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86章 马上风的未来

第二八六章 马上风的未来

话说马上风带着心爱的两只成化斗彩碗去到拍卖行委托拍卖,拍卖行的人初时还真有些兴奋,成化斗彩的瓷器可是很罕见的,存世量极少,能够拿到一对可就当真不简单了。

四年前索斯比在香港办了一场中国艺术品拍卖会,其中就有一只成化斗彩的鸡缸杯,经过多轮竞价之后,以两千九百多万的价格成交,创下了中国古代瓷器在当时拍卖市场上的成交记录。

四年后的现在,能够有两只保存完整的上好成化斗彩碗上拍,只要宣传到位,拍出一个天价来绝对不是问题,上亿的成交价也只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搞不好一只就要上亿的。

马上风在行内还是有些名气的,他手里出现赝品的几率很小,拍卖行的人满怀希望地把马上风盼到了公司,用最热情周到的方式接待了他。

只是当马上风把他引以为傲的两只瓷碗拿出来之后,在场的所有人就一下子都蔫了,之前满腹的希望也变成了一肚子的憋屈,另外还带着些许的不满和厌恶。

这老家伙不会是来拿大家伙儿开涮的吧,现在全京城乃至全国的收藏界,还有几个不知道汉府大酒店失窃案的,还有几个不知道汉府大酒店的餐具全都是顶级高仿瓷的,又有几个不知道只要有“汉府”款的瓷器出现在市场上就会被当成赃物的?

“天旋地转”,这就是马上风知道自己花了三百多万欧元买来一对高仿餐具之后的感觉,脸色惨白地从拍卖行出来,心跳比平常快了好几十下,头上不断往外冒冷汗,两条腿一直带着身体往前走,好像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也不知道会走到哪去。

他能够感觉到拍卖行里每一个人的眼神,幸灾乐祸、鄙夷、厌恶、讥笑……,种种负面的反应都有,唯独不见有谁的眼神中带着同情的味道。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他真的是有点撑不住了,可他不想看到那些眼神,只能咬着牙强撑着走出来。

他在收藏界摸爬滚打了有三十年也多了,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吃过亏,只是没有这么失败过。前两年收了一件假宣德炉,已经是他最大的败笔了,从那以后就再没失手过,虽然最后是任志为他买了单,可他也一直都引以为戒着。

哪知道这回的跟头栽的更大,三千多万啊,那可是自己的大半家资,就换来了两只在京城生产的高仿餐具,倒也不能说不值钱,按照艺术价值来说,也能值个几万块,可这和三千多万差的太远了啊。

马上风知道这次的亏自己是吃死了,明明是买了赝品却没地方说理去,想打官司都找不到该告谁。当初和拍卖行的协议上白纸黑字写着,自己拍下的是两只斗彩瓷器碗,并没有说明是什么年代的。自己当时还笑人家傻呢,连这么典型的成化斗彩都看不出来,到头来自己才是那个傻子。

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张辰的那句话,他不是因为不能捡漏,也不是因为对自己落井下石,他是要活活坑死我啊,这小子的心思太恶毒了。

那汉府酒店就是张辰开的啊,里边的餐具是什么样他能不清楚吗,他肯定在第一眼就看出这两只碗有问题了,难怪他根本就不参与竞拍呢,当时还以为他是放弃了,原来这小子一直就在旁边看着专家团的人犯傻呢,着实可恶的很,要说这上天也太不公平了,给张辰那小子的什么都是最好的,一流的家世,精明的头脑,百年传承的师门,就连机会都总是围着他在转圈,难道就不能让他走走背运吗,也让这些讨厌他的人高兴高兴。

他却没有想想,张辰真的是没走过背运吗,拍卖会上被他们截和,进藏协的时候被经济派的人阻拦,唐韵还没有开业就被张奉栋纠缠,后边还有小日本的捣乱,如果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这些又算什么呢。

还有他不知道的,张辰打小就被抛弃,流浪、乞讨什么的哪样没经历过,张百川夫妻的收养是命运改变的初期,直到车祸之后,才算是否极泰来了,试问有几个人遭受过那样的童年呢。

明明知道是赝品,还是从他的酒店里出来的,可是张辰却看着大家犯傻一声不吭,坐在旁边看笑话,害的他白白损失了三千多万,出了意外的时候又见死不救,马上风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如果不给张辰点教训,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马上风想要报复张辰,可是又无从下手,之前有人和张辰做对过,哪一个不是下场奇惨无比的,就连文化部的副部长都给他弄的判了刑,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平头老百姓,凭什么去和他斗法啊。

想要栽赃构陷,自己没那个能量,也没有那个胆量;想要检举揭发,张辰没有违法乱纪的行为,也没有与人为恶的不良记录;想要在张辰的买卖上下手,前车之鉴就在那儿摆着,现如今正在高墙铁网里边积极改造着呢。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要不就去告他造假古董牟利吧,自己手里的两只碗可是他的酒店里出来的,说不定还能把自己的损失找补回来呢。可是刚高兴了一下下,就马上又泄气了,人家在大半个月之前已经报警了,说酒店丢了两件餐具,现在去用这个借口告人家,不是闹笑话吗,还嫌自己不够丢脸?

