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40章 斗宝大会

第一四零章斗宝大会

春节之前的小年,张辰和宁琳琅是在龙城过的,先去祭拜了张百川夫妇,把龙城的房子打扫了一遍又祭了灶。

两人在小年的前一天回到了龙城,宁琳琅对于三晋花样百出的面食非常喜欢,两天多下来几乎顿顿吃面。

最为难得的是,这丫头居然对“头脑”这个像京城的豆汁一样让大部分外地人难以接受的地方食品一点都不排斥,甚至连着两个早晨都是去喝“头脑”,喝着温热了的黄酒,就上嫩绿的腌韭菜,再搭配上烧麦,整个儿就是一实打实的当地人,甚至连当地的年轻人都没她这样在行的。张辰终于有一点明白了,自己这个小师妹在美食方面的天赋,都快要超过古玩方面了。

张辰给宁琳琅讲了“头脑”的来历,说这“头脑”又叫八珍汤,以羊肉、山药、莲藕配以中药材熬制,是当年的傅山先生为了孝敬自己的母亲,为母亲调理身体而研发的,极具养身调理等功效。宁琳琅听了大是赞同,声称自己对这个“头脑”很有好感,回京城的时候还要买很多的方便装。

张辰的外公就是龙城人,对于“头脑”也是很热衷的,就连张辰的舅舅们也很喜欢喝,既然回来龙城一趟,临行的时候免不了要打包一些去孝敬长辈。

张辰当然不会忘了替家族驻守在三晋的三舅,小年夜就是在三舅家里过的,张镇云两口子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外甥很看重,再加上对二姐张芷兰的敬重,对待张辰自然打心眼儿里的亲。知道张涵现在是跟着张辰干,张镇云对于女儿不愿意走政治路线也不反对,只是要张辰严加管教,不能因为是自家人就偏袒,那样对张涵今后的人生没好处。

京城的老爷子见了“头脑”果然喜欢,直夸张辰孝顺,能够了解老人家的心思。老太太更是打电话把在京的孩子们全部叫来,虽然京城离龙城也不是很远,但是这热乎乎的新鲜“头脑”却不容易喝到。

结果这天的中午,全家十几口人的午餐清一色都是“头脑”和烧麦,整个餐厅里弥漫着浓郁的黄酒香气。

年初一,按着老张家的规矩,所有的晚辈只要能在的,都得上山去给老爷子拜年。老爷子不单是国之巨柱,也是整个家族的顶梁柱,无论男女儿孙,给老爷子和老太太拜年都是跪拜,以示对两位老人的尊敬。当然,这也是华夏的传统美德之一,老张家还是很有人情味的。

张辰的拜年任务也是不轻,老爷子这里拜年之后,太师叔那里是必须的,还有收藏协会里和董老相近的几个老前辈,以及郑天宝郑大师。平辈的里边田乃昘和卢俊义都是比他大的,从石老家里出来,就和石磊一起去给两人拜年。

他们这几个是收藏协会里最年轻的一伙儿人,在一起的共同语言也很多,尤其是田乃昘,在刚刚晋升理事的时候一样被某些小人所排挤,这点和张辰进理事的时候如出一辙。

收藏协会是一个很大的机构,虽然不是完全官方的,但是其力量也是不小,会内争权夺利的事情也常有发生。陈老爷子和董老,还有石磊的爷爷石老等等一干老人是一拨的,多以专研和提携后辈为己任;而另一拨人也是由几个副会长和名誉会长为首,这些人的主要业务就是通过自己的身份敛财,每个人开出去的鉴定证书都足可车载斗量,其中难免会有一些名不副实的物件,通过不光彩的手段把别人手里的玩意儿弄到自己手里的事情也都没有少干,甚至有些人就是古玩商人而已,压根儿谈不到收藏上面,但是这些人也是收藏协会的一股力量,收藏协会的创收也是以他们为主的。

而卢俊义也是因为年青被轻视过,更多的则是因为他作为天美珠宝老总的原因。要说有些人实在是不怎么样,卢俊义进收藏协会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有不少想贪便宜的就都去找他买珠宝首饰。看上了首饰就找卢俊义便宜,卢俊义为人是很好爽的,但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就败家啊,一件首饰不但有原料成本,还要有工艺、店面、服务等等的成本在里面,这些也会占到成本的很大一块,人家凭什么要按照原料的成本价来给你,而且还是经常性的。卢俊义本是很豪爽仗义的性格,真要是成了朋友,他也不介意不赚钱卖你,甚至还会很仗义的送你一件首饰什么的。但是,这些人做人太无耻了,直接导致卢俊义发飙,言称不和垃圾人渣来往,哪怕原价也不会卖给他们一件东西。

