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55章 你再给我重复一遍看看

第四五五章 你再给我重复一遍看看

所有当天下午参加讨论人都没想到,她们的知难而退成了杨晨燕的助推器,让杨晨燕从此痴迷于了解张辰的任何消息,希望有一天能够把张辰抢到自己身边来,让那个英格兰姑娘回家哭鼻子去,。

从那以后,但凡是有张辰生活很急的地方,就经常会出现一张陌生的美丽脸庞,通过各种方法来获得张辰的消息,这个女孩对张辰道了解,可以堪称外人之中最全面的。

但是这样就够了吗,当然是远远不够的没想要真正的了解张辰,就必须获得他的同意,想你打开了心理世界,否则只是一些表面的习惯和做事风格之类的,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狗仔队的成绩,。

杨晨燕以为自己做得够多了,也了解了不少,但是她却不知道,他所了解的这些东西,只要是愿意关注张辰道人,就可以知道的很清楚。如果有一个合格的记者获得张辰的许可,对于他进行一个短期的生活采访,所了解的还要比杨晨燕更多。

将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期间杨晨燕跟几乎所有和张辰关系不错的人都有交往,像姜圣懿个洛湘怡这些人,更是最佳的选择,从他们那里以女性的角度看张辰,更是了解到了很多不为外人知道的消息。

杨晨燕觉得自己对张辰已经了解了不少,是时候去试试看了,摆在她面前的正是一份姜圣懿那个俱乐部的酒会请柬,以张辰和姜圣懿的关系,这个酒会他应该是肯定会参加的。

当然,这个酒会不管张辰惨不参加,对杨晨燕来说都是一个机会。她可以通过这个酒会提升自己在京城豪门子弟圈里的声誉,给所有人都留下一个好印象;如果张辰出现了,她还可以顺便去试探一下,看看这个天之骄子感情方面的底线在哪里,一边自己今后的搅局行为顺利成功。

酒会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杨晨燕就和相熟的两个闺蜜一起到了。他就是要从酒会还没有开始就进行观察,等待着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张辰。好在这样性质的酒会并没有规定客人不可以吃到或者早到,否则的话。就这么一点上,杨晨燕就失礼了。

果然没有让姜圣懿白等,酒会开始不久后张辰就来了,早已经提前选好位置的杨晨燕近距离观察着张辰。嗯。果然是要比电视节目里戴着眼镜的样子还英俊阳刚一些,不论身材还是体型都好的一塌糊涂,特别是那种淡淡的微笑和透着智慧的双眼,走起路来步伐稳健显示着他无比的自信,再配合着他的背景、身份、财富和地位。果然是足以让任何女性生出爱慕之情的极品。

在看看张辰身边那个身材高挑,一头栗色波浪卷发的宁琳琅,简直就是美若天仙的代名词,可以说在场的所有女性中,没有哪一个能够和她在相貌上一较高低,完全就是秒杀所有同性的祸水面容,。

而宁琳琅的身上,还有一种和张辰相近的气质,那种气质说不清道不明。但就是可以感受到。让人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完全提不起自信来。杨晨燕这时候才发觉,自己之前想的太轻松了,面对这样的对手,自己的赢面已经大打折扣了,人家还有师兄妹的底子和多年的感情在,这个搅局者不好当啊。

尤其是宁琳琅的身材。胸前的两只超豪华级大白兔无与伦比,柔软的小细腰能羡慕死一大片女性。臀部的曲线也是恰到好处的丰润,两天笔直的长腿更让她显得鹤立鸡群。还有那看着就要滴出水来的娇嫩皮肤。虽然杨晨燕自认为已经是超一流的身材了,但是遇上宁琳琅也只能是甘拜下风,这样的一个女人真是让身为同性的她嫉妒到要死。

其他的两位杨晨燕也很了解,张辰的姐姐张沐和妹妹张涵。星光文化就是张辰注资以后的星光娱乐,之前是张沐的私人公司;张涵是张辰三舅张镇云的女儿,现在在张辰旗下的汉服酒店担任管理工作。

就这两位姐姐妹妹,在相貌和身材上也都不必杨晨燕差,张沐多年在商场和影视圈打拼,更是养成了一种女强人特有的气质,这一点初出茅庐的杨晨燕同样是无法相比的。

杨晨燕看着宁琳琅挽着张辰的胳膊走到里边去,心里生气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怨气,脑子里盘旋着一句话:“长那么大的胸干什么,长那么直的腿干什么,长那么细的腰干什么,长那么美的脸干什么,……干什么?……”

