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21章 史上最惨敲诈

第二二一章 史上最惨敲诈

前前后后两天的时间,好一顿忙碌之后,一支由十台牵引车组成的庞大队在一台奥迪和两台T5的引导下开出了天津港码头,车队间穿插着几台T5,尾部又是一台奥迪和两台T5,场面相当壮观。

这支车队里边有三台大的平板运输车,是用来载着那三艘古船的,那玩意儿体型比较大,从天津港出来到唐韵研心,整牟一路上都会随着车队的行进分时段交通管制。高上还好一些,到了市区之后肯定会有很多围观的群众,在这支车队之前,张辰已经带着三台正先行出了,他的车挤在车队里太扎眼。

而且,唐韵那边的场地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车队到达之后接收了东西,开始摆放安置。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他作为唐韵的当家人,必须在现场盯着,一旦开干很可能好几天都着不了家了。出去了这么久,一回来就要忙这忙那的,张辰还是想先回家去看看,和母亲、五师叔她们说说话,尽一尽做儿的义务。

同为一家人,心里总是为他人考虑的多一些,张辰还没有下高,就接到了张芷兰的电话。电话里告诉他,家里的人已经全部去到唐韵了,知道他心里肯定放不下那边的事情,索xìng大家都去现场,能帮忙的帮忙,插不上手的也能帮着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统计数字啦,招呼着轻拿轻放拉,等等的这些,都是需要有人来做的。不但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待着,同时还能欣赏欣赏那些世界级的物和艺术品,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来到唐韵研心,张辰又被感动了一把,停车场边上停着一台由奔驰阿克托斯改装的白sè级房车,是张芷兰专门给他定制的。当初张辰开始计划1时间的时候,张芷兰就已经知道儿会在唐韵长待一段时间,又担心他的休息”还要顾及他洁癖的毛病,就怕他在外边受一点点的制。

张芷兰和儿失散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把儿盼回来了,而且还是这么出sè的一个孩,什么事情都不用当妈的操心,只好是想尽各种办法给儿所有最好的东西。知道张辰喜欢车,所以就干脆给他定制了这么一款适合长期居住的房车,也算是一举两得吧。

普通的量产房车基本都是在商务车或者面包车的基础上改装的,甚至有的就是在皮卡的底盘上直接改装,只是有个房车的样而已,充其量就是睡一觉,还憋得难受”其他方面的功能一点没有,住在里边就剩下受制了。

但这台房车可不是一般的那种,以奔驰阿克托斯的加长底盘为基础”前四后八双桥驱动,整车要比大巴士还长还宽。牵引头后边的轿箱分为上下两层,上边一层可以左右各延伸出一米,如同一幢简单的复式结构房:全区域都有自动空调系统,客厅、餐厅、酒吧、卧室、浴室、卫生间、1卜书房……只要是一个家里边该有的这台车上就都有,甚至在下层的车尾部还有一个可以停放一台跑车的车库。

刚刚一下车,张辰就现了这个庞然大物了,这可是好东西”号称可以移动的宫殿,享受级别不次于他的游艇。谁这么牛啊,开着这样的车出来,知道兄弟喜欢车还专门开到这里来,这不是专门眼谗我吗”

资讯越来越达了,看来这懂车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啊。

张辰正用排除法盘算这车是谁开来的呢,就见张沐从车上下来了,两眼一亮,道:,“1卜沐姐,你可真会享受啊”什么时候买了这么个宝贝?”

张沐翻了个白眼,语气略为带些不爽,道:,“这车像是女孩开的吗?hua两百多万美金买这么个玩意儿”我可没你那么有钱,你觉得我能享受的了吗?快上去吧”这是你妈我二姑,怕你在这里待着受制,专门买来让你用的,瞅瞅你多幸福啊,这么多人疼你。”

张沐的语气并不是因为这个,其实是她在回家之后看过了家里的打印纸,果然少了一部分,而且数量和张辰的那份清单差不多。张沐也就明白了,那些东西八成就是张辰自己的,一边为弟弟能有这么大成就高兴的同时,张沐也有点埋怨张辰,这样的事情居然不告诉她,真是枉她对张辰那么好了。

埋怨归埋怨,也只不过是张沐一时气愤的想法罢了,她心里还是很清楚的,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谁知到了内幕谁就要担上一份责任,这责任可不是那么好担的。张辰这样做应该是为了大家好,往大里说,这要算得上一个惊天大秘密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记在心里,却永远不能说给任何人听,给人的压力很大的,至少她已经感到那种压力了。既然已经现了这个秘密,那就要永远都藏在心里,说出去很可能就会给弟弟带来麻烦,张沐都有点后悔知道这个秘密了。

连续半个多月以来,张沐每天都在现了张辰秘密的欣喜和做梦都要小心别说出去的担忧之挣扎,简直就是吃不香睡不好,这时候见了罪魁祸当然要挤兑挤兑他,否则这心里憋得太难受了。

张辰知道这车是老妈买来送给他的,心里那个美啊,也不管张沐话里酸不溜丢的味道,径直跑上房车。张芷兰正和陈受琳在客厅里聊着呢,冷不丁就给张辰牢过来抱住亲了一口,还真给吓了一跳,这么多年来谁跟和她耍流氓啊,还是在自己的车上,正要开口怒叱,见是自己的几乎,就笑骂道:……你这孩,这么冷不防的,妈妈都要给你吓坏了。来,坐好了给妈妈看看,在大海上飘了这么久,瘦了没有。”

