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50章 故人消息

第四五零章 故人消息

感谢:一只小猴、applygame15同学的月票支持!谢谢!

张辰并没有去病房里看和荣光的母亲,他来就是为了帮助一下这个极为孝顺的人,让他能够摆脱目前的困境,对于这种孝行,张辰是最欣赏和看重的。

离开医院之后,第一时间给张芷兰去电话说了一些在医院的事情,就和卢俊义约好了到蓝图大厦见面,翡翠的价格在近期内连续上涨,估计是炒家们的第一波动作就要开始实施了,作为打击翡翠炒家计划的关键人物,他们现在也需要做好相应的准备了。

虽然距离年底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是要应付全部翡翠炒家对翡翠市场的炒作,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必须要计划好每一个步骤。那一个地区在什么时候调整价格,那些人在什么时间开始出货,具体又应该做到什么程度,整个行动要延续到什么时候就可以收手,这都是一点都容不得失误的。

两个人商议了一天,又和南方的翡翠同盟会长约好了下次见面一起谈,这才喊了天乃昘和石磊两个一起吃晚饭,大家都有些日子没聚了,今天正好一起做一下,也聊聊关于古玩行的事情。

路上又听卢俊义说闻阔海最近很不错,在藏协的表现比较显眼,手里又收了两件好玩意儿,跟实干派这边的一帮子年轻人也越来越热乎。干脆一起叫出来坐坐,如果能吸收到实干派这边来,他师父也就差不多了。

张辰对闻阔海的感觉还是可以的,这个当年的同学在收藏上也算得上是好手了,毕竟他师父也是行内的大藏家,只要不是一块榆木疙瘩,名师出高徒肯定是错不了的。

倒是在闻阔海和实干派年轻人走近这件事上,张辰和卢俊义有些不同的看法,张辰和闻阔海是同学不错,但授业恩师可是要比同窗学子强太多了。没有他师父的明示暗示,文魁还即便是想,也不可能在态度上有这么明显的变化。

卢俊义在经营生意和收藏上的确是高人一等。可在争权夺利这方面就要差一些了,听张辰说过自己的看法后,也觉得很可能就是这样。若有所思地道:“如果真是有他师父的示意,那他师父这一系的人过来也就指日可待了。这可是一支不错的力量,对咱们太有利了。”

两个人因为距离最远,到了定好的酒店其他三个已经都到了,张辰和卢俊义抱歉之后,五个人就进到预定的包厢。天乃昘和石磊跟张辰、卢俊义都是最早混在一起的。一见面你就开始相互打趣,聊一些最近的新鲜事和有趣事。闻阔海是第一次和他们出来,天乃昘和卢俊义都是比他早很多入会的人,石磊则是石会长的嫡孙,张辰虽然是中学同学但身份和身价都完全不能比,自然就显得比较沉闷。

闻阔海得知张辰的身份已经些时间了,足够他把这一切信息完全消化,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同学的身世是多么的彪悍。可笑的是自己当初在斗宝大会见到张辰的时候。自我感觉不错的他还有点没怎么太看得起张辰,也就是当做一个之前的同学对待罢了,哪知道人家那个时候就已经是藏协的理事了。

在座的四个人都要比自己强,张辰的身份、背景、身价什么的就不说了,总之是没法比的。石磊是收藏世家出身,家里的底子深厚那是肯定的。从小就开始接受文玩方面的教育,将来的成就比自己搞几乎可以说是肯定的;卢俊义不是收藏世家出身。却是珠宝世家出身,自己在收藏方面又很有天赋。买卖做的也不错,将来也必定大有成就;天乃昘是先天条件最差的,但是也有自己的优势,在座的五人之中他的年龄是最大的,出道也是最早的,是张辰之前最年轻的理事,现在已经是顶级的专家了,前途看起来也是一片光明。

再折回来看看自己,论家世不如张辰、卢俊义、石磊,论实力比面前这四个人都低,论财富至少是不如张辰、卢俊义,石磊和天乃昘也不一定就比自己家里差,这么一比好像什么都不如别人。父亲也算是有些资产的人了,可在这天子脚下的京城,连个中层的富翁都不一定算得上,这地方有钱人多了去了。

远的不说了,就眼前这四个人来说,就都是亿万富翁或者身在亿万富翁家庭。张辰当然是最有钱的,母亲的天辰国际、师叔的中亚环球、自己的唐韵,最少都是超百亿的庞然大物;卢俊义掌舵的天美珠宝就是超百亿的天美集团下属珠宝公司,天美集团正是卢家的私有企业;石磊的爷爷石柱山老会长,搞了一辈子的书画和收藏,手里的好宝贝数以千计,业内传说财产至少在三到五亿;天乃昘因为没有底蕴所以总是很低调,但是这个人却是个实打实的亿万富翁,传说中要比石老会长还有钱,现在和张辰的关系莫逆,今后也必定是水涨船高的架势。