殊不知她自己也是面容和身材都很出色的人,而她现在也正是在处心积虑地像接近张辰,把这个她眼中靠着外表出众把张辰迷得三荤六素眼里再没有别的女人的未婚妻取而代之,让她自己成为其他适龄女性羡慕嫉妒的对象。

杨晨燕身边的一个闺蜜看着张辰对她道:“晨燕,这个就是张辰,怎么样,要比电视上还帅很多吧,他可是京城大族子弟中所有女孩子的最理想伴侣,。你真的确定了吗,你看看他未婚妻,那条件真是没得比了,你确定还要把张辰当做你的目标吗?”

杨晨燕很是有点看不起闺蜜这句毫无志气的话,低声道:“你懂什么呀,我就是喜欢这种自身具有超强实力的男人,比那些只知道鬼混的世家子弟强出一万倍。从我开始了解他的那天起,他就注定是我的裙下之臣,这个龙城张家最杰出的第三代必须属于我,他那个未婚妻从迟早要被我比下去。”

“晨燕,你疯了吧。你知不知道啊,现在各家的长辈都不允许自家的孩子和张辰作对,否则就要自食后果,这点相信你爸肯定也和你说过吧,你胆子太大了,小心给自己惹祸。”

杨晨燕的性格坚强而又执拗,且拥有着无比强大的盲目自信,瞥了闺蜜一眼,道:“说你不懂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懂,你知道吗,他那个未婚妻是个外国人,在国内不会有什么深厚偶的根基,只能依靠张辰的强大来保护她。

大人们说的不许招惹张辰。是不让那些混蛋去打张辰和他未婚妻的注意,这个事里边让他们害怕的是张辰。但是,如果那个洋妞儿是去张辰的保护了。谁还会在乎有没有人打她的主意呢。

而且,如果我最终和张辰在一起了,你说说看,张辰为什么要给我难堪和麻烦。那不就等于是再给他自己难堪和麻烦吗。到时候于我来说,已经是最后的胜利者,只能是有好处而没有坏处的,你仔细想想吧。”

一边的闺蜜听了杨晨燕的话,不仅在心里暗叹了一句。这家伙分析的还真是清楚啊,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那岂不是自己也有机会了吗,全京城只要是适龄的大家世族女孩子,那个不愿意嫁给张辰啊。

心里岁说是有了想法,但看看张辰身边的宁琳琅,只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胜算,再看看自己身边的闺蜜杨晨燕。又觉得玩心眼自己也不是对手。看来是希望渺茫的很了。

不过这并不能压灭内心暂时升腾而起疯狂火焰,把这个念头默默记在心里,表面上还得表现出支持杨晨燕,以此来偷学杨晨燕的招数为己所用,。

把声音压的再低一点,道:“你也胆子太大了吧,我可是听说张辰对他未婚妻好得不得了。两个人都是经过家人认可了的,又都生活在相同的环境里。而且人家都已经住在一起那么久了,哪能说搅散就搅散呢。”

酒会上谈论张辰的不只是杨晨燕这几个。差不多五成以上的女性都在谈论张辰,更有大胆一些的,还会跟身边的朋友调笑着说:“唉,这家伙真是让人闹心,都还没有和他正式接触过呢,就被他迷得什么心思都没了。如果不是怕给家里人丢脸,我真想不管不顾地和他交往,哪怕是没有出头之日,我也都愿意。”

另一个也打趣道:“那好啊,如果有一天你真想那样做的话,别忘了喊我一声,咱们俩一起上,不行就再叫两个人,反正这些大家小姐们很少有不喜欢他的。咱们这么多人,还怕比不过他那个洋妞儿未婚妻吗,多少也能抢点食来吃吃,咯咯!”

