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82章 乐极生悲

第二八二章 乐极生悲

董老之所以同意了张辰的做法,也是真的对马上风他们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本来就提自己的侄子抱着委屈,可大多数人都要来跟着张辰占便宜,他们一部分人反对是没用的。

看过顾展之后,张辰就和董老约好了,如果是别人拍下那对斗彩碗,就当场揭穿了,如果是马上风拍下来,那就要等着看他的好看了。

不过也算马上风命好,汉府那边报警之后,用不了多久肯定就会传遍收藏界,他也就会比顾计的提前知道手里的东西是质品了。

否则的话,这么‘精’美的斗彩瓷器,拿到斗宝大会上最少也是前三名的料,只要张辰不参与,争夺冠军也是有很大机会的。张辰就是想要等到他带着这东西参加斗宝的时候,狠狠地给他来个响的。

该合着倒霉的人,不论你怎么救他,也避免不了他的厄运,有很多倒要的事情都是自己的‘性’格和作风直接导致的,别人怎么劝说和阻挡也不会改变最终的结果。

因为张辰要去参加一次古董车展览和‘交’易会,第二天就离开科隆去到德累斯顿去了,欧州古董车收藏在国内还几乎是一个空白状态,对此了解的人极少,这些个古玩收藏鉴定专家们更是没什么兴趣,整个专家团和张辰同去的也只有董老和他的几个学生了。

董老是想要脱离开专家团好好清闲两天,省得每天看见他们窝里斗就来气,他的几个学生一来是想要见识一下古董车展览,二来是要和张辰这个小师弟接触接触,也就跟着去了。

马上风因为拍下了两件成化斗彩,从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喜气洋洋的,这两天没什么事,索‘性’带着几个经济派的主力去距离科隆三多公里外的巴登巴登玩了。

那里有号称全欧洲最美丽的赌场,整间赌场按照十八世纪时期法国的巴洛克城堡样式建造,内部的厅堂极尽奢华之能事,被赌客‘门’誉为“欧洲的拉斯维加斯”。

自从一八二四年建成以来,这间赌场就没有停业过,包括在二战期间,都被希特勒特批为第三帝国唯一的赌场。也许一个国家并不大,

但是第三帝国却不一样,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纳猝德国”其领土基本相当于除俄国、英国以及瑞士等完全中立国之外的全部欧洲领土,这么大的土地上只批准了一间赌场,可见其影响力之大。

乐极生悲大致上就是这么个意思了,但凡是和黄、赌、毒这三样沾边的地方,就不会永远太平,暗地里生的事情天知道有多少。

科隆有黑帮。有各种围绕着黑帮展开的营生,巴登巴登也绝不会少了这种产物,而且只会比克隆的更加严重,马上风这次真是惨大了。

马上风倒算是聪明的,知道上次被黑帮的外围分子盯上了,这次也只是进赌场去玩一玩,不敢再招摇过市般带着应召‘女’郎了,想找几个洋妞乐呵乐呵回到酒店之后也是一样的。

可既在河边走了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好不容易盯上的一条大鱼,怎么能让他们这么轻易就跑了呢。上一次让他们在科隆走脱了,黑帮就一直在关注着他们呢,这会儿他们到了巴登巴登,那些人也已经如蛆附骨地跟来了。

要说这个事,还真怪不得别人,那些黑帮的成员是他们自己招来的,人家已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盯着他们。经济派其中一个家伙,为了在被他叫进房间的妓‘女’面前显摆,让您对方更加尊重自己一点,也不管对方懂不懂,专‘门’把自己拍下来的古董拿出来,还在事后给了妓‘女’不少的小费。

千万别小看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妓‘女’,她们也许没什么文化,更不可能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是却一个比一个‘鸡’贼。从他们的行为里边,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他们是来德国搞古董投机的,是一帮没有什么背景和势力的人,而且还有那么一点钱,这正是黑帮下手的最佳对象啊。

