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25章 打秋风(二)

第二二五章 打秋风(二)

接到安镇忠电话的时候,宋武正在蓝图公司开会呢。一月份新的唐韵文化展览中心也要开始对外开放;酒店的开业仪式,两家相互的配合宣传,所有的执行方案有没有纰漏,这些都要及早都定下来。

“世纪平安号”和“蓝图号”两架飞机也要在一月份交付,机场方面的备案等等的都要处理好了。二月一号就是春节,这一切都必须在一月二十号之前完成,再晚了有些事情就不好办了。

接着还要讨论“琳琅.艾利娜”在香港、杭州、重庆、广州等地开设分店的事情,珠宝公司的名气已经很响亮了,有不少来京城出差办事的人都会慕名而来,进店买上一件两件的首饰自用或者回去送人,按照目前的经营状况,已经到了可以在一线城市和经济比较活跃的二线城市铺开了。

按说唐韵的事情上层人士都是很清楚明白的,唐韵对外开放在一定程度上可是给了那几位大脑面子的,文化部的副部长,这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不知道这些事情他都清楚不清楚,跑到唐韵来耍威风很没有必要。如果不是因为军机老大开口,唐韵是绝对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放开了让人物参观的,这位还来搞什么视察。

实话实说,现在就连跟着张辰的几个核心人员都已经不怎么在乎当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了,一个小小的文化部副部长,在老张家眼里还真不算什么,他是哪根筋抽住了跑来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样的人来了,而且还是趾高气昂,完全不把唐韵放在眼里的感觉,八成是来闹事的。越是这样的人,就越不能把他当回事,想参观那你就参观,先慢慢转着,正经工作忙完了再说你的事,哪条法律也没规定,说文化部部长来了就必须公司高层陪同吧。

一个多钟头之后,蓝图的工作会议开完了,宋武和沈宪波才准备往唐韵去,到了唐韵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张部长等一众官僚们把展示中心转了个遍,小本本上也记录了若干条,还不见唐韵的负责人出现,心中的火气越积越盛,这就是部委领导的待遇吗。

双方见了面,宋武和沈宪波也没多客气,只是礼貌性地和张部长问了个好,也没有说上公司坐坐之类的话,就问他们有何贵干。

这可把一帮子官僚激怒了,下面的保安不懂事也就算了,怎么负责人来了已是一样的德性啊,招待就不说了,堂堂大部长也不稀罕你们的饭局,可你总不能连杯水也不给喝,连个座也不招呼吧。

那个姓徐的狗腿子见某官僚给自己使眼色,就站出来对宋武道:“宋总是吧,我叫徐涛,文化部办公厅督查处的。我先给你说个事,今天咱们张部长来你们公司视察,你们这几个保安的态度可是很恶劣啊,对待部委的领导不但不客气,而且还针锋相对出言讥讽,居然把咱们张部长当贼来防范,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这可是很影响你们公司的形象啊。将来对参观的游客也是这样的态度,你们这生意还怎么做啊,如果有人举报投诉你们的话,免不了要让你们停业整顿一下。这样的害群之马留在你们公司,会给你们带来很多麻烦的,我建议你赶紧把他们开除了吧,省得给将来闹心。”

宋武跟着张辰见惯了高官,对于他们还真是没什么敬畏之心,况且他们还是来捣乱的,更不会有什么客气。不过他还是很有涵养的,面对这徐涛尖酸刻薄的语气,和半带威胁的话,没有露出任何反感的表情。

只是为微微一笑,道:“这个很抱歉了,我本人无法给你任何的答复,我虽然管理唐韵,但也只是管理运作和经营等方面的事,人事方面我是不能过问的。唐韵全部的人士任免权都在老板手里,如果不是老板放话,哪怕是一个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我都无权开除。哦,还有一点,这几位不是保安,他们是公司请来的高级安全顾问。”

这话已经说的再明白不过了,以宋武和沈宪波的权利,真的是连一个打扫卫生的都不能动吗,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明摆着就是告诉对方,这人我们绝对不会动的,有什么委屈您自己回家一个人唱去,不管你是部长还是什么督查,在唐韵一概的不顶事;顺便还给几个护卫撑了腰,你们几个狗眼看人低,这些个不是保安,而是公司请来的顾问。说来其实也真是,这些护卫的身份还真就都是安全顾问,张辰在各个方面都会为这些大头兵考虑,包括在身份上的悬殊,而且谁听说过一个月拿上万薪水的保安。

宋武的话说的其实已经很婉转了,并没有摆出一副不拿对方当回事的态度,也就是看在文化部多多少少能够管着唐韵一些,别给以后的路上添堵,否则早就不客气了。

徐涛没想到给碰了个软钉子,心里就憋火啊,这些人是不是不知道他们还要归文化部管理啊,怎么就一点都不开眼呢。讥讽道:“你们这是什么单位啊,都现在这个年代了,还要搞一言堂,你们老板就不知道听取意见吗,这样下去你们公司还能发展起来吗。听说你们的老板是个年轻人,这没阅历就是不行啊,你们的公司的董事会就没有反对意见?”

