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48章 好人好报

第四四八章 好人好报

感谢李小狗同学的月票支持!

今天是连续第八天万字更新了,

张芷兰正在心里感叹这个儿媳妇找的真不错,家世相当就不说了,重要的是对儿子好得不得了,人长的又特别漂亮,性格什么都好,也知道尊重孝敬长辈,这会儿又很温顺地劝慰着自己,看来儿子是有福了。

转而又听到儿子说自己捡漏了,而且是捡了大漏,张芷兰压根就不会相信,觉得是儿子为了安慰自己,专门说些好听的,让自己不再为了这件事闹心。

摸了摸张辰的脑袋,微笑道:“小辰,妈妈知道你是想宽妈妈的心,让妈妈别为了这事烦恼。可妈妈见多了你们这种行当,也知道捡漏有多难,前段时间我还在电视上看来这,说着捡漏几乎就是万里挑一都不一定准的事,哪有那么容易啊,随便买点东西就捡大漏了。

虽然你们总是今天说捡漏了,明天又说捡漏了,可妈妈知道,那是因为你们有高于别人的能耐。可你妈妈我自小到大就没怎么接触过这些东西也就是你回来以后才了解的多了一些,哪有那么高超的眼里呢。

妈妈又不是什么想不开的人,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东西的真假,又不好意思拿出去给人看,心里觉得总不是个滋味。所以才等你们回来以后,拿来让你们给妈妈看一下,我也不求能捡漏什么的,只要不是太亏的厉害,或者别全是假的,妈妈就很满意了。”

张辰正要说点什么,还没有张口,宁琳琅的话就已经说出来了:“妈,师兄真的没说谎安慰您,而且一丁点儿都没有。这些东西的确都是宝贝,您花了五千块买来实在太超值了,这些东西的价值我看怕得有五千个五千也不止。如果赶上一个好买家的话,再翻一倍都是少的。”

张芷兰都有点不知道该说设么了,如果只是一个人说。她还可能认为是在安慰自己,现在儿子和儿媳妇两个人都这么说,况且还是在自己说了那一番话之后儿媳妇才开口说话的。而且,儿媳妇的那种语气。完全不是安慰人时候的语气,反而是那种相当确定的语气,这就由不得张芷兰不信了。

“那,琳琅啊,你跟妈妈说实话。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想你说的那样,都是真正的宝贝啊?”张芷兰还是想最后确定一下。

宁琳琅笑着点点头,道:“妈,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这盒子里边一共有六件东西,分别是浮雕山水纹翡翠鼻烟壶,核雕镶金龙凤呈祥香薰,竹雕八仙过海小把件,缠枝莲叶纹羊脂玉轴头一对。和牙雕印章两枚。这些东西都是上好的珍品。而且基本上都和名人有关,属于是那种千金难求的宝贝呢。”

张辰和宁琳琅的确没有说假话,张芷兰偶然买到的这六件玩意儿,每一件都有着不俗的出身,那个卖给张芷兰东西的人应该并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之处,而且又是在急于用钱的情况下才想要出售。价格自然是上不去的。

张辰很想知道一下,一个手里能有这么几件宝贝的人。而且这些东西一看就是常年有人把玩,可为什么卖家却是个不识货的。这里边的道道可就多了,万一要是赃物什么的,将来可能还会有麻烦。

心中想定,就问张芷兰道:“妈,我跟您保证,这些都是相当贵重的宝贝,每一件的价值可以说都很恐怖,就算你花了五万买下其中的任何一件,都能算是捡了大漏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您应该信得过吧。

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要卖这些东西,而且还卖得这么便宜,完全就是一个万行才会干的事。可这些东西却又明显是常常有人把玩,而且很小心对待,一个不懂行的人却能够这么对待这些东西,实在是太怪了。妈,您能跟我说一下,当时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吗?”

