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57章 外来的搅屎棍

淘宝人生*正文 第四五七章 外来的搅屎棍

处理了胡宗宝,张辰转身回到酒会所在的大厅,脸上的怒气还没有散去,路过杨晨燕身边的时候,还不忘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直叫杨晨燕在害怕和兴奋中纠结了好几天,那种眼生是在让人觉得恐怖,杨晨燕把张辰的眼神理解为:别耍小聪明,别惹着我,否则你的下场要比胡宗宝还惨。?

也不知道这杨晨燕是不是天生的贱骨头,张辰越是表现的凶悍,她就越是觉得这个男人实在强大,绝对是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漂亮到极致的女人最好的依靠和保障。心里对张辰的想法也就越发的浓烈了,以至于日后的杨晨燕还生出了非张辰不嫁的念头,着实给张辰填了不少的麻烦。?

张辰走回到姜圣懿面前,拉过宁琳琅的小手,笑着道:“圣懿,实在是抱歉了,耽误了你这俱乐部的第一次就会顺利进行。明天你去我店里挑一套首饰,算作是我聊表歉意,这个补偿你还满意吗?”?

张辰已经说到这里,姜圣懿自然是满心欢喜,张辰给她的任何东西她都会视若珍宝的。这个男人本来就是他中意的,只不过是被宁琳琅在她之前拥有了,现在和宁琳琅又是极要好的闺蜜,当然不能再打张辰的主意。但是在心里暗暗喜欢还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倒是不知道怎么跟自己未来的丈夫相处了,这个好像很对不起人家的。?

讨厌的苍蝇已经清除了,酒会当然还要继续开,只不过人们看着张辰的眼神更加的有些畏惧和崇敬,绝对的实力再加上顶级的家世,还有令人嫉妒的成就,不论男女都会心生佩服。?

只是在人群中不服张辰的依旧存在,看着张辰从盒子里拿出四瓶没有任何标记,瓶身要比一般的红酒瓶大一些的不知名**,有人的心里就又开始活泛了,马上就想到要在这几瓶酒身上做文章。?

张辰对胡宗宝下狠手。是因为那小子说了不该说的话,犯了张辰的忌讳。只要不犯他的忌讳,又能针对他一下。说不来还能让他当场下不来台,这面子可就挣大了。?

人性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可以那奇耻大辱隐忍下来,有时候却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剑拔弩张。只要有人被冠以优秀或者杰出这一类的名头。就肯定会有人表示出不屑和诋毁,最希望的就是能够踩一脚这个优秀的家伙,从而得到更高的评价。?

这类人往往最是胆小怕事之辈,行为都是猥琐和下三滥流派,永远没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只是一味地追着风头最劲的那个人穷追猛打。别人大度一些原谅他们的无知,他们就会当做自己的胜利,然后到处炫耀;一旦强者发威,他们就会迅速地化作蛇虫鼠蚁,钻到最卑微和阴暗的角落里去,以图时候继续出来闹腾。?

现场的人群中就有这样一个人,刚才张辰收拾胡宗宝的时候,这家伙就在角落里暗暗叫爽。现在胡宗宝被清理了。他就开始琢磨着怎么在张辰的身上抢点风光过来。早已经把身份的差距和家里长辈的告诫忘得一干二净了。?

看着张辰拿出四瓶酒来,就在那里暗想: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应该是红酒之类的样子,但是高品质的红酒可都是有明显标记的,而且现在国际上最盛行的是“拉菲”,特别是八二年的最好。看这家伙拿出来的。该不会是自己酿的酒,想玩个DIY亲手制作来先试一下自己的与众不同吧??

看了看周围同样都是一脸不解的众人。这家伙的兴致“腾”地就上来了,拨开挡在他身前的人。上前两步,笑着调侃道:“张辰,你该不会是亲自酿了几瓶酒带来了吧,虽然这样能够显示出你的与众不同,也能够让别人觉得你足够能耐。可是你身为天辰国际的唯一少东家,自己又手握巨大的财富,却舍不得弄两瓶八二年的拉菲来祝贺,不觉得有些诚意不足吗??

这和你们天辰国际占着大把的好资源,却不和别人分享,只知道自己埋头赚大钱的做法,简直是如出一辙啊,这样做是不是会让别人觉得你小气有没有诚意啊?”?

张辰是一脸的郁闷,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只不过一场酒会而已,却搞得好像是专门给自己开的一场批斗会似的。不是想和宁琳琅作对的,就是出言侮辱自己的,要不就是跳出来胡说八道的,把自己弄得好像是全民公敌了。?

姜圣懿此刻也是火大的很,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好好想办个酒会,给大家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张辰参加酒会的次数少之又少,今天好不容易把他黑逮来了,就是想多和他待上一会儿,为什么这么多人出来捣乱呢。?

