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70章 毒计

第三七零章毒计

施瑞克、布莱顿兄弟、巨熊这三家私募基金之所以被称为超大型的私募基金,是因为他们在很多领域都有过凶残的掠夺,而且战场会如同蝗虫过境一般,具有着最强大的破坏力。

要说到资金方面,同为私募基金的量子基金、老虎基金等专攻金融领域的巨无霸们要比他们庞大太多,但是那些基金基本不会进入到金融以外的任何领域,翡翠这种单一的行业就更不可能了。

张辰作为缅甸公盘的荣誉主席,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三家基金盯上翡翠市场的消息,就和翡翠行业同盟会的会员们聚在一起商量一下怎么应对这次的基金炒作,给大家都定下一个基调,不至于在行动的过程中相互牵扯乱了阵脚。

想要炒作翡翠市场,其实和炒作其他的单一市场一样,说易也易,说难也难,最关键的就在于本行业内的人上不上钩了。不过很明显,国际炒家们长期以来能够无坚不摧,和每个行业内从业者的贪心有着密切的联系,就是那些人的贪心给他们提供了巨大的助力。

现在的翡翠行业也一样,贪心不足的有翡翠矿场主,有翡翠商人,有珠宝商人……,只要是涉及到翡翠的各个当口上,就不难找出这样的人来。这些人的贪心加在一起,足以形成一股巨大的推力,把翡翠市场推向一个全新的巨大危机。

首先从翡翠的原产地,整个市场的第一阵地缅甸,就发出了贪心者的声音,一些目光短浅并且善于投机的矿场主们打出旗号,要坚决打击炒作行为,但是他们的打击方式却是很特别,用大量的金钱和炒家们拼,让他们把所有的钱都留在缅甸。

这种方法看起来是赚钱了,而且短期之内的利润相当的巨大,可以说缅甸人在翡翠上从来都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不说别的,只是把三大基金的这二十亿美金留下,对于缅甸的翡翠行业就是一次巨大无比的收获。

但是以后呢,以后缅甸翡翠将会面临一个怎样的局面,原料的价格被无限制地哄抬,处于整个毛料产业链最末端的经销商户们会怎么做。在他们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他们还会再从公盘上购买原材料吗,走私将会更加猖獗,这会让缅甸政府几十年来的交易会政策一朝失效,而且想要再次建立起这种秩序,那可就是千难万难了。

各个珠宝公司会怎样做,他们还愿意从公盘上购买毛料吗,谁也不会那自己的钱去做无谓的争夺,赌石也有风险,但那是属于翡翠行业内自身就有的一种规矩,谁也没办法规避。但是和别人对赌可就不一样了,原料每贵一点,他们的利润就会薄一点,想要获得更多的利润就会更加难一点,有了走私毛料可以购买,他们还会去拿着自己的幸苦钱和炒家们短兵相接的拼命吗。

这些都会导致翡翠市场的缓慢升温,短暂沸腾,快速死亡,绝对是不可取的。翡翠行业想要有一个健康的,正确的发展,就必须有计划地前进,严格控制翡翠持续升温的速度,让整个翡翠行业都能够均匀得利,这才是一条可持续繁荣发展的路子。

“国内的一些炒家也借机出声,不外乎就是拿钱去拼之类的话,和缅甸这边一部分人的打着一样的主意,都希望能够趁着国际资金介入的机会多赚一点。也有一部分人手上本来就囤积着一些毛料和翡翠,这样的升值机会他们更是乐于看到,而且不会有什么风险。”讨论完了缅甸这边的情况,中方的一个会员也说出了自己对国内现状的一些了解。

大家各抒己见,进行了大约一个钟头的信息汇总,对目前的市场现象做了一个相对细致的分析和判断,把中缅两边和东南亚等地的翡翠市场反应做了一个总结,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走,用什么方法看来制约国际炒家的行为。

“我认为现在最主要还是得从源头上抓紧,首先要保证公盘的稳定性,让他们在第一轮交锋就使不上力,后边的行动自然就会迟缓,收拾起来也就会容易一些了。”

吴瑞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又问张辰:“张辰,你觉得呢,还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拿出来,你的脑子一向好用,应该会有不错的意见吧。”

张辰是翡翠行业同盟会的发起者,也是这次同盟会打击炒作行为的主要领导者之一,他关注这件事已经很久了,脑子里肯定会有一个相对成熟的构思,这个他也和卢俊义讨论过不止一次两次了。

要说拼钱的话,光他一个人就足够了,三家基金加在一起,拢共也就能拿出二十亿个美金,张辰自己就能在资金战斗中把他们打趴下。但是这又有什么好处呢,除了吧翡翠的价格飙至更高的一个极端,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还会起到负面作用。

想要彻底解决翡翠市场的危机,还得是靠着大家齐心协力的合作,联合起来共同针对炒作行为实施打击,让他们在翡翠市场上折戟沉沙,有几次这样的事件过户,相信也就没有几个人敢打翡翠市场的主意了。

