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97章 海上丝绸之路(六)

第三九七章海上丝绸之路(六)

之所以猜测沉船上的人不全是中国人,是因为“破坏者”在清理船舱与你的时候找到一只密封的玉质小盒子,里边装着证明这一船人身份的金牒。

这金蝶可不是所谓的佛教经典,而是一册巴掌大小,真真正正由黄金打造的官方文牒。能够用到金牒,那就肯定不是民间行为了,而是代表当时中央政府的,也就是说这船人是公派出国的。

金牒一共有七页,上边是阴雕的文字,做工极其的精美,堪称文牒中的顶级存在,但是这份文牒的价值,就让张辰暗自欢喜了。

文牒的大致意思就是说:大唐高宗显庆二年,皇帝觉得应该加强大唐和其他国家的文化交流,派出使节团前往各国宣扬天朝上邦的文化和执政理念,因为大唐的佛教和天竺国本出一源,就派了洛阳承安寺的高僧能衍大师为首,组织了一支六十人的团队前往天竺,由怀化中郎将阿鲁图朗为护卫武官,统领八百军士沿途保护。并带去大唐皇帝赐予的礼物若干,希望大唐和天竺世代友好云云……,最后一页是皇帝的戳子。

当时的中国,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方面都属于高度发达的国家,有很多“远在天边”的国家的人,甚至很多的军人都是外族人。

像大唐第一胡将,灭高昌国、败高丽盖苏文军、败西突厥、灭龟兹国,为李世民立下汗马功劳,并且在李世明故后请求为其殉葬的毕国公阿史那?社尔氽;还有史大奈、契苾何力、执失思力等人,都是唐初的胡人名将;当然后边也有比较不堪的,例如安禄山之流,也就不提了。

怀化中郎将是唐代正四品下武将的职称,但是阿鲁图朗这个名字可就不知道是哪个民族哪个国家的人了,也许是现在中国的少数民族,也许就是当时来到中国的大食、波斯、西域等地区的人。

带队的武官是一个外族人,兵士之中难免就会有一些外国人的存在,所以打捞团队猜测,这些遗骸中也许会有外国人的存在。

文牒上所记载的礼物可不只是这艘船上的这么多,总数一共有十几万件,只是这艘船上都是比较贵重一些的。而金牒又在这艘船上,那这艘船就应该是当时的主船,也就是那位能衍大师的座船了。

根据金牒记载礼物清单的数量和体积来看,出使印度的这支交流团队至少要有十艘以上的船只才能够用,只是这艘主船比较不走运,被风浪拍翻了沉入海底,而其它船只是否也同样不走运就不得而知了。

六十人的团队,八百名护卫官兵,至少十艘以上的船只,需要的船工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少说也应该在三百人左右。这样算下来,船上的乘员分布大约在五十人到一百二十人,这艘船是能衍大师的座船,护卫力量应该会强一些,成员人数应该在货船和护卫船之间,差不多就是七十人左右的样子。

如今船上只剩下五十多副骸骨,不见了的那些八成是在失事的时候掉进海里了,说不来里边就有能衍大师和阿鲁图朗两人。

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为了往海外宣扬中华文明而丧生的,张辰作为一个受了人家益处的后辈晚学,帮着这些千年前的先辈收拢一下尸骸,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

打捞团队的专家们围绕这部金牒研究了两个多钟头,基本把这艘沉船上大致的人物和配置,以及当时的使节团阵容、都有去往哪些国家、具体的行进路程等做了一些初步的推论。

张辰从会议室出来后,跟在他身后的崔正男用很是不解的语气问道:“师兄,我看咱们国家出访外国的时候,都是一个团队顺道去好些个国家;你说为啥古代的使节团都那么麻烦啊,难道就不能一队人全部完成呢吗?

