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93章 不懂历史(二)

第二九三章 不懂历史(二)

“褚师弟,你这脾气一直就随着你的年龄在增长,八十多岁了还是这么爆。治治他就行了,官司肯定是要打的,但是只作为配合的手段,”

陈老按下了褚铁眼,又道:“这件事要说简单也很简单,运用好了就是对唐韵的一次正面宣传,只要这个宣传成功了,对方自然会颜面扫地的。不遭人嫉是庸才,全国范围内的私人展馆多了去了,他为什么不找别家偏偏找上唐韵呢,还不就是因为唐韵的底子深厚,名气够大吗,别家哪来的元青花人物大罐给他质疑啊。

想要有好的效果,就得把事情弄大了,唐韵这边搞一个记者会吧,就针对这个裴光灰的问题来说说,一来把他的质疑否掉,二来把唐韵的资深形象树立一下。关于他所提出的几点质疑,小辰你这边都把证据和说法准备好了,到时候把唐韵在瓷器方面的专家多安排几个出场,我和你褚太师叔还有老石和你师伯都会出面,我们也是唐韵的客座专家嘛,哈哈。”

藏协的几位老专家都给张辰聘到唐韵来了,陈老这么一说,众人也都笑了起来。

石老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道:“陈老,我觉得咱们是不是提一下,小麻这个人已经不再适合名誉会长这个职务了,裴光灰借用了他的话,这可就涉及到藏协内部的不团结了啊。现在小麻也卷到这件事里边了,希望他只是因为在欧洲的事情发泄不满,否则的话,这些人联合到一起,肯定干不出什么好事。”

大家商量过了,定下基本的调子之后,该忙着准备的就去准备了,唐韵最近也接到了不少媒体的来电,询问关于元青花人物图瓷器的真伪问题,希望唐韵能够做出一个正面的回答。

张辰则是陪着陈老等人又一起去参观了一下唐韵的部分新展品,现在国内还很少有人关注外销瓷和仿古瓷,唐韵把这两块单独列出来进行展示,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有不少游客在参观过后也发出了感慨,原来在几百年之前,老外还没有瓷器这种东西,只有贵族们才能享受到中国瓷器,他们在吃饭的时候还得使中国碗。

裴光灰和马上风的交情不错,两个人原来在一起工作过,算是上下级关系,两个人没少在古玩上面倒腾着赚钱。此人在书画方面有一定的功力,当初裴光灰要进藏协就是马上风提意的,想在藏协内部给经济派增加一点实力,但是裴光辉的名声不大好,在藏协的内部会议上给否决了。

这次的事情倒是没有马上风什么关系,只是裴光灰自己开了一间文物鉴定工作室,想打一下名气,请马上风给他出出头,支支招,马上风就给他出了这么个踩肩膀的主意,可他自己不愿意得罪张辰,就把这苦差事转嫁给裴光灰了。

裴光灰是私人,不需要负太大的责任,而且这种事在古玩界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按照马上风对张辰性格的了解,他是不屑于和裴光灰计较的。如果裴光灰能够借着这个事把名声拔起来,下一步他在香港的买卖还能用到裴光灰呢,所以就点拨了裴光灰几句。

可裴光灰也不是傻子,他能看不出马上风的用心吗,直接在自己的文章里边把马上风也捎带上了,而且还加大了质疑的力度,把马上风教他的轻度质疑,直接转变为针对最容易让他出名的元青花人物纹饰瓷器上。

除了陈老念过的那段,裴光灰还提出了其他的几点质疑,用来作为自己判定唐韵的部分元青花瓷器属于明清时期,或者是更晚时期的佐证:

“唐韵的几件所谓元青花瓷器展品在特征方面和已有的元青花瓷器有差异,无论从青花发色还是作画细节上与元代青花瓷器的实际特征不符,特别是那只鬼谷子下山大罐,画面中人物服饰和道具多处‘穿帮’,有很明显的明清风格。

收藏行业最讲究的就是‘传承有序’,一件藏品如果没有确切的来历,只是被极少数人认可,那它的真实性就很有问题了。唐韵的不少藏品都是从国外来的,其中有近百年或者几百年的历史空白,这期间都是可以做文章的。藏友们在进行收藏的时候,在购买收藏品的时候,一定要认清是否为专业的鉴定家鉴定的,谨防上当。”

最后他还以鬼谷子下山图大罐为例,用了一个很不入流的比喻:就以唐韵馆藏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大罐来说,那个罐子上的清兵服装图画已经说明了所有问题;这就好像我们去上洗手间,只要看看门口的标示就能够分清楚哪边是男士洗手间或者女士洗手间。这么明显的错误,居然没有被唐韵的若干专家发现,这只是一个鉴定上的疏忽或者失误吗?

