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72章 布局(下)

第三七二章 布局(下)

可以预计到,在不久的将来,翡翠市场将爆发一场大战,在战前储备足够的弹药就成了当务之急。大家都是同出一脉,一致对外的时候当然不能有谁受损,相互关照一下是必须的。

张辰自己在这一届公盘的暗标中也是补足了血,在这次打击国际炒家的战争中,他的作为奢侈品虽然不会受太大的损失,但是新成立的中高端品牌玥璞无疑将成为战斗的主力,这样做的确可以大象玥璞的名头,但是也会让玥璞的实力受到损伤。

现在大家是一致对外的,但是一部分国人的劣根性很严重,没有斗争就会很难受,这边和炒家们的争斗一结束,接着就是要对受伤最严重的盟友下手了。

琳琅?艾莉娜已经在珠宝市场大赚特赚,除了历史的积淀和品牌的成熟之外,已经隐隐占据着全球业内的头把交椅。由于品牌自身的底子够扎实,品质也没有任何瑕疵,资金和原材料都跟得上,还没有那个品牌能够对抗。国内奢侈品首饰商家本来就极少,有几家也是小范围内的,就更没可能和琳琅?艾莉娜对抗了。

但是在中高端市场上,国内的珠宝公司却是群雄割据,东南西北、各个地域片区,都有不同的公司占着市场的最大份额,其他公司共同瓜分剩余的市场,这样的格局已经保持了很多年,大家也都这么持续着。

但是张辰的加入就不一样了,珠宝圈子里有能耐的人都知道,张辰似乎有着不少的珠宝进货渠道,而且资金相当充裕,又有琳琅?艾莉娜的名声做衬托,一旦让他的玥璞成长起来,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的。

所有的珠宝商中,唯一不需要担心的可能就是卢俊义了,他可以说是张辰进入珠宝行业的引路人,如果没有他带着张辰第一次解石,张辰还真不一定会进入到这个行业呢。所以张辰为了回报卢俊义,让他在玥璞占了一成半的股份。

这在将来绝对是一支会下金蛋的母鸡,卢俊义有了这一成半股份垫底,天美都不放在眼里了,如果现在天美的卢家内部闹矛盾的话,他绝对会站出来要求退出的,只要玥璞的股份在手,他就什么都不愁。

所以张辰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给自己做足了准备,免得将来在玥璞出了大力之后,被其他的同行们一拥而上给撕巴了。都说同行是冤家,在大家合作的同时,防人之心永远都要提在最上面来。

在布局如何打击国际炒家的时候,也要为将来国内市场的争斗布局,未来的同室操戈不一定就比现在和国际炒家之间的战斗轻松,那也是刀刀见血,步步杀机,国人在内斗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

曾经有人用玩笑话总结工作做不好的三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寡妇睡觉,因为上边没人;第二个是婊子睡觉,上边他老换人;第三个就是姐夫和小姨子睡觉,总是自己人搞自己人。

虽然话比较糙,但是其中的道理张辰还是很认同的,一句“朝中有人好做官”就把道理说尽了。国人做事最要紧的就是背景、关系、没人捣乱,这些之中只要占了一条,做起事来就会相对容易一些,占到的越多就越容易成功,反之则很可能永无出头之日。

张辰属于上边有人,而且也永远不会换人的那种,但是他真的用到自己家族背景的时候极少,很多事情他都愿意自己去解决。对于这种自己人搞自己人的事,他一样不会利用家族的背景,连这点事都搞不定,他自己都会鄙视自己的。

参加这次公盘的的毛料数量很大,而且近两年来翡翠的价格也上升的很厉害,接近五成有中高档内在的暗标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张辰连作弊带捡漏,把这么多的毛料弄进手里,也花了三亿多才完成。

不过收获也是很可观的,其中有一块一个多立方米的巨型毛料,标出来的底价是三百万欧元,表现也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在数千人蔡玉的暗标投标中几乎无人问津,张辰花了三百八十一万两千欧元,以多出两千欧元的价格把这块毛料收入囊中。

而这块皮薄馅大的毛料却是有着让人大跌眼镜的内在,张辰在继零一年接触一色三种的祖母绿时候,再次得到了一块一色三种的翡翠。而且还是一块差不多一点二个立方米大小,通体鸡油黄的顶级宝贝,只这一块玻璃种、冰种和荧露玻璃种的同色翡翠,就足够琳琅?艾莉娜在鸡油黄顶级首饰上最少二十年的用量。

到了明标的时候,张辰也不会和同盟会的成员客气,一码归一码,该办的事情是一件都不能落下的。一边安排着给炒家联盟挖坑,帮着同盟会的成员选毛料,同时也在充实着自己的原材料库存。

