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46章 惨淡收场(上)

第一四六章 惨淡收场(上)

,“张辰做为收藏协会最年青的理事,身后还有陈老会长和董老的支持,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第二年轻的理事田乃男等人也和他走的很近,大有未来收藏协会第一圈子的势头。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小

圈子将来在行内的地位一定低不了。

年龄大的不好意思和年轻人们凑到一起来,那些有弟子参与斗宝的可就有机会了,本来就是属于实干派一系的”自然要亲近亲近,眼快的几位都吩咐自己的弟子和这桌人打好‘交’道。一桌十个人”只剩下三个位置”很快就被人占了。

饭后休息的时间,几根人也都聚在一起”针对下午的斗宝讨论着。

下午的角逐,其中最关键的一个人,就是任志。这家伙是马上风的徒弟,也是经济派在这次斗宝大会中派出的最有竞争力新人,马上风为了争夺一个名次肯定会使出杀手铜,有了宁琳琅上午的表现,难保中午休息的这段时间他们不会出什么歪招使什么诡计。

还别说,经济派这边的确是有了一些小动作,宁琳琅参加斗宝大会本就是一个意外,她上午的表现又是那么抢眼,手里的玩意儿也很给力,一个冠军的名次是肯定跑不了了。可经济派受不了啊,去年他们就没能夺冠,今年再丢了冠军,这面子往哪里放啊。

任志在受了张辰的打击之后,虽说不敢和他作对,可怀恨在心是免不了的。今次的斗宝大会本以为可以在师父的帮助下得个冠军长长脸面,哪知道半路杀出个陈咬金,宁琳琅的出现把他的冠军梦给打碎了。

于是,任志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决定铤而走险了。用了半个多钟头的时间,许之以财”动之以利,说服了马上风,拿出一件马上风前不久收来的玩意儿,助他夺得冠军。

要说闻阔海的婴戏图‘玉’壶‘春’瓶”也是很有竞争力的。五彩瓷源于北宋磁州窑的彩瓷,到明代时候工艺逐渐成熟,至清康熙朝达到顶峰。五彩瓷到了清中期之后”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唯唯在嘉庆和道光年间,有不惜工本的作品,勉强可以列入到中上之‘色’,再之后”五彩瓷器的成‘色’严重缩水,到了清末,已经很少能见到像样的五彩瓷器了。

但是闻阔海这件就不一样了”这是嘉庆年间的仿康熙官窑,完全按照康熙年间制作。虽说是一件仿品,但成‘色’却是极好,‘色’彩鲜‘艳’,光泽明亮。画工‘精’致细腻、生动传神,画面‘色’彩沉稳,热烈且不浮躁。

选用上乘瓷土”瓷胎也是‘精’心修坯过的”造型饱满,不失气势,但又有古拙、凝重、质朴的感觉。

尤其是瓶身上的婴戏图,构图疏密得当”描绘十分生动。

线条纤细而劲‘挺’”‘色’彩的运用也十分到位,人物的表情勾勒刻画入微。是一件足以和康熙朝五彩瓷器相媲美的五彩‘精’品。

不出所料,闻阔海的这件藏品在下午的斗宝展示当中,同样是得到了一致好好评。直至第十五位上场的选手为止,闻阔海藏品的好评度一直排在石磊之后的第三名。

任志一下午都保持着亢奋的情绪,虽然宁琳琅在上午的表现非常突出”石磊等另外三人的表现也很是不错,一直牢牢地守着前四名的阵地。但是他相信,只要把他手里的那件藏品拿出来”就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把这几个人挤下去,得到萎一名的头衔。

轮到任志上场时”这家伙倒是也表现的彬彬有礼,不过也由不得他造次玩大牌。在场的大多数都是他的前辈,更有收藏界的几位泰斗式人物,可不是平日里由着他撤泼耍赖的小圈子。

任志拿出来展示的两件藏品分别是一枚沉香木扳指和一只宣德炉,前面的沉香木扳指虽然不错,但还没有达到顶级的资格,但是后面的宣德炉一出来,会场就有些‘骚’动了。

宣德炉啊,正儿八经的珍品,如果是正经的宣德炉,那可了不得了,足以把任志送上冠军的宝座。要知道,已知存世的正经宣德炉”一共才有六只,而且宣德炉代表了〖中〗国古代香炉的‘精’髓,每一件都是十足的宝贝。

宣德炉是由宣德皇帝亲自督造的,其制作工艺开创了后世铜炉制作的先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宣德炉甚至成为了铜香炉的通称,可见其之非凡。

