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59章 收魂人

第三五九章收魂人

就在打工仔被安镇忠弄上车的同时,张辰手里的电话也响了,来电是一个被隐藏了的号码。张辰心说,看来这些人做事还真的很谨慎啊,如果不是自己有意念力这个法宝,无论如何也是拼不过他们的。

接起电话问道:“我已经到宏瑞仓库了,你们的位置在哪里?”

对话哈哈一笑,道:“张丈夫很守信啊,果然是一个人来的,对于你的表现我们很满意,你到十一排的六号仓库来,门口有人会接你的。”

第十一排仓库距离大门不过三百多米远近,走过去也是很快的,张辰再次释放出意念力,覆盖了全部第十排道第十二排的五、六、七号这九间仓库,逐一进行排查。

现在要搞清楚的,不只是张沐安全不安全的问题,还要了解一下周围有多少王立章的人,把张沐救出来之后会不会被漏网之鱼攻击,这些家伙可是有枪的,张沐细皮嫩肉的可经不起子弹的威力。

打工仔被莫名其妙地抓上车,心里其实已经有点明白了,老板计划好的一切仿佛并不是那么的完美,至少现在自己就已经被人家抓住,那仓库区里边的人多数也是跑不了的,看来人家是有备而来啊。

张沐被绑架是全体护卫队员的耻辱,如今这些家伙都憋着一股劲儿呢,现在好不容易逮住一个,立即就开始了盘问,只等吧所有的线索都问清楚,就把这家伙交给特别行动组去处理。

安镇忠身为张辰手下的六大金刚之首,又是所有护卫队员的总队长,这半天以来一只就处于羞愧和不安之中,这时候也有点憋不住了。

一把抓过打工仔,钵盂大的拳头就楔在了他的脸上,直把这家伙打了个七荤八素的,揪着他的领子问道:“小子,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在里边有多少人,具体是怎么分布的,被你们绑来的人有没有出事,你们在警局的眼线到底是什么人,王立章那个老匹夫在不在仓库区里边?”

听了这一连串的问题,打工仔被安镇忠打昏了的头脑立马就清醒了不少,心下暗道:看来这下是真的完了,老板还想着时候脱身呢,原来人家早就知道是谁干的。我该怎么说呢,竹筒内倒豆子全部交代,还是胡编乱造说瞎话,该不该把老板的计划招供出来?

安镇忠身边的韩奎见这小子眼珠乱转,伸手就是左右耳刮子十来个,把打工仔打得的鼻子和嘴角都出血了。才又恶狠狠地道:“小子,你最好乖乖配合我们,也许还能给你留一条活路。

我实话告诉你,我们一共来了六十多人,你里边的同伙一个都跑不掉。你也别抱有侥幸心理,知道你们绑架的人是谁吗,是总政主任的女儿,京城市长的侄女,你们这是捅了一个天大的篓子。

你如果能配合我们老实交代,也许还会有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否则的话你死十次都不一定够,你自己考虑是顽抗还是合作吧。”

“这,它不是那个张辰的姐姐吗,怎么……”

打工仔的话还没问出来,肋下就被安镇忠用力一捏,只听见“咔、咔”两声,这小子浑身上下的汗就出来了,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嗷”地叫了一声就昏死过去。

安镇忠这时候可没什么耐性等着他醒来,刚刚捏住他肋下的大手白术他的下巴,拇指在仁宗出狠劲儿一掐,打工仔又悠悠转醒了。嘴里边呻吟着,双眼满是恐惧的神色,看着安镇忠就像见到了魔鬼似的。

“断你两根肋骨只是警告,没用的废话不要说,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就是了,再废话把你两条腿都捏断了”,这时候的安镇忠才是那个叱咤907的陆战队中尉。

打工仔忍住疼痛不敢再随便出声,这些家伙可是要比自己这帮人狠多了,出手就断别人两根肋骨,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说了一句不明白的话,这样的人他**的不是魔鬼是什么啊。

回想一下刚才韩奎的话,总政主任,京城市长,我的个娘啊,这不是拼着往枪口上撞吗,没有比这更倒霉的了吧,居然把这么一号姑奶奶给绑了肉票,这还能好得了吗。

这时候老板什么的都无所谓了,什么“大清朝贵族后裔”的骄傲也完全是去了作用,你再厉害也抗不过这种大人物的,能有一个交代立功的机会就不错了,反正老板干了那么多的缺德事,迟早会遭报应的,就用他来给自己买个保险吧。

