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97章 十足的赝品

第一九七章 十足的赝品

第一位藏友从花园的入口处进来,手上抱着一个长条形的盒子,装的应该是画轴一类的东西。

等这位藏友走近了,粱斌上前问道:,“这位藏友您好,首先恭喜成为参与博古藏谈的第一位藏友,今天带来的是什么藏品呢?”

这些程序在之前应该已经有工作人员讲解过了,藏友对粱斌的问题并不陌生,答道:,“我今天带来的是一幅古画,这东西在我们家搁了有好几十年了,之前有过收古玩的上家里边去看过,给了个价钱六万块,当时家里也不急着用钱,又觉得这是个老人留下来的东西,就没张口答应。这两年不是收藏热了吗,我也想学习学习,看了不少这方面的书,可也没真懂了多少,听到这节目之后,我就想拿来让专家给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东西。”

这位还真话多啊,连别人给他的开价都要说说,估计对这幅立轴的期望不小。粱斌也很顺着他的心意,道:,“看来这收藏热已经到了一个温度了,那就预祝您这收藏的第一步旗开得胜吧。”

藏友说句,“谢谢”继续向着凉棚下的鉴定嘉宾处走去。

人来到张辰等人所在的条案前,恭敬地鞠了一躬,道一句,“各位鉴定专家好”把那盒子放在条案上打开来,拿出里边的画轴,说道:,“请专家给看看,这是不是真东西。”

立仙展开,绢本设色,宽五十多公分,纵近九十公分,花梨木画轴配缠枝莲纹青花轴头。画面的内容是一个老人坐在石头上,手里拿着烟袋子装烟丝,脸上是满足的笑意:一边的小童正抓着老人的辫子,用辫尾在自己脸上来回刷着。画面右上有,“山南老人含怕像,乙丑年六月,山阴任颐”等字样。

四人今天虽然专司不同,但对于字画也都不是生手,看过之后相互对视点点头,以做肯定。

石老是今天的字画类鉴定嘉宾,对于这方面的藏品,都是以他为主的,笑着对带来这幅画的藏友问道:,“你这画画是有些年头了,你说的开价六万,那应该是九十年代初的事情吧?”

,“是啊,您怎么知道?”这位藏友对石老能够说出准确的时间很不解。

,“呵呵,这个咱们待会儿再说,先请现场的观众来鉴赏一下吧。”

现场观众都是自愿报名的古玩爱好者,来参加节目的目的就是想多接触一些玩意儿,多听听专家是怎么说的,这些对自己的收藏都很有帮助。

观众一一看过之后,主持人随机采访了其中的几位,问他们对这幅画的看法,这些都是要作为节目内容剪辑播放的。观众毕竟不是专家,而专家也不大可能混在观众里边来参加节目,观众的回答自然也就是有真有假。

对观众的采访结束之后,粱斌再次面对镜头”“我们的节目不只是鉴定,还要在鉴定的同时做出点评,普及一些古玩的知识,达到大家共同进步的目的,下面就请今天的鉴定嘉宾石老先生对这位藏友的藏品做点评。”

石老看着这位藏友,笑眯眯地道:,“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那是九十年代初的事情,那是因为你这昏画是任颐的真迹,而任颐的真迹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差不多都是给那么一个价钱。当然,对方的开价略低了一些,十万左右还是能接受的。

任颐是清朝末年的画家,是清末“海上画派”中的重要人物,在人物、花鸟等传统绘画方面前有一定的成就,:尤其是他的人物画,以写真肖像画别具一格,也让他成为了“四任,之一,没有他,这“四任,在书画历史上的名头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响亮。画家中以人物画擅长的很少,能够有成就的就更少了,这也是任颐能够受后世追捧的原因。

,“你这昏画啊,色墨交溶,风格明快,画面内容温馨活泼,极富创造性,是任颐画作中的精品,很有收藏价值,好好留着吧。”

,“那您的意思是,这幅画最好别卖吧,那您能不能给我说说,这幅画到底值多少钱呢?”这位心里还有不甘啊。

石老也笑了,道:,“我呢,只能负责帮你鉴定一下真伪,价钱我没法给你估算,如果这幅画是我的,我一定不会卖。”

,“我理解您的意思,这画是我爷爷那时候分家分给我父亲的,我但凡有三分奈何,肯定不会卖的,我就是想知道一下这东西的价格,以后我入行也好有个参考。”条案后的四人都笑了,这还没能入行呢,就想着捣鼓这个级别的玩意儿,这样的心态是要吃大亏的。

田乃男也不等石老说什么了,对这个藏友道:,“收藏呢,最重要的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知识,了解到了璀璨的历史文化,一件藏品对于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价值,喜欢的花两倍三倍的价钱也有可能,不喜欢的打对折也不一定有人要。你非要有个估价的话,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来说,就在九十年代初的价格上加个零吧,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了。”

这位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忙鞠了个躬,嘴里不停说着,“谢谢”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出去了。

