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57章 准备

第三五七章 准备

和人质通话是在整个绑架勒索案件中很关键的一环,你总要人家知道肉票是安全的,这样才能让人家安心的给你送来赎金,否则凭什么让人家在你这里消费啊。

作为资深的绑匪,对方显然很明白这个规矩,张沐近乎于嘶吼的声音很快就从听筒里传了出来:“小辰,别管我,你千万别来,他们要杀你……,呜……。”

“啪,啪”,连着两声脆响之后,听筒里传出一个阴沉的男声:“臭子,再他瞎说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怎么样张丈夫,听到令姐这么中气十足的声音,应该相信她是安然无恙的了吧,赶快去准备东西吧。至于你听到我们要杀了你的话,我想你应该是不会相信的,我们做这一行也要讲信用讲道理,只要你交出了相应的赎金,我们自然会放人的,这一点请你放心。”

虽然电话对边的这个人很努力地想要压下刚才的那两声,但张辰还是捕捉到了,很气愤地道:“是吗,可我觉得我姐姐好像并不怎么安全,你的同伙大概是一个很没有教养的人,我希望你们真的能保证我姐姐的安全,让我见到她的时候不会情绪失控,我有时候也会因为紧张而肢体动作不太灵光的。”

对方听出了张辰的不满,为了能够成功完成任务,不得不给张辰道歉:“这点是我疏忽了,我在这里想张丈夫你道歉,我的兄弟脾气有些不大好,我会让他尽力克制的。但是也希望张丈夫你能够如约而来,否则我这些不大好管教的弟兄们发起火来,我也不一定拦得住的。”

张辰并不理会对方言语中的威胁,已经到这个时候了,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只要张沐现在还安全就好。他有把握,并且很有信心,能够在两个小时之内救出张沐,到时候再和王立章好好清算。

当下也就不客气道:“我知道你们想要的是什么,我肯定会带过去,但是其他的东西就不好办了,唐韵一下子少了那么多展品,会引起别人怀疑的,我可不想你们因为这个而失信。

不过你们也不必着急,你们要那些东西,不外乎就是倒卖出去赚钱,风险很大不说,还卖不到几个钱。除了你们要的那件东西之外,我再给你们五亿的渣打银行本票,比你们的预期高出三亿,应该够你们在黑市上的收获了吧。”

对方听了张辰的话,并没有当下就做答复,而是稍等了片刻之后,才道:“张丈夫果然是个聪明人,居然能够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你这么聪明的人,就更不会做傻事了,对吧。那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我要的就是那只双面掐丝珐琅盖盒,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都在打那只盒子的主意,你可要替我把它保护好了啊。

不过这个这不合适吧,那些东西的价值你是了解的,就只值三亿吗,张丈夫你也太小看自己的藏品了吧。想要用钱来换藏品也可以,但是你一共要拿出十亿来,这样才对得起张丈夫你的身价啊。”

张辰之所以这么说,就是要通过这个问题看试探一下,看看主事人是不是也在现场。现在已经得到了确定的答案,王立章的确就在现场,既然这个老家伙已经跑不了了,就是答应他们一百亿也不会有问题,反正他们也没机会拿了,让他们最后开心一下也好。

但是却也不能这么轻松就答应,一来是怕对方再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二来是怕答应的太容易引起对方不必要的怀疑。

沉吟一下道:“我上哪儿去给你们找十亿啊,这个数字太大了,我根本不可能凑到,我最多只能拿出八亿。”

对方暂时似乎也并不想把张辰逼得太急,道:“好吧,那就八亿的不记名本票,东西你只带那一件来就好了。我还是要提醒你,千万别报警,而且要你一个人来,否则我兄弟的情绪会很不稳定的。”

张辰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其实他的心里早就怒到爆了,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也就少了很多的顾忌和讲究。

刚才那两声清脆的声音肯定是张沐挨打了,那声音就像两把刀子扎在张辰身上,刺进了心脏里,疼的他快要吼出声来。

张沐所受的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的,甚至可以说是在代他受过。想她一个世家大族的千金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怕是这辈子也不会经历这些痛苦的。

平日里从表面上看来,张辰绝对是一个谦谦君子,几乎对所有人都很谦和,很礼貌,说起话来也总是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如非特殊情况,谁都不会见到他的暴怒。