想通了也就不再由于,忍着肋下的疼痛,道:“我交代,我交代,我什么都交代,只求一个立功的机会,大哥您可千万别动手了,我实在是受不住啊。

里边有四间仓库被我们租下来,分别是第十排六号,十一排五号、六号,和十二排的七号。一共有二十四个人,人质就在十一排六号,里边有八个人;其他的分散开藏在另外的三间仓库里,作为以防万一的接应。

人质只是被绑在椅子上,在来这里的路上擦破了一点额头,其它的没什么。警局的眼线有两个人,我们老板有一个外甥在京城警局治安处工作,还有一个是通过他侄子买通了的队长。

我们老板就是王立章,他现在就在十一排六号仓库,一起的还有他的侄子;他们手里一共有十把枪,子弹多少我不知道,但是肯定不会少。

诸位大哥还想知道什么,你们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韩奎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在这家伙脑袋上一拍,道:“早点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你还用得着受这份罪吗,我看你就是欠收拾,他**属牙膏的吧,不挤就不往出吐。”

打工仔被韩奎这一巴掌拍得肋下断骨又是一阵剧痛,却也不敢叫出声来,就怕惹恼了哪一位再遭受无妄之灾,勉强陪着笑脸道:“大哥您尽管问,我一定老实交代,争取立功赎罪的机会。”

安镇忠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让驾车的队员把车停在特别行动组的车旁边,打开车门,把这小子一把抓起来,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扔进旁边的车子里。

道:“几位,里边的情况我们已经问清楚了,现在我们就去接应张丈夫,有消息之后就会通知大家。这小子知道的好像还不少,你们完后带回去慢慢审吧,相信会有收获的。哦,对了,这小子是块贱骨头,不收拾他就不给你合作。”

特别行动组接到的是配合行动的指令,并且在事后以官方身份进行收尾工作,只要张辰没有要求,就不必插手整件事的过程。他们也明白,这里边牵扯了私人恩怨,他们的任务就是给这件事一个合理的官方解释,其他的完全不用操心。

不过这个被送过来的家伙,倒是可以拷问拷问,如果能从他的嘴里得到一些线索,不但能够有助于处理这件事,也许还能有意外的发现呢。

张辰家查过了九间仓库,只有四间是有人的,其它的都堆满了货物。张沐就被绑在十一排六号仓库里的一张椅子上,同一间仓库里还有八个人,其中的两人就是在唐韵见过的王立章和他的助力,另外六个人当中有四人持枪。

另外的三间仓库里藏着十六个人,有六个人是持枪的,每间仓库中除了一个专门负责观望的人以外,其余的都聚在一起打牌或者闲聊着。

看来王立章这个老家伙很狡猾啊,这样的安排就是要自己一旦进入到六号仓库,就再没有活着出来的机会,前后左右的退路全部都封死了,只要露头就会被枪击,在这样的环境下,可谓是插翅难逃了。

而王立章那个老东西,居然还饶有兴趣地坐在那里看着一本收藏类的古籍,面部表情相当稳定,丝毫没有如临大敌的样子,应该是在心里觉得吃定自己了吧。

不过也是,任谁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会觉得自己会有什么闪失。二十多个人,还有十把短枪,只是用来对付一个人,双方的实力悬殊明摆在那里,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得出来,这时候生出紧张的情绪来才叫有问题。

张辰看着这样你的场面,心里也很是震惊,这王立章到底是干什么的,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武装?枪支的装备比例接近一半,这要比京城最牛的黑道大哥都有底气了吧。

要知道中国对于枪支的管理是很严格的,就连一些具备大杀伤力的仿真枪都被列入违禁物品行列,而这些枪肯定不是王立章手下武装的全部,他搞来这么多枪到底要做什么?

从他一系列的操作来看,那两间曾经想唐韵提出藏品交流的私人博物馆应该也是被他控制的,再结合这老家伙的所作所为,那里边的很多藏品应该都是他通过类似的方法得到的。

但是如果说他只是为了从高思宝和自己手里抢着两只密匣,或者说是为了通过绑架的方式来获取大量的古玩收藏,张辰是死都不会相信的。

这么强大的隐秘武装,绝对不可能只是为了抢东西,真要是职位抢劫,有三两支枪就足够了;而且他还知道密匣的事情,这就让张辰就更觉得神秘了,这家伙必定是另有所图的。

只是他遇上了张辰,所有的图谋都没用了,所有的梦想即将在今天破灭。可以说从他决定对高思宝动手的时候,通往今天的路就已经被他自己铺好了,而张辰就是那个敲响他丧钟的收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