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51章 冤枉人家了

第二五一章 冤枉人家了

张灿站在社长办公桌前,脸红的跟什么似的,迹在为自己和父亲据理力争“社长,您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武断了,那些消费者我可是都见过的,现在还在医院接受观察呢,怎么就能说是冤枉了他们呢。”

社长不满地看了她一眼,问道:“那别的报道呢,你也有肯定的证据吗?”

“这个当然了,我早已经看过那些首饰了,质监局的鉴定结果我也都看过,没有任何问题。那些专家的稿子我也是审核过了的,罗列的证明也都确有其事,一个人可能会说谎,十几个消费者和二十多个专家,他们都是说谎的吗,至于说那些文物的归属问题,我认为就应该实事求是,本来是怎样的就是怎样,我们报道出来也无可厚非,这是一个新闻工作者的操守。”

社长摇了摇头,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惋惜,张灿是他准备大力培养的年轻人,就这么给撸下去实在有点可惜。这个孩子在工作上那是没说的,个人素质可以说出类拔萃,来到报社四五年的时间里,给报社争来了不少的荣誉,能够升到新闻部的副主任也不光是靠家里的背景,自身的实力和努力有很大因素。

可不这么做也没办法啊,这几篇报道造成的影响力太大了,把三家红红火火的公羽高的相当狼狈,这个责任不可能不负的。普通市民没有什么消息来源,只能通过新闻媒体来了解,而且对新闻媒体的信任度极高,因为媒体是政府的喉舌啊。

京城日报上登出了负面消息,一下子就把老百姓揪起来了,原来这些公司这么坏啊,卖假货不退换还要反过来说消费者诈骗,顾客食物中毒了居然都没有一点愧疚的表示,这样的公司还能信任吗。这股力量可是不小的,它足以影响到一间公司的运营,甚至造成巨大的损失。

刚才社长亲自给沈宪波去电话道歉,电话里沈宪波依旧是怒气冲冲,虽然已经答应只要报社出面澄清、公开道歉,并且给予一定的赔偿,就不再追究报社的责任,但是罪魁祸首依旧不能放过,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没有一个承担责任的人呢。

沈宪波的怒气并不只是因为有了负面报道,只要有了报社的澄清,负面影响很快就会消失,而且还能对公司有所宣传。真正让沈宪波难以接受的,是唐韵目前的状况,几十个〖日〗本人拿着当天的京城日报1

还有放大了的喷图,在唐韵文化园区静坐示威呢。

头上缠着膏药布条的〖日〗本人聚在一起,喊着口号要求唐韵归还属于〖日〗本天皇家族和〖日〗本政府的文物”更有甚者还用各种颜色的油漆和涂料在唐韵的大门口抛洒涂抹。唐韵的护卫队员全部出动,还经过政府调来了不少的〖警〗察维持秩序,时间已经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了。

沈宪波的态度很明确,他代表三家公司向报社提出了要求,首先要严惩不负责任的工作人员,其次要在报纸上对三家公司公开道歉并且给予正名,还要承担相应的补偿。

社长能够得到沈宪波不诉之于律法的承诺,已经是谢天谢地了1

这三家公司没一个是好惹的,老板是龙城张家的外孙,公司不是合资企业就是政府重点支持的,真要是闹出大乱子来,他这个社长也就做到头了,国际纠纷啊。

本来社长觉得张灿和张辰多少还有点血缘关系,想着让她去亲自道个歉,也许对方会看在这点情分上免予追究,可一看她这个态度,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再是青年俊杰,也不能为了她而让整个报社受损,责性放弃了吧。

一拍桌子,道:“张灿啊张灿,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也不好好想一想,人家那么的大企业,至于做这么下三滥的勾当吗。

你自以为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可你亲自调查过吗,你接触过对方的工作人员吗,你的消息就一定可靠吗,你口口声声都是职业操守,你自问在对待人家的态度上保持你的职业操守了吗?”