这次针对炒家联盟订出的计策其实很简单,如果放在平常时候,很容易就能被看穿。但是炒家联盟很凑巧的主动找上了张辰,被张辰毫不犹豫地拒绝掉,而且理由很正式很有说服力,这绝对不像是提前计划过的。

在张辰有意算无意的计划之下,炒家联盟在明标过程中,被一百多名同盟会安排的虚灶架到火上考了个里外全焦,而他们自己却还毫不知情。

正如张辰在公盘之前预测的那样,这是一届注定会造成轰动的翡翠珠宝交易会,在这届公盘上,标王首次出现在明标的竞拍过程中,而且以超过上一届标王五倍价格的七千八百五十九万一千欧元,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

这块标王毛料自然是落入了被一百多个虚灶架起来的炒家联盟手里。从这块毛料的编号出现开始,就被疯狂地加价,一路从八百多万欧元直线飙升到三千多万,这时候炒家联盟的人才开始介入,一次加价就到了五千万。

早已经有了保障和具体竞价步奏的虚灶们毫不犹豫,立刻以五千六百万还以颜色,竞争越激烈就越真实,炒家联盟绝对不会放过一块这样被众人你争我抢的顶级毛料,再一次加价到六千万。

为了让竞价表现的更加真实,同盟会的虚灶开始每次一百万或几十万的小幅度加价,炒家联盟的人果然上当;之后双方继续以这样一个进度胶着了两分多钟,直到这一轮竞价结束前的一分钟,某虚灶点下了七千一百万的价格。

炒家联盟对这块毛料是志在必得,立即用七千两百万的价格冲上去,随后可能又觉得不太稳妥,再次加了一百万,开始等待最后的十秒钟。

张辰给虚灶定下的最后价格就是七千一百万,超过这个价格之后,这块毛料就可以卖给炒家联盟了。而炒家联盟为了稳妥起见,在竞价的最后十秒钟,再次输入了七千八百多万欧元的价格,把本届公盘标王的成交价再次提升了五百五十九万一千欧元。

而这块标王的内在,却是和它的价格完全颠倒了,顶级表现的近一个立方米内,只是在最底部凸出来的不到五个立方分米的石脚里边,有一块价值千把块的干白种,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有用的东西。

炒家联盟买到手的废料不止这一块,明标和暗标连着下来,已经达到了他们购买量的四成以上。另外还有差不多四成左右虽然不是废料,但也适合价格完全不符的,内在翡翠的价值也就是成交价的三分之一不到。

当然,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在十几个赌石顾问的支持下,还是拿到了一些不错的毛料,但是整体算下来,他们在这届公盘上收获的毛料只占到他们近十亿美金投入的一成左右。

表面看起来大获全胜的一次炒作,真正的结局却是惨败,再有两届公盘之后,炒家们陆续都在功能公盘上吃了暗亏,也就到了最后决战的时刻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同盟会的成员会放出大量的平价翡翠冲击市场,翡翠的价格很难被炒起来,炒家们只能是通过大量的收购来抬升翡翠的价格,从而把手里的自己一点点地耗光。

到了年底的那届公盘,同盟会将会在现场大量解石,并且提前放出国际炒家手里的毛料都是垃圾的消息。还要有一个炒家上套,也用现场解石的方式来辟谣,他们的末日就到了。

手里的毛料大部分都是垃圾,可能会存在的小部分能够支撑价格的毛料,也会被同盟会冲击到一个相对很低的价格。他们在翡翠市场里的大量资金,能够收回去十分之一就算是可以偷笑了。

而面对整个翡翠行业的打击,他们想要报复也没有办法,那时候他们只不过是一些破产了的炒家而已,还有什么能力和整个翡翠行业相抗衡呢。既然决定要做这一行,就要有承担失败的心理准备,有得必有失嘛。

在公盘最后一天的现场解石中,张辰一共切了五块毛料,其中就有那块一色三种的鸡油黄;另外还有玻璃种玫瑰红、荧光玻璃种海水蓝、一块十多个立方分米的顶级铁龙生;和一块上小下大,四十多立方分米,快到顶部的地方有一块鸡血红的高冰种无色翡翠。

这块翡翠虽然只是高冰种,但是因为藏在顶部里边的那一快鸡血红,是雕刻佛像的最佳材料,因此价值就要翻上好多倍了,怕是不次于一块同体积的玻璃种。

张辰在这届公盘上,可谓是有着巨大的收获,那块没有被他现场解出来的,里边藏着一块八个多立方分米龙石种的毛料,将会被他做成一整套的首饰和雕刻把件,当做传家之宝流传下去。

国内的同盟会成员在张辰的刻意指点下大有收获,也让他们尝到了加入同盟会的好处。看着张辰在现场的解石,他们相信自己手里的毛料虽然不一定能够比得上张辰,但也一定能够大大的出彩,至少要比他们往年参加公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