张辰那是在陈受珊和陈受琳的调教下长大的,相当知道怎么和母亲腻味,抱着张芷兰道:“每天弃是待在自己的船上,好吃好喝的,又不是去做船工,怎么可能会瘦呢。妈,您真是太好了,太知道心疼我了,儿无以为报还是送您一套饰吧。”张芷兰看着儿跟他撤jiao,心里那叫一个甜啊,这才是做母亲的感觉,儿太能干自己都快找不到这种感觉了,抚着张辰的脑袋,笑道:“妈妈知道你乖,不过这可不是妈妈一个人送你的,你五师叔也有一份呢。”

如法炮制,张辰从张芷兰身后爬到陈受琳身边,抱着她亲了一口,腻味道:,“五师叔实在是太感谢您了,饰也有您的。我这回带回来几万件古董饰,等这边收拾妥当了你们随便挑想要什么样的想要多少都成。”

陈受琳也是抱着张辰,笑道:,“我就知道小辰是最孝顺的孩了,永远都不会让人白疼你,你可是我们所有人的骄傲,怎么能不想方设法的对你好呢。来,让你妈妈亲一个,真是想死人了。”

抱着张辰腻味了一气,陈受琳又开始反过来和张辰撤jiao了抓着他的手,道:,“疼你是疼你,可饰还是要选的,你也知道啊,女人最喜欢的就是饰了随便挑选随便用,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许反悔。”

张辰很委屈啊,他什么时候小气过呢,尤其是对自己这俩妈妈,很是无所谓地道:,“有什么啊那都是咱自己的东西了,还不是随便用吗,就怕你看着几万件饰挑hua了眼不知道该选哪件了。”

张芷兰和陈受琳在一起待久了,现在也是很会和张辰撤jiao咯咯一笑,道:,“那还不简单吗,受琳,我们也不用去挑选,等到那展示心布置好了,我们再进去看看,陈列出来的肯定是最好的,我们选择陈列品就好了啊,几万件堆在一起,挑都挑烦了。”

张辰就在心里叫苦,我这都是俩什么母亲啊,刚才还夸他们会心疼儿呢,转眼之间就完全变样了。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母亲,可是撤起jiao来比儿还要难缠,还要不讲道理:一提起饰,就完全忘记了自己这个儿,唉,这都是什么事啊。

烦人的事情还没有完,张辰正在心里对自己吐苦水呢,张沐就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了,她在客厅门口听到张芷兰说挑饰,就知道张辰又在讨好两个母亲,这时候她怎么能听而不闻呢。以前总觉得张辰淘换东西不容易,下起手来也比较有理智,现在现了张辰的小秘密,原来这家伙有近十万件古董饰,要是还下手那么轻,能对得起自己辛辛苦苦替她保守秘密的这份心意吗。

冲到张辰身边,一屁股坐在沙上,开始耍赖了,道:,“你个小骗,把我骗到维京群岛,却不让我好好看看那些东西,你说吧,准备怎么补偿我?”

呃,1卜沐姐你这个借口也有点太苍白无力了吧,好像是你自己哭着喊着要跟我去的啊。张辰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可嘴上却不敢这么说,这个姐姐撤jiao耍赖也是深得五师叔的真传,轻易惹不得的,只好是很委屈地笑着道:“那,1卜沐姐,这个,得了,你想怎么样吧,我甘愿受罚就走了。”

张沐jian计得逞,心里都笑开hua了,这个家伙实在是上路啊,眼珠一转,道:,“我也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二姑和五师叔是什么样的待遇,我比他们稍微差那么一点集就好了。”

她刚刚在车外边待着等宁琳琅,感觉有点冷了才上车里来暖和暖和,并不知道张辰跟张芷兰她们谈成了什么条件,但是也知道跟着她们的条件走就没错了。

张辰怎么能不知道她心里的小算盘呢,只是没办法反对而已,这个姐姐对自己那真是好得没话说,几件饰而已,又不是什么难弄的玩意儿,只要家人高兴,这又算什么呢。

自打下车还没见着宁琳琅呢,这个丫头也不知道跑去干什么了,这么冷的的天气,也不说在暖和地方待着。

刚想到宁琳琅,宁琳琅就出现了,后边还跟着张湄,一边从门口往进走,一边道:“师兄,妈妈和五师叔对你真好啊,早早就给你定好了这台房车,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感谢她们。还有小沐姐,这段时间一直在展示心帮忙,还叫来了几个空间设计的专家:湄姐也帮了很多忙的,你一定要好好感谢她们。这回不是回来很多饰吗,不如让大家都各自挑几件,你说这个主意怎么样呢。”张沐听了宁琳琅的话,就像是找到组织的〖革〗命同志一样,起身拉着宁琳琅的手,jī动地道:,“琳琅你说的太对了,咱们都是女xìng,就应该站在同一战线上,狠狠地搜刮这个资本主义的大土豪。”

张辰都快给她气晕过去了,看着眼前五个自己家里的女人,有当妈的,有当姐姐的,还有自己的媳fù儿,可这些人怎么都这样呢,她们此时的行径简直就是史上最惨的一桩敲许啊。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