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44章 炒作(下)

第三四四章 炒作(下)

第二个被选中提问的观众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浓眉大眼的长相不错,‘精’神头看起来也很好,他的问题让张辰和主持人都有点哭笑不得了。

“主持人好,嘉宾好。我从小就对武术特别着‘迷’,也到武术学校去学习过,但是没有遇到过好的老师,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长进。我想问一下张先生,您收徒弟吗,我这样的能不能拜您为师呢,或者说您收徒都要什么样的条件。

您放心,我这人没别的,就是特勤快:而且我家里的条件还算是不错,这些年我在武术上也‘花’了不少钱的,绝对有能力供我学武术的。”

谁都没想到,会出来一个现场想拜师的,这种事情主持人可做不了主,只能是先为张辰把话引出来,让张辰拒绝或者接受都有余地,道:“刚刚张先生还在说“穷文富武”这就有了一位现身说法的,只是不知道张先生在收徒方面有没有什么讲究。”

张辰对于这个突然要拜师的人,也有点觉得惊讶,笑着道:“首先我要谢谢你对我的认可,不过我比你大不了多少,现在还没能到授徒的级别,这个在我的师‘门’中是不允许的,这件事我还真的是没办法帮到你。”

“没关系的,您不能收徒,那您的师文可以吗,您介意做我的师兄吗?”这位又开始琢磨张辰的师父了。

张辰只能是惋惜地叹了…口气,道:“这个也不成,我的师父就是我父亲,已经在九九年的时候去世了。而且我的师‘门’是以国学和收藏为主的,并不是专职武学的传授,很抱歉,我真的帮不到你。”

年轻人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对话向张辰抱歉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不过我还能等,如果有一天您可以授徒了,我一定会当您的大弟子。”

两位观众提问过后这一环节也就结束了,主持人再次走到题板前,让张辰猜不干胶下面的是什么字。

这时候张辰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道:“这个词应该是火眼金睛,其实我很不好意思说出来,这都是别人这么说的,我自己说出来多少有点自吹自擂的味道。”

主持人撕掉胶条,下面果然是“眼金睛”三个字场上观众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估计是因为张辰之前的不好意思吧。

主持人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着对面台下的观众道:“今天来的观众里边不知道有没有珠宝‘玉’石行业的,如果有的话,也许会知道,张先生有一个封号叫做“‘玉’师,。这个封号是为了表彰张先生在‘玉’石行业的贡献和成绩,将他作为所有‘玉’石行业从业者的老师来看待。

大家也许都听过一个词“赌石”在珠宝‘玉’石行业中,赌石是最为刺‘鸡’,也是最为重要的一项活动。我们日常佩戴的翡翠首饰的原材料就是通过赌石得来的,一个赌石高手可以通过对翡翠原石表面的观察,判断出其内在成分。

张先生在赌石方面一样也是高手,而且是最顶级的那种高手,就像他收藏古玩一样在赌石这一行里,也从来没有失手过。根据不完全统计,张先生在赌石中得到的顶级翡翠,加起来价值高达数百亿。

尤其是他在缅甸翡翠公盘上赌出了一块前所未见的顶级翡翠,并且用〖中〗国最珍贵的一种瓷器柴窑的颜‘色’命名了那块翡翠,被载入了人类翡翠历史成为现今珠宝‘玉’石界公认的第一人。

张先生是琳氓艾lì娜珠宝的董事长,据说公司所有的翡翠首饰原料都是张先生一个人提供的,而且他还提供了公司六成以上的其他珠宝‘玉’、

石原料。琳氓艾lì娜大家应该都是知道的吧卖的都是顶级的奢侈品首饰,能够独自提供这么大量的原材料可见张先生在珠宝‘玉’石行业的功力了。

趁着今天的这个机会,我有两件事要做。第一件就是请张先生在这里给我们讲一下翡翠和赌石,让我们对这个神秘而古老的行业有更多的了解:第二件就是想问一下张先生,琳氓艾lì娜的首饰价格是不是能便宜一些,照顾一下我们这些无力消费成百上千万珠宝的人。”

这又是一颗重磅炸弹,张辰除了是收藏家和武术家之外,在‘玉’石行业也有着很高的成就,这样的成就统统出现在一个年轻人身上,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台下有的观众们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有在琳氓艾lì娜消费过的观众,更是在心里震撼,那个牌子的知名度和价格可是众所周知的,居然就是这个年轻人的企业,真是想不到啊。

张辰可算是把老底都快‘交’代出来了,也就是汉府和游艇会、造船厂这些和古文化无关,和这次的炒作也无关,要不然估计也是一样被拿来作为宣传炒作的噱头了。

唉,为了节目,也就豁出去了。张辰心下自叹了一句,道:“我先回答主持人的第二个问题,顺便给我们的公司做一下广告。琳琅,艾lì娜并不是我个人的产业,是我和欧洲著名的珠宝品牌艾lì娜合资成立的,由中方控股的珠宝公司。

