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99章 不适合腌蒜

第一九九章 不适合腌蒜

在张辰鉴定过那四只粉彩小碗之后,也得到了现场所有人的认可,再接下来他鉴定一件成化年底款的双耳瓶为清晚期民窑仿制的时候,大家也都服气了。

播出一期节目只有四十多分钟时间,可那都是剪辑过了的,真正拍摄的时间要长很多。每一件藏品连出带进,加上点评讲解,以及主持人的穿插,最短也得在十到十五分钟的时间。从上午九点半开始,

八件藏品下来,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还要多。

虽然藤蔓遮盖的凉棚下有风扇不停地吹着凉风,一边的的池塘也提供了足够的湿度,能够把七月的热浪赶出凉棚之外:可是时近中午,别说陈老和石老两位长者,就是那些现场的观众,也觉得肚子有些空了。

张辰可不敢让这两位老爷子饿着,大中午的老人家又都喜欢午休一下,这些都需要安排。好在有张沐,在这圈子里滚打了三四年了,一应计划做的很到位,早就订好了燕京饭店的送餐,知远堂里有十多间豪华套房,午饭后正好就地休息。

第二期的节目从下午两点半开始录制,有了一上午的磨合,观众们对于套路也都熟悉了,和主持人相互配合着,下午的节目录制起来顺畅了很多。

流程顺畅了,效率自然也会提高,到下午六点半的时候,两期苹目都已经完成了。参与鉴定十六件藏品中,也没有了被人拿来滥竽充数捣乱的,不过其中的两件却是很有意思。

其中一位藏友带来了一对白玉老虎,造型古朴,雕刻深动入微,。

藏友本以为能到清早期就不错了,没想到田乃男看过之后,却是给出了唐代和田玉雕精品的鉴定。

另外一位带着一本没皮没脸的旧书想来碰碰运气的藏友更是没想到,他这本自以为没皮没脸的旧书,居然是明代陆元大本的《花间集》,颇具收藏价值。

第二天的录制更走出现了两件好东西这两件藏品让藏友也都是十分的欢喜。

上午录制的一期节目中,一位藏友带着一个盒子进到拍摄现场,来到鉴定嘉宾面前问过了好,打开她手上的盒子,里边铺着黄帛,中间是一块玉佩。

田乃男接过玉佩看了看,问道:,“你这块玉佩是怎么来的?”

藏友好像对自己这块玉佩很有信心,很干脆地答道:,“这玉佩是我母亲的我母亲年轻时候曾经照顾过一位老太太一段时间,那老太太解放前是有钱人家的姨太太,手里存着几件古董为了感谢我母亲就送给了她这块玉佩。

据说这玉佩当时挺值钱的,我母亲一只都不舍得拿出来,前段时间又想起那位老太太了,才又说起这个事。正好听说你们节目能给免费鉴定,我母亲也一直想弄明白这玉佩到底是怎么个事,所以就报名参加了。”

田乃男对这块玉佩好像不怎么感兴趣,又问道:,“那你那只盒子能给我看看吗,是不是当年那位老太太和这玉佩一起送你母亲的?”

,“对啊我母亲说,这盒子原来就是装着这块玉佩来的。”

田乃男笑了笑,对旁边的陈老三人道:,“陈老,石老,张辰你们看看这盒子。”

陈老接过盒子看了看,又递给石老,接着是张辰,都看了一圈,三个人先后都是点了点头。

一边的藏友倒是有些莫名其妙了,我要鉴定的是玉佩这几个专家怎么拿着盒子不放手呢,难道说这盒子比这块玉佩还要好吗?

不待她多想什么,田乃男就开口了:,“呵呵你这块玉佩啊,倒也有些年头清末民初的东西,放一段时间价值会高一些。倒是你这个盒子不错,当初那个老太太就没给你母亲说这盒子是怎么回事吗?”

,“这个还真没听说过,如果有说法的话,我想我母亲一定会跟我们说的。”藏友笑着回答,看来知道这盒子是个好玩意儿之后,心情是不错。

,“你这个盒子很有来头,应该是清中期盛世时候的东西,材质是阴沉木的,而且还是一块整木掏出来的。尤其是这木质,这盒子四边是黑色,底板和盖板的中间部位又都是红色的,这是阴沉木种的上等木料坡垒阴沉木,价值不菲,好好收藏吧。”

藏友喜出望外,对着田乃男连连道谢,如果没有田乃男的鉴定,这盒子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下场呢,兴许毁坏了或者扔了也有可能。

田乃男也不用主持人招呼了,自觉地讲起了阴沉木的知识:,“阴沉木又被人们叫做“乌木”不过这个乌木和东南亚的乌木可是大不相同,东南亚的乌木是一个木种,属于现干木材,而阴沉木则是炭化木,叫它“乌木,只不过是因为它最早出现的时候是表面乌黑色的。

