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16章 突来的变化

第三一六章 突来的变化

经过多次模拟演练的操作员对机器人的各种动作操控都轻车熟路,三台进入沉船船舱的机器人运转自如,熟练地把船舱内的物品清理近外边的吊篮内。吊篮上船后再由船上的工作人员进行分类筛选和编号登记,最后存入船上的仓库,待回到京城后有选择地进行展示。

而三台机器人在清理船舱物品的同时,也把泡沫塑料压缩包挂在了每一间舱室内,清理工作结束后,机器人全部撤离出船舱。唐风号上的指挥室遥控启动泡沫压缩包的喷射装置,就会有大量的压缩泡沫喷出,遇到海水之后形成密度极小的泡沫塑料,在排出舱内海水的同时,也增加船体的浮力。

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浮力受到限制沉船暂时停止上浮,机器人再次工作,将带有网状底部的钢索在沉船下连接,由船上的吊架将沉船吊出水面。至此,打捞工作才算初步完成,打捞船也就可以起航返回,在航程中对沉船进行临时的包养和维护。

如果采用一般的打捞方法,先用浮筒将沉船提升至离开海底,再用抬撬打捞法从沉船底用钢索进行提拉,等到把沉船打捞起来,至少要用去两天以上的时间。

同样是从船底用钢索提拉,唐韵的网状底部钢索就要比普通的钢索更能增加沉船在水下的稳定性,不至于使沉船发生偏斜和移位。

浮筒打捞法需要将大量的浮筒注水后沉入海里,由机器人用缆绳把浮筒和沉船连接,然后通过气泵为浮筒注入空气,排出筒内的海水,用浮筒的提升力将沉船拽离海底。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海水的飘荡和海底暗流的冲击,浮筒注满空气后会随之晃动,造成沉船的不规则运动,加大沉船所受的压力。

所以浮筒打捞的方法并不适用于古代的木质沉船,古代的船只多用柚木等极为耐腐的材料建造,能够在海水中浸泡千年而不腐烂,但是却经不住深海巨大压力的失衡。

海面以下的深度越大,沉船所受到的压力就会越大。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很容易保持原状;一旦受到外力,失去原有的压力平衡,很可能就会被肢解了。

浮筒打捞比较适用于金属船体的沉船,首先这种沉船的船体本身就要比木质船体更坚实,在选择浮筒提拉点的时候,条件极为宽松,船体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地方都可以作为选择。而尽速的船体即使收到了压了的冲击,以至于受到了损坏,也可以在出水后在原来的船体上进行修复,完全不必担心船体会支离破碎。

唐韵的浮筒在在经过改良之后,在操作方面同样要比其它的浮筒更加简单和有效,一样是采用泡沫压缩包来工作,通过泡沫的膨胀排出浮筒内的海水,而且可以有选择性地针对每一只浮筒内的压缩包进行引爆,对沉船船体瞬间受到的提升力可以进行有效的控制,也杜绝了空气外泄和海水回流的现象。

而泡沫塑料打捞法,也是在古代木质沉船打捞作业中最安全和稳妥的方法,要比船舱封闭后充气法增加浮力和对船舱内部抽水增加浮力的方法更为有效,也更加适应于各种海上的天气变化下使用。

不过一般的泡沫打捞法都是通过管道老对船舱内输送泡沫,很难做到同时对舱内的多处空间输送,也无法解决严格控制泡沫输入量标准的问题。

唐韵的泡沫压缩包则是不同,每个压缩包能够释放的泡沫体积都是固定的,多大容量的压缩包适用于多大的空间,这个早在制作的时候就已经规定好了。只要针对空间大小的不同投入数量不等的压缩包就好,所有的压缩包同时启动,沉船的每一部分所受到的浮力都是均等的,并不会因为浮力的不稳定而导致压力变化。

唐韵的泡沫压缩包喷口引爆技术和泡沫压缩技术,全部都已经申请了国际专利,目前来说只有唐韵和弗雷德里克的公司在使用,其它的打捞公司还没有这个权利,只要唐韵不进行出售,他们就得不到这种安全方便的泡沫压缩包。

张辰在唐韵打捞团队的配置上不计成本的投入,现在终于看到成效了,原本预计四天以上的船舱清理时间,在整个团队高效运转下,极有可能缩短至四天之内。

道打捞作业的第三天半夜,已经成功从沉船上清理出完整的瓷器和金器八万多件,破损的也有三万余件,部分严重生锈腐蚀已经无法辨认的金属物品,以及圣斯通号沉船上配置的各种生活和工作设施两千多件,预计全部的清理工作将在中午以前结束。

