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10章 张沐的心思

第二一零章 张沐的心思

一第二天,九月十号,带着没有淘到良渚玉器的浓浓遗憾,张辰不得不准备返回上海去了,在上海过一夜之后,就要回京城。

出来近四十天了,接下来将是一段忙碌的时期,各种各样的事务都挤在了未来的三个月里,幸好当初做了足够的准备和铺垫。否则还真就忙不过来了。

在上海和四师叔聊了不短的时间,李天平在商业上的的能力是很出众的,对于唐韵要进行商业化运作的事情,他可以提出很多合理化的良性建议,甚至包括汉府酒店和游艇会等方面前给出了一些指导。

三百万吨燃油的生意已经有了具体消息,李天平指定了一处地责,要求先把燃油送到那里,进行二次分装之后再拿出来交易,桶子上打着印尼国家石油公司的牌子交易出去,是要出事的。

地方不远,也很坑爹,就在印尼东北面的菲律宾海海域,一个叫做波恩岛的地方,属于印尼北苏拉威西省的辖区,岛上人迹罕至的一处山坳里,就走进行二次分装的仓库。印尼人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想到,那不翼而飞的四班万吨燃油会再次出现在印尼境内,而且还会堂而皇之地再次运出去,创造出巨大的利益。

李天平给出了具体的坐标,对方既然能悄无声息地把燃油弄走,弄到这里更是完全没有问题。何况这里还是一个大型国际走私集团的加工基地,在东南亚各方政府都有内线,以矿业公司的名义买下了那座岛的一大半,左右各五公里,海域三十海里范围之内,不会有任何人或者船只随意出现,更不会有人登陆。

对于张辰所说的,对方不愿意和任何人见面,李天平也给出了保证,可以不见面。那个岛大得很,最北边有一个小型的码头,码头上的有好几个平方公里的面积,足够放置那些燃油,李天平这里自然有人会去提货。

飞机起飞后,张辰就坐在办公桌前,拿着笔在一张纸上胡乱地画着什么,心里却是在想着接下来的一系列部署。

回京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验收唐韵的工程,还要搞一个竣工仪式,把各方面的人都请来参观一下,虽说不用拍什么人的马屁,该走的形式却也不能疏忽了,这是大家的面子。

十月初,“琳琅甜心号”就要交付了,可以把九鼎等文物的引回时间,以及燃油的运送时间,全部都放在那个时候,顺道就一次完成了。

关于九鼎等文物的引回,可以全部交给弗雷德里克去办理,他在海运方面有很多的渠道,可以避免一些麻烦。

,“琳琅甜心号”可以同时和九鼎一起回来,回途中绕一趟波恩岛做做样子”暗中把燃油弄到那码头上去,也让弗雷德里克提前知道一下将来运燃油时候提鼻的地点。

同时那批坑了印尼人的木材这次也该一起弄回来了,仿古园林的工程可是不能拖,为了保证施工的进度,木材烘干就不能断了。这些运回来之后”弗雷德里克正好转头去招呼运油的船只,相互之间也不耽误。

再接着就是整个唐韵内部的整理规划,各类器物的分区安置,这些事情自己就不能做甩手大爷了:还有那些数万册的藏书,不但要摘选出来进入文稿中心,为了在研究中不损坏古籍”还得分别影印和扫描:研究所工作的安排,各类文物的档案建立,这些都是关键的事情。

十一月有胡云峰那边特种独立大队下来的人要接收”做为唐韵的安保队伍:另外中旬还要参加缅甸公盘,随着翡翠市场的升温”缅甸公盘的时间也延长到了十一天,参加公盘的翡翠数量也有了大的增长,这个是必须参加的。公盘之后,还要和曾经大师商洽大金寺僧人来华参与研究的事情,这个是在就说好了的,而且以现在和承经大师的关系,还有承经大师在佛学上的造诣,也是必定要合作的。

不等这些事忙完,汉府就要正式开业,之前设想过的仿膳也要提前交待下去,厨师的保密合同等等都不能大意。印尼的木材运回来,在开业之前,还要再补一批家具出来,马三立和另外几个比较手艺好的厂子这半年多来就一直在给汉府赶工呢。

来年一月a330-300劲一劲,“世纪平安号”和蓝图公司的湾流g350蓝图号也要交付,接着还有三艘打捞船勇士号、唐风号、海神号和微型潜艇小

行星号都要交付。二月一号就是春节,这些事情都要在腊月二十之前完成是不可能的,两架飞机可以很快回来,可那几艘船就不行了,打捞船只有不到三十节的航速,要等到年后才能提货了。

再下来的一年也有不少事情,园林工程的竣工就要带着内部的装饰和布置,还有游艇会和一期、二期码头的竣工,印度那边的所谓水厂,以及诸多的闲杂琐事。这日子越过越忙,和张辰当初理想中的生活偏差太大了,还真是世事无常啊,好在还有乐趣。

