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四三零眼熟

四三零、眼熟

以张辰现在的意念力,这个洞口的位置早在来到这座小山丘的时候就应经发现了,但是出于需要保密的原因,况且他现在还没有能够挪动近两米厚石门的能力,也就只好是一步步地来了。

门打开了,里边有没有什么危险,张辰是早已经探查清楚了的。这鬼子六还真是够鬼的,不但从密匣开始就在设置重重迷雾,再到石板提示,以及外边入口处的险恶机关,接着就是进入通道后的机关重重。

真要是不明白内里危险的人,或者是贸然闯进来的人,没有谁能够活着离开的。为了这样一个秘密,这家伙还真是煞费苦心,布置到每一丝的细节上,就张辰自己知道的,可谓是古今第一高手了,估计就连传说中的曹操七十二疑冢,所花费的心思也不一定比这里的机关高出多少去。

就在一进门不到五米之内,就有三道机关,而且都是极度的凶险,一旦落入机关的范围之内,九死一生怕都是说得轻了。

这三道机关都是相辅相成的,只要出发了其中的某一道,其他的两道机关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随之启动,不论是地下的枪山剑林,还是左、右、上上面的万箭穿心,又或者是数千斤的悬空巨石,没有哪一样是好招架的。

接着再往里边去,在大约五十米左右的地方还有三道机关;再往里大于到了一百五十米位置的时候,又是三道机关。最为可怕的是。其中的几道机关是设置在向下的台阶上,其设计和隐藏之精巧,看成夺天之功。若不是知晓全部的机关设计位置,并且知道关闭的方法。想要躲过去,除非是王八走了鳖运。

这三处机关过去之后,才算是到了最后的真正入口处,也就是打开这个地下建筑的最后一道大门了。而想要打开这道大门,就必须要用到密匣中的那几块金板了。如果没有那几块金板,即便是命大到能够找到这里,并且无比幸运的躲过了所有的机关,也照样无法再前进一步。否则又是如潮水一样袭来的机关。

这些危险在手持鬼子六各种提示和告知,并且拥有神奇意念力的张辰眼里,当然有事另一番景象了,他大可以轻松地绕过所有的陷阱。把机关一一关闭掉,安全进入最后的地下建筑中去。

不过虽然可以避过所有的危险,却也不能贸然地进入石门,这里毕竟已经封闭了百多年,天知道里边是不是会多出一些其它的不为人知的危险。即使张辰可以躲过所有有型的潜在危险。但是隐藏在空气中的杀手,却是他无法在实现探知的,也是最为危险的。

有了之前多次的探宝经验,经历了滇缅边境的山洞。加勒比海的岩洞,鼓浪屿和京城的地下密室。张辰的探宝经验也算是很丰富了,各种的工具和设备早就在戒子里边有足量的库存。

拿出防毒面具两个人分别戴上。专用的手套和鞋子也是必须配备的,另外就是强光灯了,这个是最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了光线可就不好玩了。

在石门打开半小时之后,等里的空气流通交换的差不多了,张辰这才拉着宁琳琅的手,进入到这巨大的通道之内,巧妙的避开所有的机关,并且一一关闭了启动装置,缓缓向通道的深处走去。

这里的机关比起当初吴世璠宝藏的机关来,虽说是更加凶险和复杂,也是百年以上的玩意儿,但是却提不起张辰多少的兴趣。想当初人家吴世璠用的课都是真金白银,而鬼子六却小气的连黄铜都不舍得用,连精铁的都并不多,尽是些铸铁物件。完全没有什么工艺在里边,艺术或者文化就更谈不上了,试想有谁会收藏一块百多年前的废铁呢,还不够折腾呢。

往前走了几步,宁琳琅回头看看两片已经溃缩到山壁中的大石门,若有所思地问道:“师兄,一般的密室之类,都是尽量的把入口的尺寸做到最小,以达到更好的隐蔽效果,可是这里却用了这么大的尺寸。这到底是因为里边藏着不一样的东西,还是因为所谓的什么皇家气派,又或者是其它的什么原因呢?”