张芷兰见儿子对卖家有疑惑,也想到儿子肯定在担心什么,当然要儿子解答一下。

把额前的头发向后拢了拢,道:“就是你们走以后的第二天,我从你外公那边出来后,去医院看了一个同学,就是你任秋阿姨。从医院出来后就准备回家了,刚出了停车场不远,就看见有人在街上推攘。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被几个年轻小伙子推倒在地,还准备动手打人,那个倒地的人脑门已经破了一块,血都流出来了,还在不断的求那些人。我觉得那人挺可怜的,就让后边车上的保镖下去把双方拦开,看着那个人走远了再走。

可是那几个年轻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对保镖骂骂咧咧的,还拿出了铁棍和匕首吓唬保镖。保镖下去只是为了拦住他们让那个被打的人走,我也没让他们动手打人,所以也就一直拦着没再怎么样。

只是那个被打的人起来以后并没有走,而是朝着那几个年轻人要东西,说什么年轻人把他的东西抢了,那是他要买了给他母亲看病用的。

保镖见识这种情况,就来问我怎么办。我看着那人实在可怜,被人打成那样还要坚持要回自己的东西,然后买了给母亲治病。心里一软,就想要帮帮他,玉石我就下车去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张芷兰短期宁琳琅刚倒好的温水,喝了一口才又把剩下的说完。

张芷兰下车去问过那人才知道,他是远郊的人,家里本来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浩劫七年的时候,有人上他们家捣乱抄家,他父亲和哥哥都因为和抄家的人争斗被打伤,后来不久就死了,当时只有三岁的妹妹也因为被父兄的惨状吓傻了,他当时因为没在家才躲过了一劫。

他父亲和哥哥去世后,母亲为了养活他们兄妹俩,累出了一身病,后来又因为忧思成疾眼睛也瞎了。妹妹也因为没人照顾,傻乎乎的跳进了村前的水沟里淹死了,全家五口人现在就剩下他和瞎了眼睛的母亲。

而他又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赚钱的好门路,想要出去打工多赚点钱。却又放不下母亲,只能是守着家里的那点营生勉强度日。近几年他母亲年龄越大了,年轻时候那些毛病的隐患也就出来了。为了给母亲看病,他已经把全村人都借遍了,最后不得已还去借了高利贷。

这次来京城就是给他母亲治病的,来之前也是借了不少的前。据说把家里的房子都抵押了,但是来到京城之后才发现,事先准备的一万多块钱并不够。现在的医院你们也是知道的,没有钱就什么都别想,这医院的医生还算是不错。先让他交了一部分的钱,又在同事之间给他凑了一些,但还是差七千多块。医院又给他免掉了一半,让他只交一半就可以了,就这他也是拿不出钱来。

这几件东西是他们家家传的,他父亲之前有过很多的老物件,都在浩劫期间被抢,被抄家。被毁掉了。到临死的时候才告诉他母亲,在自己的被子和枕头里还藏着些东西。还交待他母亲,说这些东西都是家传的,只能在浩劫过去之后才能拿出来,否则就永远不要。如果这些东西有一天能光明正大地拿出来了,那就一定要常常拿在手里把玩。但是要小心千万不能弄坏了。

只不过他父亲也没有来得及多说什么,就撒手去了。母子俩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却一直按照他父亲的意思。常常能在手里把玩。有很多次家里缺钱的时候,他都想过要把这东西买了还钱,可他母亲死活不让,说这是家传的东西,买了对不起祖宗。

不过这次他算是下定决心了,不论怎样也要把这些东西买了,也好把医院的费用结清,到时候好带着母亲回家去。可没想到的是,还没能走出医院多远,就被恰好来京城办事的债主撞见了,看见他手里拿着的东西不错,就决定拿了他的东西去卖钱还账。

这人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也没见过什么太多的世面,只认为自己这几件都是小玩意儿,不可能太值钱了,也就是因为父亲一句“祖传之物”才一直留在身边到了今天,否则早就拿去换钱养家了。

