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22章 第一把交椅

第三二二章 第一把交椅

“师兄,你也确认这是上官婉儿的真迹吗?”宁琳琅听到张辰的话后,兴奋地问道。

张辰很确定地点点头,道“这的确是上官婉儿的真迹,你说的那本《前朝文史概略》我也看过,那里边说上官昭容笔力有王会稽九成功力,盖前人不可及也,你看这些字是不是要比虞世南和褚遂良临的《兰亭序》还要更具有气势。

另外,唐韵还有一本唐代李成安的《墨撰集》,只有薄薄的四十多页,对宣宗朝之前历代书法家做了详细的评论,里边也对上官婉儿的字有详细描述。说她的字虽然不及王羲之,但是却在王羲之的基础上增加了几分端秀气。

你看这些字,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历史上能够把王羲之的字学到这个程度,又如此端秀的,除了上官婉儿,在没有谁能做到了。

而且你想想看,上官婉儿是专门负责拟诏的,这些诏书又是全部加盖了皇帝玺,真实性就无可置疑了。基本上可以这样来认定,只要是加盖玉玺,并且是这样字体的诏书,就都是上官婉儿的手迹,除非这是一件赝品。”

宁琳琅有点犯愁道:“我开始也认为很可能真迹的,所以才会买下来,而且还有这只盒子在,哪怕里边的东西是赝品,这只盒子也值两万块了。但是物品的确没有见过上官婉儿的真迹,回来之后总觉得不大稳妥,就找师父和太师叔去看看。

可是这世上谁也没见过上官婉儿的真迹,师父和太师叔也觉得真是真迹,石老看过后也基本肯定了,但是却都没有有力的证据来说服。太师叔说你见闻广博,也许会有什么有力的证明,所以只好是等你回来了。”

董老不但要操心藏协的事,又要分担考古方面的工作,故宫那边的事也不能全放下,还带着一批博士生,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窝在唐韵去学习。早知道唐韵的藏书很有内容,可是一直也抽不出时间来,这时候倒是有些羡慕张辰的年轻和无拘无束了。

好在张辰是陈氏门下的弟子,能够有成绩也是师门的荣耀,自己这个做师伯的也与有荣焉。问道:“小辰,那两本书上就只有这么多内容吗,还有没有其他有力的证据?圈内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和眼力去判断,但是普通的收藏爱好者可就做不到了,如果能有更详实有力的证据,这对推动收藏界的发展是很有利的。”

张辰想了想,道:“有,其实上官婉儿的字我以前就见过,那是我爸去世之前半个月的时候,他在南宫收了一份残缺的奏折,就是上官婉儿写的,后边还有武则天的御批。因为那都是我爸的东西,我后来就全部锁保险柜了,没有再拿出来看过。

而且《墨撰集》里边对上官婉儿的字有详细的点评,内容有一千三百多字,把她排在了和唐四家并列的位置,可见她的书法在当时还是很有地位的。也许是他后来被李隆基以不太好的罪名斩杀了,史书上也没能公平客观地对待,所以她的一些东西就被排斥了。”

董老也是第一次听说,张百川早在几年前就收藏了上官婉儿的手迹,要说在她们师兄弟五人里,张百川的天赋是最高的,想起自己的师弟,心里不免有些难过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又道:“能够有这么多详实有力的证据,琳琅收回来的这几件东西就更有说服力了,说不来还要当做鉴定上官婉儿作品的标准呢,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这样的作品能够留到今天,一千三百多年了啊,能够和唐四家并列,这可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了。欧阳询、虞世南等人留下来的,也多是一些拓片,真正的手迹几乎是没有流传,上官婉儿是因为政治斗争的失败被杀的,能够留下来的手迹就更为珍贵了。

上官氏在初唐到唐中期这一段时间一直都是在文坛上很活跃的,尤其是上官仪首创的诗歌风格‘上官体’,在诗歌体格从齐梁新体诗到沈、宋律诗的过度种有承接作用。上官婉儿也是承袭了上官体的精髓,并且把上官体发扬光大,成为唐代诗歌的一个体系,一直到晚唐时期,都属于唐诗体系中的雅体。

上官婉儿本人的文采也极为出众,影响快乐整个中宗一朝,甚至之后更长的一段时间,后来名声大噪的宫廷诗人沉佺期和宋之问都得到过她的指点,对唐代的是个遗书水平进步有很大的推动作用,被称作‘中宗文坛的标志者和引领者’。

能够在封建社会里,以女流之身影响整个文坛,中观整个中国文学史,这样的大才女屈指可数,上官婉儿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而她的书法笔力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写出如此端秀而恢宏的一笔好字,就更加确定了他在文学方面的地位。琳琅,你这回可真是捡了超级大漏了,直追你师兄的那两幅王羲之真迹啊。”

