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01章 沪上

第二零一章 沪上

怎么会这样呢,这大沙发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啊,崔正男无比的郁闷,抬起头用渴望、期待、询问、恳求……的眼神看着他师兄。

张辰这时候也抬起了头,心里不由的好笑,刚刚这小子冲的最快,脑子倒是好使,可偏偏忘记了大众的力量。看到崔正男的眼神,就更想笑了,活该啊。

笑归笑,可该帮还得帮啊,笑着道:“没关系,其实我并不忙,大家都坐下来聊聊吧。”

张辰把前面的两个空乘也叫来,大家坐在一起,围成一个圈子聊天倒也热闹。飞上海也就是两个钟头的事情,真要聊开了,时间过的很快的。

飞机到达上海虹桥机场,李天平派来接机的三台车早已等候在停机坪上,机场的工作人员也都到位了,飞机降落后很快就办理好了手续。李天平在上海本来就混的很好,如今有了龙城张家的帮衬,更加的风生水起,俨然已经是商界的一面旗帜了,上上下下的多少都会给他点面子。

平常时候一年也就见个几次,张辰到了上海是必须要住在李天平家里的,两人情同父子,这个孝道是张辰的责任。崔正男拜了李天平做师傅,到了上海,李天平自然不允许他住在外边。

李天平是新上海第一批富起来的,住在仙霞路的别墅区里,距离机场很近,从机场出来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把张辰三人送到之后,自有人送丁志强等人和机组成员去不远处的喜来登。

丁志强等人早就习惯了,跟着张辰出门什么时候都是一流的待遇,上等的享受。跟着来的几个空乘却是有些惊喜,到停机坪接人的他们都见过,可是把员工都安排到五星大酒店自己却不住的老板却是没见过,看来这长风航空的待遇还真是优渥的很。

在公司的时候,大家还在议论,会不会被老板骚扰,可这一路上看来,老板和老板娘的恩爱的很,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可如果没有这种想法,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人出来呢,这次可是要出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耗费如此巨大,就是为了好看吗,真是想不明白。

今天是周末,李天平不用去公司照看,一大早起来打了一趟拳,就在家里喝茶看书等着张辰他们来。

三人进门之后先给李天平问了好,然后就去厅里坐着说话,张辰把董老、张芷兰和陈雯琳安排交待的东西交给李天平,又把自己孝敬李天平的礼物拿出来。每次收到张辰的礼物,李天平都特别的开心,总会不停地夸张辰,这次也是一样,这个时候他的确能够有一个父亲的享受。

李天平收了张辰的礼物之后,崔正男也拿出了自己给师父准备的东西,道:“师父,我不像师兄懂得那么多,也不会淘换古玩什么的,这是我的一点孝心,给您滋补下身体吧。”

李天平看着这个便宜徒弟,眼神中有了意思欣慰,是个好孩子啊,小辰没选错人。

笑着接过崔正男手里的盒子,打开来一看,却是也吃了一惊,问道:“正男,这是冬虫夏草的极品啊,你怎么弄到的,这个不便宜吧?”

崔正男见师父喜欢,也乐道:“嘿嘿,其实也没多值钱,我以前有个战友就是那曲的,他们老家有不少这玩意儿。去年我们从部队上下来的时候,他不愿意留在这边,就会他们老家去了,他在当地可以搞到最好的,我就写信让他给我弄了一些。他回信的时候跟我说,这些都是头草,要比市面上那些二草质量好很多,而且他也是挑大个儿的给我弄,说一斤只有九百个,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我就给您和师伯还有两位太师叔、张阿姨、五师叔各捎了一斤。”

虽然崔正男没说多少钱,可李天平心里却是很清楚这东西的份量,崔正男是真心的把自己当师父看待的,这个大个子也是个缺少亲情的家伙,这时候有了师门,就像是找到家的感觉,他愿意为这个家里的人付出。

一般市面上的冬虫夏草,有不少都是再长出来的二草,即使是一级的头草,每公斤也要在近一千九百条,售价最底不在十万之下。这一公斤只有一千八百条的头草,哪怕是关系再好,再有便利条件,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能买到就不错了,而且以崔正男的性子,怎么可能占别人便宜。

实际上崔正男说的并不夸张,他买这些虫草真的很便宜,他对他那个战友有救命之恩,对方也是为了小小回报他一下。本来这种品级的东西几乎是买不到的,可是他那位战友家里就有人做这个生意,四处搜寻总是能够找到。找到之后,那位有给他出主意,让他别拿钱来买,而是换做其它的东西,崔正男干脆把钱交给他的战友,让对方自己处理。

而他那位战友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只用了十二万,就给崔正男搞来了三公斤。不过这十二万对于崔正男来说,也等于是他现在一半的财产了,能这么舍得花钱,和他与张辰等人的感情有很大关系。

