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61章 两只密匣引发的血案(上)

第三六一章两只密匣引发的血案(上)

万事有利则有弊,或是利大于弊,或是弊大于利,总之老天爷不会让人那么舒坦,多多少少都会在大幸之中掺杂上那么一点不愉快。

张辰拥有了意念力,可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就是这天大的好事里,也没能占到完美。这个秘密不能说啊,永远只能是他一个人知道,所以在很多时候,他就要用无数个小谎言来给意念力打掩护。

张沐被他感动的要死,坚决要留下来陪着他,还要到阴间去照顾他;这样的状况下,想让张沐就这么离开,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张辰看着这个哭成泪人似的姐姐,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了。

犹豫片刻,思量半晌,还是把嘴巴凑到张沐的耳边,悄声道:“小沐姐,这个炸弹是假的,你也不想想,我从哪搞这么厉害的东西呢,这玩意儿可不是米面油粮,市场里就有卖的,怕是连淳哥也不一定方便搞到,你别担心了,先走吧。”

“不行,我就是不走,咱们要么一起走,要么就死在一起,姐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你可是咱们家里的宝贝,姐要承担起照顾你的责任。”张沐是铁了心了,坚决不听张辰的劝说。

张辰却在心里翻白眼了,这姐姐也太拗了一点,正是因为你要留下来,才会对我的行动造成阻力,我总不能明明白白的跟你说吧。

再次琢磨一阵后,又在张沐耳边道:“小沐姐,你不能留下,到时候我又要和他们动手,还得照顾你的安全,一心二用之下,实力肯定要打折扣的,那才叫真的危险呢。

而且你放心,老安他们都已经来了,好几十人呢,现在就在外边等着动手,你安全出去就是动手的信号,如果你不出去,我也没办法通知他们是不是。

如果你不听话,非要拖我的后腿,那我以后可不对你好了,有什么漂亮的首饰你也别想再要了,我可是正想着什么时候把那块玻璃种破云青做出来呢,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准备你的那份啊。”

这次张沐可算是被说动了,张辰的每一句话里边,都没有死啊什么的意思,说的全是今天的事情过后要怎么样,这完全是信心十足的表现,张沐的心也就慢慢放下来了。

点点头道:“那好吧,姐听你的,姐现在就走。但是你不能骗我,这样的谎话你是圆不了的,小心到时候我找你算账。”

说动了张沐,张辰就完全放心了,如果这姐姐在现场,很多事他还真就没法做了。

拍拍张沐的肩膀,笑道:“你放心吧小沐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车钥匙给你,赶快回去吧。我的电话就在车上,我用这个拨过去,你上车之后照这个号码给我来个电话。”

张沐白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出门后脑子里还在想:你小子没有骗过我吗,至少那批引回的文物上你就撒谎了,今天就是今天了,等你小子出来再和你算账。

话说张沐来到仓库区的大门外,正遇上在原地等待支援的几个护卫队员,把里边的情况跟他们介绍了一遍,让他们通知里边的人去支援张辰。跟进去支援张辰,

自己则是上了张辰的车,坐在副驾驶位上,给张辰打过电话,就开始思谋着等下怎么和张辰算账。她并没有让留在大门外的护卫队员离开,她知道现在的情形其实并不乐观,自己一个人留在外边,一旦对方留着什么后手,自己就会再次成为张辰的负担和累赘。

而身在仓库里的张辰,接到张沐的电话,就知道她已经完全平安了。外边有留守的护卫队员,还有不少的特别行动组成员,只要不是大型的恐怖组织行动,没人能危及到张沐的安全。

琐事都已经搞定了,接下来就是正戏开场的时间,绑架张沐威胁勒索,让自己胆颤心惊小半天的账,也该好好清算一下了。

一屁股坐在刚才帮着张沐的椅子上,看着王立章道:“王立章,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不爽利,你没能把我姐姐骗留下来,让你很失落,我说的没错吧。

不过你能同意让我姐姐走,我还是记你这一个小人情。现在就来说一下我们的事吧,我很想知道,你是如何让得知这盒子秘密的?