刚刚是一个胡宗宝,家里多少有些底子,还算是京城的一脉,他父亲又是一个官场疯狗,遗传了他父亲见谁咬谁的性子也是说不准的。可这个家伙是谁啊,它家只不过是一个最近两年才有些起色的小商人罢了,连京城前五十都算不上。要不是有人给他做担保,哪有机会来这种场合啊,这小子真是比胡宗宝还疯狗,敢坏了姑奶奶的好事,今天的事情不会轻易就饶了他的。?

张辰等四人和姜圣懿都是愣了愣,随即就觉得这小子是不是疯了,赶在这样的场合上跳出来生事,不过他也没有怎么口出恶言,当下还真不好收拾他。?

会场的其他人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跳出来的这个家伙,有的人心里多少还有点敬佩,敬佩这家伙的胆子大和不要命,以及没脑子的胡说八道。你别管人家拿来的是什么,就凭张辰和将生意的关系,还有龙城张家和姜家的关系,张辰拿来任何东西当礼物都不会被忽略,何况张辰会是用自己酿造的酒水来当礼物以哗众取宠那么无聊的人吗,人家现在根本不需要那些虚的。?

但是众人对张辰带来的东西还真不知道是什么,能让张辰这种超级富豪加超级世家子弟的身份,和姜圣懿又是相当铁的关系,拿出来的绝度不会是什么普通货色。既然谁都知道八二年的拉菲好,有钱人都流行玩这个。那张辰肯定不会拿出比那个差的东西来。?

这个时候在前方的人群中站出一位来,正是当初请张辰给他看过东西的何向东,这小子一直把张辰当做偶像。听姜圣懿给他讲了不少关于张辰的事情,对张辰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了。再加上他自己又是一个酒类的收藏爱好者,还缠着张辰给他讲了好多的酒类收藏知识,进过张辰自己的酒窖。对张辰在酒类方面的收藏知道的比较多。?

他站出来就是要打击这个不止死活的家伙,而他也正是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唯一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这么针对张辰的人。?

何向东站到前面,双目含威顶着那家伙,道:“周扒皮。你懂个屁啊。你也就配知道咯八二年的拉菲了,还最流行的,你也就那点出息了。我常听人说,这暴发户是最让人见不得的,自以为有了两个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哪知道他们手里的那几个钱算个什么,真正有钱的绝不会像暴发户那样的,无知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致命的症结。这个要是治不好的话。有钱也蹦跶不了几天。?

诶,你还别不愿意,我说你说错了吗。拉菲之所以名气大,是被人炒作的结果,那玩意儿根本就值不了那么多钱,无非是被人用来敛财的一种工具而已。而你这样的暴发户子弟,也就只配成为别人敛财的工具了。”?

被称作周扒皮的片上神色一紧。本来是要刷存在感的,谁知到被人给刷了。他也知道自己的地位和一些豪门大族的子弟完全不能比。但是这些人好歹都算是带人礼貌,不会轻易对谁下狠手。?

装着胆子刚想争辩几句,何向东却抢先开口道:“我要说你是白痴都是对其他白痴的侮辱,你才从铜矿里出来几天啊,你家也就是近两年才道京城和发展的吧,还是你姐姐给人家当小的才换来的机会,你说你有什么脸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谁你不懂并不是诈唬你,恐怕在场的很多人甚至几乎所有人都不懂,辰哥懒得跟你们唧唧歪歪,今天就由我来给你们上一堂课。本人何向东,初级收藏爱好者一名,和辰哥差的是十万八千里,但是在酒类收藏上,自认还是有些见地的。?

辰哥不仅是大家能看到的文玩古物收藏大家,同时也是古籍和图书的收藏大家,另外还是一个酒类收藏家。远的我不敢说,就我所知道和了解的范围内,没有人再比他更有水平,也没有人能够比他的收藏更丰富。”?

说着转身拿起桌上的一瓶张辰带来的,**略微有些发褐黄色的酒水,道:“在场的基本上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相信大家应该都听说过或者亲自品尝过一种叫做‘RichardHennessy’的葡萄白兰地,这种理查德.轩尼诗干邑是历史很悠久的一个品牌,始创于一七七四年,一直延续到今天,都是葡萄白兰地中的极品。?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有轩尼诗XO,有轩尼诗杯莫停,但那都是一些普通品种而异。而我手中的这瓶没有任何标记的**,正是一瓶顶级的轩尼诗干邑,生产于一百年以前轩尼诗家族的慕利士.轩尼诗时代。?

桌上的这三瓶红酒没有打开,我暂时还无法分辨,但是我敢肯定,这三瓶绝对不会超出世界第一酒庄白马庄和与它齐名的奥松庄,以及拉菲庄这三个酒庄,而且必定都是百年以上的稀世珍品。?

因为这些酒都是百年以前的东西,在辰哥的酒窖中全部是用橡木桶来储存的,这样才更有利于红酒和白兰地的存放,这些酒早已经被世界酒业协会认证,辰哥这些没有任何标记的酒瓶,也都是经过世界就业公会进行激光镭射防伪的,并且每灌装一瓶或者喝掉多少都要进行记录,以供世界酒业协会编辑材料录入档案。?