一直以来,宁琳琅都是跟着张辰跑来跑去,被张辰的成功掩盖了她的闪耀光芒。否则就凭她跟着宁爷学到的知识,和她在古玩收藏鉴定上的功力,绝对也是年青一代中的领头人物,就想上官婉儿手迹这样的藏品,才是她实力的真实体现。

最高兴的是谁呢,不是宁琳琅的师傅董老,也不是张辰这个未婚夫,而是张芷兰这个未来的婆婆。看着宁琳琅能够有展现自己实力的机会,她这个当婆婆的可是打心眼儿里高兴,不必看着张辰有出息差多少。

虽然张辰和宁琳琅的感情特别好,也不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儿子太能干了,把儿媳妇压的没有了光芒,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时间久了,总会有别人说三道四,儿媳妇很有可能被别人看作是花瓶,她这个当婆婆的可是会为儿媳妇难过的。

送走了董老等人之后,大家都回房休息,张辰和宁琳琅有一个月没见了,这一晚的**自是难以言表,总之这一夜**四射,这一夜万佛升天……,两个人恩爱几度之后,在黎明时分才相拥着入眠。

接下来的几天里,分别陪着几位老爷子,以及年青一代的几个朋友和同门师兄们一起看了这次打捞作业的成果。六万多件清早期的精美瓷器码放在一起,带给人的震撼是很强烈的,世上能够见到这一幕的人,也只能是收藏界顶级圈子里的这些人了,其他的一般藏家也只是听一听传说的份儿。

十一月的缅甸公盘是必须要参加,琳琅?艾莉娜需要大量的高端和顶级翡翠,印度搜刮来的大批的翡翠毛料和钻石只能偶尔拿出来一些,主要的供应还得依靠缅甸公盘。后边的中档首饰业务面对的消费阶层不一样,在原料方面的用量更大,估计是奢侈品首饰的几百倍或者更多。

以后的翡翠收购量要比原来的投入更大,至少要在三年之内积攒下未来几十年的用量,张辰才能够对这项业务完全放心。

在去孟加拉湾之前,印度的那批毛料和钻石原石就已经收回来了,张辰打算在去面点之前先解出一些翡翠和钻石来。在珠宝行业里边,每次的公盘开始之前,直到公盘结束,都是各大公司不能大量放货的时候,以防在公盘上受了损失,导致后续的高端首饰供货不足。

但张辰可不这么打算,他手里有的是好料子,又有了再曼尼普尔的收获,他现在可以随时挑起一场首饰行业的疯狂价格战,知道吧所有的同行都干趴下为止。

不过这样的事肯定是不能做的,没有了同行,那还能叫做行业吗,他自己的公司也就会很快完蛋了。正因为有了竞争,才会存在市场,当竞争不再的时候,也就是市场要消失的前奏了。

虽然说不能够挑起同行之间的战斗,但是抓住这个机会给自己的公司做做宣传还是很有必要的。在别人都收紧出货量的时候,琳琅?艾莉娜却是足量供应,这样的对比下谁的实力更雄厚就很明显了吧,消费者的眼睛还是雪亮的。

切割翡翠毛料张辰是最熟悉不过了,到现在为止,从他手里解出来的顶级翡翠近两百块,堆在一起有十多个立方米。这次只用了三天的时间,连干带玩的就解出了四十多块。

可钻石趋势他从来没有处理过的,别家的钻石多数都是在砾石堆里挑拣出来,而她的这些钻石却必须向解翡翠毛料那样用切割机来操作。好在张辰有意念力,要不这活儿还真就不好干了,普通的切割的时候只要遇到钻石,那刀片基本就是要报废了。

钻石的原石要比翡翠毛料好处理多了,硬度没有那么大,也不会有太奇特的形状,同样是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张辰就从原石中取出了两百多颗钻石。红的、粉的、绿的、黄的,无色的……,加起来竟然超过了一千克拉。

去缅甸的一个星期之前,张辰去了一趟蓝图后院的加工车间,把新一批的宝石材料送去。

当郑天宝大师看着张辰取出来的各种原料之后,嘴巴张的能塞进去一个网球。他做了一辈子的玉石雕刻,对各种珠宝都有涉猎,可是却从没有见过如此多的,如此光彩夺目的各种顶级材料。

他现在很有信心,只要有张辰在,能够提供大量的顶级材料作为保障。他一定能够带领所有的雕刻和镶嵌等工作人员,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全球珠宝首饰界第一把交椅的宝座。

这两天有点烦心事,白天总是在不停的忙着,只能晚上熬夜码字,写着写着不小心就睡着了,不过好在天亮前码出来了,好困啊,真的该休息了。

大家有票的就点给俺吧,当做鼓励的好不好!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