宅主要抢走这几件玩意儿,他肯定是不能同意啊,老母亲的住院费用还等着交呢。于是就和债主推攘起来,还被债主把脑袋也开瓢了,就这样他还是要跟债主抢回他的东西来,这些玩意儿事关到母亲治病的事情,是万万不能被人抢走的。

正好,这时候张芷兰的扯从这边经过,帮他把那边的债主拦住。听他说了自己的惨状后,又让保镖把那几个小混混债主抢去的东西要回来,还让保镖送他到医院去。

可这时候他哪里敢回去啊,到时候又被债主知道母亲在哪间病房,还不得天天到医院去催债,到时候那麻烦可就大了。

可这人老实归老实,但不代表他傻,见张芷兰带着保镖,出行都是三台车的队伍,就觉得这人肯定是个有钱有势的。于是这人就求张芷兰把他的东西买下来,然后再派人送他到医院去把钱交了。

张芷兰本来就是个软心肠的人,见不得别人的惨样。之前的二十多年里,为了能够把张辰找回来,他不但动用了大量的关系和资源区找张辰,也做了不少的善行义举,为她丢失了的儿子积德,希望能够保佑儿子平平安安的。

后来张辰回来了,不但事业有成,还是个孝顺的孩子,有带回了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张芷兰更是觉得上天对自己不薄,打心眼里愿意多做些善事,为自己和儿子儿媳多积阴德,希望上天能保佑自己一家人好好的,希望能让自己早点有个孙子。

而这人又实在是看着可怜,同样是为了母亲,更是让张芷兰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一想到张辰那么小就没有母亲在身边,受了太多的罪,吃了无尽的苦。张芷兰这心就更软了,很干脆的就同意了这人的请求,花了五千块把他的东西买下来。

不过张芷兰这么精明的商人,掌控着偌大的天辰国际,自然不会在任何一桩生意上有什么闪失。跟儿子待久了,张芷兰自然之道一些古玩行的规矩,很快就签了一张买卖协议,又让那人拿出身份证复印了附在协议后面。这才让保镖送那人回到医院去交费。

做好事讲究个“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张芷兰干脆连遇到的那几个小混混债主也帮着处理了,找了一个街头斗殴的名目。打电话叫来了张沄把几个小混混先关上一段时间,至少也要等到那边母子都出院回家以后才能放了他们。

张芷兰把那天的经过这么一说,张辰倒是觉得这件事比较正常了,即便是有人要设局。也不可能耗费那么多的精力,才骗五千块这么一点点, 估计连他们的人工都不够,再说还有保镖跟着那人去了医院交费,这是应该是假不了了。

最重要的就是那人已经签了协议。还附了身份证复印件,这就已经有法律效应了,哪怕他是投来的东西,也不可能会牵扯到张芷兰。但这也就是往最坏处想一下,事实上这也是不可能的,如果真是投来的那些东西,那人早就去市场里卖了,何必卖给张芷兰呢。而且那人既然能偷来这么宝贝的东西。又怎么可能生活困苦到连三千多块的住院费都交不起呢。

把整件事情前后过了一遍,张辰觉得并没有什么破绽或者阴谋的味道,这样该市一个完完全全的意外之喜了,花了五千块捡到了这么大的超级大漏,还是张芷兰这个对古玩不甚了解的外行人,这事说出去绝对会成为古玩行的一个奇谈。

想到这里。张辰抱着张芷兰亲了一口,道:“妈。您这是好人有好报啊,这就证明您平日里善事做得多。有了好事自然是仅着您先得了。您知道吗,这些东西可都是古玩行里人人想要的宝贝,谁钥匙能得到其中的一件,那都谁睡觉笑醒的。”

说着把盒子里的那只鼻烟壶拿起来,给张芷兰解释道:“妈,您看,这只鼻烟壶可是不简单的很呢。这是清代乾隆的御制鼻烟壶,代表了当时的最高工艺水准,现在市面上最盛行的都是铜胎珐琅,那是因为其它的瓷和琉璃等材质无法和铜胎珐琅在艺术上相比,但是这只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只可是玻璃种帝王绿材质的,光是这一点就不是其它鼻烟壶能比的。