他的这篇文章可谓是其心可诛了,唐韵有两百多名专家级别的研究员,都是有签鉴定证书资格的,唐韵本身也具有文物鉴定的业务,专家实力可以说是在业内首屈一指的,他这一下子可就把唐韵贬到没边了,两百多位连男女卫生间都分不清的专家啊。

而他裴光灰就不一样了,只不过是简单看了一下,马上就能把东西的真伪判断出来,而且列出了证据若干,这还不能证明他是顶级的鉴定家吗,大家都来我的鉴定工作室吧,我可是最具权威的鉴定家。

且不说裴光灰如何的自得其乐,马上风那边也因为他捎带了自己,把自己卷进去,而恨得咬牙,悔不该当初给他出这个主意啊。这家伙是疯了吧,这么大胆子,居然把事情搞这么大,唐韵聚集的顶级鉴定专家至少有几十个,你一个小小的裴光灰就要和这么多人叫板,这不是作死呢吗。

唐韵要召开记者会的消息已经传达到各媒体了,所有接到消息的媒体都纷纷响应,表示一定会参加这次的记者会。

元青花在收藏界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本身极少的存世量就很容易让人重视,而且元青花还是瓷器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从这个时期开始,瓷器正式完成了从素瓷向彩瓷的初步过度。在元代之后,瓷器的表现形式更加多样化,釉里红、五彩、斗彩、粉彩、珐琅彩等等的彩色瓷争相而出,造就了中国瓷器历史上最鼎盛的时代。

唐韵作为国内最大的私人展出机构,又是唯一综合性展出世界各国历史文物和艺术品的,这一点上即使是公有制的大型博物馆也不能比,而且还和十几个国家的博物馆和研究机构合作搞研究,在世界范围也广受关注。

这次被人质疑馆藏展品的真伪,被质疑的主要对象还是馆藏的元青花精品,这件事在第一时间就吸引了众多国内外收藏界和媒体的注意,一些外国媒体的驻京城机构也闻风而动,想在这场记者会上发现些什么。

唐韵自从立项的时候开始,就是媒体追踪的对象,国内最大的私人古文化研究机构,数以万计的顶级艺术品,日本天皇家族的神器,最大的仿古建筑园林,致力打造世界一流的文化圣地,这些可都是大标题新闻。

一直就是站在主位的唐韵,这下终于给人抨击了,馆藏文物有问题,是在鉴定方面出了意外,还是唐韵本身有问题呢,大家都在猜测着,唐韵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回击。

张辰考虑的却不是这些,经过讨论之后,这次的记者会又添加了其他的内容,已经变成了一场类似于新闻发布会的形式了。不但要解决关于藏品真伪质疑的问题,届时还要宣布唐韵的几项新决定,对唐韵近期准备进行的大项目也做一些宣传。

唐韵的办公大楼里有不少的会议室,最大的会议厅能够容纳数百人,记者会就在唐韵园区内部召开,还没到时间,媒体们就开始办理进场登记了。今天来的记者实在不少,不只是新闻方面的,还有不少收藏方面的刊物都派来了记者,前排的席位肯定是和唐韵关系好的媒体,可后排的席位也有好坏之分,一个好的位子就是能不能提问的保证啊。

唐韵参加记者会的阵容也很庞大,沈宪波亲自担任记者会的主持人,席位上早已列出了名牌:藏协名誉会长陈、石、董、吴四位,资深古瓷器收藏家和研究鉴定专家褚风,藏协理事、文物鉴定专家李、郭、王、慕、成、田六位,藏协理事、著名收藏家、唐韵文化与历史研究中心董事长张辰等十几位。

媒体记者们一进会议厅,就能看到那一长串的专家名字,看来唐韵真的是发怒了,列出这么强大的阵容,怕不只是要辟谣这么简单了吧。这场记者会是不是还会有其他的内容呢,作为国内最大的世界级博物展览机构,不可能为了几件展品的真伪问题就这么兴师动众的。

那篇质疑的文章中提到了藏协的一位名誉会长,唐韵这边一下子就请来了四位,这就不是真伪的辩论了,应该是藏协内部的表态,这里边绝对有其它内容。资深古瓷器收藏家和研究鉴定专家褚风,这个人几乎是没有听说过,可既然能够和藏协的会长一同列席,肯定是在收藏界有一定地位的,应该是对唐韵馆藏元青花真伪的最权威认证。

听说唐韵的老板张辰本人就是藏协的理事,列席的其他六位藏协理事是来给他助阵的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呢,这个等下要作为重点来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