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28章 仿制品的仿制品的仿制品

第三二八章 仿制品的仿制品的仿制品

一对粉彩云龙纹包袱瓶三十万,还是乾隆官窑的,对石磊这种并不以捡漏为最终乐趣的人来说,这个价钱绝对是很便宜的了。在张辰来之前,他也只是认为这是清代的粉彩瓷精品,并没有想到官窑上去,现在已经是乐不可支了。

石磊、张辰、卢俊义、田乃昘四个人的关系最好,之间没什么忌讳,张辰也不会在知识方面对他们有什么隐瞒,只要是有收藏方面的问题,从来都不会藏私。

这时候石磊又问他:“这对瓶子藏得好深啊,据说有几十个人看过了,没一个敢下手的。辰哥,你是怎么看出这对瓶子是乾隆官窑的?”

张辰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没在唐韵见过无款官窑吗,摆了那么长时间了,你就没琢磨出一点东西来?”

“怎么没看过呢,我还和其他的官窑瓷器比对过,可愣是没找出一点规律来,这个对我还属于高难度的,你就给我说说吧。”石磊把自己当成小兄弟,说出这些来也不怕张辰笑话他。

张辰笑着摇了摇头,道:“明清两代的官窑基本都出自景德镇,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鉴定原则;而景德镇也有民窑,官窑瓷器和民窑瓷器的分辨就要从釉质和色彩表现上来进行辨别了。有一点最重要的你必须记住,官窑使用的釉料绝对不是民窑能比的,只是这一点就能把绝大多数都分辨出来。

而民窑中偶尔也会有好的釉料,这就要从画工和韵味上来辨别,官窑瓷器都是要进贡给皇家的,为了减少出错的几率,在画胎的时候就会有一定的规则和手法,用来稳定地表现出皇家的富贵和威严等等精神层次的东西,这一点上民窑是绝对做不到的。如果把这两只瓶子和同样的民窑瓷器摆在一起,哪怕是民窑的精品,你也能够一眼就看出来其中的不同,总之还是要多看,多养眼。

单说这对瓶子的话,还有一点是可以借鉴使用的。这瓶子上一共是九条龙,你应该听说过雍八乾九这个说法吧,虽然都是在说桃纹,但是这两只瓶子也和这个‘九’有关系。

关于为什么乾隆朝的桃纹瓷器都用九只桃子的猜测有很多种,有的说九是最大的阳数,也有人说故宫的门钉都是以九来顺延,还有说九五之尊的,但是却都没有实足的证据。

乾隆是的封号是宝亲王,排行四阿哥,但是他实实在在的却是雍正的第五个儿子。你看这瓶子上的九条龙,虽然都是一个颜色,但是相邻的两条却略有差别,这就叫做明四暗五,合在一起就是九,又占了至阳之数。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石磊一边听一边点头,在心里对张辰更加佩服了,一直以来他都在学习张辰的细心和敏锐观察力,可却怎么都做不到,总会因为一些外力的干扰或者本身的燥气无法做到极致的细心,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这位哥哥身上值得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言语之中满是佩服,道:“辰哥,你这眼力是真没说的,几位老爷子现在也比不过你了啊。不过说回来了,等刚才那个金立堂发现村东并没有王大爷,还不知道要给气成什么样子呢,老家伙竟然给人做掮客,这不就是汉奸吗。”

电视电影等很多的文艺作品里都有对抗战时期的描写,宁琳琅现在对那段侵略历史也很了解了,对于人的行径相当痛恨,他好歹也是有一半中国血统的,家里最多的就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现在更是找了中国男人,说起这个来也是义愤填膺。

道:“可不是嘛,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人居然到藏协来做会长,我看他要比那个马上风还卑鄙。我现在可以肯定地说,这个人来到藏协,绝对会给藏协带来麻烦,我们以后一定要离他远远的,我听说晦气都是能传染的。”

还真个不是冤家不聚头,四个人正说笑着往前走,在一户人家门口又遇上了金立堂等五人,正在和这户人家的主家争论呢。

那个最年轻的,也就是金立堂的徒弟,也看见了张辰他们,撂下他师傅和人,跑过来指着张辰怒道:“你这个骗子,村东哪里有什么王大爷,你太卑鄙了,居然把我们骗走了自己去买那两只瓶子,那对瓶子本来应该是属于我们的,你把瓶子交出来。”

说着看到石磊手里拎着的两个盒子,就准备过去和石磊抢,嘴里还叫着:“你们这些卑鄙小人,我师父让你帮着看看你不帮忙,反过来还把我们骗走了,自己留下来把宝贝收了,把瓶子还我。”

那对包袱瓶可真的是宝贝,石磊入行也有十多年了,这样的物件儿在他手里了也是有数的,这时候哪能让这个疯子过来和他抢,万一有个闪失把东西毁了,那可就损失大了。可是手里拎着瓶子,又不方便和对方动手,急忙向一边躲去。

那小子还没有抢到石磊身边,就被张辰拦住了,张辰笑看着这个快要癫狂了的家伙,右腿抬起,膝盖弯曲之后,向前蹬出去。

“啊……”,只听一声惨叫之后,那小子已经在六七米开外,一个腚墩儿坐在了地上,抱着肚子爬不起来了,身子弓起来像一只熟了的虾米。

张辰走过去,看着地上的家伙,很平淡地道:“我怎么买东西关你屁事,总比你们带着鬼子来收东西要好。”

这边的动静把正在争执的几个人都惹过来了,金立堂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扶起还躺在地上的徒弟,冲着张辰道:“张辰,你太过分了,先是欺骗我们把我们调开吞下东西不说,现在又把人也打了,陈氏门下的弟子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石磊拎着东西不方便动手,其他的事情却是不妨碍,不屑地看着金立堂道:“我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都分不清个青红皂白吗,是你这倒霉徒弟自己找上门来讨打的好不好,如果他不是出言不逊,又想抢我们的东西,你以为我们有那个闲工夫打他玩吗?”