酒会因为张辰的到来而变得别有味道了,多出来的一共有两样三种味道。一样是那些心里喜欢张辰喜欢的不得了的大舅闺秀们,在话语中散发出来骚味儿;另外一样是酸味,一种是女孩子们对宁琳琅嫉妒而发出的酸味,第二种则是那些男性们对于张辰这么受欢迎打发妒忌的酸味。

张辰而耳力是相当强大的,人群中都在谈论什么他基本上都能听到,从进到大厅开始就有人在谈论他,只不过多是一些女孩子私下里表达爱慕的话。反正自己不会有什么回应,也没必要专门对谁去解释或者说明,说自己只会和宁琳琅在一起,别人根本没有机会什么的话。那样不仅会让别人难堪,如果对方当场否认的话,他自己也会很难看,说不来还会成为笑话。

杨晨燕和她的闺蜜之间的交谈张辰也都听到了,对于这个心眼比毛孔还多的女孩,张辰倒是生出一些警惕,因为她话里边表达出来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她在未来会制造出很多麻烦,安排下诸多的阴谋,的确是需要小心防范的,。

但也就是仅此而已,张辰对自己和宁琳琅之间的感情很有信心,对于自己能够把握和掌控一定势力范围也有足够的自信,这个女孩子虽然想法比较阴险,但是成功的几率并不会太大,添乱倒是肯定的。

只不过人群中传出了一句话让张辰很生气,说话的是个男人,就站在那两个商量着是不是可以和张辰搞婚外情的女人身后。看起来也算器宇轩昂,穿着打扮样样不俗,如此盛装打扮来参加一场酒会,应该是想在酒会上有些收获的,在女人或者交际等方面。

就在刚刚那两个女人谈论的时候,这个家伙很是不屑地对他身边的人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拽什么拽,搞得他好像一号首长似的,说白了不过就是个私生子而已,有什么好炫耀的。”

说完还轻哼了一声,以表明自己对张辰的不屑,来提高他在人群中的关注度。

而正在这个时候,杨晨燕也正准备回答闺蜜的问题,跟她简单说一下,应该怎样拆散一对很恩爱的未婚夫妻,并且让男人喜欢上这个拆散了他们的女人。

还没有开口,就看到已经走过去一截的张辰突然停下来,转身就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脸上的表情更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眼神中的寒意几乎能够把人的呼吸都冻起来,让被他看过的人不由得产生一股澈体的阴寒之气,连做出一个表情的能量都没有了。

杨晨燕刚看到张辰停下来,拦下身边的其他人,放开宁琳琅的手,转身向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时候,心里居然害怕极了。心里想着,该不会是他听到了自己以前说他的坏话,现在见到自己想起来了,要专门来针对自己的吧。

但是杨晨燕很快就派出了这种想法,因为张辰阴寒彻骨的目光只是在她的脸上稍稍停留,然后就朝着她另一侧并不远的地方看去了。

呃,那边也站着两个美女,而且还是她认识的,只不过相互之间的交往不多而已,。该不会是那两个人惹了他吧,是说了什么话,还是之前做过什么事呢,这个男人也太恐怖了吧,看一眼就会让人心胆俱颤,不过他这样子好有味道啊。

就在杨晨燕意**着的同时,张辰走到了那个盛装打扮的家伙面前,伸出一只手臂,把他从人堆儿里一把拽出来,把那家伙吓得都不会动了,就那么任由张辰拽着他。

张辰看起来真的是很火大的样子,根本不管这是在什么场合,也不管在他身后一脸迷茫地等着张辰说些什么的酒会主人姜圣懿,和未婚妻宁琳琅等四人。

一只手抓着对方盛装的衣领,另一只手还拎着装有红酒的盒子,手臂缓缓用力,就那么把人给举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吓住了,这样的事情以前只在影视剧中看到过,这张辰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手里的那个家伙眼看就要喘不过气了。

不过所有人都只敢看着,却没有谁会站出来说一句什么,“不许招惹张辰”这句话音犹在耳,没有谁会当做耳边风的。只有刚才站在那倒霉蛋身边的那个人知道,这家伙是自己多嘴找来的横祸,真是想不通,这里人这么多,又距离那么远,张辰是怎么听到这家伙小声说话,并且准确地找出声音来源的,看来这个张辰的确不是能惹的。

张辰一直看着对方在他的手里挣扎,待到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左边拎着红酒盒子的手抬高了一些,突然松开绑在盒子上的丝带,出手给了那家伙一个耳光,人后又快速地伸手抓住刚刚降落到位置的丝带。

这一首就更是震撼全场了,力气这么大,能一直受把大活人举起来;速度也是快到极点,放开手里的东西,打完人还能再抓住,这小子看起来好像不仅是学问和脑子好,身体也是好得很,头脑和四肢都无比发达啊。

张辰打完这个家伙后,才在众人的惊讶声中开口,声音阴沉无比,一字一句地道:“你刚才说了什么话,你再给我重复一遍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