三百多年前的法国人是很奢侈的,这艘沉船在当时应该属于很豪华的那种,船上所有的可活动家具都是楠木打造。在一处估计是船长室的地方,墙壁上还悬挂着法国国王“太阳王”路易十四和法属东印度公司的创始人海军国务大臣柯尔贝尔的黄金版画,以及用宝石镶嵌出陆地和海水,用金丝标出海上航线的地球仪等物品。

打捞上来的物品中还有几百件胎内已经生锈比较严重的掐丝珐琅器物,主要以化妆盒和小尺寸的箱柜为主,还有一些盘子和花瓶等器物,这些都应该是从中国购买来的。

欧洲人对纹饰比较繁复华丽的东西很有追求,尤其是掐丝珐琅这种可以俗到极致,也可以漂亮到极致的东西,在欧洲很受欢迎。而在三百多年前的中国,由于皇帝对这类物品的喜爱,民间也出现了很多技艺高超的工匠,能够生产出最好的掐丝珐琅器。

让人惋惜的是,因为后来中国人对景泰蓝的不重视,以至于顶级的掐丝珐琅艺术品大量外流,现在几乎九成以上的精品景泰蓝器物都在国外的博物馆和藏家手里,国内存留下来的数量相当小。

三天三夜连轴转的清理,虽然已经采取了分班制,让大家能够轮流休息,可是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白天是蓝色的海和蓝色的天,晚上是黑色的海和黑色的天,除了偶尔路过的鲸群以外,就只有船上的同事是能够看到的活物了。

身体上的疲惫并不算什么,让人受不了的是精神高度紧张工作所带来的思想压力,没有任何可以排遣发泄的途径,只能是用更加专注的工作来化解。基本上这是每一个长期在海上工作的人在初期都会有的反应,并不会因为任何外力而消散,只有在经过一定时间的磨合之后才会成为一种习惯。

之前在模拟作业的时候,因为面对的不是这些珍贵的文物古董,心理上的压力要比现在小很多,一块海底的礁石,或者是一只海贝什么的,即使是操作不当损毁了,也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不可能让人产生任何的紧张感。而现在就不同了,每一件打捞上来的东西都是正经的文物,都有着很高的价值,是受不得任何损伤的。

唯独还精神奕奕的,就是那些负责分类和登记的专家们了,这些人全都是古董迷,只要有古董在手,别说能轮班休息,就是三天三夜不睡觉都不会觉得困。两天内就要工作二十四小时,身体肯定会有一定程度的疲惫,但是他们超良好的精神状态却弥补了体力方面的消耗,表现的要比那些机械操作人员兴奋多了。

午饭之前,“破坏者四号”终于把船舱内的最后一件物品送进了吊篮,打捞作业的第一步也就随之完成了。把最后一篮碎瓷器提上来进行分类之后,大家也要集体吃个午饭休息一下,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沉船打捞,这可是打捞团队的第一次工作成果,这个时候是没人会睡觉的。

午饭后简单的休息一会儿,所有的工作人员再次进去自己的工作岗位,圣斯通号的打捞工作就要开始了。这是打捞团队的首次任务,成功与否关系到整个团队的荣誉,容不得出半点差错。

勇士号和海神号的吊臂上,已经垂下了长长的网状钢索,直到海面下一百米的地方,两台“破坏者”也已经停在海面下一百米的位置,等待着沉船浮到这个位置以后,做最后的提拉工作。

张辰按下了泡沫压缩包的喷口引爆遥控键,通过停留在海面下跟随着沉船的上升进行拍摄的深水探头传回来的画面,可以看到在船体被破坏了的地方,大量的海水被泡沫挤压出来所形成的暗流把附近的泥沙冲起来,海水也开始变得浑浊了,游弋在船体周围的鱼群也被暗流和冲起的泥沙惊得四散逃窜。

二十分钟过后,被冲起来的泥沙开始缓缓落下,沉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着,慢慢从峡谷顶部脱离出来。很显然,泡沫压缩包对于沉船打捞有着很大的益处,画面上的船体只是在刚刚脱离峡谷的时候有过轻微的震动,之后就一直处于稳步上升的状态,再没有发生过一丝的震动。

看到这里,张辰的心也就全放下来了,这次的打捞作业基本已经成功了。柚木的船体被海水浸泡了三百多年,依旧坚固结实,泡沫所带来的平衡浮力也最大程度地对船体做了保护;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沉船上升到泡沫的极限浮力高度后,用吊架把沉船提起来,整个打捞行动就全部结束了。

“总指挥室,瞭望台报告,瞭望台报告,九点二十方向有一艘驱逐舰正朝我方开来,悬挂印度国旗,距离十海里。”

刚刚放下心来的张辰,听到这个报告后,马上又紧张起来了。印度人疯了吗,在这样的天气出来巡弋,还离开本国领海跑出这么远的距离,打捞正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也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麻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