而且您看这上边的雕工,不但外边的纹饰精美,这鼻烟壶的里边还内有乾坤呢,制作的年代和作者就要从这里边找了。你用这个放大镜来看,看这里,‘西湖十景风光,乾隆三十八年御制’,顺带着还雕刻了一首乾隆御诗呢。

顶级的鼻烟壶作品在故宫和首博等几间大的博物馆院都有收藏,以前拍卖过的里边,都是在几百万的价格。而这只鼻烟壶的雕工算得上是精品中的精品了,又打着御制的名头,材质是顶级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雕工则是刻画的山水玲珑,妙至毫微,里边又增添了一首御制诗的内容,虽然这诗的确不怎么样。

这鼻烟壶才多大啊,能在这上边把山水雕刻的这么漂亮,又在里边刻字,比起其它的鼻烟壶来,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绝对的绝顶佳作。”

说完又拿起一件婴儿胳膊粗细,十公分左右长度的竹雕小物件来,这应该是一件装东西用的小竹筒。在竹筒的中段有一条明显的分割线,把上面的雕刻内容分成了上下两幅画面,上下分别雕刻了四幅仕女图,每一图边上还有一首七绝。作者的落款并不在画面内,而是落在了竹筒的底部,采用了二字方印的款识,内容是“宗玉”的园隶书。

张辰把底上的款识给张芷兰看过后,道:“妈,您看这个小竹雕的筒子,应该是放一些小玩意儿的,作用虽然不大,但却是实打实的名家之作。就这个‘宗玉’,名字叫做顾珏(jué),是清代一个很厉害的竹雕大家,他的每一件作品都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所以他的作品本来就不多,而流传到今天的就更少了,就这一件的价值就要在千万左右,或者还要更高一些。”

听到这里,张芷兰都有些头大了。她自己的买卖已经是按百亿来统计了,儿子的买卖也是很大,光是一个博物馆就花了近百亿出去,按说对钱应该是没那么敏感了,只不过是一个衡量的数字而已。

而且平常也总听到儿子和儿媳。还有侄女他们在唠叨这些,动辄就说哪件东西价值几百上千万,据说儿子的博物馆里即便是上亿甚至数亿的东西都有。他也倒没觉出什么。可是在她听到儿子说她随便买回来的一件东西,而且还是一个雕刻的带盖小竹筒,居然就价值千万,让张芷兰对自己已经形成了几十年的观念突然间有点接受不了了。

抬起头看着张辰的眼睛。问道:“儿子,你说这些不是在和妈妈开玩笑吧,怎么妈妈花了五千块买回来的东西,这才说到第二件,就已经价值一千多万了。如果是你们买回来的。妈妈很容易就能相信,可这要是妈妈自己买回来的,确实有些不敢信了。”

张辰笑着跟张芷兰说这都是真的,她的确是捡了一个超级大漏,拿出烟来点了一支,去拿茶壶泡水,让宁琳琅继续给张芷兰说一下其它的几件东西。

宁琳琅坐在张芷兰身边,从盒子里拿起一件镶着金线的核雕。把核雕里边那颗来回滚动的珠子稳定住了。指着珠子上一个笑道几乎很难看见的“夏”字,道:“妈,您能看到这个‘夏’字吗,这就是明代宣德年间的核雕第一高手,也是历史上的核雕第一高手夏白眼的标记。”

张芷兰的身体这两年经过张辰的调养,已经完全或服了青春活力。不必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差,在某些如视觉、听觉等基本功能上。比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还要强上不少呢。

见张芷兰点头说能看见,宁琳琅才又接着道:“这个夏白眼能在一枚橄榄核上雕刻出十六个小孩子。每一个小孩子只有半粒米那么大,不但能把眉毛眼睛都做出来,就连表情都很明显,被人们成为‘圣手’。

