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44章 实干派的实力

第一四四章 实干派的实力

时近上午九点,收藏协会的会长走上主台。先是说了几句恭贺新春的过年话,接着对协会一年来的工作做了些感慨性的总结,并没有官方开会的那么多废话,只讲了五六分钟之后,就宣布斗宝大会开始了。

第一天的斗宝是新人之间的角逐,前三甲可以直接进入收藏协会的会员。而之后第四至第八名的,则是需要经过问对,再由所有与会的理事以上成员投票选出。问对没有入选的,和十名之后的,就只有来年再努力了。

其实所谓的问对也就是针对个人所持的物件提出两个问题,然后再有一个关于收藏方面的其他问题,只要你有一定的收藏知识,四到八名的选手进会也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这也是针对一些浑水摸鱼的人设定的,虽然没有人会对于个人所持有的藏品来历提出质疑,但是不论如何,你也得能够说出个四五六来,否则岂不是随便一个谁谁谁拿上两件好玩意儿就可以入会了吗。那样的话,收藏协会还有什么意义,这会员的名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在乎了,更不可能竞争的如此激烈。

为了公平起见,所有参与斗宝的选手,其登场顺序都是抽签决定的。抽签结果公布后,石磊排在了第二位,宁琳琅在第五位,闻阔海出场就要到下午了,而任志则是鬼使神差地排在了最后一位。

今次的斗宝大会,一共有十六个新人参加,上下午分别八人。藏家的藏品展示结束后,理事以上的会员做为评委开始进行投票,投票结果会在所有展示全部结束后现场公布,选出前八名。

这事听起来比较麻烦,其实并没有多复杂收藏协会的理事本就不多,能来参加斗宝大会的还不到一半,在场的评委满打满算也就二十多位,投票统计起来很容易的。

第一个出场的是收藏协会惟一一位无派别名誉会长的弟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有那么点文质彬彬的意思。

登上主台后,先走向在场的众人微微鞠躬致意,略带着一点激动,道:“各位收藏界的前辈和同仁们,大家好!今天我带来的两件藏品分别是一只道光“慎德堂”粉彩蝴蝶纹碗,和一件清中期的梅竹玟牙雕臂搁请大家鉴赏。”

说着就把他的两件藏品摆放在了主台前方的展示台上,然后退在一旁,对在场的众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最先起身的自然是行内的前辈们然后是理事,最后才是会员等人。

古玩行走一个很讲究辈分和实力的圈子,礼数是断不能忽略的,张辰虽然有个理事的名头在,却是最年青的理事,只好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其实他根本不用上前去看,只要释放出意念力,哪怕是最细微的角落部分也逃不过他的观察。可真要是那样做了,难免会给人说年纪轻轻就如此托大,是认为各位前辈的眼力都不如你,还是说这两件玩意儿入不了你的法眼呢?

粉彩蝴蝶纹碗器形完整,色泽饱满两只彩蝶翩然飞舞,栩栩如生:署款为“慎德堂”,是道光皇帝的私人窑口,制作工艺也算得上精湛,传世也不是很多,属于少见的精品。单单这一件就能够保证进入前八了。

另外的那件臂搁,虽不是名家制作,做工倒也精细线条流畅:只是在臂搁的上部有一道轻微的裂,应属保护不周之故好在没有裂在浮雕上,还不至于影响整件作品的美感。一梅一竹相映成辉,中间阴刻“齐家治国平天下,唯读书尔;嬉事琐事荒唐事,放心外去。”应该是自勉的一句话,下有篆书款“浮山隐士”,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陈志远老爷子德高望重,哪怕是正牌的会长,也是要把他让在前面的。老爷子看过之后,微微一笑,算是对这件藏品给予了肯定。

那位无派别名誉会长见陈老点头微笑,也知道自己的弟子有些希望了,能让陈老会长认可的玩意儿,虽然老人不会直接说什么,但是别人却多少都要给几分面子的。

笑着和陈老道:“陈老,您德高望重,又常常提携后辈,我这弟子不成器,还请您提点他两句。”

陈老笑着看了他一眼,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不就是想给自己的弟子上上保险吗。现在的斗宝大会已经成了各派系之间斗法的平台,陈老也不愿意看到这一行里边有太多的功利心,有心要压一压经济派。