这次苏杭一行收货可是不小,收了九张古琴,还有几件青铜器和瓷器,两只良渚陶罐,小杂件也有斩获。除了这些古玩之外,苏杭两地的特产更是张辰主要购买的东西,苏杭二州的丝绸刺绣,王星记的扇子,上好的茶叶,一样都不能少,家里人那么多,少了谁的一份都不合适。

这回带的东西这么多,人员也是不少,接机的队伍就更大了,来了八台t4才算是连人带物都装进去。得亏是自己的飞机,要不然这些东西还真就不好携带了,跟着这么一大帮人,又不能全都收进戒子里边去,托运更不可能,哪怕有些不是古玩的东西,也不能给磕着碰着了。

陈受琳做为陈氏的弟子是最不称职的,对于张辰带回来的一干古玩全然不顾,正站在一层客厅旁的条案前拿着一匹绸布在身上比当着,和身边一样在翻看着的张芷兰道:“兰姐你看这都锦生的料子就是好啊,摸起来又软又滑,颜色还特别的正,还有这花色这可都是最好的工艺了,小辰这家伙就是会买东西。就是时节有点晚了,去年就是买回来晚了,做好衣服都没穿了几天,今年又是快到秋天,好在夏天时候有冬天买的那些肯特布和阿丁克拉蜡染布,要不然想自己做件衣服都没有好料子。

不过那肯特布还真是溧亮,就咱们一起做的那个花色我们院里的人都说好,还问我从哪买的呢。我跟她们说是小辰给我买的,你不知道我那些同事啊羡慕的要死,她们家的孩子可没有这样的心思。”

张芷兰同样认为自己的儿子很优秀,人品才学样样出众,而且还有孝心,她的朋友们也都是很羡慕她能有这样一个儿子,都说她那二十年的苦没白受。

张沐坐在沙发上,正在从一堆扇子中挑选自己最喜欢的花色和款式,插嘴道:“五师叔您就别夸他了这小子最没良心,把我留在这边给他当牛做马的干活儿,他倒是带着一帮子人去游山玩水了,要不是眼看着一大堆的事要办,还不知道他几时才能回来呢。

我这苦命的就不说了谁让他叫我姐呢,哦,对了,人家还是我的师兄呢,活该我累死累活。可您和我二姑就不一样了,你们这都是长辈啊而且你们又不是走不开,他不一样把你们留在家里么。所以我说这小子最坏了,明摆着就是把咱们留下来给他看家扫院子他好去逍遥快活。”

判”沐姐,我哪儿得罪你了啊让你把我说的这么十恶不赦,就跟阶级敌人似的。走之前我问过你的好不好,是你自己说要盯着节目走不开,这时候却又怪到我头上来,亏我还惦记着给你买礼物,对于你的这些话,我表示我很伤心。”张辰很无奈地反驳着。

张沐说这些还真不是因为张辰去玩不带她,当持节目刚刚录制完成,后期的剪辑和播出都要有人盯着,她当真是走不开。可她也没想到张辰这一走就是一个月还多,而且收回来这么多的好玩意儿,那焦尾琴和九霄环佩看一眼就让人喜欢,这样的东西出现,她却没能在第一现场,这才是她最为不爽的地方。

白了张辰一眼,道:“你少来,当初我问你准备走多久的时候,你只说还每定呢,可没跟我说是要走一个多月,你就是不想带我,你这个骗子。”

对于张沐的小孩子脾气,张湄实在是受不了了,笑道:“小沐,我看你是长不大了,我怎么看着反倒是小辰像哥哥,你更像是妹妹啊。”

张沐有她自己的心思的打算,这时候张湄掺合进来很可能打乱她的计划,装作版委屈半不愤道:“姐,你也是女人啊,就算你不是我姐,那你也是妇女同胞之一啊,你怎么能萃着小辰呢。”

其实这里的人大多数都知道张沐的心思,只是大家都不会说出来,做为一个女孩子,还是张辰的姐姐,哪怕张辰再惯着她,有些事也不能太直接了。

张芷兰也帮着张沐说话,道:“小辰,小沐是女孩子,你多让这她一点,为了你的事情每天忙前忙后的,费多少心啊,你多体贴体贴她。”

就连小胡羽都差不多能看穿张沐的伎俩了,在他妈妈的暗示下过去安慰张沐:“小姨,辰舅舅是好人,他不会不管你的。”

张辰实在是没办法了,这个姐姐比女儿还难伺候,翻着白眼道:“好吧小沐姐,我承认我不对,你觉得怎样才能让你满意呢,只要我能做到的保证绝不犹豫。”

张沐等的就是他这句话,马上转悲为喜,两眼放光地盯着不远处的那些古琴,略微思量之后,指着那张唐凯斫的仿唐式春雷琴,用不容拒绝的语气道:“如果你把这张古琴给我,我就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