这件核桃雕刻的香薰,取的图案是龙凤呈祥,就在这一颗核桃上,就雕刻出了九对龙凤。而中间的那颗珠子则是用特殊方法放进去的,添加香料的时候可以取出来,并不会破坏香薰,也不会破坏珠子。这个人的作品几乎没有流传下来,所以价格会高的离谱,这件香薰又是一件精品,价值应该在八百万以上。”

这时候张芷兰已经顾不上什么震惊了,这古玩店只是听起来还真是很有意思啊,怪不得小沐那丫头要学这个呢。其实张芷兰根本不知道,张沐学习收藏,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和张辰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

宁琳琅拿起那对羊脂玉轴头,道:“妈,您看这个,这是清代皇家御用的东西,这上面的花纹叫做缠枝莲叶,而这种雕刻的手法叫做阴刻,都是当时的内务府营造司专门为皇帝制作的。像这样的羊脂玉本来就极难遇到,又经过了皇家工匠的雕琢,还有皇家御用的标记,这对周透视这些东西里边最便宜的,应该在一百万左右,弄好了应该能到一百五十万左右。”

拿起最后的两枚印章,这个说起来就最简单不过了,拿来一块用剩下的宣纸,把两枚印章上了印泥在宣纸上一按,分别是“启南”和“白石翁”的印文,恰好这两个称呼都属于一个人。

宁琳琅放下印章,指着宣纸上的印文道:“妈,这两枚印章分别是阴刻的‘白石翁’和阳刻的‘启南’,这两枚印都是明朝的一位著名画家沈周的印章,这个沈周字启南,号白石翁,在明代画坛很有名气,影响力也很深。

古代文人的印章基本都是自己亲手制作的,所以这两枚印应该也是沈周自己刻制的,属于是很有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的珍品。当然,如果这印章被造假的人得到,那就是一个灾难了。沈周的画作在拍卖会上一般都是一千五百万左右的价格,但是印章应该还要再贵一些,毕竟可以作为鉴定沈周作品的标准器,一枚印章两千万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张辰和宁琳琅解说的同时,张芷兰也在心里默默计算着,等到宁琳琅把这最后两件的价值说出来后,张芷兰脑子里出现的数字是七千万,这可绝对不是小数目了,即便对拥有近两百亿资产的张芷兰来说也是一样。

想想自己只用五千块买来这些看起来还算像是古玩的东西,可是到了儿子和儿媳手里,马上就成了价值最少七千万左右的宝贝,增值了至少一万四千倍。这样的投资比印钱还要快一些吧,自己的天辰国际相比起来,简直就是零敲碎打的小买卖和金融杠杆投资的区别。怪不得儿子那么有钱呢。

可是回头想想那个卖给自己东西的人,他才是最需要钱的吧,坐拥宝山而不知,用这么大一笔财富换取了五千块。依然回到过去的清贫生活中去。张芷兰心里突然觉得对那个人很愧疚,好像自己夺去了他本来应该有的富贵生活,让他失去了一次过上无忧无虑生活的机会。

会有这样的想法,正出自于那个人对母亲的至孝,宁愿卖掉家传的物件也要为母亲治病。宁愿放弃到远方打工赚钱的机会也要留下来照顾母亲,这样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坏人,张芷兰甚至觉得自己是否该补偿他一下。

这只是张芷兰内心里的善良本性所激发的想法,但她始终还是一个商人,一个很成功的商人,自然知道要遵循所有的规则。平日里又从儿子他们那里听了不少这样的消息,知道捡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只要是你情我愿的公平交易。就和良心什么的没有关系。

如果不是张芷兰那天及时出现。也许这些宝贝就已经被那些小混混债主抢走卖掉了,但是那些债主们不论买多少钱,最后也不会有一分钱回到他手里。那些小混混如果识货的话还好,就怕他们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最后连这些宝贝也毁了,那罪过就更大了。