这个问题张辰还真是不大清楚,以前每一次探宝,张辰都会在事前释放出意念力对周围的一切进行探查,可这一次却没有那样做。为了能够在最后进入地下建筑的时候,能够有一个巨大的惊喜,也能够真正的体验一下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只是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向前摸索,地下建筑里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还真是一无所知。

不过这个当然难不住他,没有谁不会对即将到来的未知实物不感兴趣,而依照所知的情况去做进一步的判断也就成了很有必要的工作,相信宁琳琅也会有一些自己的判断,只不过她太依赖也太崇拜张辰了,所以才会用张辰的话来鉴定一下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张辰一边拉着宁琳琅小心翼翼地按照提示前进,一边把自己的判断说出来:“一般来说为了达到最佳的以按时和隐藏效果,但凡密室、宝藏等隐蔽的所在,都会以最小的合理尺寸建造。而这里却有这么大的入口,里边的通道也修建的这么整齐,不但有平整的路面,甚至还用大量的石块建造了整个甬道来防止土丘的坍塌。

建造者下这么大的功夫在一座秘密的地下建筑上,只能说明两点。第一,这里边有足够大尺寸的东西,必须得有这么大的空间来供其通过;第二,这里边所存放的东西数量太巨大,人力徒手或者简单的运输工具已经不足以承受,必须使用更加宽大、载重更多的马车来运输。

至于说满清龙脉,我觉得可能性是最小了,这么绝密的讯息,不是一个手握大权的王爷就能够独自掌握的,也不可能只有他的后代有资格继承。别忘了当初鬼子六还留下一句话,说这里边的东西是足够他的后人们用来翻身的,想来应该不会是龙脉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不论是因为哪一点,都足以证明,这座地下建筑里有着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东西,也许这下面还真就是一座军备武器库,又或者这里是一座金山银海也说不定呢。管他那么多呢,等下我们进去以后,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说着,张辰还真是又动了一点想要事前看看这地下建筑里边到底什么内容的念头,只是想到身边的宁琳琅,觉得自己这么做多少有些不公平,这才压下了刚刚升起的那意思念头,继续躲避着沿途的机关,向着甬道的深处走去。

前后一共九道机关,即使是已经知道了如何躲过去,这一路上张辰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身边可还跟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师妹呢,万一有点什么差池,他都不知道到哪儿哭去。

两百来米的距离并不长,但是两个人却足足用了半个小时还多的时间,其中超过二十五分钟都用在了如何躲避机关上面,等来到最后的入口处,强壮如张辰,都有一点感觉到累了。

即使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张辰依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天知道这里是不是一个天大的陷阱,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阴谋。要知道,能够设计出如此巧妙连环布局,并且把秘密埋藏的如此之深,这样的一个人,谁又能够保证这不是他为对手准备好的一个“超级惊喜”呢。

站在已经深入到地下三十多米的最终入口前,趁着宁琳琅调节呼吸和体力的时间,张辰把意念力穿过了石门,来到了地下建筑的内部,首先要排除进入建筑后可能会有的危险,张辰才敢打开这道最后的石门。

里边是很大的一个漆黑空间,没有探查一下这个空间的具体大小,更没有来得及检查建筑内的物件,只是确保了入口后边一定范围内没有危险存在,张辰就把意念力收回到了石门后面的五米之内,这个距离是必要的安全保障。

取出两只小型的压缩氧气,两个人分别装在防毒面具上,保证并没有**在外的皮肤之后,张辰这才取出那几块密匣内的金板,相互重叠起来放进一侧甬道石壁上那个有着几个凸起的金属凹槽内去。金板重叠后所留下的几个空隙正好能够套在凸起上,然后向着下方的空处用力一拉,石门机关开启的“嘎啦,嘎啦”声很快就响了起来。

张辰和宁琳琅两人闪向一边,等待这内外空气的流通交换,这个过程又是近一个钟头,空气流动带来的微风才基本停下来,可见这里边的空间见有多么大。张辰随身携带的强光灯最远距离能够达到一百五十米,在门口却依然无法照到对面的尽头,这里至少应该在有一百八十米以上的深度了。

虽然已经和张辰减税过了很多次类似的情况,但是在漆黑而陌生的环境里,宁琳琅还是多多少少感到了一丝紧张,销售紧紧地抓着张辰,不肯放开一下。虽然宁琳琅没说话,张辰却能够感到她的紧张,马上拿出十几盏强光灯四下里摆放好了。

随着强光灯的摆放进度,十八盏强光灯所发出的灯光纵横交错下,地下建筑内已经接近白天了,里边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得很清楚。不过在这样的灯光下,张辰和宁琳琅却有些愣在那里了。

这座地下建筑里边的样子好眼熟啊,青铜器、玉器等等的各种古物文玩,大量的木料,以及金银等物件,像极了吴世璠宝藏的样子,但是有些方面却要比那里更加的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