金立堂见一个小年轻也敢和自己叫嚷,还出言讽刺,心下不由得大怒,道:“你还好意思说这个,如果不是你们说谎,我至于放弃那对瓶子吗?本来眼看着就是同僚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也就不和你们计较了。你们倒好,还动手把我徒弟打了,怎么,就仗着你们是陈氏门下的弟子吗,这事我非得讨个说法不成。”

张辰很鄙视地看了金立堂一眼,好像是恨铁不成钢一样地摇着头叹了口气,道:“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我骗你什么了,自始至终我除了拒绝帮你看东西以外,和你们再说过一句话吗?

如果不是你和村东的老王说好了,急着要去他家看东西,你怎么会走得那么干脆呢。再说了,你为什么放弃了那两只瓶子,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自认为你能够看出来来两只瓶子是怎么回事吗,如果可以的话,你不妨说出来看看。

还有你这个宝贝徒弟,他要抢别人的东西啊,你的意思是说别人就应该看着他抢东西不管,或者说别人就该任他抢而不护着自己的东西吗,这世上好像还没有你这种道理吧?”

看着金立堂瞪着眼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张辰又接着道:“你也是圈里的老人了,难道你不知道国家有法律规定,有很多东西是不允许销售给外国人的吗,而且你还是带着人来,你还有没有一点民族责任感?”

跟着金立堂一起来的两个人,也从翻译的口里得知就是张辰把他们诳了,现在又听着张辰说出一些反对他们的话来,批评金立堂带着他们收古董的行为,心里也就动怒了。

其中一个胖乎乎的站出来,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金桑,你们人的品质简直太次了,就像刚刚那些丑陋的漆器一样,永远都没有办法和我们大和民族高贵的根来涂相比,我感到很失望。”

金立堂被张辰这么一说,顿时也没有可以拿来反驳的话了,国家的确是有规定的,超过一定年限的文物不许流出国外,卖给外国人就更是不允许了。

古玩圈里有不少人都在干这个事,他本来也不愿意干,可是耐不住他这个徒弟在招商局做副局长的父亲劝说,答应给他一定的好处,只是帮着老外淘弄点玩意儿出来。

他这么做也是在打擦边球,从来不和老外直接交易,只是给老外做掮客,帮着从中说项,赚取交易额一定比例的佣金。可是这样的事给张辰遇见了,双方又发生了矛盾,这可就麻烦了,早就告诉这两个人不要说话,谁知到这两个白痴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金立堂对于人的讽刺也不大爽利,但是对方又是自己的主顾,为了钱这口气还得忍下去;而且他正在这边发愁怎么处理这件事呢,哪有心思去和人置气。也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处理才好,是通过他徒弟的父亲,找关系给张辰的买卖施施压,让他不敢把这事说出去,还是通过其他门路找张辰说说好话,这两个办法到底哪个比较有效一些。

石磊哪知道金立堂发愁什么事,就是知道了他也不会管,这时候听人说他们品质次,还说中国的漆器没有的精美,早就呛不住火了。

冲着两个人道:“小鬼子,你他妈的懂个屁啊,还根来涂呢,你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吗,就你们那龌龊卑劣的民族,能弄出什么好玩意儿来啊。弄出来了也和你们的人一样,是个有九个都是垃圾,剩下一个很可能是超级大垃圾。

我们中国人早在七千多年前就开始制作漆器了,那时候你们那鸟岛上还没有人类呢。就是你们引以为傲的狗屁根来涂,那也是仿制我们中国人艺术品的东西,而且还是仿制品的仿制品的仿制品。

我们国家最早在宋代就出现了一种叫做剔红的,极为精美的漆器;后来因为这种漆器成本太高,普通的老百姓买不起,就出现了一种用灰堆出形状再上红漆的堆红,你们人管那个叫‘堆朱’。

但是你们人做不了那么细致的工艺,只能是在木器上边先雕刻出样子来,再加上一道红漆,那个叫做‘镰仓雕’;再到后来你们小连镰仓雕也不做了,干脆在黑漆上面加一道红漆,就是你们大和民族的骄傲,狗屁的‘根来涂’。

我们的剔红叫做艺术品,堆红叫做工艺品,而你们的镰仓雕只能叫做垃圾。你们的国宝根来涂,和前面的镰仓雕比起来都屁也不是,在所有的漆器当中,你们的根来涂是最低级的,跟狗屎是同一个级别,明白了吗?

连剽窃都剽窃不好,拿着镰仓雕去模仿剔红,照猫画虎你却画出个杂种来,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真不知道你们人是不是小时候割阑尾不小心,连着把脑神经也一起割了。”

两更送到,昨夜因为严重缺觉而头痛欲裂,实在是坚持不住了。

今天又是足量的七千字,大家点给俺几票吧,临晨晚一点还会有一更奉上,从后天开始就可以恢复正常的更新了,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