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39章 密匣主人

第三三九章 密匣主人(新的一月求票)

中年人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张辰,他也没见张辰怎么研究这只盒子,更加没有像其他的古玩店老掌柜那样,不断问一些问题,希望能够从他的回答里找出这只盒子的信息来。就只是那么简单地看了看,就决定花五十万来买下这只盒子了,这家伙该不会是一个败家子吧。

张辰知道中年人近似于呆愕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他可不想背上一个败家子的名声,哪怕是不认识的人也不行。天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偶尔在路上遇到了,被人家指着告诉同伴,“看见没,就那个家伙,败家子啊……”

笑了笑,道:“我不是败家子,也不是拿着钱出来挥霍的傻老帽,我买下你这只盒子,主要就是想搞明白这里边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再过一些年头之后,这样比较少见的掐丝珐琅盒子肯定会有升值,到时候它肯定就不止现在的价钱了。”

这话里其实已经把实话说出来一半了,张辰买下这只盒子的确是为了研究盒子里边的东西,再过一些时间以后,这个盒子的价值也肯定会超过现在的一千多万,只不过他是为了证实自己不是败家子而说出来的,中年人肯定听不出他深层次的意思。

说着张辰又把话锋一转,道:“这只盒子我买是买了,不过您能不能给我说说这盒子的来历啊,我总不能就抱着这么一个盒子,连它具体是怎么来的,曾经有过什么故事都不知道吧。”

中年人听张辰说到“不过”的时候,心灵里还紧张了一下,生怕张辰会提出什么其他的要求和条件来,如果自己满足不了,这个好不容易找到的买主不要了可怎么办啊。

再听下去,才知道张辰是要他讲一讲这盒子的来历,舔了舔嘴唇,道:“这个盒子在我们家已经有超过一百年的时间了,经历了好多代传到了我的手里,如果不是家里媳妇儿和我闹意见,想让我做个小买卖改善一下家庭收入,我还真想不起来卖这东西呢。”

说着又换上了一副带着骄傲神色的表情,道:“我们家是清朝皇族后裔,虽然不姓爱新觉罗,但是骨子里还是皇族后裔。早在一百多年前的时候,我们家的老祖宗是清朝的亲王,我们家的祖奶奶虽然是亲王的外室,但是却特别的受宠。”

张辰最见不得的就是那些自称鞑子皇室后裔的家伙,你们的政权都已经垮台近百年了,还好意思称什么皇室后裔,要不是你们那狗屁皇室,中国能给别人欺负了一百多年吗。伸手打断中年人的话,道:“裹脚布咱就不聊了,你挑重点的说。”

中年人可能也感觉到了张辰的不爽利,停下了自吹自擂的身份炫耀,道:“最初的时候家里只有祖奶奶知道王爷的身份,其他人是完全不知道的。突然有一天王爷来到了外城的家里,拿出两个这种盒子交给了外室的两个儿子,要他们分别带着一个盒子到指定的地方去。

也不和弟兄俩说到底怎么回事,只是告诉他们说这个盒子可以作为家里翻身的资本,也是以后相认的证据,要他们等着有一天召他们回京城,如果没有召唤,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等到天下太平之后,两兄弟再见面。

后面的话还没有交代完,就有人来把王爷叫走了,弟兄俩也是在王爷走后,才从母亲的嘴里得知原来自己的父亲居然是王爷。也知道那个时候正在政治斗争的关键时刻,王爷是因为要保全自己的血脉,才选择了这样的做法。

两兄弟当天就离开了京城,去到了王爷指定的地方,等着父亲让他们回京城的消息,可是到了也没等来消息,天下却越来越乱了。我们这一支的祖上去了福建,一直在那里等到了新中国成立,又到了八十年代,才再次回到了京城。

不过相隔了一百多年,两人最初就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后代们就更加无法联系了。现在即使是两人的后代都延续下来了,又有什么机会去相认呢,这家族相认的信物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我本来是想要当做个念想的,可是家里媳妇儿总催着我干点什么,下了岗总不能老是在家坐着啊。索性把这东西拿出来卖了,换点钱去做个小买卖,说不来哪天就能把买卖干大了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拿到市场上问了两天了,我还学着电视上演的,买了一个假的瓷瓶和这个一起卖,可没一个人出价超过十万的。

现在注册一间公司最低也要五十万的资金,我就立了这么一个价格,没想到还真的遇上有人愿意买了。看来老祖宗说的没错啊,有了这五十万,我翻身所需要的资本还就有了,真得谢谢你啊,兄弟。”

张辰却在心里想到,我还得谢谢你呢,要不是你出现了,我也捡不到这个小漏,更不可能把这里边的地图连起来。如果这盒子真的是当初满清王爷的,那地图肯定是有玄机和秘密在里边,只是不知道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秘密。

