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66章 正男师弟

第一六六章正男师弟

张辰的外公外婆俱都健在,而且经过张辰的调理后,身子骨都相当的硬朗,清明时节,也只是须要回到龙城去祭拜养父养母两人。

张辰和宁琳琅在清明的前一天到了龙城,张芷兰感念张百川两口子对张辰的抚育培养之恩,和陈雯琳也一起来到了龙城,要到张辰养父母的墓前拜上一拜。

第二天张辰就要出发去非洲和东南亚了,在龙山公墓祭拜过张百川和陈雯珊之后,一行人在当天就返回了京城。

这次出行并不像去缅甸那样轻松,很多地方都是条件相当苦焦的,张辰可不打算让他可爱的小师妹跟着去受苦,只是带了崔正男一个人。

崔正男已经在张辰的安排下,拜了李天平做师傅,这两天正兴奋着呢,对于张辰的安排那是绝对服从,标准的指哪打哪。他还真没想到,张辰居然这么看好他,原以为跟着张辰能学个一招半式的就不错了,哪知道现如今居然做了老板的师弟,还被传授了师门绝技八卦奔雷掌,光是听这名字,就觉得很威风了。

临行的前一夜,宁琳琅缠在张辰身上就是不肯下来,两个人**地折腾了大半夜,直到临晨四点多的时候,宁琳琅实在是受不住了,才起身和张辰去冲洗。

再次躺到**之后,宁琳琅还是抱着张辰,两条修长雪白的**盘在张辰腰间,腻腻味味的娇声说着:“师兄,你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会乖乖等着你回来的,等你回来之后,我们就可以订婚了……”

隔天一早,才不到七点钟,崔正男就已经到了。那股子兴奋劲儿还没退下去,看见陈雯琳就叫“五师叔”,看见张芷兰就叫“张阿姨”……,总之是在急速地适应着自己的新身份,现如今他也是有了门派的人了。

只是见到张辰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却把这些天练就的道行散了个干干净净,“张先生,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几时出发啊?”

说完这句话,就看见张辰一个白眼就瞪了过来,崔正男心里就发毛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又做错什么了,张先生为啥要瞪我啊?

张辰没好气地道:“瞎叫什么,你已经是陈氏门下的弟子,怎么就不知道改口呢,我没给你入门的礼物吗?记住,以后要叫我师兄,琳琅虽然小你半岁,但是入师门在先,你得叫师姐,小沐姐也是你师姐,记住了吗?”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还以为自己犯啥错了呢。我已经很努力去适应了,包括五师叔她们的称呼,都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只是你这里已经叫惯了的称呼,一下子还改不过来,慢慢会好的,呵呵。”

崔正男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又道:“呃……师兄啊,我这几天太过兴奋了,一直都没有缓过劲儿来,今天兴奋的都忘记吃早饭了,你看……”

“噗……”,那边的张沐和陈雯琳都给这个大个子逗笑了,这样子也好啊,有这么一个不拿心的师弟跟着,张辰有很多事办起来会更加方便的。

这样的想法是没错的,在崔正男心里,张辰可不只是老板和师兄那么简单,虽然崔正男跟着张辰才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可崔正男对张辰的忠诚却已经比几十年下来的老朋友更甚了。

崔正男做为他们部队上出类拔萃的一员,之所以这么小年纪就已经在轮换中被淘汰,就是因为他没有一个肯卖牛供他上中学,买房供他上大学,制造车祸供他买房结婚的父亲。

崔正男是祖籍山东的云南人,他父亲本是六十七军的一名团长,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负伤,之后就地专业留在了云南澜沧。崔正男也跟着母亲去了云南,本来一家人小日子过得很不错,可崔正男的父亲能闯过战场上纷飞的炮火,却没能逃过命运的无情。

一九八八年冬天,云南澜沧发生七点六级地震,整个县城被夷为平地,崔母在地震中直接丧生,崔父救出儿子之后,在救援他人的时候不幸身亡。

崔正男是做为军烈属被政府养大的,后来又是因为军烈属的原因,安排他参了军。崔正男在部队上的表现一直很不错,凭借着自身的先天优势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很快就在同年兵当中脱颖而出,被军区选中进入了陆战队。无奈他的父亲虽然是烈士,但也无法站出来替他铺平道路,满腔热血的崔正男被半路的荆棘绊倒了。

就在新一轮的轮换中,崔正男被淘汰了下来,作为一个热血青年,他实在不愿意去到政府机关里,和那些老油条或者关系户们勾心斗角,他是个子大,但不代表他缺心眼,他知道自己如果进入机关,等待他的就只有混吃等死这一条路,想要升官发财是绝对没有机会的,除非他愿意行作奸犯科之事。

就在他愁肠满腹的时候,是张辰给了他希望,把他们一大帮子人接收下来。不但给他们安排了高薪的工作,就连住宿饮食等等的问题都给他们解决了,甚至还给他们缴纳了高额的保险金,让他们没有了后顾之忧。

这一帮子两百多人,都是对张辰感恩戴德的,崔正男更是佩服张辰的身手,总想跟着张辰学上些本事。这时候张辰又找他了,让他拜在张辰的师叔门下,并且亲自传授给他师门绝技。所以在崔正男看来,张辰就是他的亲人,比亲哥哥还要亲的亲人。张辰不单是他的老板,是他的师兄,还是他的恩人,是他的哥哥,是他的师父。