毕竟是母子连心。张辰对于张芷兰这种心理很了解,知道母亲是因为占了人家的便宜。内心多少有些不大过得去。毕竟这件事和其它的古玩买卖不一样,卖家的经济状况十分糟糕。目前还在医院里治疗,家里也是家徒四壁举债累累,而这些东西明显可以让他的生活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却只得到了五千块。

这是放在别的任何一次交易中,张辰都不可能有什么怜悯的心思,买卖就是买卖,怜悯不可能的成为交易的衍生物。如果只是因为一次交易少赚了很多钱,那就是根本无所谓的事,做买卖不是赚就是赔,如果每一个搞收藏的人都实打实的交易,那这世界上也就很难有古玩行和收藏圈的存在空间了。

但是这个比价特殊的交易,却是在两个人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的,一个是急于卖掉拿钱去给母亲治病,另一个是处于好心和一些简单的了解随便买下来,结果却造就了一笔古玩行的超级交易,卖出了一个超级大漏。

张辰也是一个内心有柔软之处的人,对于这样一个孝顺和侍奉母亲的人,打内心里是敬佩和尊重的。但是他不会去给这次的交易补钱,那和他“非漏不出手”的规矩是相悖的,只能是处于对他的孝心的感动,和他家里惨状的同情,额给与一些经济上的支援和帮助。

还有一点是张辰心里的想法,就是他还要最后确定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这些东西的真正主人,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关系到这些东西的去留问题。如果这些东西当真是赃物,那张辰就必须要把东西交出去,所谓的支援和帮助当然也就不会有了,陈氏门下在收藏方面有一条铁律,那就是凡是赃物绝对不碰,这一条传了两百多年的规矩,没人敢去打破它,也不会有人去触碰这条规矩的底线。

既然决定要这样做了,那就没必要让母亲在心里不舒服,张辰放下手里的烟,做到张芷兰的另一边,道:“妈,我看不如这样吧,完后我亲自去一趟那家医院,适当给那人一些经济上的帮助,当然你也知道,这个前不可能是一大比,那样不仅不合规矩,对他来说偶然乍富也不一定是好事,很可能还会带来麻烦,我认为足够他和他的母亲生活就可以了。”

张芷兰看儿子这么懂事,这么体贴入微的顺着自己,完全没有那种巧取豪夺而有为富不仁的做法,或者像一些其他豪门大户的孩子那样对市井百姓的冷漠和无视。

心里被儿子感动着,眼泪就忍不住流出来了,有这样的儿子在身边,心里真的是比什么都要高兴,这孩子完全就是按照“杰出”这两个字而量身打造的。这就是自己的福气啊,早些年受了那么多的苦,不就是为了有这一天吗,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已经超过了自己所期待的,幸福就是现在的感觉了。

张辰也不耽误时间,第二天就让张芷兰的一个保镖带路,去到当天的那家医院,正好赶上那个叫做何荣光一个人在医院门口犯愁。这人的记性倒是很不错,还记得当天陪他一起回来医院交钱的保镖。

看到保镖和张辰向他走过去,何荣光马上站起来,笑着走过来,问保镖到医院来有什么事,看看他能否帮上忙,毕竟他母亲在这里住院治疗已经一个多月了,其它的不一定能帮得上,至少各个部门的位置这类的事情他还是比较熟悉的。

这时候张辰已经可以确定了,这个何荣光应该可以确定是那些东西的主人,那笔买卖应该是一笔合理合法的交易。首先这个何荣光的双手一看就是经常摩挲东西,而且都不是什么大件的,这就和那几件小玩意儿很符合了。

另外这何荣光在看到张芷兰的保镖和张辰过来的时候,表情并没有什么讶异和不适,而是从之前的愁云惨雾换成了微笑,还上来主动问他们要不要帮忙。这种表现不是一个做贼的应该有的,如果真是贼的话,看到还有张辰这个完全陌生的人,跑还来不及呢,哪会主动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