自己能够进入到这个小团体中来,就已经是一个机遇了。闻阔海觉得,自己现在并不是以此自我陶醉的时候,而是应该和这几位都搞好关系。现在不好说,但是在关系达到一定深度之后,依照业内对这几个人的评价,根本不用自己开口,该帮忙的时候这几位自然会主动出手的,这就是友情的价值。

既然已经决定要把闻阔海师父这一系的人拉过来,而闻阔海本人也不错,张辰他们就不会让闻阔海觉得和自己这些人不合群。席间这四个人都是主动和闻阔海拉话,招呼他吃菜喝酒,五个人很快就一片火热了。

饭吃到一般的时候,闻阔海想起一件事来,觉得应该和张辰说说,掏出烟来给大家发了一排,道:“张辰,有个事我刚想起来,和你说一下吧。前段时间咱们中学的一个同学居然和我联系上了,就是咱们班上的那个军队子弟,叫朱俊,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他父亲现在调任到京城军区来了。他们家也一起跟着过来,他现在在国家铁路公司上班,和原来咱们班的孙娜结婚了。就是那个眼镜妹。

我家的公司给铁路公司盖了几幢楼,我爸去到铁路公司谈事的时候见到了朱俊,他倒是能认出我爸来,接着就和我联系上了。一起出去吃了顿饭。感觉怪怪的,他爸现在是军区的一个师参谋长,那小子也牛起来了,排场搞的很是不小,他老婆孙娜也是有些趾高气昂的。实在是让人感觉不舒服,完全没有了那种学生时代的味道。

也许是有点急于显摆自己吧,他计划联系一下咱们中学的同学,把现在都在天南海北的同学都聚起来热闹一下。问我现在还有没有能联系上的同学,我倒是能联系上你,可想想那人的做派还是没给他说,免得他又跟你这儿显摆,呵呵。”

张辰和还是差不多四年以来在闻阔海之后第一次有了中学同学的消息。这个朱俊他也有印象。上学时候就不是好鸟。仗着自己是部队的子弟,纠结着一批兵痞子混在一起,在校外对和他有矛盾的同学打击报复。当时学校里的女生,只要是他看上的,就不许有人和他抢,否则就是一顿暴打。

在学校里收保护费。或者是强行猥亵女同学什么的更是数不胜数,当时在学校里可算是一只最恶心的害虫。无奈的是不少同学怕这家伙打击报复而不敢揭发他。学校又因为是占用了军区的一片土地,必须要安排一定人数的军区子弟入学。这家伙也就这么着把中学时代混下来了。

据说是高中之后就去当兵了,现在看来是在部队混不下去,复员后另外安排了工作。不过这工作倒是很不错了,铁路公司可是很热们的单位,超级铁饭碗,最难进入的单位之一,估计他父亲也没少下工夫。

上学时候因为张辰的成绩是最好的那一拨,和朱俊这类的学生几乎没有打交道的机会,朱俊也知道张辰是个能打的,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了。两个人除了是同学之外,在没有其他的关系,就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朱俊的老婆孙娜就更是不用说了,从初中时候就是张辰的同班同学,人长得还算漂亮,家里也有些生意在做,学习是中等偏上成绩,整体来说条件也算是可以。但是这人有一点不好,太过于势力,属于那种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牺牲一切的人,这种人张辰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的。

闻阔海的意思张辰很明白,这个朱俊现在嚣张的很,古籍是因为他父亲在京城军区当了个师参谋长的原因吧,闻阔海也是一个正经办事生活的人,肯定不会对这种人有好印象。闻阔海也知道张辰和自己一样是个正道人,所以才没有跟朱俊说起张辰的消息,这点上倒是和张辰想的差不多,如果是张辰遇上那家伙,也不会说自己和闻阔海有联系的。

想想中学同学也差不多有很多年没见过了,既然现在有这个朱俊发起了,估计也能聚集起一批人来,参加一下倒是无妨,不合适以后不来往就是了,没必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但是对于闻阔海还是感谢的,如果不是闻阔海没把他招出来,估计现在他也已经遭受过那两口子的“毒害”了,张辰估计自己不一定会像闻阔海那么能忍,多半是半途就告退了。

拿起酒杯和大家过过电,喝了一口,道:“阔海,我先谢谢你让我免遭毒害了,呵呵。不过要是真的能把同学聚会搞起来,去一下倒是也可以,不一定都是朱俊两口子那种人。毕竟都是多年的老同学了,能见一见也是好的,能处就处,不行就算,与咱们来说也没什么的。”3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