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41章 皇家气派

第四四一章 皇家气派

感谢天下大不同同学月票支持!感谢lyk6017同学的打赏!感谢随便取得同学的评价,我想应该是个好评!谢谢大家!

具体要如何处置这两套书,那都是后边的事情了,至少那也算得上是够分量的古董了,尤其是那些书函,更是标准的皇家器物,这些都等于是白给的,想想也就不好再挑肥拣瘦了。现在又过去了不少的时间,计时器已经响过第六次了,剩下没有清点和查看的东西还有不少。

眼看着天就要开始亮起来,如果不能再两个小时内从这里出去,那到了上午八点以后,难免就会有来往的人,那样可能这一天就不好出去了。

帐篷和不少用具都留在了山那边,尤其是还有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摩托车,张辰可不敢保证路过这里的是什么善男信女,不是沿途计划着打劫他的那俩混蛋那样的就不错了。如果帐篷和工具丢了还好说,可摩托车要是丢了,这一路回去可就要吃苦了。

张辰大致看了一下,剩下的东西少说也在几千件往上数了,两个钟头的时间可是紧赶紧,稍微耽误一点都不行。

现在也顾不上再考虑什么《四库全书》怎么处理了,和相隔的另一块区域之间那八张识纹描金的大屏风,和隔着屏风那边的物件,才是接下来的真正目标。

这边的八张屏风和之前几处隔断位置上的屏风不大一样,之前的屏风都是镂空、浮雕或阴刻的紫檀和黄花梨材料,每一处的屏风都是同一种材质。但眼前的却并非同一材质,那八张中有三张是紫檀的,两张是乌木的材质;另外的三张则是两张上了黑色一张上了红色漆地的,只有张辰在意念力下看到里边的材质是铁力木。

两张乌木材质的在底边下有戗金款识“雍正四年吉月内务府营造司漆作”,三张紫檀的分别是雍正七年和乾隆十五年、二十一年制作,三张带有漆地的分别是雍正五年、七年和乾隆二十六年制造,雍、乾两朝正是清代的宫廷艺术发展最迅猛的时代,工艺也是满清两百多年最好的。

不过这八张屏风的纹饰倒是大致相同。基本都是以海水纹为衬托;正面是缠枝莲纹或缠枝牡丹纹为地,龙纹和凤纹为主;背面则用回形纹为边饰,框内则是一些寓意吉祥或者赞美女性端庄美丽的诗词文字。

前后两代帝王。分别在六个年份制作,但是屏风的尺寸、款式和纹饰却都基本相同,这也可以算是相当大的巧合了,也许鬼子六就是喜欢这样的。所以才会专门收集了这么多相似的屏风吧。

不过放开其它的先不说,只是这工艺就很让人叹为观止了,在如此大尺寸的屏风上用识纹描金的工艺,不愧是皇家御用工匠的手笔,不是一般的匠造工艺能比的。

尤其是三张紫檀木的。和两张乌木的屏风,表面处理的相当光滑,用“光可鉴人”来形容也并不为过,再加上金色的纹饰,更是显得富贵逼人。

而两张乌木的屏风则是其中的佼佼者,乌木的选材必定是经过了千挑万选,才选出了这些毫无瑕疵的料子来,也只有当初张辰在印度搞来的那些乌木能比这个强。经过打磨和处理后的乌木板子乌黑发亮。相比用过黑气后的板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描金的纹饰,断的是金碧辉煌,放在那里也是万分的眨眼。

在款识的分别上基本定义为:低于表面的叫做“款”,高于表面的叫做“识”,发音为“zhì”。“纹”既是纹饰的意思。所谓“识纹描金”,也叫做“识文描金”。就是在纹饰凸起的地方描金,是一种极奢侈的工艺。

描金的漆器还有黑气描金和朱漆描金等。并不雕刻纹饰,而是直接在打磨好的素胎是描金。还有一些其它的描金类漆器。这些都和识纹描金一样,都是以纯金作为纹饰的表现。每一件描金漆器的造价都异常昂贵,但这样的工艺也是所有漆器工艺中最为好看的。

这种漆器的工艺起源于我国的战国时期,在隋唐时期传入日本,从而在日本发扬光大,被定名为“莳绘”。到了清朝的时候,这种传到日本的漆器工艺有传回到它的出生地,无奈当时的国人几乎没有研究这种漆器的,都把这种工艺认为是日本人的,又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洋漆”,意思是从东洋传过来的。