那天他们被张辰看见,从而救了他们一次,可黑帮却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们,早就在他们附近安‘插’了人,马上风等人在拍卖会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落入了人家的眼里。还真的‘挺’有钱的啊,几万马克‘花’出去眼皮都不带眨的,行,不选你选谁啊。

马上风以为到了巴登巴登就没事了,可他哪知道所谓的黑帮规矩呢,真正的黑帮成员分为外埠和本埠两种,本埠的都是做一些低等级犯罪的事情,外埠的成员才是做高等级犯罪的,而且同一地区的黑帮之间都是有合作联系的。

一般来说就是,甲地的黑帮需要做一些极为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因为熟‘门’熟脸的很容易暴‘露’,就会请乙地的黑帮来做这件事:而乙地的黑帮需要这样的时候,就会找丙地的人来做,丙地的则是找甲地的人帮忙,如此周而复始。

巴登巴登当地的黑帮接到科隆的消息之后,很高兴能够有这次合作,立即派人盯上马上风他们一行人等,一个很简单实用,效果又极好的圈套已经对他们张开了。

张辰是定制款辉腾的车主,到了德累斯顿可以受邀参观大众辉腾透明工厂,一个狂热的爱车族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先要去的就是这里了。

大众透明工厂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先进的,也是采用最新造车技术最广泛的工厂,并且把客户体验和科技完美地融合在透明的玻璃建筑之内,开启了人类造车历史上的新纪元。

透明工厂把现代造车技术和传统手工技艺进行结合,在这里,客户还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自〗由选择各种配置和装饰,甚至还能够亲身参与车辆的制造过程,为每一位辉腾车主量身打造属于自己的爱车。

全球最顶级的汽车豪‘门’都有完善的客户资料记录,张辰是大众公司的大买主,这次来到德累斯顿也一样被进行了促销,通过中亚环球购买了三台文众公司的最新产品限量版布加迪,再为他的客户资料上增添了厚厚的一份记录。

德累斯顿还有一个张辰必去的地方,就是位于市郊的迈森,这里被誉为欧洲的景德镇,镇上的迈森瓷厂是世界上除〖中〗国之外的第一座官窑,专为当时的‘波’兰王国烧制瓷器。

迈森瓷厂的瓷器在欧洲的知名相当高,从十八世纪建厂丹来就一直是欧洲瓷器行业的领军者,迈森小镇也因此被欧洲人称为“白‘色’黄金”之乡。

迈森瓷厂最有名的产品就是白瓷,为欧洲很多王公贵族所喜爱:另外还有一种艺术人物瓷,就连衣服上的蕾丝‘花’边都能够烧出来,工艺相当的高超。

这种瓷器的装饰表现叫做“纱衣”工艺难很大,说是鬼斧神工也不算过:而且因为“纱衣”比较脆弱,保存起来相当的困难能够完整保存多年的都会价值不菲。

这类的瓷器在国内也曾经烧制过,解放初期景德镇的有过雕塑瓷,后来在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也有过例如曾山东的作品《披纱少‘女’》,刘远长的作品《贵妃出浴》,都是其中的‘精’品,但是可能因为东西方审美观点的不同,这种瓷器的艺术形式并没有广泛延续下来。

迈森瓷厂可没有白来,这里是欧洲瓷器的源地之一,藏在民间的古董瓷器数量也不小,张辰在小镇的集市和集卖瓷器的店铺里转了半天之后还真就淘到了几件最早的迈森瓷。加上他之前在里克维斯拍卖会上拍来的马克杯中也有几只是迈森瓷,还有在集市上收来的一些,手里也差不多有三十多件早期的迈森瓷‘精’品了。

国内收藏界对于欧洲瓷器并没有什么兴趣,普遍认为〖中〗国瓷器要比欧洲的瓷器好很多倍,这只不过是想通过收藏来赚钱才衍生的想法很多加入收藏大军的人都是奔着利益才来的,这一点任谁也无法否认。

真正搞收藏和研究的人,会把所有的都拿来作比较和参照,找出其中的共同点和不同之处,这是一个研究现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和丰富自身收藏知识的过程。