李天平真被这个便宜徒弟感动了,高兴的连说了三个“好”,拉着崔正男的手道:“正男啊,以后可不能这么乱花钱了,师父什么都不缺,身体也好得很,你们有这份心就行了。你要把钱攒起来,留着以后结婚娶媳妇儿用,来,这个是师父给你的,不许拒绝。”

说着就把一张两百万的金卡塞给了崔正男,崔正男这份礼物送的太值了,百倍的回报啊。想要婉拒,可看着李天平的坚决,却是生生把话又咽进了肚子里。

晚饭是在金茂大厦八十七层吃的,李天平请客,连带着跟着张辰来的人全都请了去,饭后又游了黄浦江。据李天平说,站在船头,游行于黄浦江上,看着周边各种的高楼大厦,会有一种继往开来的豪迈感,不过张辰游了多次还是没有能找到那种感觉。

晚上回到家开始,崔正男就别别扭扭的,也不知是吃坏了肚子还是怎么了,李天平和张辰问他半天,也问不出个结果。宁琳琅是女性,对于某些方面还是有先天的敏感,倒是看出了一些问题,悄悄的给张辰说了。张辰却是像没听过一样,该干嘛干嘛,根本不主动和崔正男搭话。

最后还是崔正男憋不住了,找到李天平,问道:“师父,我晚上能不能去酒店睡啊?”

李天平大为不解,道:“你为什么要去酒店住呢,是家里有什么不合适的吗,还是你有什么讲究呢?”

“也不是这些问题,我就是觉得吧,想去酒店和丁志强他们玩,我……”

张辰打断了崔正男的瞎话,道:“得了吧,你小子是真的想和他们去玩吗,我看你就是想和那个邵茗去玩吧,瞅你那点出息,刚见面还不到一天,就跟见了蜜的狗熊似的,恨不得爬上去要两口。”

崔正男对于张辰把他和邵茗比作狗熊与蜜很不满意,反对道:“师兄,人家怎么说也是鲜花一朵啊,我可不想失去这个机会,老丁他们可都贼着呢,我要是不去,今天一天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李天平也听出味道来了,感情自己这徒弟看上人家姑娘了,他对感情没什么经验,只是知道看上了就要去表示,就笑道:“这有什么啊,是哪个女孩儿呢,不行打电话叫她来家里住好了。”

崔正男更急了,忙道:“师父,这可不行啊,还不知道人家同意不同意呢,这么一来人家要是反感我怎么办,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崔正男最后还是把实情说了出来,今天在飞机上的时候,两个人坐在一起就有点来电了。经过下午的冷静和晚上的勾搭,两个人已经达成了相互之间初步的共识,先交往一下看看,崔正男也许是想媳妇儿想疯了,当下就跟姑娘提出了约会的邀请。

自己一生的感情没结果,李天平可不想徒弟的感情也出现波折,当下家丢给崔正拿一把车钥匙,让他赶紧去约会,别让人家姑娘等急了。

要说崔正男和邵茗进展的这么快,他做为老板的师弟这个身份是起了不小作用的,虽说不是每个姑娘都爱慕虚荣,可也没有一个愿意自甘平庸的,对于美好有一个良性的追求是很正常的。哪怕是立身于一群矮子之中,又有谁不想拔个将军出来呢,总不能闭着眼睛瞎摸一个吧,那不叫找对象,那叫抓阄。

在上海待了三天之后,张辰就要动身往苏州去了,李天平同样是为张辰准备好了一切。零一年新上市的路虎揽胜是早就给张辰买好的,还有中亚环球的两台上海特产GL8,足够这一行人用了,车上一应的所有物品全部备齐,甚至连帐篷和睡垫都准备了。

张辰不喜欢住酒店的习惯李天平最是清楚,苏杭二州早就给他置办好了房产,这可不是新买的,早在几年前的时候,李天平就开始给张辰在各地购买房产了。他自然不会用这个方法去给张辰谋利益,也不稀的赚这份坑爹的钱,就是为了让张辰出门在外,能够自在一点。

李天平在张辰身上最舍得花钱,他愿意把他能够找到、买到的最好的东西都给张辰。他们师兄弟五人,就张辰这么一个孩子,所有人都愿意惯着他,而且这孩子太优秀了,值得你去惯他。

出发的时候,崔正男居然没有和张辰同一台车,张辰也就明白了,这小子估计是和邵茗对上眼了。

实际情况的确也是如此,两人现在刚刚开始交往,正是热火朝天的时候。可邵茗对张辰还是有点敬畏感,还不敢和张辰同车,崔正男这家伙也就有了女朋友不要师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