你看啊,东南亚这边大多数都是佛教国家,你们刚才讨论的暹罗和真腊,就应该是现在的泰国和柬埔寨吧,那也是佛教国家啊,为什么不让这一队和尚挨着去呢,那样的话兴许就躲过海上的风浪了。”

张辰抬头看了看崔正男,没想到这小子也了解一些这方面的东西,笑道:“这么做有两个原因,首先古代人的出行没有我们现在这么方便,使团从中国去来回一趟印度可能需要最少半年左右的时间,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功夫。

在一个就是宗教方面的原因了,泰国和柬埔寨这些地方信奉的是南传佛教,也就是所谓的小乘佛教,中国信奉的是北传大乘佛教,两者不能混为一谈的。”

崔正男拍拍脑袋,长长的“哦”了一声,突然又发现有些不对,道:“可是师兄,西游记里边不是说,中国原来的佛教是小乘佛教,唐僧取经回来以后才改了大乘佛教的吗,怎么到你嘴里就变了样子呢?”

有一个中了小说毒害的好奇宝宝,张辰摇摇头暗叹一声,给他解释道:“小说是小说,就好比《三国演义》不是历史一样,里边的很多内容就是一个故事,你不能把小说里边的东西当做真的来认识,那可是要闹笑话的。

所谓的南传小乘佛教,又叫做‘上座部佛教’,是从印度向南传播,逐渐扩散到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地区,最后是到了我们国家的云南南部;而北传大乘佛教,则是从印度西北部开始,经由中亚和西域,一路向东传播到中国、朝鲜和日本等地的。

佛教的三乘分别是小乘声闻乘,证阿罗汉果;中乘缘觉乘,证辟支佛果;大乘菩萨乘,证无上佛果。他们都属于佛教的支系,并没有哪一枝倍力乐佛教的宗旨,只不过是精神世界的终极追求不同而已。

不管是什么样的信仰,只要有了些许的分别,就很可能会造成大的矛盾,尤其是在咨询完全谈不上广泛传播,更不可能有发达概念的一千多年前,如果不是特别睿智的大能者,不可能看破层层迷雾直指心性。

古代的人相对来说都是比较死板的,如果贸然派了大乘佛教自诩的僧人去到小乘佛教的国家,而且还是外来的和尚,难免会因为理念不同而发生一些争执和矛盾,这些都是对宣扬天朝文明不利的。”

崔正男关心的就是他所知道的内容,能够解答了自己的疑惑就可以了,对于专家们讨论的其他问题,他就不会太在意了,毕竟不是他的专业,就是想要关心也没那个基础。

真正在专家们两个多小时的讨论中,得出的答案远不止表面这些,里边所涉及到的内容包括很多方面。其中所涉及到的当时社会环境下唐朝的航海规模,政府的外交力度和唐代时候整个亚洲地区的时局形势等方面,都可以对当时的历史研究起到一定的作用。

这还只是通过一册小小的金牒能够了解到的内容,如果把沉船上的文物都打捞上来,对研究唐代的历史意义更加重大,在确定一些之前已经得出的成果的正确性之外,还能够弥补很多学术研究上的空白。

船舱内的文物开始打捞后,才真正到了这次打捞作业的期,虽然这个期被放在了很靠前的时间段,却并不会影响专家团的兴致,见到大量的珍贵文物出水,他们根本没工夫去考虑其他的问题了。

船上幸存的几百件琉璃器均为佛家法器和人物造像,琉璃是佛家七宝之一,也是中国古代著名的珍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王公贵族才能享有,普通老百姓不得一见。

琉璃的制造工艺相当复杂,需要采用制造青铜器的脱蜡铸造技术纯手工制作,经一千度以上高温的火炉将琉璃石和琉璃母熔化,再由熔液自然凝聚而成。全套过程需要经过十天以上,或者更长的时间,经过几十道严格的工艺流程才能够最终成品。