欧洲最早期的一部分瓷器都是东方风格的画面甚至连瓷器的样式都是仿照〖中〗国瓷器来的,两者之间很容易‘混’淆:如果对欧洲瓷器没有足够的了解,又怎么能够分得清哪个是欧洲瓷器哪个又是〖中〗国的外销瓷呢:所以说学什么都是有用的,技多不压身是千古不变的至理名言。

而且我们不能够固步自封永远都那么排外,基本上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值得骄傲和自豪的文化。欧洲瓷器虽然是在〖中〗国瓷器的基础上开始展的,但是他们也有创新的‘精’神和‘精’益求‘精’坚持,其中也有很多‘精’美的作品,是很有收藏价值的。

想要改变国内收藏界目前的这种局面,张辰自己肯定是做不来的,这个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一起去展这方面的市场,也许在十几年或者几十年之后就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了。

在德累斯顿逗留了四天,张辰也是一直没有闲下来,这次的古董车展览场面很大,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两千多台古董车,而这些车还都是可以进行销售转让的。

张辰既然已经有了建一座汽车和工业展览馆的想法,遇到这样的盛会自然是不会客气的,拿出了成熟购物狂的惯有行为模式,两天的时间里一鼓作气买下了一六十多台。临到结束,要转往瓦伦西亚的时候,不得不留下了六大金刚中的两人,带着人在这边负责办理这些车辆的各种手续,等着沈宪‘波’从京城过来‘交’接。

张辰的表现也把同行的几个外‘门’师兄都惊呆了,早就听说这个小师弟有钱,可谁都没想到他会这么有钱,一下子买一多台老爷车,那可是一亿多欧元,一点不带心疼的就‘花’出去了。这可完全不像是他在淘‘弄’古玩时候的样子,多‘花’一就像是要难受成什么样儿似的,不捡漏绝不出手,这反差也有点太大了。

从德累斯顿到达瓦伦西亚的当天,在专家团入住的酒店里,张辰见到了灰头土脸的马上风。张辰本来是没打算和他见面的,谁知这老家伙就在酒店的大堂死等着,一见张辰送董老进了酒店,就马上跑过去和张辰套近乎。

马上风和张辰并没有什么‘交’情,甚至可以说一直以来就是在‘交’恶,从张辰还没有进藏协的时候马上风就开始针对他了,后来斗宝大会上任志的出丑,还有专家团临行前马上风弟子对唐韵的赔偿,以及这次马上风带头在拍卖会上针对张辰的行为,许许多多的事情都让两人没有‘交’往的可能。

现在他来找张辰,也是因为实在没办法了,目前的情况下除了张辰之外,再没有一个人能够帮助他。马上风求张辰的事情,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无非就是钱的问题而已。

他们去巴登巴登的赌场玩,再次被黑帮盯上,在对方的设计之下,不但输光了自己的钱,还有他的几个弟子把携带的公款也输了,还欠了不少的高利贷债务,希望张辰能够看在同是国人的份上帮他们一把。

这样的人都有一个很大的优点,能下得了狠手对付你,也能够在为难的时候抹下脸来向你求助,事后再次翻脸也是顺顺当当,绝对不会有任何心理上的困扰。

这可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事情的‘性’质已经变了,挪用公款赌博,这是犯罪啊。别说还是和张辰不对付的,即便是有点关系的,张辰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帮忙,帮助了他就等于支持他去犯罪,以后还不更猖狂了吗。

而且放在‘私’人的角上来说,张辰这次帮了他们,那说明什么,还不就是在告诉别人他张辰好欺负吗,前几天刚刚针对你下了手,现在你还要借钱给他们堵睿窿,以后欺负你还有个底线吗。

张辰看了看马上风,很干脆地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请求:“麻会长,你觉得我可能会帮助你们吗,你们既然敢拿着公家的钱去赌博,在事先就要有接受输钱后果的打算,连这点都做不到,还进什么赌场啊。

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借给你们钱再让你们到拍卖会上去针对我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容易给你骗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