我们的每一件首饰都是选用顶级的原料,由国内最著名的雕刻师和镶嵌师亲手完成,号称“当代陆子冈,的郑天宝大师是我们公司的艺术总监和顾问。由于各个方面的限制,从开业到现在,我们的业务一直都停留在奢侈品首饰的范围。

不过现在也要有些转变了,珠宝首饰市场的繁荣带来了大批的购买力,为了满足这个市场的需求,我们公司也将在零四年的三月推出一个面向中端大众消费市场的新品牌“玥璞,。玥和璞都代表美‘玉’,从字面来理解,就是最美丽的的宝珠或里面藏有宝珠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有非常巨大的潜力,到时候欢迎大家多多惠顾。

做完了广告,我们再来说翡翠的问题。很多人都认为,翡翠是在清中期左右才传入〖中〗国的其实不然,根据少量的藏品、出土文物和古籍资料的记载,我们可以确定,早在周代的时候娄国就已经有翡翠器物的存在了。清代只不过是翡翠被大量引进到〖中〗国,并且开始批量生产的时期。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崇拜‘玉’文化,古代人也常常用‘玉’来形容君子,早在七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玉’文化就已经在华夏大地绽放了。而翡翠传入〖中〗国之后,因为它质地坚硬、品质细腻、晶体透明,而被人们称作“‘玉’中之王。

基本上所有的翡翠都是通过赌石得来的,完全‘裸’‘露’的天然翡翠几乎没有。所谓的赌石,就是在完全未知的情况下,通过对一块翡翠原石的观察,从表层的特征去判断石皮掩盖下翡翠的成‘色’。

翡翠是需要经过解石、切割和雕刻三个步奏才能够成为一件首饰的,所以我们也把翡翠原石叫做“‘毛’料”翡翠公盘上的‘毛’料大致有三种,完全保持原石本来面貌的全赌‘毛’料、切掉某一处的表皮或者从边角上切去一块的半赌‘毛’料、直接一切两半或者分成几份的半明料。

所有的‘毛’料中,全度‘毛’料是赌‘性’最大的,因为你只要没有切开它,就永远不知道里边是什么,再尖端的科学仪器也无法观察。也可能你只用了几千块买到的‘毛’料,切开以后有顶级的好料子,价值能达到几百上千万:也许你‘花’了几百万买下的‘毛’料,切开之后完全就是一块废料,连几百块都不值。

半赌‘毛’料和半明料则是欺骗‘性’最大的,有的‘毛’料很可能只有边上那一点点的翡翠,但是恰恰就是那一片被切开了,‘花’了大价钱买下来,却发现那薄薄的一层下面全是石头。

通过赌石发家致富的人有不少,在赌石上赔的倾家‘荡’产的人更多,人们都有一个潜意识的心理,就是报喜不报忧。所以我们看到的都是某某人赌出了一块多大的玻璃种,但是却没有听说和他同时解石的几十个人都没有赌出好料子,甚至还有好几个是借了钱来赌石,背上了大笔的债务。

虽然赌石很刺‘鸡’,也能够让人一夜暴富,但是这个几率太小了。娄作为一个业内人士,给大家一个建议,尽量不要去参与赌石,这种事比平常的赌博凶险百倍,稍一不慎就会输的倾家‘荡’产。

真正能在公盘上就赢了的人,还不到参加人数的百分之五,其他能够小赢的,也都是有自己的珠宝公司,即使在公盘上战绩不佳,也可以再后续的经营中把损失找补回来。如果是以个人身份参与赌石的,一来没有那么大的资金供以囤货,二来没有愿意接手的下家,一旦赌输了,其后果可想而知。

也许有人会认为,我这么说就是在阻挠别人发财,把翡翠市场当做自己的‘私’人领地,不希望别人来这里发财。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因为我有在每一届公盘最后一天现场解石的责任,我绝对是离开公盘最早的人。

就在十一月的时候,我在缅甸遇到几个欧美人,是一伙国际小炒家。他们在这次的公盘上投入了四千多万美金,其中有五块‘毛’料是他们‘花’了两千多万标下来的,但是却以惨败收场,五块‘毛’料中只切出一块价值几百美金的干白种,其余的四块全部报废。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他们一次就输掉了至少一半的投资,这里边的损失从哪里补回来。所有炒家的资金都是募集来的,面对投资人的责问和撤资,他们又要如何去应付。

