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90章 销赃

第一九零章 销赃

订婚之后,宁琳琅的家人在京城住了几天,就要一起返回伦敦了,那里目前还是宁家的主产业。宁琳琅的两个叔叔也有各自的生意,来到京城已经一周的时间,若不是侄女订婚,她们也抽不出这么多的时间来空闲。

斯特里奥等人也是缠身于无数的繁琐事务之中,没有一刻的闲工夫,在张辰订婚的第二天就结伴儿走了。

张辰绝对是一个称职的女婿,宁琳琅的家人要回伦敦,张辰二话不说,延后了他们的旅行行程,直接安排飞机送回去。宁琳琅看着张辰如此照顾自己的家人,心中也是甜mì的很,师兄这么做全都是因为我,自从和师兄相爱,家人可是很受师兄照顾的,连带着在国内的生意都享受了不少的优厚条件,我该怎么样才能对师兄更好一些呢。

送走了宁琳琅的家人,张辰才有时间清点订婚仪式上收到的礼物了,不但要清点出来,还得把没有上帐的都记录好了,将来对方有同样的事宴,还要照例给人家送礼的。

张辰订婚,让许多人都大有收获,别人找大tuǐ也找到了,谈合作的也谈成了,甚至想要造出舆论的军机一号也如愿所偿,张辰做为这次仪式的主人,实际受益最大的当然应该是他了。

经过事后的盘点,礼金少得可怜,来了六百多个客人,居然都没有上到百万。张辰并没有因为礼金少而不爽,反而是更加的高兴,能来的贺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贺礼怎么可能小气了呢。有些是政府官员,他就是想给你包个十万二十万的红包,他也得有那么大的胆子,纪委的人可不是吃素的:而那些商人们,彼此之间都很了解,不论是天辰国际又或是中亚环球,哪家是缺钱的,一定要送别致的礼物才到位:古玩玉石圈的,就更不会送礼金了,雅玩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那几位欧洲来的,就更不可能用钱了,他们还要顾及王室的脸面,送出来的礼物必须得符合王室贵族的身份才行。

这可真是收礼收到手软,六百多份礼物,张辰家里六个人清点了一下午,才算是全都弄好了。

古玩行里送的都是文玩字画,其中还有少数价值不低的好玩意儿,卢俊义送了一对战国龙凤玉璜,田乃男送了一昏清代的珊瑚钧子,石磊的礼物是一对柚里红的龙凤玟青huā葫芦瓶,闻阔海也很仗义,送了一对明代的龙凤玉佩,几个前辈老会长的礼物也都不俗。

恰lì丝公主和沃克斯特里奥夫fù送来的礼物最特别,一套十二件包括冠冕在内的西班牙王室御用品牌TOUS的钻石镶嵌首饰,并且上边还有西班牙王室的标记,由最好的工匠纯手工制作,另外还有几件顶级的奢侈工艺品,这些都是价值不菲的:最有意思的,就是送给张辰一个西班牙王国荣誉公民的称号,这个称号很有趣,不但有西班牙永久居留权,还有某些贵族的特权,可谓是别出心裁。

李天平和张芷兰的朋友送来的东西就千奇百怪了,多数以各类奢侈品为主,光是名表就收了十多对,还有送房子的。那位徐叔叔更是大手笔,知道张辰喜欢车,直接送了一台劳尔斯路易斯的银天使。

果然如李天平所言,这位徐叔叔和李天平的关系很铁啊,那件事应该可以找他谈谈了。

临行之前,张辰就与李天平和弗雷德里克进行了一次密谈,内容就是关于来自印尼国家石油公司的那四百万吨燃油。张辰与李天平说是叔侄其实更像父子,跟弗雷德里克翁婿之间也是什么话都好说,三个人坐在书房里,身旁没有别人,对于那些脏物做了一番计较。

李天平和弗雷德里克并不知道张辰要谈什么,不过看他很谨慎的样子,又是只叫来自己两人,也知道绝对不会是一件小事。

张辰在此前已经深思熟虑过了,那些燃油放在他手里永远只能是死东西,总不能每天给自己的汽车、游艇和飞机加油吧,那得加到哪一辈子去啊。倒是可以留下一些,主要是航空燃油反正放在戒子里边也不会被挥发掉,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了用处,可这留下也得有个说法,不能凭空就冒出来。而留下一些也有个好处,数量和丢失的不符,自己就能把嫌疑揭过去,不是怕这两个人知道他干了这件事,而是不能说出他的秘密。

听到张辰说要出手三百万吨没有来历的燃油,两个人都是有些吃惊,又想不明白,他哪里来的这么多燃油,这不是原油而是燃油,没有来历的燃油,而且是这么大的量,这可不是小生意。

弗雷德里克马上就想到了不久前的那笔违约金,1洗然大悟地道:“原来如此啊,你当时跟我说印尼那笔违约金的时候,我就觉得这里边有问题,后来又听说印尼国家石油公司奠名其妙的丢失了四百万吨高品质燃油,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张辰可不能让他们知道,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道:,“怎么可能是我呢,我如何能够无声无息把那么多东西弄走,我只不过是对这件事略有了解而已。那批木材已经在我手上了,现在只是帮着处理一下而已,有钱大家赚,这笔买卖我们能拿到三成的利益,怎么样?”