而这个无派别的名誉会长也是收藏协会的一大分支,有不少不愿意参与派系之争的会员,都是以这位马首是瞻,个人的操守也很说得过去,索性就说上两句。

又看了一眼他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小徒弟,道:“这道光年间的彩绘瓷啊,在很大程度上沿袭了嘉庆年间的工艺特点,以开光描金者为多,白地粉彩的少之。虫草和果蝶类的玟饰,多为当中的精品,这只碗则是蝶纹中的上品了,不错。”

陈老的这一句话,基本上已经给这位眼镜兄定位了,如无意外,进入前八是肯定的。眼镜兄激动的无以复加,连忙给陈老鞠了一躬,“谢谢陈老指点!”

因为有了陈老的肯定这,这件藏品就有点意思了,尤其是一些晚辈,纷纷围着展示台仔细观察,认真研究,仿佛非要从这只碗里边看出来点什么的样子。当然,这样的行为多数都是做给在场的前辈们看的,实质意义和拍领导马屁异曲而同工。

两件藏品展示了十几分钟后,就被收了起来,接下来,第二位斗宝者要上台了。

石磊常常跟着他爷爷到收藏协会去,在坐的大都和他认识,有些还是关系不错的。站在主台上丝毫没有一点紧张,先是对众人微微笑了一笑,然后才鞠躬致意。

“各位前辈,各位同仁,大家过年好!我今天要展示的两件藏品一件是“松邻朱鹤,款竹雕笔筒,另一件是战国玉,请大家鉴赏。”

说完也是依样将两件藏品摆放在展示台上。

石磊的这两件玩意儿是在他随石老会长祭祖的时候收的,当中虽然有他爷爷指点的成分但也只是帮他掌掌眼而已。石磊如果没有一定的能力。也就不会有他爷爷帮着掌眼的机会了”而且。能够得到这两件玩意儿,运气也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那件笔筒,朱鹤是嘉定人,按照当时的物流条件来说,这笔筒能够从松江流传到宣府而且还能够保留到现在,实在是匪夷所思了。

陈老看过两件藏品之后,再一次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还在自己座位上的宁琳琅,别人的弟子都能帮衬帮衬,自己这小徒孙自然是要更加地提携了。

冲着宁琳琅招了招手,等宁琳琅来到身边之后,陈老指了指那笔筒,笑着问她:“丫头,你来给我说说,这个玩意儿有什么来历和说法吗?”,

宁琳琅知道这是太师叔在给她制造机会让她好好表现,这时候是绝对不能出错的,否则师门的脸面可就丢净了。

低头仔细端详着那笔筒,这笔筒的身量可是不小,口径差不多十五厘米高有二十厘米左右,绝对是竹雕笔筒里的大个子了。筒身以减地浮雕法雕刻远山近水与亭台楼阁,层次分明,立体感极强;亭楼一侧则是雕刻着一片竹海,竹叶随风而动,而主干却迎风矗立不见丝毫的歪斜:空白处阴刻“圣贤文章随风入耳,琐碎言语且由他去。晋溪先生高节,伯安敬增”,下方刻一行小字“嘉靖五年七月,松邻朱鹤制敬”。

略加思索之后宁琳琅抬头道:“这只笔筒以减地浮雕法深雕,布局巧妙且画面传神,作者一定是有着很深的的艺术造诣,而且这笔筒的雕刻痕迹带有明显的行书痕迹,而朱子鸣做为嘉定派的开山鼻祖,以笔法入刀法的独门雕工独树一帜极难模仿,这应该是朱松邻无疑了。”,

“再看这上边的赠言和款识,嘉靖五年正是王阳明辞官回乡办学的时候,而此时的王琼则是被诬陷谪居绥德,朝廷也有了要他还籍为民的意思,一些好友也为他于龙城悬瓮山下所建的,晋溪园,进行馈赠。

