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91章 踩肩膀借光

第二九一章 踩肩膀借光

一句话把宁琳琅和张沐都给逗笑了,这话如果给古玩行的其他人听到了,还不把他恨死啊,让别人无漏可捡,这绝对是古玩行最得罪人的话。

不过张辰的确有这个能力,他在各方面的条件都要优于绝大多数收藏界人士,整个古玩界能够有像他这样先天后天条件都优越的太少了。从少年时代开始就跟着大师级的鉴定家张百11在古玩行里历练,师出古玩界名门,有数位古玩界泰斗式人物的教导和提携,十几年孜孜不倦的学习,不论是理论知识还是实践经验,都有相当程度的积累。

而且他能够屡屡捡漏靠的不仅是他的天资和努力,知识和经验对于他成功只有一半功劳,还有一半的功劳要归在意念力上。只要有神奇的意念力,他就可以百分百保证,任何人不会在鉴定上超越他。

鉴定就是收藏的最基础,没有正确的鉴定,别说捡漏了,哪怕是正常的收藏,也会常常打眼。就像马上风在拍卖会上抢下来的那两只斗彩碗,把个人性质排除开来,他可是国内鉴定方面的一流专家,不是也一样打了眼吗。

而张辰在意念力的帮助下,则是百战百胜,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失手。张辰并不是没有打眼过,但那都是十几岁时候的事情了,可以说在十九岁之后,他就没有再打眼,即使在还没有得到意念力的时候也一样,意念力只不过是给他的鉴定加了一道保险。

最初张辰的眼力还很不够,张百11考他的时候也常常会出错,可张百11从来没有批评过他,只是要他多多努力。他知道张百11那种望子成龙的期盼,越是这样,张辰就越不能让父亲失望,十来年的努力学习,也的确让张百11很满意。

自从有了意念力之后,张辰不只在鉴定的时候得益,他的学习和理解能力都因此受益匪浅,现如今他掌握的知识量已经达到了让人觉得恐怖的程度。

吴世播宝藏里的那些古籍中,有大量的孤本绝本,从得到那座宝藏以来的两年时间里,张辰看遍了包括《永乐大典》在内的近两万册,其中关系到收藏和鉴定的知识可以说达到了海量,这也让他在鉴定上面更加的如鱼得水了。

鉴定可不是简单的得出一个年代的结论就了,还需要根据每一件东西所表达出来的内容,去判断它在当时的工艺等方面的价值,从而推断其收藏价值。

书画类的艺术品,还需要从其风格、意境等方面入手:青铜器则是要考虑当时的社会环境、所有者的地位,从而解读出物件儿所要表达的内容……

意念力只能在他得出的结论之上做一个保证,或者是给他一些更加确定的信息,对于一件玩意儿的具体文化信息,无法做出任何解读,也不会有什么帮助。真正要解读其中的文化,了解其中的故事内容,还是需要更加丰富的知识积累。

恰好在这两方面张辰都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意念力可以让他在第一时间得出一件古玩的准确出生年代,丰富的知识储备量可以让他更容易解读出古玩要表达的文化内容,两者相结合之下,在鉴定这一层次无可匹敌。

宁琳琅对张辰是完全的崇拜,这种崇拜并不是因为有了爱情,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认可和肯定,她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的师兄可以在古玩鉴定方面超过任何人。

这时候也是用很确定的语气道:“师兄,我相信你永远都是最棒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在收藏鉴定方面比你强,你是我最大的骄傲。”对于这个小师妹未婚妻,张辰是宠溺无比的,她对自己的爱有多深,张辰心里是再明白不过了,她何尝又不是自己要一辈子呵护和珍惜的呢。

张沐很不适时宜地打断了两个人的畅想,道:“小辰,我们不是说过要通过文艺作品来做宣传吗,我看接下来我们不如拍一部影视作品吧,就以你的收藏生涯为原型,讲述一个年轻人的收藏故事,你来做男主角怎么样?”张辰对张沐突然之间的天马行空做派很不理解,拍一部影视作品来宣传唐韵和古文化是很有意义的,但是让他做男主角那就是胡闹了。

一部受观众欢迎的影视作品的首要条件就是好的剧本和受欢迎的演员,多少的大导演都不敢轻易启用新的演员来担纲大片的主角,用他一个毫无经验的小初哥当主角,片子的受欢迎几率怕是要大大下降了。

可是以张沐在影视界的经验,不应该考虑不到这些的啊,疑惑道:“1小沐姐,你确定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影视娱乐可是你的专长,用一个毫无经验的新演员会有怎样的后果,你不可能不知道吧,我可不想拍一部垃圾片出来,让别人笑话。而且就算我能够胜任,我也没那个时间,过一段时间我还要去搞沉船打捞呢,来回一趟最少也得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接下来还要去缅甸,哪里顾得上做这个啊。

