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13章 开放

第二一三章 开放

电话听到一半,张辰就开始郁闷上了,这就要打我主意了吗,该不会刚刚开始备案的时候就计划有今天了吧,这些个国家大脑心理的算盘可多着呢。

可对方是什么人啊,话都说道这份儿上了,而且这个提议并没有恶意或者剥削利用的意思,不答应还真说不过去,但又不能当下就答应了要不以后就会成为习惯的。

后边电话里说了什么张辰已经不在乎了,等对方停下之后,客气道:“总理,这个事我一下子还拿不出个准主意,您让我考虑一下吧,我晚点儿给您消息。”

电话里的声音很爽朗,笑道“好啊,你先考虑考虑,这件事于国于民都是有好处的,当然也不能让你吃了亏是不是,有了决定和你大舅一起来吧。”

这画说的再明白不过了,人家就知道张辰不会太反对,所以让他有了决定和张镇寇一起去,如果不同意开放,还去干嘛啊。只是对方心里清楚,张辰做这个决定之前肯定会上山和他外公商量一下,之后才能给出答复,所以才含蓄地说让他好好考虑。

当天晚上,张辰就上山去见张问海老爷子了,对于这件事他需要听听老爷子的意见,恰好大舅张镇寇和四舅张镇川都在,正好听听他们的意见,在他看来,这件事上面需要给老张家一些好处。三个人的意见都很统一,老张家能有得利最好,如果没有也不必太计较,于国于民有利的事情,必须是义不容辞的。

从山上下来又和陈老、董老商量,两个人也都是一样的意思和态度,在自身不熟损失的前提下,可以多做一些贡献。李天平的建议就又不一样了,他认为既然要开放,那就必须得给唐韵一些扶持,例如在学术方面给予研发力量的投入,以及在商业方面给予税率的优惠减免等等,总不能叫人白干活。

停过不少人的意见之后,张辰又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相互参照,弥补一些不足的地方,最后做成一份文档以为参考。

其实张辰对于展示中心的开放还真就没想过,如果只是唐韵内部以及和其他单位联合研究的话,文物保养和维护的工作是很简单的,甚至一些专家在该研究的同时就能顺便做了维护保养,可要是对外开放的话,不但养护工作的强度要增加不少,养护的费用也是很大的一块。

花多少钱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能赚多少,会产生多少麻烦。按照唐韵之前的工作计划安排,虽然船舶资料中心目前还不对外开放,文稿中心和展示中心每周有三个交流日可以接受研究团队参观和交流,这里边的利润相当可观,可是要大赚特赚的。

文稿中心规定每支交流团人员基数为十人一个基数,每个团队的人员不能超过两个基数,而且不允许合成团队,每个交流日可以接待三到四个团队。这些团队的成员可以在文稿中心翻看除不开放区在内的所有文稿和资料,不开放区的古籍也会有影印本可以查阅,全部的书稿也都有电子版,但是不允许拍照,不允许对书籍进行无关抄录,每个基数每天的费用为三十万。

展示中心允许的团队人员基数相对大一些,以十五人为一个基数,同样不可组合团队,不可以超过两个基数。每个交流日可以有四到六个团队进入展示中心,对展示中心陈列的文物进行研究和鉴赏,每个基数的收费为五十万。拍照一样是绝对不允许的,进场之前就会把照相机等摄录设备进行封存,而且还会进行全身扫描,微摄像的东西同样是进不去的。

每年按照五十个正常工作周计算,只是研究交流这一项上面,唐韵就可以赚到六亿三千万。另外还有很多诸如《太平御览》、《册府元龟》、等大部头类书和古版《圣经》等等的出版发行,通过实验中心把很多古籍中记载的失传顶级工艺和瓷器、漆器等等的工艺还原产品,以及许许多多的衍生产品,这些都是能够带来巨大利润的,每年的收益最少也将会在八到十亿左右,越到后期,利润就会越大。

可是如果对大众开放的话,目前的收益最大头“交流日”就要相应的减少了,展示中心的交流日必须从每周三天降为每周两天,一年下来就是一亿五千万的出入。

而对大众年开放带来的麻烦却是最讨厌的,有人参观就必须得有解说员,这些解说员管理起来就是一个麻烦,展示中心其万多个平米,陈列的文物古董数以万计,最少也要有六十个解说员才能够用,这就要单门成立一个部门了。每个讲解员的工资按五千算,只这一项一年下来就是好几百万,这还只是小花销,维护人员的工资,维护的费用,各类工作人员的费用,林林总总的加起来也是一个大得吓人的数字。