李天平是老牌的jiān商,现在又是收拾印尼猴子,答应的那叫个痛快。

弗雷德里克也不是只做合理买卖的人,而且还是自己的女婿提议,当然也没有问题。

李天平又问张辰:,“我们只能接手三百万吨吗,那一部分是已经出手了呢,还是有其他渠道,又或者是怎么样?”

张辰心说,我怎么敢告诉你们是我要留下自己用呢,只能继续扯谎:,“这个我就不大清楚了,应该是已经出手了吧,一百万吨可不是小数目。四师叔,这事能通过那个华洋国际的徐叔叔操作吗?”

李天平不带犹豫地道:,“当然是要通过他操作,能够在国际能源市场上操作这样的买卖,还得是能信得过的人,我也只能想到他了。

弗雷德里克,你有这方面的人手吗,或许可以分开来做,目标又小一些。”

帝雷德里克摇摇头,道:,“我没有接触过能源生意,对这方面不了解,还是按你说的就找那位徐一个人来操作吧,这样的事知道的人越少就越是有利。运输的问题不需要担心,我可以调集二十多个不同国家的商船,而且全部由我的人来做,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李天平点点头,继续道:,“那就这样吧,我来负责重新分装,弗雷德里克你负责运输,老徐那边负责牵线搭桥,最后从埃塞阿比亚的一个福利机构走账。1卜辰你通知对方,这买卖我们接下了,保证在最快时间内给他卖出去,但走过账还要收百分之五的佣金,这个是没商量的。”

张辰翻了个白眼,看着李天平,道:,“四师叔,你可真够黑的,赚了利润还要手续费,标准的jiān商啊。还有,四师叔你怎么会有埃塞俄比亚的账户,你不会是在学赖老板吧?”

李天平抬手扇了张辰脑后勺一巴掌,道:,“你小子怎么说话呢,我赚再多的钱,也不可能带进棺材去,还不是给你小子赚钱吗,那百分之五的手续费都是留给你的,居然说老子心黑,反了你了。噢,还说我学赖老板,怎么你咒我啊,我看你是欠收拾了。”

弗雷德里克对于李天平给张辰截留钱的事情当然是支持的,他的财产将来也要给宁琳琅来继承,不也都是张辰的了吗,只要不是分给别人,他不会有任何意见,甚至会举双手赞成,巴不得李天平多截留一些呢。

张辰对于很多生意上的事情虽然知道,但没有身在其中具体操作过,还是有不融通的地方,李天平觉得有必要让他知道知道,就给他解释道:,“1卜辰,赖老板固然是学不得,可做生意也不能太实在了,有很多时候,国际贸易方面前是需要些手段的,你将来慢慢就明白了。”

弗雷德里克也觉得有必要和女婿说说,道:,“1卜辰,你四师叔说的很对,有些国际商业上的事务是需要这样,否则生意就没办法做了,这个以后我们可以多带一带你。”

三个人密谈了半下午的时间,最后得出一致的结论,这个买卖可以做。到时候那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当中,张辰拿百分之十二,其他三人各拿百分之六,截留下来的那百分之五的手续费也是给张辰的。这样算下来,其实张辰一个人就拿走了百分之二十九。三百万吨高品质燃油,走野路子卖出去,价值应该在十一到十二亿美金左右,最后到张辰手里,应该有三亿美金左右,这个买卖相当暴利了。

这时候李天平和弗雷德里克哪里知道,其实这个买卖下来,张辰手里应该有百分之九十四的利润,只是被那位徐叔叔消化了百分之六而已。

弗雷德里克走后,李天平专门带着张辰去见了徐茂平(徐叔叔),把这个买卖给他说了一下。徐茂平听过之后,不说能做不能做,而是用惊诧的眼神打量着张辰。

片刻之后,大笑道:,“好小子,连这么大的国际业务你都能插上手了,不简单啊。印尼那件事我听说了,那帮猴子估计现在正咬得牙疼呢,光是给买家的赔偿,就高达三十多亿美金,他们一年才能赚多少钱啊。以后再有这样的买卖还记着接下来,这钱来的轻松啊,到国际市场上兜个圈子,咱们就能赚三亿多美金,一年有一次就啥都有了。”

张辰心里恶寒,还要啊,如无意外也就只这一次了,这事干着很不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