接着张辰又问了一些相关的问题,例如那个王爷是是谁,他们家里有没有族谱什么的,但是得到的答案却不大令人满意。

那弟兄俩的母亲只是告诉两个儿子,他们的父亲是一个王爷,在朝廷里有着不小的权力,但是却没有说是哪个王爷,只让他们按着吩咐办就是了。

他们是秘密出行的,都没敢给别人知道,到了地方也是静悄悄地过日子,连自己原来的姓名都不敢用,哪还敢给后代留什么家谱啊。关于家里的一些秘密,都是上一代的老人告诉嫡长子,其他的兄弟连知道都不知道,景泰蓝盒子更是没有见过,后代子孙们到了现在也不知道祖上最初的时候叫什么名字。

不过还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家口述的家族历史很简单,也一直没有隔断过,他这一代已经是第五代了,他家祖上是弟兄俩之中的弟弟,按照家族的口述历史来推算,离开京城的时候应该是整整一百二十年前的事情。

把情况了解了个差不多,那边去银行取钱的丁志强也回来了,张辰和这位八旗子弟遗民做了交接,把协议签了,就急着想回家去打开盒子的底板,把里边的地图取出来好好研究一下。

从回到家里吃了晚饭之后,张辰就一直钻在书房里,过了两个小时再出来的时候,手里的盒子已经是打开的了。

张沐表现的最为兴奋,她在回家的路上就问过张辰,花五十万买来的是什么东西。按照张辰坚持捡漏的习惯,一只掐丝珐琅的盒子再漂亮也不能让张辰花五十万,除非是这只盒子还有其它的价值和玄机。

现在看到张辰拿出来的是取出底板的盒子,也就知道张辰这五十万花在什么地方了,高兴道:“小辰,你小子也太厉害了吧,这盒子我可是很仔细看过的,内壁上那么光整,怎么看都不像是有机关的样子,你是怎么发现的?”

“其实我是猜到的”,张辰在这只盒子上面,还真不好找什么理由出来掩饰,只能是用这“猜到”个百试不爽的万金油了。

“我看这个盒子的时候,发现盒子内部和外部的尺寸相差太大,已经远远超过了两层珐琅和铜胎的厚度。而内壁都要上珐琅的盒子我也是从来没有见过,就更要着重观察一下内壁了,秘密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的。

你看看内壁上的那四个机钮,是不是都朝一个方向的。古代的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对称,为什么这只盒子内壁上会有这么不协调的内容呢,结合它里外全部施珐琅的做法,我就觉得这里边一定有问题了。”

陈雯琳一直以来都把张辰当做自己的骄傲,从沙发上站起来抱着张辰亲了一口,夸道:“小辰你太棒了,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你,妈妈敢打赌,你一定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年轻人。”

张辰嘿嘿一笑,道:“五师叔您可不能再夸我了,我会骄傲的。”

真挚而陈恳的语气,再加上装出来的害羞表情,引的全家人哄堂大笑。

一家人又聊了一会儿,回到房间洗漱完了,只有自己和宁琳琅两个人的时候,张辰才从戒子里取出那两块羊皮和四块金板放在桌上,叫宁琳琅过来看。上一块羊皮的事情,宁琳琅就是知道的,这次得到这些东西也没必要瞒着她。

宁琳琅看到两块合在一起的羊皮,两眼睁得老大,道:“师兄,你真的找到那块羊皮的另一半了,就是在今天的那只盒子里吗,这简直太神奇了,就好像专门为你准备的一样。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切就在我的眼前,我一直以来都觉得那块羊皮不会有什么作用,另一块很难找到,你居然这么轻易就得到了。哦,亲爱的,你是幸运之神吗!”

张辰抱着宁琳琅一阵热吻,十几分钟之后才分开,很神秘地一笑,道:“琳琅,你知道那密匣的主人是谁吗,我敢保证,这地图里边一定藏着一个大秘密。”

“哦?师兄你已经知道那只盒子的主人是哪位了吗?”

张辰把东西收进戒子里边,抱着宁琳琅坐在自己的腿上,道:“对,我已经得出答案了。那个卖给我密匣的人说,他们家祖上离开京城的时候正好是在整整一百二十年前,而他的祖上那时候已经十七岁了,又是一个亲王的私生子,有了这些就很好找出密匣本来的主人是谁了。

你想想看,在一百二十年前的中国,一位大权在握的王爷,他的年龄也允许他有两个十七岁以上的私生子,而且还面临着很可能会失败的惨烈政治斗争,需要把私生子都安排到远方去帮助自己保守一个大秘密的人,他会是谁呢?”

那个名字已经是呼之欲出了,宁琳琅点点头,看着张辰的眼睛,道:“这个人只能是恭亲王奕?。”

票票略有长进,感谢诸位同学的大力支持!新的一月开始了,这个月我们再进步一点好吗?俺能有点成绩全靠大家给面子,大家帮衬,在这里先行谢过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