作为珠宝商,赌石是必须要经历的,但是非行内人士则没有必要承受那种心惊‘肉’跳,个人的输赢不论,可妻儿何辜呢。”

主持人在张辰说完后,也出言为张辰证明,道:“嗯,张先生这的确是肺腑之言,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牢记,赌石的风险要远比我们想象中大得多。

大家也许还不知道,张先生是缅甸矿产部的荣誉顾问,和缅甸翡翠宝石‘交’易会的终生荣誉会长,他有责任为翡翠公盘做宣传,但是却要提醒大家慎入赌石圈子,相信大家都能够感受到张先生的真诚。

那么现在我们就再次选出两位观众,针对珠宝‘玉’石方面的知识进行提问,请张先生给我们做出一个专业的解答。”

其实张辰刚才的话是有所指的,以他的听力和观察力,不难发现观众席上发出的赞成和反对声,他的话就是针对观众席上两个人所说的“他自己在赌石发财了,却奉劝别人不要赌石”而说出来的。

第一位提问的观众接过麦克风,道:“主持人好,张先生好。我去缅甸旅游过,也在珠宝‘交’易中心见到过张先生的照片,看过您解石的纪录片,对您的那块玻璃种破云青也很向往。我想请问张先生,那块神奇的翡翠您有过把它变成首饰或者艺术品的想法吗?如果有的话,大约会在什么时候公开销售?”

张辰‘露’出一个苦笑的表情,道:“像你一样打那块翡翠主意的人有很多,其中也有我的朋友,甚至还有人想要我转让一小块的。那块翡翠的确很特殊,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颜‘色’,因为是变异‘色’的翡翠,所以今后再发现的可能‘性’很小。

它既然是一块翡翠,那也就只有在做成首饰之后才能真正体现它的价值,但是因为它的珍稀‘性’,我觉得还是要选在一个很有意义的时候进行销售才好,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也许会在琳氓艾lì娜五周年或者十周年庆的时候吧,那时候可能会推出几件或者一套首饰,来回馈客户对琳氓艾lì娜的支持。”

两名观众提问过后,主持人再次站到了题板前扯下不干胶,这次的一个成语是连天排海,张辰也一样是答对了。

还很幽默地道:“其实这个并不好猜,连三接二、接四、接五这些都有点沾边,但是意思不大好,剩下的还有三个,连天排海、连天匝地和连汤带水,其实连汤带水应该更贴切一些,但是寓意有点那个,连天匝地又有点大了,我就说是连天排海吧。”

主持人也会意地微笑,道:“张先生的头衔很多,光是在收藏圈里就有不少,我现在再给大家曝一下张先生的另一个头衔,捡漏联盟理事长。张先生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这个捡漏联盟是怎么回事,里边又有什么含义呢?”

“这个捡漏联盟全称叫做“艺术品收藏和捡漏联盟会”是我和几个朋友,还有我的几位师兄共同成立的一个民间组织,最初也只是出于大家一起聊天时候的一个玩笑,但是却被引申出了更多的内容。”

张辰把捡漏联盟的来历简单说了一下,接着道:“我们成立捡漏联盟,就是要通过会员之间的相互‘交’流,和不定期的捡漏比赛,传扬古董收藏的真正意义,吸收更多的会员加入进来,共同抵制收藏圈的歪风邪气。

给收藏圈注入一股新鲜且正面的力量,把正确收藏、健康收藏、理‘性’收藏的理念传播出去。让更多进入收藏圈的朋友,能够在进入收藏圈的第一时间,就接触到正面的,积极的收藏氛围。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让收藏圈的环境更加干净一些,号召大家杜绝收藏品的恶意炒作和畸形收藏概念。

掌声又一次响起,这次是真正送给张辰和捡漏联盟的,他们这样的作为和为整个行业出发的观点,值得所有人为他们鼓掌。

“就像张先生说的那样,如果要用一个相对更准确一些的词语来概括他的捡漏,连汤带水的确是最合适的,只要是在张先生眼前出现的古玩,就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相信这也是作为捡漏联盟理事长的第一条标准。

也许有的观众朋友会问了,怎么样的捡漏才能算是连汤带水一起捞呢,我们来看看接下来这段小短片,里边出现的所有藏品都是张先生捡漏所得。我可以提前给大家透‘露’一下,短片中出现的所有藏品都是世界上最顶级的,每一件至少都达到了价值连城的地步。

这些资料我们拍摄的也很不容易,大家都知道唐韵的展馆是不允许携带光学设备和仪器进去的,我们只有一次例外,就是上一次人物志节目采访张先生的时候,我们的同事被允许在唐韵的展馆进行两个小时的拍摄,为此我们出动了四台摄像机,才把唐韵的部分最顶级藏品拍了下来。