张灿依旧是不服气,反驳道:“这样的公司还要去了解吗,那么多的消费者投诉,价值五千多万的假冒高档首饰,而且都有质监局的鉴定:三个食物中毒的顾客就在医院里,人家又没疯了,至于自己给自己下毒去索要赔偿吗:那些老专家都是和唐韵无冤无仇的,其中更是没有利益关联,人家也不至于没事干去祸害他们吧。”

社长气的脸都歪了,怒道:“行了,我也不和你废话了,你把你手头的工作交接一下,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以后有什么安排,社里再通知你。”

看着张灿*脸惊诧的表情,社长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了,道:“好吧,我就给你说说为什么,也让你心里有个明白。汉府酒店的问题已经由公安部门介入了,经过防疫站的检验,汉府酒店的厨房、餐厅、食材等等的都没有任何问题,那三个所谓的食物中毒顾客,也在接受调查了。唐韵公司的藏品是在一年多以前就在军机处备了案的,你自己可以考虑考虑,那些在一年之内丢失的〖日〗本文物是如何出现在一年半以前的目录里的。

琳泌艾lì娜的事情就更离谱了,你知道吗,人家公司里所有的首饰都有暗记,你所谓的那些消费者拿来索赔的首饰全部都是伪造的,他们已经被列为巨额诈骗犯了,公安局已经开始对他们进行调查。你自己想想吧,你的行为给人家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如果不是人家处理应对得当,又对我们网开一面,日报社就要承担数亿元的经济损失,还要面临被人家告上法庭的尴尬局面,你觉得你闯的祸还不够大吗。我也不问你的新闻来源了,想来也不是什么正当的线索,你自己回家好好反省去吧。”

张灿是真的傻了,原来人家的确是被冤枉和诬陷的,可这消息都是父亲和姐姐提供的啊,他们不至于连我也骗吧,难道他们也都是被蒙在鼓励吗,还是他们真的欺骗了我呢?

张灿并不是傻子,如果她是个傻子也,不可能年轻轻就当上了新闻部的副主任,她之所以不肯定父亲和姐姐欺骗她,完全是亲情带来的信任在作怪。

回到办公室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想那三篇报道,张灿想通过自己的分析来证明父亲和姐姐的清白。可任何违背常规的事物都不可能没有缺陷,只要仔细琢磨,其中的漏洞自然是无不一一呈现。

张姗越想越害怕,事实已经证明了,自己一向尊敬的父亲和亲姐姐真的把自己欺骗了,想再多的理由和借口也改变不了。的确如社长所说的那样,一年前就已经上报的文物怎么可能会在半年内丢失呢,如果琳琅艾,lì娜真的销售了假冒的珠宝首饰,警方怎么可能会立案侦查呢。可父亲和姐姐为什么要骗自己呢,亲情真的只是被拿来利用的吗,我现在又该怎么去面对别人,我是帮凶啊?

从众人羡慕的明日之星,到如今的离职待用,这之间的落差是很大的,可这个并没有把张灿击倒,她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只要再有一次机会,自己一定能够有所作为。可是亲人的欺骗和利用却让她受伤不轻,原来和睦温暖的家庭和真挚的亲情都是虚幻的,是随时都可以被打碎的,只有自己什么都不懂,心甘情愿的给别人拿来利用。

出了日报社,张灿并没有回家,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面对父亲和姐姐,对他们大发雷霆怒斥指责,还是该当做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这都不是她想要的,也不是她能够做到的。

之前就听说过很多传言,都是针对父亲的,说他利用自己的职务权力,强迫唐韵交出自己的藏品,让他用来升官发财和拉拢势力:还有人说他当年阴谋设计陷害了三叔,拆散了三叔的家庭,把关中张家唯一的孙子抛弃掉。

这些本来张姗是不信的,她认为身在关中张家是一种荣耀,爷爷是共和国的元勋,为国家和民族立下过汗马功劳,这是从出生开始就烙印在身上的印记,更是一种值得骄傲和自豪的美丽。作为关中张家的后代,都应该为了维护这种荣耀而努力,父亲他们也都是这样做的,虽然三叔犯过错误,可他已经接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关中张家的其他人都是好样的。

可现在这种认识已经被颠覆了,原来父亲才是关中张家的害群之马,想必那些传言不会是空穴来风,今天父亲能够召集那么多的老专家来针对唐韵下黑手,之前的传言就不可能全是瞎话。父亲也许真的就是三叔抛妻弃子的幕后黑手,原以为爷爷把父亲逐出家门是一时气氛,多少有些被蒙蔽和挑拨的成分,现在看来这都是父亲咎由自取啊。

张灿的本性很善良,即使是别人对不起她,她也不会对人家怎么样,事后也不会怎么记仇,别人有需要的时候还是一样会伸出援助之手。

可这次的打击让她很难接受,回家去她做不出指责父亲和姐姐的事,可也不愿意再看见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找一个地方把自己关起来,慢慢地消化这些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