹比尔同时也在日本搜刮了不少的工艺品,例如皇室专用的漆器盒、盘、碗、盆等等,就有三百六十件,另外还搞了两百三十件皇室专用的碗、盆、瓶、盘、壶等瓷器,其中有的是日本当地的青白瓷,也有不少是从天朝进口的上等瓷器。

这座宝藏实在是有点太庞大了,先在溶洞外的水道里收了三大五小八艘十七世纪古船,而且两艘战列舰上的武器等配置一应俱全;然后是溶洞内的宝藏,一共包括了:黄金两百五十六点三五立方,铂金十五点六三立方,各种金银器皿、古币,和首饰、古籍书画、珍珠宝石等等共装了一千零一十八只大小箱子,另外还有壁画、青铜像和雕塑等的单个包裹一千一百一十三个,以及二十只日本漆器柜子和一部十二本的黄金《新约圣经》。

整座宝藏清点统计下来,张辰和宁琳琅都累得够呛,就这么大至的简单点了点,都耗费了六个多小时,张辰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临晨四点多了。

赶紧和宁琳琅做了最后的数目总结,然后两个人洗漱了一下,就上床折腾去了,反正时间已经不早了,睡那么一小会也没啥意思,只有有意念力在,恢复下身体的疲乏还是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