就好像旧时以兄代父那样,崔正男对张辰的感情是很深厚,很复杂的,他对张辰除了忠心就剩下忠心了。

张辰之所以对崔正男特别照顾,其中不无崔正男身世的原因,张辰是从那样的生活里过来的,很清楚崔正男内心的苦闷,再加上崔正男的率直、诚实和细心,张辰自然要对他加以照拂。把他吸收进师门,传以奔雷掌,也有想让师门的这项绝技能够广泛地流传下去的想法,毕竟现在不是那个敝帚自珍的年代了,即便是要有一定的限制,也不会像老年间那样,只是嫡传了,况且张辰对崔正男还是很有信心的。

这次带着崔正男,就是要带他出去历练的,学武的人不光是有一副好体魄就够了,聪明的头脑,发达的神经,丰富的阅历,这些都是能够对自身技艺很有促进作用的。

张辰也被崔正男逗乐了,笑着招呼他一起坐下吃早饭,崔正男也不客气,随着张辰到了餐厅。这里每一个人都比他大,论资排辈的下来,他只能是坐在末位了。这家伙也不管那么多,坐下之后,张阿姨、五师叔、师兄、琳琅师姐、沐师姐的轮着叫了一圈,就开始动手了,估计是这些天尽顾着兴奋,把吃饭的事都忘了,那副吃相直把其他五个人给看呆了。

吃过了早饭,张辰带着崔正男去书房,把此次一行的安排给他讲一下,其他人则是一股脑儿的跑去给张辰收拾东西,其实能有什么好收拾的啊,不外乎也就是一些个人衣物和日用品之类的。即便是在非洲,也不是没有商品流通,其他的东西都可以买到的,最重要的莫过于是张辰常用惯了的消毒水等物。

儿行千里母担忧,张辰每次出门远行,张芷兰都免不了要唏嘘一番,这阵儿正和陈雯琳给张辰念叨着对他出门在外的各种担忧。“儿子啊,非洲那地方太苦焦了,你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尤其是饮食上必须要多多注意的。”“小辰啊,这次你要去的地方都是在热带,那里的人全都是些给晒过了的黑猴子啊,而且紫外线辐射伤害很严重的,你要注意啊,千万别给晒黑了,要不等到回来时候,妈妈都认不出你了。”

张辰猛翻一顿白眼,“妈,你快别多想了,也就是进山的时候可能会条件差一些,一般时候还是没问题的。五师叔,人家生的黑是人种问题,和太阳没多少关系,你不是给我准备防晒霜了吗,放心吧。”

宁琳琅自从和张辰相爱以来,两人几乎一直都是滚打在一起,这还是头一次要分开这么长时间呢,心中的牵挂哪能少得了。拉着张辰的手,叮嘱着:“师兄,非洲那里条件比较艰苦,东南亚的很多地方环境也很差的,你是爱洁净的人,到时候难免要忍受一些,我就担心你会不会生病啊。”

张辰又是一阵无奈,笑道:“傻丫头,条件差是条件差,可我不是也做了准备的吗,而且师兄的身体这么棒,怎么可能会生病呢。”

一家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张沐和张涵也是一顿的安咐,好象张辰要去执行什么特别危险的任务似的。

张辰伸手拦住几人的话,哭笑不得地道:“好了好了,说的就跟我要上前线打仗似的,哪有那么多的危险,你们就放心吧,我是不会照顾自己的人吗。”

反过来安慰了众人几句,张辰带着崔正男狼狈而去。

这一次出去的队伍还是满壮大的,马三立的号召力可是不小,拉起了十来个人的队伍,都是在行内比较德高望重的前辈,哪一个单独站出来,也都是仿古和古典家俱行业的头面人物。

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集合大家的力量,收购足量的高档木材回来,并且建立一个良性的原料供货渠道。他们之间已经结成了攻守同盟,等到原料回来之后,把各种材质的家俱都放在一起,进行明码实价的销售,一分钱一分货,同时也能够让买家有一个直观的对比。

这样一来的话,孰优孰劣自然很容易区分出来,既能够遏制那些个指鹿为马以次充好,坏了行内也规矩的奸商,又能够把摊子更加往大里铺开,让大家在经营中都得到好处。

这就是马三立那句话,不怕你卖高价赚钱,只要有人愿意买,想赚钱没人拦着你,可是你不能在买卖上骗人。虽然在材料上偷换概念的确能够在短时间内发财,但是也会给这个行业埋下隐患,这些个老前辈们还是很看重信誉和行业操守的,一是一,二是二,越黄就是越黄,海黄就是海黄,这样的买卖才能长久。

张辰不从事这一行,对他们的联盟也差不上手,并不好发表意见,反正这是个好事,支持就对了。

他跟着出去,就是要跟着顺路收购木料的,唐韵的园林工程十分浩大,所有的建筑都要完全按照原有的方式完成,所需的木料数量是很庞大的。造船厂要造豪华游艇,同样也需要大量的高档木料,长久下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量。

张辰的性格越来越像貔貅了,什么好东西到了他手里都是只进不出,上次在缅甸买下的那批木料中,有一部分已经被张辰划出来,有点舍不得用了。尤其是那些个大号的柚木,没有几百上千年不能够成材,用在园林工程上面实在是有些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