可笑的是,在明代的时候,国人还有擅长制作描金漆器的,明代著名的画家仇英,就是一个很擅长描金漆器制作的高手。

所以到了现在,如果有人去查阅轻功档案的话,就会发现,所有带有描金的漆器,全部都叫做洋漆,这也算是一个国家的悲哀了。

几个小时前张辰在摆放文玩的那片区域里得到的漆器中,就有两件事战国时候的识纹描金器物,可惜的是有一件略微有点破损,意念力无法修复,只能是一个遗憾了。

清朝的雍正皇帝,就是这种大量描金的识纹描金漆器的爱好者,多次下旨意要求制作这种漆器,全国各地的匠造作坊都把大量的这种漆器进贡到皇家,以至于一时成风,发展到后来还在江西衍生出了瓷胎的描金漆器。

雍正很喜欢这类的漆器,同样也影响到了他的继承者乾隆,这也就是鬼子六为什么能够收集到如此多的超大尺寸识纹描金屏风的原因。如果换做其它的任何一个朝代,或者是清朝没有了这两个皇帝的当政时期,想收集到一件都是幸运,收集这么多那是绝无可能。

清朝是一个很不正常的时代,皇帝们因为是异族统治,所以天天都在担心被推翻。这个从非满族大臣很难担任要职这一点就能看出来,太平天国时期,曾国藩练湘军平叛,成功之后就被逼迫着裁撤大批的湘军,并且还要交出兵权;李鸿章平了捻军叛乱后,淮军也是遭受了同等的待遇;基本上只要是汉人做官的地方,就必然会有一个更大的满人官员对其进行压制,以防汉人“心生不轨”。

而在担心的同时。又觉得应该抓紧时间享受,免得有一天被赶回到关外的苦寒之地,就再也没有享受的机会了。这种心态不仅是皇帝有。其它的皇族也有,大部分的鞑子都有这样的一种心态。所以,在上行下效的过程中,鞑子们不论贵族还是奴才。都一步步走向了穷奢极欲,视奢靡享受为人生第一等大事,这种心态甚至还影响到了大批的汉人官员。

正是因为这种风气的推动,整个清朝都逐渐走向了表现富贵的独木桥,大批的金银从天朝流水一样撒向世界各地。接着就是更加符合奢靡和享受的“福寿膏”到来,成为了压垮天朝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后话不表,且说这八张识纹描金屏风。不提紫檀木和乌木的本身价值,就这四十多公分整板的尺寸来说,铁力木的价值都不是一般的贵。单论那一张朱红漆地识纹描金的屏风,只是靠着这样的顶级工艺,哪怕是黄杨木材料的,也能够有一个贵到吓人的价格。

如果再加上本身铁力木材料的价值。这么一张屏风的造价就足以让清朝当时的一般白富美傻眼了;加入这样的东西可以进行销售。它的售价甚至可以让一个清朝的县级高富帅直接破产,可见当时皇家享受之奢靡。

清朝皇室和贵族的奢靡,各种民间的文字记载和传说从不缺乏,而流传下来的诸多历史文物也严正地证明了这一点。并且,就在这八张屏风的另一边,就是一个满清皇家奢靡展示现场。

看来这鬼子六的确是要造他四嫂和侄子的反。而且是要铁了心的干下去,准备的着实充分啊。这一片区域内所有的东西都是皇帝日常起居和上朝所用的,足够他另行建立一个小朝廷所用了。

张辰却很不明白。以鬼子六当时在朝廷内部的威信和地位,慈禧又是那么的昏庸和无能;而鬼子六有准备的这么充分,数千吨的金银都能备下,区区一点兵马和刀枪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可为什么最后就没成事呢,这件事里边处处透着蹊跷,可偏偏又完全找不出一点问题,当真是头一等的怪事。

靠着边上的又是数百只大箱子,箱子的材质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用的一应尽是黄花梨、紫檀和金丝楠木,最差的也是红酸枝。箱子的外观却要比之前其它区域里所有的都要漂亮,外边雕龙刻凤,上着带有阴刻如意纹饰的锁搭子。

看看这一片区域里其它摆放在外边的物件,不同尺寸的龙椅七张,龙床也有七张,御用的雕龙万寿屏风并列着十五张,其它的御用家俱柜阁之类的若干,还有在架子上撑起来的几件龙袍和凤袍等物件。所有的东西俱都是皇帝皇后的制式装备,看来这片区域里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御用物件了。

张辰释放出意念力穿透几只箱子,里边装满了不同尺寸的锦盒,继续穿透这些锦盒之后,里边的东西一件件都献出了原形。果然不出张辰所料,全都是一些御用物件,按照表面的两层绿色光芒来看,这应该都是鬼子六自己私下里捣鼓出来的。