其实阴沉木本身就已经可以算是一种古物,是在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前,由洪水等自然灾害或者是地壳变动的过程中,被埋入江河湖泊甚至是海底的珍贵木材,经过千万年的缺氧、高压以及细菌等微生物作用,内部的脂肪和糖等成份都被慢慢溶解掉,逐渐碳化而形成的。

阴沉木的种类有很多,香樟树、金丝楠木、杉树、槐木、檀木等等的都有。不褪色,不生虫,不腐朽等特质,也让阴沉木成为了理想的家俱和艺术品制作材料,深受古代皇家和帝王的喜爱。而这种特殊条件下生成的木料,也因为不可再生性,成为稀缺资源,自古就有“纵有金银满仓,不如乌木一方”的说法。”另一件藏品出现在下午的时候。

下午录制的是这一次的最后一期节目,先要用这五期节目去试下水,看看观众有什么反映。如果反映一致的好,那当然是最好不过:如果有不足的地方,再根据汇总来的消息,对节目进行一些小改动。

两天的节目录下来,现场的观众对于几位鉴定嘉宾也熟悉了,至少知道几个嘉宾之间是什么关系。有活泼胆大的观众,甚至会在休息的时候上前和嘉宾聊上几句,请教一些专业知识。

第二天下午节目录制之前有观众还专门从家里把自己的藏品带来,想让几位嘉宾帮着看看,给掌掌眼。陈老和石老是要午休的,张辰和田乃男就成了观众请教的对象面对人家如此的热情,两人也不好拒绝,只好是挨个儿的看过去,不过只是说说,开具鉴定证书是不可能的。

到节目开始录制之前,两人帮着看了三四十件玩也匕,嘴巴都快说干了。趁着大家安排座次的时间,赶紧补充了一下水份省得节目开录了才又难受。

倒数第三位藏友进来的对候,两只手里各抱着一只白瓷罐子,走到条案前把罐子放下跟嘉宾问了好。

这是两只一样的碎子,二十多厘米高,通体都是白釉,没一丁点儿其它的颜色,白的简直欺霜赛雪。

张辰拿过一只罐子看了看,又揭开盖子看看,里边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醋酸味儿,皱了皱鼻子问道:,“你这罐子可有些年头了吧是早些年买的,还是家里传下来的呢?”

这位藏友穿着很休面,长相也比较富态,家庭条件肯定差不了,所以张辰才会问他这两只罐子是不是买来的。

,“不是买来的,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这俩罐子在我们家最少也有七八十年了,我父亲小时候就见过,一直是在厨房里搁着用来的。”

,“给厨房里用,你们家该不是使这个腌腊八蒜的吧?”张辰若有所悟地问道藏友笑了笑答道:,“的确是腌蒜用来着,听我父亲说,他还小的时候就应经在用了您刚才拿的那个就是腌蒜用的,另外这个是放糖的。”

,“你能分这么清楚?”张辰觉得这人还真细心啊两只完全一样的白瓷罐子,拿到外边来都能分清楚,这就是一般古玩行的人,都不可能分这么清楚的。

,“这俩罐子比双胞胎还像,我其实也分不清楚,我看见您刚才皱鼻子来着,应该是给呛着了。”

,“噗”观众席上有人憋不住笑出声来了,接着大家就都憋不住了,就连同在鉴定席的另外三人,脸上都没有了沉稳的表情。

张辰也笑了,拿起另外一只来闻了闻,果然有一股甜腻腻的味道,像极了这罐子给人的感觉,心里不由赞了一声:这才饵配嘛。

放下罐子,道:,“你们家这样的罐子多吗?”

藏友有些不清楚状况了”“呃,没了,就这俩。

张辰自然是知道这罐子的珍贵,有两只就不错了,谁家还能成批量的收藏这样的罐子啊,这只不过是给自己解围井一种方式罢了。

,“唉呀,你们家可真是够厉害的,永乐薄胎的甜白釉,居然用来腌蒜了,我说怎么一股子酸味儿呢。而且这一腌就是百八十年往上数,陈年老醋坛子啊,全天下也少见你们家这么奢侈的。最让人奇怪就是,这么多年下来,居然一点儿没磕着碰着,难得啊。”

这位果然是对收藏一窍不通,疑惑地问道:,“甜白釉是什么意思,这个东西很有价值吗?”

,“何止是有价值呢,价值太高了,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一罐子腌蒜能值二十块钱,那么用它装着卖,就得在那二十后面再加上一个万字。”

张辰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不理会藏友震惊的表情,继续道:,“我们都知道,青花、粉彩、五彩等等的瓷器,都需要在白釉的衬托下才能够更有表现力,而甜白柚则是白釉中最顶级的。

甜白釉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它的釉质极其莹润,比元代的枢府窑卵白柚更加有rǔ浊感,并且给人温柔甜净的感觉。而永乐甜白轴正是白釉瓷的巅峰,许多都薄到了半拖胎的程度,能够光照见影,为之后的各种彩瓷奠定了坚实的表现基础。这两只盖罐,瓷胎纤薄,釉色甜腻,光可鉴人,还有一种透光感,正是永乐甜白釉的精品。不过,这个的确不适合腌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