我这么说,你就应该知道,我也了解这个秘密,所以你那一套祖上传下来的废话就不必再说了。现在这个情况下,咱们之间也就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你有我不知道的秘密,我也有你不了解的内容,说说看吧,也许我一高兴,还就把我知道的也告诉你了呢。”

王立章这时候突然变得很轻松,也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给你讲一讲,当做是你临死前的安慰吧。这件事要从一百二十年前说起……”

这老家伙会有这么好心方张沐走吗,当然不可能了,就在张辰接到张沐平安电话之后,王立章就有针对的行动了。

当他的侄子奉命去小隔间给他倒水出来后不久,王立章的两个手下从另外一间仓库出去,其中一个还是持枪的,他们的目的不用说了,肯定是刚刚离开不久的张沐。

只是王立章并不知道,他所认为的隐秘措施,已经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张辰的眼前,就目前来说,还没有哪一堵墙能对张辰设防的。

王立章派出人手去第二字抓张沐,现在是有意拖延时间,说起故事来语速很慢;张辰也已经安下心来,耐住性子听他的讲述,意念力却跟着王立章的两个手下延伸了出去。两个人各怀心思,又都认为对方看不出来。

王立章看不出张辰的心思是真的,可他的心思张辰根本不用猜,通过外边的那两个家伙,就已经表露无遗了。

张辰的意念力跟着两个去追张沐的人,到了距离仓库区大门还有百十米左右的时候,旁边不远处正好又两个四下巡视的护卫队员。

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时机,既能解决这两个家伙,又不会对偶尔路过的人造成惊吓。张辰心里暗喜片刻,意念力攀上了两个人的双腿和腰部,意海中微微一动。

随着意海里一朵小浪花的出现,两个家伙好端端就摔倒在地,持枪那个人吃饭的家伙也掉在了地上。意念力再次前进,来到两个人的头部,穿透皮肤和骨骼,直接把他们的脑组织破坏掉,负责视觉、嗅觉等功能的几对脑神经也都烧断。

从此,两个半植物性质的脑瘫患者出现了,他们这一生只剩下不太正常的行走、吞咽、排泄等生理功能和痛觉,其他方面和植物人完全无异了。

这是张辰最新想到的惩罚方式,这些家伙跟着王立章肯定都没少干缺德事,一个个都是十恶不赦,直接弄死对他们来说太便宜了,他们必须要承受过大量的痛苦之后,才能凄惨地死去。

两个正在巡视的护卫队员听到了有人倒地的声音,转头往这边一看,地下居然掉着一把独角牛,风也似的的就冲了过去。

出现在这个地方,随身还带着枪,不用说了,多半是和绑架有关的,即便没关系也不见得是好人,先弄起来再说,这时候绝对是坚持宁抓错莫放过的原则。

把这两个“走路不小心”摔倒的家伙摁在地上,强制性地绑了,捡起掉落的独角牛,招呼不远处的队友驾车过来拉人。这时候才发现,这两个意思绑匪的家伙,好像脑子不大正常的样子。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他们正常不正常了,既然是持枪的,那就不能放过,管他三七二十一,一概都先弄起来再说。

张辰“看”着外边路上自己导演的这一出小闹剧,如果是演员的话,这两个家伙绝对能评得上最佳脑瘫患者演绎奖,任何人托关系、走后门,都别想和他们争。

看到两个护卫队员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个持枪的傻子,正是高兴处,张辰也被逗得微微一笑。正给他讲故事的王立章却被他这一笑搞得有点发憷,心里甚至有些觉得瘆的慌,第一反应就是张辰该不会搞了什么小动作吧。

四十多分钟之后,王立章的故事也差不多讲完了,却还没有受到手下人传回来的消息,人到底是抓回来没有,哪怕是半路上弄出了意外,也应该招呼一声的啊。不禁有想起了张辰的那一笑,心里就开始毛上了,该不会是被这小子算计了吧。

但是张辰自从进到库房之后,就再没有和外界联系过,就算他发现了什么,也不可能把消息传出去的。既然没可能传出去消息,那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张辰报警了;可警局里的眼线也没有传来消息,这一点好像也不成立啊。

王立章心里急得厉害,可又不能在张辰面前表现出来,只能是装作正常的表情,先把这个故事讲完了,然后借着进小隔间拿烟的机会去问一下,看看事情到底进行的怎么样了。不管其它的,张辰这个小子也得先解决掉,这小子太诡异了,面对他的时候总让人感到不舒服,多留一分钟都是个祸害。

“……,总之这两只密匣呢,从它们出现到现在的一百二十年里,已经有数十条人命搭在了上面,要说它们是不祥之器也不为过,现在不是又有人要因为他们而去了吗。

行了,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关于两只密匣的故事。我要到里边拿我的烟出来,然后再听你讲一讲你知道的故事,接着你就该上路了吧。”

今天第二更到账,争取明天的更新可以恢复正常时间,望诸友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