宣德炉的材料”除使用暹罗进口的风磨铜之外,还加入了金、银等贵重的金属材料,经过十二次的炼制,只得入炉物料的四分之一,才能够使用。单是这使用材料的严苛程度,就足以使之成为经典了。

不光是取材严苛,就连样式也都是‘精’挑细选,宣德炉的样式是参照皇府所藏之柴、汝、钧、官、哥、定等名窑瓷器的款式,以及《宣和博古图录》

《考古图》等史籍的资料,而设计成型的。

也只有朱瞻基这样的盛世皇帝才有这份闲情雅致,也有这样的大手笔了。据传说,明宣宗铸安德炉,共耗贡铜三万九千斤,其他金银材料无数,方得铜炉数千。全部陈列于宫中各处,或赏赐与皇亲国戚、

功勋贵族等人,此后再无铸造。

而宣德炉的名声过于响亮”以至于宣德炉停造之后,一些工部的司造官员召集原制造工匠,依照宣德炉的款式和工艺进行仿制,这种仿制从明宣德年间一直延续到了清朝末年。至今流传的宣德炉当中,基本都是这些官员们‘私’下铸造的仿制品,而真正的宣德炉却是万中无一,偏偏这些仿制品又都极其的‘精’美,完全可以和真品相媲美。因此,宣德炉的鉴定”也成为了古玩界的一大难题。

任志站在主台上,听着众人的议论声,面含微笑,眼角‘露’出一丝得意”颇有点倚天出鞘谁与争锋的豪气。

受到震动最大的,莫过于实干派人士了”本来宁琳琅的狻猊葡萄镜已经是稳拿冠军了”谁知道这时候有跑出一只宣德炉来。

大家也都明白,这只宣德炉绝对不是任志的藏品,肯定是上午实干派出彩之后,马上风为了争夺冠军而临时搞出来的。否则的话,上午时候任志那张比死了爹娘的时候又得知戴了绿帽子还要难看的脸是怎么回事,装也装不了那么像吧。

可这事又不能真的去斤斤计较,这事本来就是公开了的秘密,而且谁也不能证明人家的东西不是自己的,这时候只要原物主不出来说明,谁也没办法。人家排在最后一个上场,自然有最后一个的好处。

几个老会长看过这只宣德炉之后,虽然没有作出评价,但是眼神里的意思却是瞒不过人,显然是很看好这只炉子。之所以不做评价”是因为宣德炉实在真假难辨,如果没有明显的破绽,谁都无法在当下就做出判断。就在几个会长相互讨论的时候”唯独陈老闭着眼睛坐在一边,好像是有些困乏了的样子。

接着理事们也上前看过了任志的藏品,同样也是没有说什么,等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才开始相互讨论。

全场都在为了这只宣德炉而惊诧,又不停议论的时候,张辰却是微微一笑”把头转向一边的宁琳琅,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宁琳琅对冠军并没有什么奢求,她要的只是一个和张辰同在一个机构的名分而已,但是又牵扯到师‘门’的面子同题,这就有点闹心了。不过在听了张辰话之后,宁琳琅的脸上却是笑容绽放了,好像完全没有见到这只宣德炉的样子,冠军已经是她的了。

远处正看着这边的任志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该不会走出问题了吧?心里就开始琢磨了:不可能啊,这只宣德炉在之前从没有给别人看过”而且那处破绽就是麻老头儿也是看了三四天才找出来的。

难道这家伙能比麻老头这样的老专家还厉害”只是看一平就能发现问题?

要说这只宣德炉,其实是马上风到‘门’头沟掏老宅子时候打了眼的东西,完全就是现代仿品”连民国的都算不上。

当初的时候,马上风也是很犹豫,这件玩意儿太完美了,马上风去看了三次,硬是没看出一点‘毛’病。直到第四次去的时候,看到了另一个京城名家也对这玩意儿有意思”才下定决心买了的。那位藏家的眼力不在马上风之下,两个人都看好的东西,应该是差不了了。

‘花’了一百万把这只炉子买回家之后,马上风喜欢的好几天没出‘门’,就在家里抱着炉子研究了,到了第四天,马上风的兴致一点儿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因为他终于发现,自己打眼了,‘花’了一百万,只买到一件现代仿品。

但是这样丢脸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也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吃了这个闷亏。好在他当时为了避免和别人竞争,只是带了一个徒弟去的,并没有拉帮结伙的去杀价,否则的话这事还真就成了他的污点了。

徒弟还要靠着自己发展,绝对不会把这事传出去,另外的知情人,只有那个‘性’格怪癖的藏家了。只不过那人喜欢独来独往,属于藏家里边少有的个‘性’人物,并没有入收藏协会,所以这件事情也就没有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