几个人聊着聊着,就说到了正月初八开始,为期三天的斗宝大会。这个斗宝大会是收藏协会每年一次的盛会,所有能来参与的会员和理事等人,都必须拿出两件以上的藏品来,展示自己这一年的收获,旨在促进会员之间的交流,以此达到相互学习并且共同提高的目的。

斗宝大会还有一些其他的惯例,例如:所有收藏协会的会员,只要能够连续三届排名三甲之内,就可以进入到理事的行列。很多的会员也是因为这个,相互之间争斗的很厉害,尤其是实干派和经济派的争斗最为激烈,常常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能够连续两届都进入三甲的人少之又少,多数上一年的获胜者都会在来年的比试中败北。

另外,这其中也会有一些非会员的来参与,对于这些人,斗宝大会就成了他们晋身收藏协会的途径,只要你的藏品被大多数会员和理事认可,并且有自己的一套说辞,那么进会就是一定的了。石磊要在这次的斗宝大会上展示自己的两件藏品,以此来进会的。他的年龄还很小,又没有张辰那样妖孽的眼力,能拿出顶级的藏品来打底,只好是捅过这个途径来了。

各派系也会趁着这个机会,来推出自己的弟子和后辈来,石磊就是实干派这次推出来的其中一员,如果张辰没有特别优异的表现,也是要通过这样的途径进会的。

田乃昘当年就是通过斗宝大会进的收藏协会,那次他拿出的两件藏品分别是一面错金银的盘龙纹青铜镜和一只越窑青瓷葵口盘,这样的实力在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的年轻人来说,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了。刚刚进会的时候,有不少人都对他进行拉拢,田乃昘也是一个君子类型的人,对于一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很是看不惯,索性独自单干起来,哪边也不投靠。

但是现在不同了,一来田乃昘在三年前就已经是理事,二来有了张辰这一层关系,再加上实干派的几个元老当初对他的提携,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站到了实干派的队伍里。卢俊义就更没说的了,讨厌那些贪得无厌做派的他,早就是实干派的一员,并且也多次拉拢田乃昘进入实干派。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争端,一个小小的收藏协会,也是派系林立,除了实干派和经济派之外,还有地方派、保守派等等,以及一些和当初的田乃昘一样的个人主义者。斗宝大会渐渐地也就成了各个派系之间斗法的平台,每每在斗宝大会上,大家都会拿出最精彩的藏品来,相互比较你争我夺,就看哪家能压别人一头,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带动了大家的收藏热情,有激烈的竞争才会有出色的成绩,算是有利有弊吧。

张辰可以说化成灰都是实干派的灰,今年的斗宝大会有了张辰的加入,实干派夺魁基本上是必定的了,剩下的就是二三名的角逐。如今田乃昘也加入了实干派,这可是一员大将,而且他手上还备着一件重器,有他和卢俊义两人在,最少也能夺得一个名次。

同样,石磊的任务也不轻,他的脑门上早就盖了实干派的戳子,这次大会就是奔着新人老大去的,这同样是一件给实干派长脸的营生。新人老大和斗宝冠军都是同一派系的人,这在斗宝大会的历史上还没出现过呢,这次要是能成事,别的派系不说,经济派可就实实在在的要让实干派压上一头了。

自己这边派系当然是要荣辱与共的,田乃昘加入了实干派,当然也要为这方面考虑了,就问石磊:“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拿出来的玩意儿保证趁手吗,我可是听说今年经济派那边出要出狠招呢。马上风的徒弟也要来参加,听说是个什么富家子弟,家里干房地产的,在玩意儿上面很舍得花钱,手里也有两件好东西,你可不能给他比下去啊,实在不行就跟张辰那里拿两件,反正他的东西大多数是没公开过的。”

所谓的马上风这个人,本是姓麻,叫麻尚峰,也是收藏协会的一个名誉会长,五十多快六十的人了,可是人老心不老,除了古玩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眠花宿柳,名声很是不好,包括经济派的很多人都在背后议论,说他迟一天得死在女人肚皮上,所以就得了一个和本名相谐音的外号“马上风”。

石磊翻了个白眼,看着田乃昘,道:“田哥,你这是看不起我啊,太伤人自尊了。我石磊也不是摆出来看的好不好,我能打没把握的仗吗。我早准备好了,前次和老爷子回老家祭祖,意外得了俩物件,保证狠狠地抽经济派一大耳片子。再说了,我虽然远比不上辰哥,但眼力也不是那么差劲的吧,把我说的这么不堪,我真鄙视你。”

田乃昘、卢俊义和张辰都是比较靠谱的人,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手上也有不少趁手的家伙,现在石磊也有底了,大家的心也就放了下来,就等着斗宝大会上出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