可张辰毕竟在童年的时候遭受过不少的苦难,对于很多事都有一套自己的界定原则,尤其是对自己的亲人,他打小就特别的在意,那都是他可以用生命去保护的。对亲人,他可以向春风旭日一样的温和而包容;对于伤害亲人的,他也可以向暴风骤雨一样冷厉。

就在那两声想起的时候,张辰已经在心里给三个人判了死刑,打人的不能放过,另外还要因为那两巴掌在多搭上两条命,两个耳光就要用两条命来作为赔偿,这就是对方要付出的代价。

“我需要再和我姐姐说几句话,至少我也要安慰她一下,让他好好等着我过去,不至于在这个过程中给你们添麻烦,你把电话给她听。”张辰还是有些不放心,需要对张沐再安抚一番。

绑匪这个时候也算比较痛快了,把电话的听筒放在张沐的耳边,并没有取下她嘴里的布团,大声对着电话的收音口道:“张丈夫,你现在可以和你姐姐说话了,不过要快,电话费很贵的。”

张辰组织了一下语言,压低声音道:“小沐姐,对不起,因为我的疏忽导致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你相信我。你不是见识过我的功夫吗,那你就应该知道你弟弟有多厉害了吧,那些人不会是我对手的,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为他们冒犯我最可爱的小沐姐的行为而赎罪。

小沐姐,不管他们是怎么打算的,我都一定要救你出来,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不该有的想法和心思收起来,安静耐心地等着我去,用不了多久的。如果他们还有什么动作,你可以把自己真实的身份报出来,相信以龙城张家的背景和实力,应该能够让他们有所顾忌的。

好了小沐姐,我不多说了,这就准备去你所在的地方,你一定要相信我,等我把你救出来,晚上请你吃仿膳给你压惊,另外还送你一套埃及王后用过的首饰,等我。”

张沐听着张辰说不顾一切也要来就她,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这一刻,她的心里暖暖的,心中已经打定了一个主意。如果张辰有什么危险,自己就是拼了命,也要为他挡下来,他绝对值得自己用生命去对待。

在张沐想来,不管张辰能不能把自己救出去,她的心里都已经满足了,不论对方是谁,弟弟也好还是什么人也罢,能够为了自己而甘愿冒险,就不愧是自己欣赏的男人。

泪水越来越肆意地流淌,张沐的心在这一刻是最幸福的,虽然嘴巴被布团堵着不能说话,但还是“呜呜呜”地发出一阵声音,虽然除了她自己谁都不知道这声音代表着什么。

拿着电话的绑匪怕张沐玩一把布团吐出来再说什么不合适的话,连忙把电话收回来,道:“好了。张丈夫你也说了不少的话了,现在还是快去准备吧,到时候你们姐弟想再说话有的是时间,你说不是吗。”

和绑匪的通话结束后,张辰打电话让展示中心把那只密匣给他送来,对参观游客的解释就是研究需要,而且那件看起来不算太特别的珐琅器,在没有解开它的秘密之前,对游客的吸引力还是很小的。毕竟唐韵的展品中有不少的大型珐琅器,金丝金胎的和银丝银胎的也有不少,这么一个小家伙并不会勾起很多人的兴趣。

接着又上车给家里唯一知道消息的张沄去电话,他的确是没有报警,但是却不能不做安排,哪怕对方真的在警局有眼线,公安部他们可就够不着了吧。有张沄的面子在,动用一下公安部的特别行动组还是不难的,而且这件事如果没有警方的介入,最后也无法收场,只要能够按照自己的步奏来,就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而张沄对于张辰的能力又是极为信得过,他可是亲眼见过张辰的功力,如果连张辰都解决不了绑匪,那特别行动组去了也没用,他们还不够给张辰打下手的呢,用他们也就是处于保密前提,和最后的事件收尾处理。

门头沟宏瑞仓库的某一个大仓间里,张沐被反绑了双手捆在椅子上,嘴里还塞着那块来自她办公室的窗帘布,大浪的长发有些凌乱,漂亮的左右鹅蛋脸上各有一个清晰的五指印。额头上也因为被塞在箱子里边从星光所在的写字楼弄到宏瑞仓库过程中的碰撞而擦破了一块皮,干涩了的血渍和污渍混在一起,状况也算是比较凄惨了。

张沐也顾不上疼痛,两只美丽的眼睛已经被愤怒遮盖了所有的光彩,正狠狠地盯着刚刚打过她的家伙,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两更送到,接着去码明天的更新,争取能够在黎明前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