马上风是真的发愁了,买下这么两件假玩意儿,又在赌场输了一大笔钱,还把跟着自己的人全都得罪了,可谓是人财两失啊。这件事带来的影响太恶劣了,现在就连经济派的人也有不少看不惯他的,关键时刻自己跑了,留下同伴不管,放在哪都说不过去,何况那些同伴还是被他带去的。

这经济派领头羊之一的位置肯定保不住了,以后何去何从还得有个打算,总不能靠变卖收藏过日子吧。藏协肯定也在不下去了,就算自己想在,藏协也不会再要自己。

买瓷碗的钱就别想要回来了,等到那贼抓住的时候,钱不知道还有没有呢,现在连家里带自己身上还有银行的账户上,加起来还不到五万块,靠着这几个钱可是过不了几天的。

还得靠自己的手艺吃饭,不如做个高级掮(qiān)客吧,这年头古董经纪人还是很吃香的,就凭自己在收藏鉴定方面的实力也不愁干出个样子来;现在出来了不少的古董鉴定节目,自己还能够上电视去当嘉宾,这可是一个既能赚钱又能出名的买卖,这个也是可以干的。

一想起自己的实力,马上风的手就是一抖,差点把那两只价值三千多万的小碗给摔碎了。这么丢脸的笑话都闹出来了,自己的实力在众人眼中应该会有一个很大的折扣,早要知道是今天这个局面,当初去占张辰的便宜干嘛啊,甚至压根就不该抢着去那个什么狗屁专家团,这不是作死呢吗。

委托拍卖汉府酒店餐具的笑话传出来后,马上风就再没去过藏协一天,也没圈里人再见过马上风,只是听说他收藏的几幅古画被转手了。直到几个月之后,古玩行才又传出一个消息,马上风在香港注册了一间古董经纪公司,改行做古玩商人了。

张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刚刚和陈老、褚铁眼、董老等人视察了实验中心新建的两座窑口,正坐在家里喝茶聊天呢。

陈老的一句话,给马上风做了一个最准确的定义:“这个人心术不正啊,以前他在藏协的时候,还碍于脸面问题不至于做的太出格,现在做了古董商人,可就完全不用顾及道德底线了,将来怕是会要闹出大乱子的。”

没想到陈老的话还真的一语成谶了,没有过了太久,马上风就在国际收藏界出名了,由他亲自策划并且一手调控的伪造文物诈骗案告破,涉案资金高达五亿多港币,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伪造文物案件。

后话不提,且说张辰回到京城的第三天,就让沈宪波把宏图设计公司的人找来,在唐韵的会议室针对他的新构思展开了讨论。

五天的讨论时间里,请来了机械、汽车、文艺等方面的多位专业人士,通过对需要涉及到的各个行业的前景和历史进行总结和预测,结合了经济、展览、社会等多方面的因素,终于得出了一个最后的结果。

想要满足未来五十年内的展览和研究需要,新建的三座展馆必须要在面积和环境等方面做一些超前的设计,做到有备无患。

汽车和机械展馆所需的面积最大,设备也是最多的,建筑主题的占地面积不能小于四万平米,楼高也得在四层以上,所需要的举升、维护等设备也多达几千件。

近现代和当代艺术品的展馆用钱最多,因为要展示的类别和项目太多了,所需面积也要在两万以上,同样不能少于四层,其中耗资最大的是防盗安保设施。

影音类的展馆是最复杂的,占地同样不小,三万平米是少不了的,不但要有一定规模的展厅,还必须得配合音乐厅和小型影院等设施,如果要想搞成国际一流的,还要请人设计一套全方位的巨型管风琴,能够带电子演奏的就更好了。

钱对张辰来说不是问题,主要还是用地方面不好说,主体建筑就要占地七万以上,加上辅助设施和环境等方面的用地,最少也得一百七十亩,宽松一点就得两百亩左右。

唐韵自己的备用地只剩下一百亩不到,张辰还想划出一块来搞内部住宅区呢,唐韵的旁边和后边倒是也有地,不过据说要搞高尔夫球场了,高价买下来倒是也无所谓,再贵也不可能太离谱了,就怕对方不愿意卖,那可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