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95章 海上丝绸之路(四)

第三九五章海上丝绸之路(四)

接到张辰的电话,让军机一号再次大吃一惊。国家的科研工作能够有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机会他自然是乐于见到的,也证明对张辰的支持是大有回报的;但是张辰的做为却让他有些心惊胆战,这小子的胆子实在太大了。

上次的那只大乌贼他在事后科学院的工作汇报中也听说了,居然是张辰一个人徒手捕获的,老头听到那个消息后,即便是一辈子沉着冷静惯了,也都被下厨了一脊背的汗,这小子也太胆大了,万一有个什么以外,老首长还不心疼死啊。

这次又是捕获了十几条鲨鱼,还有成年的怀孕雌性大白鲨,他没接触过大白鲨,但也在各种新闻和专题片里了解过大白鲨的凶猛,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国家成功捕获过成年大白鲨呢。

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啊,总会时不时的给人一些惊喜和惊吓,他的很多行为总是能够颠覆你对人类的正常理解和认识。老头对张辰的胆大已经有些害怕了,当下就决定要想办法和龙城张家的人说一下,让家人好好劝劝张辰,长此以往下去可不是一件好事,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

折回头来也觉得张辰实在是争气,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能够做出所有人不敢想也做不到的成绩;龙城张家从张辰哪里的收益可是不少,关中张家那边现在一定是后悔的都快疯了吧,不过这样的一个好苗子不能完全为国家所用,也实在是很可惜啊。

不说军机一号怎么想办法和张镇寇他们沟通,张辰这边在捕获成功之后,也要开始正式的打捞作业了。

根据对三艘海底沉船的观察,唐代的沉船虽然是最小的,但是其舱内的文物却是最有价值的,丝绸和字画书籍类的东西只占很少数,更多的是一些陶瓷、玉器和金银器一类的文物。

经过初步的检查,这艘二十多米长的沉船舱内共有文物不下四万件。舱内运载的大多数琉璃器已经在沉没过程中损毁,仅剩的完整琉璃器只有几百件;陶瓷器的损毁也比较严重,过万件的越窑青瓷、邢窑白瓷和陶器、三彩等,只有一半左右是完整无损的。

其它的文物中金银器所占比例较大,唐代时候佛教在中国盛行,除了酒器餐具、首饰箱盒等物件外,还有大量的香薰挂饰、佛教造像、炉台法器等佛教用品。所有的金银器中,最让张辰心动的是一对三十多公分高的纯金浮屠和仿青铜器的莲鹤方壶、九龙尊等两对酒器,堪称绝代精品。

还有一点很奇怪的是,舱内的很多玉雕或者镶嵌宝石雕刻的佛像、人物造像、杯盘碗壶等器物并没有在沉船的过程中受到损坏,完整的保存了下来;尤其是其中两只半米高镶嵌宝石的玉雕狮子,居然丝毫无损,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这艘船上运载的都是当时唐朝最高端的商品,结合乘员舱内部散落的一些念珠、禅杖、钵盂等随身法器来看,这应该是一艘官方的使节,或者是单纯的佛教学术交流团队座船,

另外的一艘葡萄牙沉船和一艘印尼沉船,虽然船舱要比唐代的沉船大不少,但是运载的货物却没有那艘船的有价值,更多的是一些民窑的瓷器以及黄金等物件,也有一些比较精美的工艺品,但是数量上就少了很多。

倒不是说另外的两艘船上的东西没什么价值,再怎么说都是五百多年前的东西,即使它只是一块碎瓷片,也有自己的价值。何况其中还有不少的民窑精品瓷器,精美的金铜佛像、漆器等收藏价值和研究价值都很高的文物。

只是相对于唐代的沉船和舱内文物来说,价值就要低出不少,毕竟是在时间上早了七百年多年的精美文物,可以说每一件都是存世不多的其中之一,或者就是绝无仅有的珍贵文物,各方面的价值肯定要高的。

经过和打捞团队的其他几位专家讨论,研究了“破坏者”和深水探头传回来的画面,大家一致认为应该首先处理这艘唐代沉船。

不止是因为它的舱内有大量的稀世之宝,也因为这艘沉船年代太久远,船体已经结满了各种海底生物的固化体,以及大量的海藻和淤泥,甚至还有不少珊瑚在船体上茁壮生长,情况要比当初那艘法国沉船“圣斯通号”严峻的多,这些都给打捞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困难。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艘沉船经过一千多年的海水腐蚀,已经有一半的船体被海底的淤泥淹没,而且三艘沉船之间的距离也不是很大。现在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海底突然出现的异流,海底的淤泥会不会因为其他船只的打捞发生流动和坍塌,一旦有意外发生,这艘沉船很可能就会被冲散掉,舱内的文物也会因此受到严重的损毁。