这样的四瓶酒不知道是不是能够配得上这个场面呢,是不是能够配得上各位的身份呢,还是各位以为这样的酒会让你耻于下咽?可以说,能够参加今天的这场酒会的人都算是开了眼了,如果不是圣懿姐这样的面子,想要辰哥拿出这四瓶酒来难度太大了。”?

把手里的酒放回到桌上,何向东有看了看在原地发愣的周扒皮。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大言不惭在这里聒噪,真以为你们家已经是京城第一大家族了吗。还把不把京城的大家氏族放在眼里?就你们小小的棒棰岛周家,靠着私采滥挖铜矿发了财,就觉得自己很了不得了吗??

你们家在京城做买卖就要守京城的规矩,天辰国际是京城的老大。这么多年来一直就是,你们家用下三滥的手段想要悄悄地抢天辰国际的生意没抢到,人家不修理你们,没有把你们赶出京城去已经是足够的仁慈了,你还干跑到这里来和辰哥大呼小叫。你真当这四九城的少爷们都是软柿子吗??

你们也就是碰上芷兰姑姑心地善良,不和你们多计较,否则你们周家现在早就已经被除名了,哪有你叫嚣的地方。趁着少爷现在还没有动火,赶紧的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别让少爷在京城见到你,真要是走晚了可就不一定能走得了了。”?

周扒皮着实是被吓住了,原以为自己家里做的天衣无缝。哪想到人家天辰国际是懒得搭理自己罢了。自己还不知死活地跑来挑衅张辰,这可真是打着灯笼上厕所啊。还是赶紧走吧,这京城的水太深了,根本不是自己能混得起的,别哪天被人收拾了自己还不知道呢。?

周扒皮灰溜溜地走了,就会再次恢复进行。经过何向东的现身说法,所有人都知道了张辰带来的四瓶酒有多珍贵。那可是百年以上的佳酿啊,说是世所罕见也不为过。?

不愉快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家在瞬间之后就把周扒皮给忘记了,现在想着的都是这四瓶酒。酒只有四瓶,但是人却有近三百,显然是没办法分的,不知道谁能有幸喝到呢,所有人都在心里期盼着能是自己。?

何向东这家伙不愧是世家子弟,从小就见惯了各种场面,处理起事情来也面面俱到,能够尽可能做到最好。而且这小子在口才上也很出色,对于各种关系之间的平衡和拉拢更是游刃有余,不去当外交官真是可惜了。奈何这家伙根本无心官场,要不是家里还有两个哥哥子承父业,他老子估计早就被气死了。?

就刚刚那段话里边,何向东就达到了四个目的,其一是说出四瓶酒的来历捧高张辰,其二是揭穿周扒皮的用心和底细,其三是打击外来户的嚣张给京城子弟长脸,最后还顺带着挑唆大家要一致排外。?

就连一向以自由为第一要素的张辰,都开始为他老子何正光感到惋惜了,这么好的苗子啊,怎么就一点也不想当官呢。现在这世道这怪的很,这么有潜质的家伙非要跑来经商搞古玩,大批没有什么官场智慧的家伙们,却是官瘾大的要命,比瘾君子的瘾还大。?

何向东赶走了周扒皮也觉得解气,张辰可是他的终极偶像,是京城世家子弟第三代中的顶点,属于旗帜和代表人物的那种。他家只不过一个小小的暴发户,靠着女儿给人家当外室才换到了来京城发展的机会。?

哪知道这一家都是奇葩的很,不但老的在商业上很不地道,胆敢私下里挖京城商业老大天辰国际的墙角;小的也是胆大包天,赶在公开场合挤兑京城子弟的代表张辰。这是干什么,这不是在作死吗。?

走回到张辰等人中间,何向东嬉皮笑脸,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模样,道:“辰哥,圣懿姐,这酒既然拿出来了,不如今天酒会上处理了吧。我有个建议,不知道合不合适啊,说出来你们听听。?

这里只有四瓶酒,肯定是不够所有人分的,不如大家今天热闹一下,来个抽签中的怎么样?我看辰哥这准备的每瓶都是二十份的样子,就让我来给大家分酒怎么样,保证是最专业的水平,每一杯都是一盎司。”?

张辰耸耸肩,道:“我只负责把酒带来,其它的我就不管了,怎么处理是圣懿的事。”?

以姜圣懿和张辰的关系,再搞几瓶是很简单的事,刚才何向东又代表京城的世家子弟圈子出面表现不错,心下也觉得这样处理也可以。?

笑了笑,道:“行,今天就照你说的办,不过你小子也别透着高兴,当我们都不知道是你想喝吗,这些酒可以提前给你预留两杯,姐姐我够照顾你了吧。”?

被人拆穿小九九,何向东也无所谓,这厮也算是一个酒鬼了,快到了见到好酒就走不动的程度,而且作为姜圣懿的小兄弟这么久,还是很了解姜圣懿的。这人从来就很大方,没什么太多的私心,这也是她能够在京城世家子弟中有一定地位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