接着,张辰用意念力把这片区域里所有的箱子挨个儿看了一遍,其中有一百九十多只箱子里,都是用各种锦盒包装起来的御用金银器。

各种纹饰的金酒器三十五多套,金餐具四十四套,金手炉、金托盘、金烛台、金香炉、金佛龛、金佛像、金如意等等工艺精美的御用金器四千一百零九件。各种御用银质器物一千九百多件,金银镶嵌的御用器物两千五百五十件,还有御用金首饰九百一十件。

这么多的御用金银器物,多达近万件,就这些东西也足以开一个清代宫廷御用金银器展览了,而且从数量和品质上,都要比国内开过几次的故宫和其它馆院的联合展览要好很多,这就是财富啊。

再后面的其它箱子里,则都是御用服饰了,张辰清点了一下,居然也是要一个很吓人的数字。包括外边加起来的在内,一共有皇帝朝服龙袍七十七件,朝冠顶戴十三顶,御用朝珠七挂。紫貂大氅八件,雪貂大氅三件,玄狐大氅三件。白狼大氅两件,还有其余的朝靴、荷包等衣物近百件。

另外还有皇后朝服凤袍四十九件,凤冠朝冠六顶,也许是因为皇后日常要用到三挂朝珠的原因。皇后的朝珠有十三挂。紫貂大氅八件,火狐大氅五件,雪貂大氅五件,其余各种衣物近三百件。

最为奇怪的是,最后边还有两只小箱子。里边装着的居然是明代御用衣物。包括龙袍、金冠、凤冠之类的,也有那么七十多件。只是有些已经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而有了些微的损坏,不过好在还没有完全破损掉,浪费一些一意念力的话,还是能够补救的。

但是在数量上可就完全不能和清代的相比了,虽然也是男女款式的都有,却也只能勉强拼凑出三套皇帝服饰和两套皇后服饰,再多的也就是几件零碎的衣物了。完全不可能配套。只是有一点。这些明代的御用服饰都是真家伙,意念力观察下完全符合明代的要求,只不过年代比较混乱一些而已。

有了这么多的明清两代御用服饰,唐韵大可以专门僻处一间明清皇室服装展览的展厅来,在这方面全国范围内还没有那一家馆院能够做到的,唐韵这可是又要拔一个头筹了。

另外的那些皇室御用器物数量更多。这鬼子六为了当皇帝可算是费尽心思了,不但有龙椅、龙床。就连御用款式的案几和柜阁都全部打造了出来。足以真实模拟布置出皇帝书房、寝室,以及用餐等场所。这可又是一个不小的噱头。

张辰快速地把这些箱子里的东西都查看清点过之后,又开始和宁琳琅打开箱子进行粗略的清点。饶是宁琳琅见过了那么多的大场面,陈老、褚铁眼、宁爷、董老、李天平等人的藏品都很丰富,张辰的那就更是不用说了,故宫、冬宫、罗浮宫、大英博物馆什么的馆院也去了不少,有的还是去了若干次,可是却从来没有见到如此多的,配套完整的,并且保证所有的器形都完美无缺的皇室御用器物。

直看得宁琳琅两只眼睛溜圆,嘴巴也微微张开做出惊讶状,白嫩的手指在一件件器物和家具之间扫来拂去。

张辰已经是全部观察过了的,这时候就没有那么诧异和惊讶,欣赏的心思也就跟着淡了一些,心里边想着的却是那些裘皮大氅。

这些大氅在那个时候是很难得的,特别是每一件都是那么的完美,在意念力之下居然都找不出一根杂毛和一处瑕疵。在当时的工艺条件下,要制作出如此品级的裘皮衣物,远要比现代的机器流水线难上若干倍。

更为难得的是,那个年代还没有人工饲养,这些毛皮可都是通过野外狩猎抓捕来的。想要凑齐制作这么的多大氅的纯色毛皮,所需要的动物数量恐怕也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即便是其中的一件紫貂大氅所需的貂子,就要十几只乃至数十只,而要挑出完美无瑕的貂皮来,怕不得上百只或者更多才能够。

话说一品玄狐二品貂,三品四品穿青刀,这玄狐大氅和紫貂大氅都是一二品大员才能穿戴的,可那也只是一些略有瑕疵的产品,真正完美无瑕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只能是供应皇室的需求了。

还是满清皇室会享受啊,不论是紫貂还是雪貂,又或者玄狐、火狐,这些动物的皮毛都是极为保暖的,在零下十几度的寒冷冬天,即使里边只穿内衣裤,只要有这些东西在身,就不会被冻着。而且这些皮毛不会被水浸湿,沾水后只要抖动几下,就可以恢复如初,同理遇到雪也是一样的。