第二位藏友出场,这位是抱着一个一尺多高的大盒子来的,看他的样子,里边的东西份量还不轻呢。

与主持人的交谈中已经知道,这位带来的是一尊观音菩萨像,来到案前一样是问各位鉴宝喜宾好,接着就把盒子放在条案上,

取出里边的菩萨像。

看着这位就要把东西放在案上,田乃男忙出声把他拦住,道:,“慢,这东西不能这么放,这条案可是难得的精品,刮一下就可惜了,放在这边的垫子上吧。”

这位拿出来的是一尊近四十厘米高的十一面观世音菩萨立像,这东西份量很不轻,而且底座上难免有一些不平整,是会损坏桌面的。

这么重的东西,陈老和石老都不适合拿起来观看,四人只好是起身围着这尊菩萨像进行鉴定。

这是一尊除恶导善引众生入佛道的六观音之一的十一面观世音菩萨像,明代鉴金密宗款式,有三十七八厘米高低,底座高约五厘米。

前五面左右各三面,分别作慈悲欢喜相、大悲救苦相、赞叹相、爆笑相等,最顶上的佛面作为修大成的众生所作的说法相。下身着长裙,上身袒露,头戴五叶冠,宝冠正中有一尊双手在膝上作定印的阿弥陀佛像。

整尊造像共八臂,主像双手与于胸前结印,左侧手持莲花、宝瓶、

日精摩尼右侧手持骂索、柳枝、月精摩尼。

表面的筌金基本完好,裙上镶嵌的宝石也无一脱落,品相不可谓不好可这尊菩萨像,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儿。

看过之后,几个人各自回到座位上,并不说话。现场的观众还要鉴赏呢,等观众们都看过了之后,才会做鉴定。

好不容易等观众都看完了,主持人也采访过了,这位藏友好像比较心急忙问道:,“各位专家,我这件东西怎么样啊,值多少钱?”

也可能是因为心里着急,这位并没有看到前面四人脸上的表情,只是想知道他带来的东西会有一个怎样的鉴定结果这东西到底能值多少钱。

陈老看着他淡淡地问道:,“你这玩意儿是怎么来的啊?”

,“哦,这是我父亲留下来的,当年我父亲是陕甘那边的知青,返乡回来时候当地的朋友送的。”他这种说法是解释这类物品来历最常用的之一,另外一种则是交换来的。

张辰听他这话,差点笑出来就这玩意儿,还是他父亲留下来的,这家伙也太滑稽了。看他的样子应该有四十岁了他父亲最少也应该在六十岁以上,不出意外他父亲因该是知青下乡的,“老三届”至少也应该是,“新五届”头一批的,这尊十一面菩萨像那时候还没有呢,真不知道他这父亲是怎么带回来的。

陈老和古玩行打了一辈子的交到,听他这么一说,还能不明白他的目的吗,市面上有不少这样的人,总认为自己能够哄骗了鉴定专家,把他手里的膺品开出一份鉴定证书来,然后再卖个好价钱。

田乃男笑着打趣道:“这样类型的造像我家里也有一尊,但是没有你这尊这么大,差不多要小个两圈吧,品相也还可以,不过我那尊是唐代的……”

田乃男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位就〖兴〗奋地道:,“田专家,那您说我这是什么朝代啊,得有南北朝那么远吗,如果您喜欢的话,我愿意出让的。”

田乃男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这家伙胆子不小啊,不但拿着膺品来鉴定,还想把膺品卖给现场的专家,而且还是在节目录制过程当中,这家伙也不知道是聪明过头了还是傻到没边了。

田乃男苦笑了一下,接着道:,“我说我那个是唐代的,是说年代要久远很多,你这个还差得太远……”

,“没关系的,明清的也行啊。”这位再次插嘴。

田乃男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正色道:,“很不幸的告诉你,你这尊连民国都不到,应该要比知青返乡的年代还要晚很多,你明白了吧。”

这是节目录制之前就商量好的套路,为了减少想要靠着节目投机取巧的机会,一旦遇到类似的情况就可劲儿的批,让这种人彻底打蒋他们的无耻念头。

对方被揭穿了小伎俩,有些恼羞成怒,道:,“你到底能不能鉴定啊,明明是老玩意儿,你怎么能说它是假的呢,你们这节目不可信。”

陈老也被他惹怒了,出声道:,“年轻人,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东西是什么来路你心里应该很清楚的,我不知道令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同意你用他的名义来做这样的事情。”

说罢,陈老又对田乃男道:,“1卜田,你给大家说一下这东西的毛病在哪里,以免大家以后遇到同类的东西上当。”

田乃男点点头,对这观众席道:,“好,现在由我给各位观众解释一下,由于古人对神佛的恭敬和思想依赖,以及金铜等金属在古代的贵重性,古代的金铜造佛像,都是极其精美的,决不可能出现面部表情呆滞的佛像出来。这尊菩萨像,十一面表情毫无生动可言,完全没有那种应有的灵性。另外,大家可以看一下,摄像师给这里一个特写,对,就在镶嵌的部位。大家看这里,这种镶嵌工苦是现代手法,在古代的镶嵌作品中,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工艺的。所以,这尊十一面观世音菩萨像,是一件十足的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