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68章 永远替你保密

第三六八章永远替你保密

虽然张沐决定就这样陪着张辰一辈子,但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明朗和确定了,有些问题就不能再迷迷糊糊的,对一些自己不太了解的东西,必须要有一个能让自己对外解释的合理说法。

现在最需要知道的,就是关于文物引回的事情,并不一定非要知道真相,但张辰对自己撒了谎,他是必须要承认的。也许弟弟有自己的苦衷和各种无奈,看了张沐还是愿意了解一下,至少可以再今后遇到类似问题的时候,知道怎么去配合他。

一直到上了车,张沐才把脸色缓和下来,盯着张辰问道:“小辰,你老实给姐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必须要瞒着大家的苦衷,姐不是要挖你的秘密,只是想尽自己所能帮你圆谎,你计算的再周全,也难免会有破绽露出来的。”

张辰一路上就在逃避这个问题,毕竟自己的秘密都是惊天动地的,说出来都有些虚幻,而且牵扯的东西太多了,保密室很有必要的。

可张沐这么说,应该是自己真的有什么破绽给她发现了,可又不知道她发现了什么,这就很不好交流了,总不能把所有的秘密都抖搂出来吧。

别到时候说出来的不是张沐发现的,不但把自己的秘密曝光了,还坐实了一个大骗子的名头,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而且既然是要保密的,那当然是尽可能地遮掩,总不能被谁一诈唬,就马上如实交代,那样也太没定力了吧。

只好是继续装傻充愣,道:“小沐姐你指的是什么啊,你就直接问我吧,我一定会对你的怀疑做详细的解释,说不来还真就是个误会呢。”

他这样的表现,更加让张沐确定了自己的理解,认为张辰就是有什么难以出口的苦衷,柔声道:“好吧,姐也不追着让你自己说了,先给你一个提示,你引回的那一大批文物到底是怎么回事,应该不只是引回那么那么简单吧?”

“嗯?”张辰楞了一下,在这件事是最麻烦了,目标太大,自己给出的说法也让人有些难以理解,那可是几十万件文物,说捐就捐了,还是以捐赠的形式送给个人,连个面都没有露了一下,得是什么样的人才有这么大的胸襟啊。

好在自己已经给这件事找好了后续的说法来补充,要不然还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呢,点上烟之后又问张沐道:“小沐姐,你是从哪里看出问题的,大概在什么时候?”

张沐这时候也止住了哭,之前被绑架什么的心理阴影早在发现自己对张辰的感情时,就早抖抛在九霄云外了。

心里有些暗自的小得意,张辰做的那么隐秘,可还是被自己发现了,这就说明自己也有一定的细微观察力啊。

撇了撇嘴,道:“你还说呢,你平时多细心啊,怎么在关键的时候却这么大意呢,把引回名录和交接记录用同样的打印纸,你就不怕别人从这上面看出问题来吗?”

张沐接着就把她如何看出问题的过程,从初步的怀疑,到全部的分析,一节最后的判定,全部给张辰讲了一遍;在佩服张沐用心细致同时,张辰的自信心也再次被打击了。

虽然引回事件并不是最事关紧要的秘密,只是为了避免某些人甚至是政府打那批文物的主意才想出来的办法,但那也是自己认真计划过的,每一步都找好了比较可信的借口和理由来遮掩,没想到还是出现了这个小破绽。

当然,如果没有张沐的话,那份名录就只会是由张辰和宁琳琅来准备,也不会再有第三个人有机会在前期接触,也就没有别人能够对整个过程进行全程参与,想要发现问题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但是这个不能作为可以在操作上疏忽的理由,如果遇上别的事情,还是同样这么疏忽的话,有没有背景可以依仗,也没有张沐在发现后替自己隐瞒,这件事的结局就可能会产生不可预估的副作用,那可就有得烦了。

现在看起来以捐赠引回的借口来给那批文物打上印记已经不是很有必要,但是在当时却不得不那样做,那时候张辰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还没有足够的背景和实力去保护那批文物,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说法让那批文物有鲜明的特色,打消某些人不良居心。

即便是张辰有了龙城张家外孙这样的身份,最后不也是招来了张奉栋的窥觑,还有欧美各国的野心和日本人的破坏吗,如果只是一个小老百姓的话,他不相信军机一号会那么大力的支持他,不帮着张奉栋就算好的了,也许还会为某些国家级的博物馆院谋些福利也不一定。