那白狼的皮毛就更是难得了,白狼的栖息范围只在北极附近的苔原上,只有在俄罗斯、加拿大、格陵兰等地区的最北端,才能够找到白狼的踪迹,而又极难捕捉。在清朝那样的年代,在华夏的人想要获得一张白狼皮,基本就等于是梦想了。

除非是去往俄罗斯等地做生意的人,和当地的皮毛商人有着极好的关系,也许能够从他们手里偶尔得到一张。想要得到足够缝制两件大氅的,毫无瑕疵的白狼皮毛,要比凑齐一百件玄狐或者雪貂大氅的皮毛都要难。

而现在是二十一世纪,这些动物的野生品种已经成为珍惜的保护资源,猎取都成了违法行为。想要得到几张皮毛根本就不可能。当然也可以偷猎,但是那个的风险很大,而且也真的会破坏野生动物的保护。破坏生态环境。就算有人愿意,也被允许去捕捉野生的,想要凑足一件大氅的皮毛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而人工饲养得来的皮毛,其品质却完全不能和野生的相比。完美无瑕的也一样极为难得。

张辰清点过后,发现这些大氅都保存的很好,稍微有些挤压造成的褶皱,也都可以用意念力完全恢复,这些大氅经意念力修复之后。也完全和市场上销售的裘皮服装一样了。

光是男式紫貂大氅就有八件,女式的也有六件。男式的雪貂和玄狐大氅也各有三件,还有两件白狼的;女式的火狐大氅和雪貂大氅也都各有五件。

张辰一边应付着和宁琳琅一起查看箱子里的东西,一边就在心里想:鬼子六弄出这么多的大氅来,每一件都这么完美,现在都到了自己手里,如果不好好利用起来的话,可就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等两人清点道装着大氅的箱子。宁琳琅看到了分别装在紫檀木匣子里的大氅。摸着柔软雪亮的皮毛,眼中的亮光再次盛了起来。这丫头可是一个识货的人,自然之道这些大氅的难得,这样的毛皮可是万金难求啊。

张辰自然是看出了她眼神里的意思,等清点完两只箱子里全部的大氅后,主动取出一只匣子。把里边的火狐大氅取出来展开,直接就披在了宁琳琅身上。还帮她把带子系上。

迎着宁琳琅火热的目光,笑道:“这里边有这么多呢。我们不可能都拿出去展览吧,各样有那么一件两件就足可以了。其余的总不能放在那里不动,还不如都利用起来,也算是不枉费了当初那些猎户、工匠和裁缝们的心血。

我的小师妹美若天仙,是世间仅有的绝色,这血红的火狐大氅披在身上,才算是相得益彰了。也只有这么珍惜罕有的绿叶,才能够配得上我的小师妹,才能够更加衬托小师妹的美丽。”

原本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张辰这厮完全是亲情至上的人,遇到这么好的东西,自然是要给最亲近的人分享了。可是女人就这么奇怪,往往和正常的事情就可以把她们感动的一塌糊涂,宁琳琅这时候显然是被深深地、极度地感动了。

抱着张辰,豆大的眼泪珠子就开始不要钱似的往下掉,一边哭一边说道:“师兄你太好了,有什么好东西总是想着给我,我太幸福了,我敢打赌,我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张辰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这么个表现,呵呵一笑,道:“傻丫头,师兄的不就都是你的吗,师兄吧好东西给你当然是应该的了。乖,先不哭了,咱们还得接着清点呢,清点完了也好早点出去。

这里的大氅这么多,我想等回去之后,给外公外婆、两位太师叔、师叔师伯、老妈和湄姐、小沐姐、小涵他们都分上一件,这其中当然少不了我的岳父岳母,还有我小师妹外公的份。这东西保暖防风的功能超级棒不说,他还是皇家御用的物件,咱们也好好地享受一下这皇室气派。

这么多人也一样是分不完的,老妈和五师叔,还有我的小师妹,都是可以分到各样一件的。怎么样,这个是不是来得更加震撼啊,从此我的小师妹就不用怕寒冷的冬天了。

另外啊,针对小师妹今天的表现,挑灯夜战陪着师兄在这里清点和查看。我决定,把刚才查看首饰时候发现的一枚镂空双喜金戒指,一枚金錾牡丹纹镶宝石戒指,和一对浮雕九龙吐珠钏子都作为对小师妹的奖励,另外好附送小型錾刻仙鹤香炉一对,供我的小师妹来香薰使用。不知道这样的安排,未来的女子爵阁下是否满意呢,如果尚算满意的话,就奖励奖励吧。”

话声刚落,张辰的脸上就响起了一连串的:啵啵啵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