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没有精确的技术指标,琉璃也和很多的瓷器一样,烧制过程中一旦有某一点没有完全到位,这一炉的产品就会成为废品,十几二十天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而琉璃还有一个其它的瓷器或者金银铜器不会有的缺点,不论是瓷器还是金属器皿,少在失败后还能够将大多数原材料收回再用,琉璃却是不能够的,只要出现问题,就是颗粒无收,血本无归。

所以琉璃自从被传说中范蠡发现开始,直到就因为它的烧制困难和原材料昂贵,而成为皇家的专用品和赏赐大臣的恩物。

《西游记》中被贬到流沙河蹲苦窑的三师弟沙僧,就是因为不慎打碎了一只琉璃盏。作为一个天宫的卷帘大将,一个货真价实的神仙级别人物,居然会因为一只酒杯获罪。

虽然沙僧的遭遇比较让人们觉得很不人道,变相激起了老百姓对封建王朝当权者的方案和痛恨,但是也证明了琉璃在古代人眼中的珍贵程度。

自南北朝开始,佛教开始在中国广为传播,尤其是在崇佛的唐朝,人们对佛教的信仰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以至于大量的劳动力为了躲避徭役和赋税遁入空门,国家的经济收入也被各大寺院吸纳了不少,严重影响了社会的进步和繁荣。

但是人们对佛剑的崇尚热情却从来没有因此而降低过,即便经过了政府的多次打压,依然蓬勃而有力地发展壮大着,可见佛教这一信仰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之高。

佛教中的药师佛就叫做药师琉璃光如来佛,他的净土就是东方净琉璃世界,琉璃作为佛家七宝,越发受到一些崇佛的达官贵人的追捧。

而沉船舱内的琉璃中居然有高度近一米的大型多彩琉璃释迦牟尼像,这不仅说明了当时的中央政府在对外交流活动中给予的大力支持,也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当时中国人的手工艺的确已经站在了世界最顶尖,而其他国家只能望其项背。

因为是作为外交礼物使用,要代表天朝上邦的面子和尊荣,展示大唐的国家综合实力,船上所载的文物几乎件件都是精品。

看来古代的帝王和政客们也是很有手腕的,知道通过这种文化外交来震慑周边诸国,对天朝上班自然而然地产生敬畏心理。

人类只有在生活富足,经济达到一定饱和度的时候,才会更加注重物质上的高层次享受。能够制造出如此精美的艺术品来,可见唐朝的百姓真的是生活在蜜罐里了,其他的国家见到这些来自唐朝的艺术品,除了羡慕之外就只有敬畏了。

船上受损最严重,在琉璃器之外,就要数陶瓷器了。瓷器的烧制技术在当时属于中国人的独门绝技,全世界只有中国人能够烧制出精美的瓷器,其它很多的国家甚至连陶罐都不一定能烧好。

被打捞上来的八千多件完整陶瓷器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佛教题材的,类如香炉、净瓶等法器和各种人物造像等等,其余的则多是装饰用陶瓷器和日常生活用具。

最让张辰高兴的,就是在二层甲板的尾仓里,并列着好些个简易的箱子,箱子里边用来作为填充物的木屑并没有腐烂或者冲散,依旧严密地保住这藏身于其内的一尊尊三彩佛教人物像。

虽说在工艺和历史的研究工作中不一定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这些造像不但在唐韵现藏的两件大型唐三彩马之后再次证实了唐代三彩有大量的大型器生产烧制,也弥补了因为上世纪初河北易县八佛洼辽三彩罗汉组像流失给国内收藏展览界带来的空白和遗憾。

根据一部民国年间的《易县志稿》记载:八佛洼在峨眉寺沟底之东北支,亦称百佛洞、百佛山……山半有洞名百佛洼。

百佛洼又被当地人叫做百佛洞、百佛山、八佛洼等等称呼,据记载,百佛洼中有大小瓷佛像共计八十尊,以及三彩观音等大量的佛教陶瓷造像。

其中的十六尊辽代三彩罗汉造像,在上世纪初被国内的文物贩子和当地的政府盗卖给德国人贝尔?契斯基等和其他的洋人,至今仅有十尊存世,分别被英、法、美、加拿大等过的博物馆和一个叫做松方幸次郎的日本人收藏。