引回的交接手续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东西,它的作用只体现在引回的当时,过后就不会再有任何作用,可也不是完全不怕出问题的。如果发现这个小破绽的不是张沐,而是其他有心人,就可以借着这个问题搞一些事情来出,即使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和损失,但闹心却是肯定免不了的。

最近两年以来,张辰在很多方面都有了不小的变化,张辰的心境也随之产生了一些变化。借助借组的权势无做些什么,他肯定是不会的,但是却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对一些个人和部门过于提防,毕竟龙城张家的招牌很有威慑力,并不是摆出来看的。

人都会有惰性,张辰也一样不能免俗,他也会有想要偷懒的时候。有了家族的背景撑腰,很多麻烦就会自动消失,这就让张辰在心理上产生一些优势,而这种心理,是会让他在潜意识中就忽略掉一些本来应该在意的细节,更多的从大方面可考虑和着手,这个还真是要不得的。

张辰现在也认识到自己的变化了,自己以后必须要把这种心理纠正过来。家族的背景和势力不是不能依靠,而且在很多时候是必须要依靠的;但是却也要在最初期就把问题尽可能的过滤掉,即使到了需要动用家族力量的时候,也得是很轻松就能解决掉,不能给别人留下把柄,给家族带来麻烦。

今天过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那份交接文件重做一遍,所有的设备和用具都要用国外进口的,包括打印纸在内都一样。不为别的,就为了让自己长长记心,记住这个教训,在以后不会犯同样或者类似的错误。

对张沐这边,既然她已经发现了问题,那就得有个合适的说法。实情是肯定不能全盘托出的,一来有很多东西没法解释,二来知道太多的秘密对一个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说谎的代价是很大的,一旦发生问题,就要用更多的谎言去补贴一个谎言,只要谎言不被终结,就得无限期地编造下去。对此张辰和无奈,但只能是在引回的事情上再次增加一个小谎言,来给自己堵漏。

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小沐姐,这个可不是我要骗你,这里边牵扯的事情太多了。你也知道那批文物的重要性,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在绞尽脑汁打主意,如果我没有一个很说得过去的理由,很难保住这么大一批文物的,就连外公那里,我都是用引回的理由来说的。

那批文物的确不全是一个人捐赠的,里边有来自不同国家和的确的东西,一个人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量的收藏,其中有一些是我从国外搞到的,更多的还是别人捐赠的,各种来历的都有。

虽然也都是正常渠道的来的,并没有牵扯到任何的违法行为,但是想要保存却是一个大难题;而引回则是这批文物最好的合理合法证明,我个人的资金也足以供我能够保护好这批文物,所以才会有了引回这个程序。”

对于张辰的解释,张沐表示很理解,也是不无感慨地道:“我就知道你这样做肯定有原因,连二姑和爷爷,还有师伯他们你都会瞒着,其中涉及到的方方面面一定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这种心理我也很理解,想要做成这件事,就必须要瞒着很多人,甚至是所有人,知道真相的人越多,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其实你也很难的。

这就像是古代的皇帝一样,之所以叫做‘孤家寡人’,就是因为他们内心的秘密不能和任何人分享,必须要站在高位上,保持虚构的神秘感和威严;又或者是像一个合格的领导者、成功者那样,必须要对大多数人保守秘密。

都说成功者和上位者都是孤独的,也的确就是这样,越是要成功,就越不能轻易和别人完全打成一片,秘密就更加无法共同拥有了。

小辰你太可怜了,要一个人保守着这样的秘密,你今后的成就会越来越高,需要独自保守的秘密也会越来越多,好在你不会因为这个而和亲人疏远,否则还真就成孤家寡人了。

你以后如果有什么憋不住的,有什么想要说出来却又怕传出去的,你就全部都来和姐说,姐是你最忠实的听众,也会是你最安全的秘密保守人,永远都会替你保密的。”

说完又把手伸过去,摸着张辰被自己扇过的脸蛋,柔声道:“姐刚才太着急,太紧张了,一时控制不住,现在还疼吗?”

张辰从那一巴掌里边,完全感受到了张沐的关心和在乎,心里其实也是暖暖的,微笑道:“小沐姐,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怕我出意外而着急,我心里真的很感动,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谢谢你,小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