下面我们一边看短片,一边请张先生针对短片中出现的藏品给我们做个简单介绍就说说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花’了多少钱,又价值多少钱,这些最简单和直观的信息应该也是大家最愿意听的。

好我们欢迎张先生给我们做讲解。”掌声中,短片开始播放了,第一件出现的是王羲之《兰亭序》手迹,张辰也开始了他人生的首次收藏品讲解员工作。

“这件是书圣王羲之的手迹《兰亭序》,唐韵还展出了另一件是王羲之的自序,这两件藏品是我零一年在琉璃厂同时购得,当时‘花’了五万块,现在的估价是无价。

这件是柴窑云龙纹盖罐就目前所知的消息,存世仅此一件,零一年在一处老宅子里边捡的当时的价钱不好估算,因为我那次捡了不少的东西,均价下来的话可能就是几十块吧,现在这只盖罐应该能价值两亻乙以上。

这件应该有很多收藏圈的朋友知道,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是我今年在荷兰‘花’两万五千欧元买的,这样的罐子存世仅十多件,现在价值应该在一亿五千万左右。

这是一把十七世纪意大利著名制琴家特拉迪瓦里制作英国国王詹姆斯二世御用的小提琴,今年在伦敦购得,‘花’了大约八千英榜,现在的价值应该在三千万英榜以上。

这件叫做窑变孔雀尾轴茶盏,宋代建窑的窑变轴‘精’品目前存世的三件都在唐韵,是我在法国买下来的,当时大约每件‘花’了三万欧元,属于无价之宝。

这是一幅王维的真迹,一九九九年在龙城得到的,这幅画是我当做一只八百块的民国青‘花’笔筒的搭头得来的这样的画存世仅一件,台北故宫有一幅王维的画,但是没有款识这件也是无价之宝。

这幅画是英国近代著名画家威廉特纳的《日出》,今年参加缅甸公盘时候买的当时‘花’了两万美金,市场价值应该在两千万英榜以上。

………”

张辰每说出一件藏品的来历和价值,观众席上就会爆出一阵惊呼声,只是二十多件藏品,价值就已经无法估算了,而张辰得到它们只不过用了不超过五十万美金的成本,这样的捡漏才叫捡漏啊,实在是太刺‘鸡’了。

捡漏的故事的确是最容易让人疯狂和〖兴〗奋的,就这么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台下的观众中最少有七成以上的人想要到古玩行去闯‘荡’一下了,这样的漏只要自己能捡到一次,这辈子就够了。

等到观众席上的惊呼和掌声完全落下去之后,张辰又接着道:“虽然用钱来衡量艺术会显得很庸俗,但是钱也是能够最直接体现价值的东西,全世界的收藏爱好者‘门’,用金钱表达了他们对古文化和古代艺术的热爱。”主持人在制作短片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些宝贝的价值,但是却不知道,得到这些东西居然只用了那么一点钱,这时候也有点〖兴〗奋地道:“张先生收藏子很多的顶级艺术品和无价之宝,我们知道,这些只不过是您收藏之中的很小一部分。我想要问的是,您如何做到长期捡漏,如何做到能够准确地判断每一件收藏品的真伪,而从来不打眼?”这个问题在收藏圈里是最简单也最困难的,张辰也只能是做一个形象的比喻,道:“只要你能够掌握足够的知识,这个其实也是很简单的,最主要的就是必须熟悉,熟悉每一种古董的知识,做到就像熟悉自己的身体那样。

就像我们天天都在用汉字一样,如果有一天有人拿着一本德语的书籍给你看,你肯定不会把它当作汉字作品,因为汉字已经在你的认知里定型了,即使是很生僻甚至没有见过的一个字,你也会马上反应出这是一个汉字,其他的文字不论写成什么样子,你都一样能够一眼看出来。”“那张先生您能不能给我们的观众讲一下,如何才能够做到像熟悉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每一种古董的知识呢?”主持人适时抛出了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张辰很愿意做一个引路人,带领更多的人去探索、发掘、研究和传承古文化,也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走上一条正确的收藏道路。

现在正是他需要的机会,这些话在他肚子里早已成型,毫不思索地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行业是有捷径可走的,所有的捷径看起来都很方便,但却是一条条通往深渊的坦途。不经历风雨,就没有巍虹,不劳而获的果实不会长久。

没有根基的高楼总会倒塌,没有根须的树木很容易就会枯死,何况是需要大量知识积累的收藏呢。只有掌握了大量的知识,才能够在收藏的过程中如鱼得水,才能得到收藏顶级重宝的机会。

要积累知识其实也不难。

第一点要做到多看多学少出手,第二点要做到沉心静气不急躁,第三点要做到细心大胆下手快,只要把这些都做到了,收藏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