你要知道,我的主业是收藏,离开这个我就不是我了,这段时间以来我已经把不少的精力用在其他事情上面,古玩市场都快见不到我的影子了。再说我也没有那方面的兴趣,但凡是搞收藏的,肯定是越低调越好,谁都认识你了,那在古玩市场里还有的混吗,一进大门就给所有人包围了,我哪还能找到捡漏的机会啊。”张沐也不是没有考虑这些,之所以想让张辰来做男主角,也是出于对这个弟弟的崇拜,她认为像张辰这样的人,就应鼻有更多的光环堆积在头顶,让所有人都来崇拜他。在张沐的意识里,张辰应该是无所不能,走到哪里,在任何场合,都能够压倒所有人的光芒,独独显示他一个人的光彩。

很久以来,张沐就是把张辰当做男朋友的最佳范本来看的,张辰的闪光点越多,她的内心就越是喜悦,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不受个人意志的控制,一直就那么肆意地生长着。

她心里是怎样想的无所谓,只要是张辰反对的事情,就会很理所当然地列进她反对的范围内,张辰对这个没兴趣,她就要为张辰考虑了。

张辰的人生就是建立在收藏的基础上的,夸张一点的说,捡漏就是张辰最大的事业,认识他的人越多,他捡漏的难度就越大,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有了陈受琳的带动和示范,家里的大小女性亲属都对张辰很腻,张沐这时候也像宁琳琅一样,抱着张辰的胳膊,吐了吐舌头,道:“姐还不是为你考虑,想让你被更多的光环笼罩吗,看你那一幅受了多大委屈的样儿,又不是要你去演**戏,至于那么苦大仇深的吗?

新人的确是大片的危险因素,但是你不一样啊,外形就不说了,肯定是没问题的。最主要是你对古玩的认识,正所谓“像不像三分样”你可以完全是本色演出啊,就是为了要让片子有内容有味道,才会想到要你来的。

不过你真的是很忙啊,就算你愿意,怕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而且再折回来想一想,你这家伙这么帅,又有钱又能干,到时候难免会被那些女演员们占便宜吃豆腐,这事太吃亏了,咱不干了啊。”

说到张辰被女演员吃豆腐的时候,张沐还配合着做出了很痛心的表情,宁琳琅看着没忍住“噗”的就笑了出来。

抖着肩膀,笑道:“小沫姐,你的表情简直是太可爱了“吃豆腐,这种事应该是说男性对女性的骚扰吧,我想象着师兄被一个女演员那样,再配合“吃豆腐,这样的形容,就觉得这是一件特别滑稽的事情。”可能张沐的脑海中也浮现,出了同样的场景,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两个人越笑越甚,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样子。

张辰看着两人没心没肺地笑着,不由得大感无奈,一个是自己的姐姐,一个是自己的未婚妻,想到这种事情,她们不但不觉得应该认真对待,反而还以此为乐,难道她们真的就这么缺乏趣味吗?

其实也不然,姐姐或者是未婚妻,又或是妻子、女友,对于自己最亲的男性总是保护性很强,即使不是他们主动去招蜂引蝶,只不过被动接受一些暧昧的接触,也绝对要被列入防范和打击的行列。

两人能够在说起这样事情的时候还毫不在乎地以玩笑的心情对待,那是因为他们对张辰有足够的信心,知道他不会是那样的人,是对他个人行为和意识的一种高度肯定。尤其是宁琳琅,她不但是对张辰很放心,对自己也很骄傲,她相信以自己的美丽和魅力,根本不可能让她的好师兄去做那些事情,那张辰是对自己审美的一种侮辱。

过了下午四点,天气就逐渐开始没有那么热了,商贩和收藏爱好者们也的精神头也足了,市场里的人流慢慢多子起来。

潘家园也恢复了熙熙攘攘,游客、顾客、掮客等各色的人物开始频繁地出现,商铺、地摊、流动小贩们也用自己最专业的目光扫视着,双方都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机会,或者是想逮个棒槌来大赚一笔,或者是想找个倒霉催的捡他的漏。

三人边聊边逛,时不时停下来看看某一间商铺内或者地摊上的玩意儿,张辰也很负责任地给张沐讲解着所有她不明白或者想要了解的知识。直到董老来电鼻,才结束了一天的行程。

“小辰,你听说过裴光灰这个人吗?”张辰反映了一下,道:“师伯,您说的是那个画画的古玩鉴定师吧,他不是在他老家搞了个什么“裴光灰文物鉴定工作室,吗,他怎么了?”“呵呵,就是他啊,在唐韵看过你那件鬼谷子下山的元青花大罐之后,回去就在《收藏天地》和《格古文论》这些业内的刊物上发表了文章,质疑你那件东西是清仿的。内容我就不给你说了,这些刊物唐韵都有,你回去自己看吧。我就是告你一声,这个可是会对唐韵有影响的,你看看要怎么回应这个事,有了想法咱们商量一下。”

结束通话之后,张辰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这不是拿唐韵当工具吗,真以为踩着唐韵的肩膀来借光,就能把自己抬起去吗,摔下来的时候可能会更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