最最关键的一个麻烦,就是参观游客,有的游客会因为不让照相而闹事,有的游客还会随地吐痰乱扔杂物,这些方面管理起来都是很费事的,这些在各大博物馆院都没少发生过。而游客最恐怖的地方,则是有很多人不懂得尊重文物,展示中心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高级到顶级的玩意儿,真要损坏了一件半件的,可不是赔偿那么简单的了。再就是还有一些游客,喜欢在墙上、柱子上这些地方留名,刻一句某某某到此一游的题跋。虽然这类人不会太多,只是偶尔会蹦出那么一两个来,可总是不能杜绝的,简直是防不胜防。

少赚点钱张辰倒是不太在乎,以他现在的身家也不会太在意钱财了,可这管理和保护却实在让人头大。任是谁嘴上都能挂一句“我是消费者,我是上帝”,花了钱参观却不让照相,连刻个字都要管,一个不对付就要打电话投诉,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真正让张辰愿意开放的,不是军机一号的建议,也不是老爷子和大舅等人的建议,这些对于张辰来说只是参考。真正让他下定心思,把展示中心搞成半博物馆本研究机构性质畸形儿的,是这样做对于宣传古文化的优势和好处。

往大里不敢说,就国内而言,唐韵的展示中心不比任何一间博物馆院差,里边藏品的涵盖面更是不能比的。囊括亚、欧、美、拉、非五大洲的金银器物就是一个亮点,钱币、字画、壁画、造像、兵器这些类别的藏品也能够算得上之最,尤其是那些权杖、冠冕,在别的博物馆理根本见不到那多那么全,黄金《圣经》也是宗教类别的顶级藏品,绝世重器禹王九鼎就更不用说了,这样的规模绝对名列前茅了。

少赚点钱就少赚点,多花一些就多花吧,麻烦来了就想办法处理,调皮的游客多用心管理也能在最大程度上杜绝,只要能够达到宣传古文化和历史文明的效果,该做还得做。

虽然说张辰是同意对大众开放展示中心了,但是李天平的话说的很对,总不能苦了自己吧,该谈的一样还得谈,该争取的利益也不能放弃了。

张辰亲自出马,和官方的代表进行谈判,也许是军机一号觉得张辰在这个事里边吃了亏,对下边的人做过交待,在谈判的过程中,官方的代表基本上都保持一个态度,能够给予支持的就一定支持,只要不是太勉强的就全都答应下来。

即使如此,双方也是经过了两天的商榷之后,才最后达成了共识。

按照张辰的要求,三座青石建筑只能开放展示中心一处,其他两处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对大众开放。船舶资料中心还没有足够的陈列品,暂时还不值得开放,而且要开放的话还得进行一些必要的工作,怎样才能让参观的游客不登船也能看到船上的全貌,如何布置展位,用什么程度的解说才能让游客对这些文化产生兴趣,这都是要进行准备的。

文稿中心则是绝不开放的,因为里边的东西价值太高且容易损毁,那些古籍是不可能让参观游客翻阅的,几百上千年的老纸张了,碰一下都会让工作人员心惊胆颤,尤其是《永乐大典》、羊皮纸《圣经》之类的,连交流日花了大价钱的人都不能看上一眼,普通的业余观众就更别想了。再者这些古籍并且对于一般的民众没有直接的参观意义,你就是给他翻开了,也没多少能看懂的,古道的文字都没有标点符号,现代人如果不是专门学过或者研究这个的,完全就是看天书。看来看去全是书,而那些古籍又全都是陈列在密封的玻璃柜里边,怎么看也只能看到书衣和书签,里边的内容一个字看不到,能有什么意思呢,也就不开放了。

展示中心一年开放五十个工作周,每周二、三、五、六对观众开放四天,剩下的三天做为交流日和对展品维护的时间,每天接待人数不超过五千人,其中九成由政府安排,省下的一成由唐韵自行安排。参观票价暂定为两百块每人,即将竣工的仿古园林也会对大众开放,票价同样是一人两百,再往后视具体情况上涨;进入展示中心后严禁拍照和胡乱涂鸦,违者没收相机并且罚款;这些都要政府给做主的,你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每人两百块的票价虽然不能说力度很大,但是一年下来也能够有个两亿的毛利润,应付那些七零八碎费用倒也够了,反正是做贡献,钱就不提了。

这件事定下来之后,宋武和沈宪波就又有得忙了,具体的开放执行计划,解说员的招收和培训,相机暂存处等配合游客参观的辅助设施,哪一样都不能落下。既然要对大众开放,就不能敷衍了事,那是给自己找麻烦呢,损了坏了的都是唐韵的东西,没人替你心疼。

安顿好了一趟烦心事,具体工作自然有蓝图这边会跟近,张辰也该出发演一把“引回”大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