张辰点了点头,道:“我这里的确是有一些想法,说出来和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行性。操作起来都有哪些问题会出现,出现问题之后又要怎样去不就和处理,权当是一个提议,大家一起讨论吧。”

张辰本就是比较谦虚的性格,再经过王立章事件和被张沐发现文物引回上的小漏洞之后,说话做事就更是谦虚谨慎了。他本人是同盟会的主要领导,现在要面对的又是这样一件大事,成败之间牵扯的不只是自己一家,整个翡翠行业都会受到影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的时候就更加的谨慎了。

大家都谦虚几句之后,张辰接着道:“想要通过一次行动就彻底打击到全部的炒家,显然是不大现实的,这样高难度的任务还不是我们现阶段能够完成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连续的几届公盘中,不断对炒作行为进行打击,在炒家圈子里形成一种类似于定律的东西,从根本上让他们生不出炒作的想法,这样才算是真的成功了。

针对于这一届的公盘,我觉得还是要从几个方面一起入手比较好,最好的结局就是让这三大基金把他们的二十亿美金全部消耗在翡翠市场里。这一次先把他们打怕了,让他们伤了元气,对于其他的基金和炒家,也能够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我这个玉师的名头也不能空放着,圈内的朋友们给面子,让我能够顶着这个光环在翡翠市场上出风头,我也不能辜负了大家的心意。好歹也要用大家给的荣誉给整个翡翠市场耨点福利,让大家都能受惠,这才配得上这个名号啊。

如果大家信得过我,我愿意在这次的公盘上再出出风头,咱们也玩一把名人效应,设计把这些炒家都圈进来,让他们在公盘上消耗掉大部分的资金,然后再在二级市场上彻底击垮他们。

我先说一下我的具体想法,大家有什么要补充的,和觉得需要改进的,把自己的意见提出来,咱们群策群力,争取搞出最好的效果来。

首先我们要从同盟会内部选出一批人来作为虚灶,然后由我在公盘上以打击炒作为由,高调为所有同盟会成员做赌石顾问,再把我所提供的消息有计划地‘泄露’出去给炒家们知道,让他们参与到这些目标毛料的争夺中来。

到了正式投标争夺的时候,我们在暗标方面的价格也要透漏出去,先把他们的资金套牢一部分;然后在明标的竞拍中,就是虚灶真正发力的时候了,对目标毛料疯狂抬价,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能出多高就出多高。

让那些炒家认为翡翠市场已经出现了虚假繁荣,增加他们对于炒作的结果的信心,促使他们用天价把更多的必垮毛料标下来,在这个环节中,我们要尽可能低消耗他们的资金,争取能够把他们掏空了,为下一步的行动打好基础。

这个环节中很可能会出现失误,这个时候就要依仗各位矿主了。我所标定的必垮毛料都会选择大家矿区里出的,炒家标下的所有资金都由你们来接收,但是如果虚灶中有失手了的,各位在事后取消交易就好了,这一点相信大家应该很容易办到,我个人也会在事后向公盘和矿产部做合理解释,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

停下来喝了一口水,看看大家的反应,没有谁提出什么异议,才又接着道:“这些炒家标下毛料之后,肯定不会当时出手,那样做于他们的利益不符,真正出手的时候,应该是在年底或者明年三月的公盘之后。

所以他们的炒作行为不会就此结束,后面接着的几届公盘他们都会出手,而且一次比一次疯狂,直到吧翡翠的价格打上三到五个跟头才行。而我们在后边的公盘种,也是一样如法炮制,让他们越陷越深。

到今年年底的公盘结束后,我们大家再联合拿出一批毛料来,逐次低价抛向市场,把刚刚扬起来的毛料和翡翠价格一次性打压到比现在略高一点的程度。在明年的第一次公盘之前,把翡翠的价格控制在一个稳步上涨的趋势,让所有在这次公盘上花了大价钱的炒家都看着翡翠的行情一个个苦到掉眼泪。

这样的情况下,炒家们的资金也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想要再次发力也没有资金可用,而另一边又有投资者的催促,相信他们会很难取舍的。先让他们巴阿毛料在手里压一段时间,然后在针对他们手里留的毛料做文章,好的想办法便宜买下来,不好的就只能是任他们吃亏了。”

毒计,这绝对是一条毒计,在座的所有同盟会成员都生出了同样的想法,幸亏自己是加入了同盟会,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被张辰收拾的多惨呢。

玉师的名号绝对是赌石暴涨的保证,他那里传出来的消息相信所有人都会追逐,价格具体可以标到多高,谁都不可能有准确的答案。

到时候发现自己花天价标下了一堆的垃圾,或者是本以为会涨到天价的毛料突然之间价格暴跌了,还不足自己收购价的一半,甚至更低,那可就真的是哭都来不及了。

而这些炒家们的资金,张辰也只是留给同盟会的成员,其他人就想都不要想了,就算是同盟会的成员都很大方,不介意给别人分钱,可也要保守这个秘密的啊。

别的也不求了,看书的各位多订阅支持就好,票票就看大家的心意了,给了是人情,不给是本分,毕竟求票的人太多了,俺求的也不怎么好,看大家喜欢吧。

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