而想要打捞起这艘沉船,还得分为好几个步奏来操作。首先需要放下“破坏者”,对整个船体进行清理,基本恢复沉船原本的外观;然后对舱内的环境进行清理,把大量的沉积淤泥等不属于船舱的东西搞出来;之后才可以文物进行先期打捞;然后再放置泡沫压缩包。

这一趟工作做下来,就需要至少半个月的时间,而且是在全员三班倒的不停工状态下进行。

为了保护全部的三艘沉船,唐代沉船的清理工作结束后,还不能把它打捞起来。而是要继续对其它两艘沉船进行清理,待三艘沉船的舱体全部清理完毕,同时进行打捞作业。

另外的两艘沉船沉没的年代比较短一些,船体的清理工作相对也比较轻松,两艘船同时进行清理的情况下,应该在十天左右就可以完成。

这次的沉船位置在两千米以下,船体的打捞难度也要比上一次困难,而且是三艘船同时打捞,难度就要更大一些。

虽然已经经过了“破坏者”的清理,但是舱体内还是会有很多的淤泥留下来,压缩包释放出的泡沫不足以支撑沉船上升到距离水面三百米以内的位置,根据打捞团队的初步预测,在泡沫的极限浮力下,唐代沉船可能会停在距离海面八百米左右的位置,两艘十五世纪的沉船则是要高一些,可能会停在七百米以内。

这一点就是这次打捞作业的第二大难点,藏体内充满泡沫的沉船要比充满海水的沉船更容易被海面以下的暗流推动,而海面下的暗流则是最不可估计和预测的,随时都会因为温度、风力、海底鱼群的游动,甚至是远在上千公里外的一次小小地壳震动或者一股大风所改变。

暗流的流向也是很难确定的,即使在同样的位置放下感应装置,也不过把暗流的流向提前半分钟进行预报,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无法对打捞作业进行调整,更不用说成功避开了。

从沉船开始上升,到泡沫的极限浮力位置的这一段,也很可能会有海底暗流的干扰,而且已在深海区域,暗流的流速就越快。沉船遇到暗流后受到的干扰也就越大,偏离预定位置同样也就越远,很可能已故小小的暗流,就会把沉船推移到几十或者上百海里以外,甚至是更远的地方。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结果,泡沫压缩包内都装有遥控装置和信号接收装置,只要还在两千公里范围内,就能够通过信号搜索找到具体的位置。最让人担心的,就是沉船被暗流退役的过程中碰上了海底地形变化,一些突起的海底火山和大型礁石很容易就能在碰撞中把沉船弄个粉碎。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顺利并且完整地把沉船捞上来,就不得不做一些辅助工作了。在泡沫压缩包起爆之前,先将吊臂的钢索甩进两千多米的海底,用钢网早沉船的一头一尾处进行包裹。

由于泡沫的极限浮力在沉船内无法准确预估,同时还要让“破坏者”带着浮筒等候在船体上升路线距离海底几十米处,待沉船经过的时候,随沉船同步上升。

当沉船上升到泡沫的极限浮力位置后,立即把浮筒之间的挂钩和钢网穿过沉船底部进行连接,分次引爆浮筒内的泡沫喷咀,通过浮筒的浮力,把沉船托升到安全位置,以便吊臂继续工作。

这个位置大约会在距离海面一百米左右,这个深度的海水压力和深海相比已经变得很小了,只要沉船在到达这个深度之前没有被解体,剩余的一百米可以说就是绝对安全的。

只要控制好吊臂卷扬机的回收速度,连接好船底的钢网,缓慢且匀速向上提拉,沉船安全出水就可以掰着指头倒计时了。

当然,想要百分之百地把沉船捞起来,还要保证在这个过程中不会再出现上次那样的军匪。

要知道菲律宾和印尼的猴子,包括越南鬼子在内,一直都在抢占南海的自然资源,把南海海域当做他们的自留地。这些***可是从来不闲着,而且他们对华人都有一种浓重的仇恨心理,遇到这样的事不生出贪心,怕是连鬼都不会相信。

虽然这种事故发生的几率小到接近于零,但是有了上次的意外,张辰也不能不在心里多加个保险,到时候难免要再开一开杀戒了。

让猴子和鬼子都下海喂鱼,船上能洗劫的一针一线都不能放过,舰船肯定是像印度海军的蓝维杰伊号驱逐舰一样沉入海底养鱼了,对于这些贪婪且卑劣的民族,怎么折腾他们都是不为过的。

本月没有求啥票,六月份的票就要求一下了,保底月票,大家都砸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