辽代是三彩发展的顶峰时期,且辽人不只对人体着意刻划、求其精髓,在造像的细节处理上也殚竭智巧,辽代的三彩造像可堪称三彩中的顶级作品。

而沉船所载的二十多尊佛教造像中,虽然没有罗汉造型,也不是辽代时候的巅峰之作;但却是三彩陶器另一巅峰时期的精品,在释迦摩尼佛、燃灯佛、药师佛等十多尊佛像,和八尊四大菩萨像之外,还有一组在国内极少见到的八部众造像,算是国产佛教造像中的绝无仅有的三彩陶器造型了。

也许是因为长期以来的中央集权制,和皇帝的家天下概念灌输下,“官本位”这个模式在中国人思想中占到了绝对主导因素,中国的大多数佛教信徒都愿意尊拜佛祖和菩萨、罗汉,对于其他的佛教人物多少有且欠尊敬,所以八部众或者金刚等力者在国内并没有什么市场。

而这些造像是因为要赐给印度国王或者某些寺院的,所以才会特别烧制出八部众这样的小众产品来,恰恰也是因为这样,在一千多年后的二十一世纪,给中国的佛教造像收藏品增添了一抹新鲜的颜色。

这一批三彩陶器中还有另外一个亮点,一百多件印度人物造型的陶俑,同样也是在以往的三彩陶器中不曾见过的类型。

这些陶俑有衣着华丽,脑袋上缠着一大卷裹脚布的贵族造型,有身裹沙梨,以丝巾蒙面的侍女造型;还有骑着高头大马,一手持弯刀,一手藏虎爪的骑兵俑;无一不是造型精美,栩栩如生的艺术精品。

众所周知的唐三彩陶俑造型中,有胡人造型也有汉人造型,文官、武官、侍女等等也算是种类繁多了,但是却从没听说过有印度人造型的,可见我们的老祖宗对于各种不同文化的接受和包容程度。

打捞上来的瓷器中最有价值的,则是一批高宗皇帝御赐的秘色瓷,器形完整的四百多件瓶、罐、壶、碗瓷器,全部都有“高宗显庆二年御赐”的刻款。

在此之前,关于秘色瓷的始烧年代一直有五代和晚唐两种说法。这批秘色瓷的出水,有着很重大的意义,为秘色瓷的最初烧制年代提供了坚实的佐证。

五代说的根据来源于《十国春秋》、《吴越备史》、《宋史》、《宋两朝供奉录》等文献中“五代的钱氏朝廷向后唐、后晋和辽、宋王朝进贡的越贡瓷”的记载;而晚唐说的主要依据则是晚唐诗人陆龟蒙和徐夤(yin)在诗词中提及了“秘色”一次,和法华寺地宫中出土的秘色瓷实物。

持这两种说法的人长期以来都在为各自的理论而争执不休,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晚唐一派坚持自己的实物论,五代派则是攻击晚唐派的实物有差别,不能当作依据。

而这次唐韵打捞出来的初唐秘色瓷,不但器型繁多,而且釉色也存在明显的多样变化,还有最要命的刻款,以及盖着皇帝戳子的金牒作为证据。足以打破两派之间的争论,从而一概秘色瓷的人始烧年代,将这一时间提前了至少两百年。

唉,真是无语啊,啥也不说了,咱就是这么个烂成绩,死喊痛哭的才求来四票,弄的都不好意思开口要票了。月票有没有无所谓,推荐票多一些也好啊,可就是这么不见起色。

就这么着吧,也许是写的的确太烂了,得不到票也很正常,实话实说,俺这次真的死心了。

票,不求也罢,坚持到把这个命题完本,算是给一直支持俺的同学们一个承诺吧。

浪拍云在此谢过诸位了

全本推荐:、、、、、、、、、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