宋武一听就他这话,心里就乐了,这帮子人感情连唐韵的基本情况还都没搞清楚呢,就来耀武扬威了,看来也不是什么正经货色。道:“唐韵公司没有董事会,是老板个人独资的,当然什么事都是一个人说了算。”

呦,这还是一条肥鱼呢,个人独资办这么大的摊子,看来这小子很有钱啊,既然你有钱,那以后少不了要让你给“文化事业”多做点“贡献”。

脑子里冒着坏水,抛开这个话题,又问道:“还有你们的藏品,不是有几十万件吗,为什么没有全部摆出来啊。你也别说什么是别人赠送给老板个人的,他是不是中国人,既然是中国人,那这些东西就是属于中华民族的,属于全国人民的,没有国家,哪来的个人利益呢。如果他不是中国人,人家会把这么多东西交给他吗,说来说去他还是沾了国家和民族的光。”

这家伙也是学精了,刚才在楼上被护卫的话给堵回去,现在说出来的就是冠冕堂皇的民族大义和大道理了。

宋武和沈宪波能管理张辰名下上百亿规模的产业,要说脑子不好使那就是骗人,听徐涛这么一说,还能不明白他们的来意吗。

也不反驳他的话,依然是微笑着道:“呵呵,这个就不是我能管的了,我只不过是给老板打工而已,老板私人的事情我可没权过问。东西是有不少,但是都在老板手里,你跟我要我也拿不出来不是吗。”

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可没时间跟这些个官僚磨机,他们不就是想让唐韵捐出些藏品来吗,这事是万万不能的,赶紧把这些人打发走才是正理。前前后后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东西都是老板自己的,不管你什么大义小义,难道说把东西交在你们手里就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吗,不过是为了你们自己的政绩和利益罢了,就不相信真要是你们的东西,你们会舍得拿出来。

唐韵能够做到对公众开放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因为这个,唐韵每年要损失最少一亿五千万的利润,这些个当官的只要不是巨贪,别说是一年时间了,哪个一辈子能赚到这么多钱呢。就因为对公众的开放展览,唐韵甚至还要承担展品被损坏的风险,一些价值极高的展品可不是一两个一亿五千万就能买到的,那都是无价之宝。都这样了还觉得不够,还没有民族大义,非得把唐韵都捐给你们才算是民族大义吗。这些家伙都他妈是属蚂蟥的,吸起血来一点都不觉得别人疼,人越是撵它走它就越是往里边钻,非得给烟头烫一下才知道跑。

宋武跟着张辰有一段时间了,对于张辰的行事风格也有了相应的了解,能低调处理的就低调处理,能不声张的就尽量别闹出动静来,做好该做的就是了。可真要是有人专门找茬,或者是捡着来欺负他,那他也不介意把事情搞大,只要自己始终是占理的,绝对不在乎什么官僚不官僚,上级不上级的,有本事咱们就闹到底看看。

要说唐韵还真是求不着他们,不论是研发成果还是将来的出版等方面的事,唐韵甚至可以完全不通过国内的渠道走。那些个古籍什么的可都是宝贝,相信全世界都没有一间出版社会拒绝出版;研发成果同样也是炙手可热的东西,知识产权可以通过海外申报,国内一样是要承认的。

跟张辰玩官本位这一套,绝对是行不通的,当初为什么要搞引回这么一出呢,还不就是为了避免某些人打主意吗。民族归民族,官僚归官僚,真要是给张辰惹恼了,他可不介意来上这么几次。真要是那样做了,文化部的脸面可就丢大了,你们的工作就是这样做的吗?

可是话说回来,这文化部多多少少也是上级管理部门,虽说不一定求得着他们,可难免还是要打交道的,不要把面子弄得太僵了,以后也不好处理。

宋武琢磨着再敷衍两句就要送客了,虽然他可以不在乎这些官僚,可也没权利把他们怎么样,人家又没偷你没抢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