王琼对王阳明有知遇之恩,这个时候理当送上一分礼物,而他恰好又在家乡建书院,朱子鸣则是嘉靖、万历年间的人,所以王阳明也就有了有和朱子鸣交往的可能。”缓了一缓之后,宁琳琅接着道:“朱子鸣的竹雕在当时就已经很有名气了,做为文人之间交往的礼物也很合适,所以我认为,这只笔筒是王阳明送给王琼的礼物。朱子鸣的作品传世极少,刻字并且带有款识的就更加罕见了。王世襄先生曾说朱缨的“刘阮入天台图,香筒可以做为鉴定朱氏三代甚至是嘉定早期竹雕作品真伪和优劣的标准;我不能和王老先生那样的大玩家相论,但也认为,这只笔筒可以做为鉴定朱子鸣竹雕作品真伪和优劣的标准器。”

宁琳琅的这一番说辞,不但给这只笔筒鉴定了真伪,还说出了其来历,足见她在古玩收藏和鉴定方面的功力,一众老前辈们,不论是哪个派系的,都是毫不吝啬地投来了赞赏的目光。有古玩行在,才有大家的饭碗在,而古玩行能够延续若干年,不就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吗。

即使是那些一门心思搞钻营的经济派,也都希望古玩行能够多出两个人才,把这一行当发扬光大了。

这名门之后还真是不一样,都说董全瓷是陈氏门下第一能人,连教出来的弟子都如此出众,真可谓是名师高徒薪火相传。陈氏门下代代出人才,照这样下去,绝对是华夏古玩界第一门户的苗头。

陈老更是笑眯眯地点着头,夸奖道:“嗯,不错。看来你不但底子扎实,学习也的确是很用心的,你师父教的不错啊,不过他平时都很忙,这里边也少不了你师兄的功劳吧。”随后又指了指旁边的那块古玉,道:“既然说得好,那就再说说这件玩意儿吧。”这是一块水银和土沁的双沁色的玉璜,散发着一种浓郁的古朴气息。造型是典型的战国时期透雕双龙首拱桥造型,形象生动且玲珑剔透,双龙首造型丰满,除玉璜中段排列密布的乳钉纹和龙身处的阴刻圈玟之外,并不见多余的纹饰。

看了片刻之后,宁琳琅答道:“这块玉璜的用料是新疆和田玉,符合战国时期的材料特点;造型也是典型的战国样式,纹饰也是战国时期玉器上常见的乳钉玟和圈纹。从玟饰的刀工上看,每一处都是经过千雕万琢而成,并没有现代工艺的影子。玉璜表面的腐蚀痕迹自然,土沁和水银沁的色泽也很自然,不见造假痕迹。可以确定这是一块战国玉璜没错。”

“这块玉璜的雕工也是极为精美,乳钉玟圆润饱满,阴刻细如发丝,工艺精细工整。战国时期的工艺远不如现代的发达,但是这块玉璜不论雕工还是打磨都非常精细,连獠牙和卷云鼻的部分,甚至阴刻玟边缘,以及孔洞等处,都打磨的极为光滑圆润,虽然还是不能和现代的精工打磨相比较,但是在当时已经是最好的工艺了。这样精美的工艺,又是龙首的造型,这块玉璜应该是晋时的王侯才能拥有的。”,

宁琳琅的点评很到位,陈老也再次露出赞赏的眼神,笑道:“好,说得不错,这两件玩意儿也不错。等会儿就轮到你了吧,听你师傅说你可是有一件好玩意儿要拿出来,我还等着要大开眼界呢。”

宁琳琅甜甜一笑,道:“谢谢太师叔夸奖,我先下去准备了。”,

“嗯,你去吧,好好表现。”宁琳琅的表现很出彩,得到了众位老前辈一致的认可,都向董老表示祝贺,说董老教的好弟子。

石磊拿出的这两件藏品的确是不错,同样得到了众位前辈的一致认可,再加上陈老爷子的肯定,进前八名是没问题了。以石磊的能力,进入会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真正要争取的是前三甲的名次。

宁琳琅的出现,基本已经把冠军预定了,石磊的目标也就瞄准了第二名,反正都是实干派的,谁拿冠军还不是都一样。以石磊和张辰的关系,自然知道宁琳琅的背景实力,宁十八和董老共同的传人可不是吹的,而且宁琳琅的背后还站着一个张辰,拿不到冠军才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