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68章 这个丫头有点傻(下)

第四六八章 这个丫头有点傻(下)

啥也不说了,还是求票吧。这可都半个月过去了,十几票啊,简直是我辈之最大的悲哀,给位都别抻着了,点两下吧,很简单的。

好像是张姐姐说过的吧,“投票要趁早啊”,嗯,这话很有道理!

拜谢!

不过张娇也知道这不能埋怨哥哥,如果换位思考的话,自己也是会那样做的。哥哥的人生本来就和关中张家没什么关系,这么多年都是靠自己打拼,而且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为什么要把荣耀分给丢弃了自己的关中张家呢,不报复就已经很仁慈了。

虽然张辰对关中张家很冷淡,但是张娇却是坚决要认这个哥哥,不为别的,只因为它足以使自己骄傲。当然在她的小小内心里,也希望哥哥能对自己很好,就像所有的哥哥保护妹妹那样。

可她知道,这一切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能够让哥哥不因为母亲而讨厌自己就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至于和哥哥的关系,张娇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哥哥肯定会有接受自己的那一天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娇首先是去了一趟琳琅.艾莉娜的总店,用几乎是自己十几年攒下来所有的钱买了一件小首饰,戴上之后就决定再也不摘下来了,那种感觉就好像哥哥在自己身边一样。

然后又人生第一次厚脸皮地缠着大姐夫许瀚亭在汉府大酒店的餐厅里请自己吃了一顿,她的经济能力不允许她在那种顶级的餐厅里消费,也只能是厚颜这一次了。当然他心里是快乐的,这家酒店是哥哥的,他一定要来品尝一下哥哥亲自炮制的宫廷御膳。

自然而然,唐韵也成了她必不可少的去处,这里可是哥哥一个人的博物馆,好像全世界也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更没有哪个年轻人能够比哥哥更出色。唐韵太大了,一天的时间根本就不够用。张娇连着在唐韵转了一个星期,这才算是把唐韵的几座展馆和文化设施都看完了。

亲自去体验感受了唐韵的庞大,张娇才知道哥哥有多厉害。资料里介绍的很清楚,唐韵所有的建设投资就有百亿以上,各个展馆的藏品加起来是一个无法估算的超级天文数字,至少现在没有人能对唐韵的藏品给出一个确切的估价。

如果想要知道哥哥有多厉害。那就必须要进一步了解他。《博古藏谈》就成了张娇最喜欢看的节目,连过去已经播出了的,张娇都买来光碟一遍遍地看。

得知哥哥最喜欢的就是古玩了,张娇就打算从这里下手,哥哥看到古玩一定会很高兴的。她希望自己能够亲自买到一件真正的古玩送给哥哥。然后就可以看到哥哥的笑,那对于张娇来说是最幸福的事。

但是买一件古玩要远比她想象的难无数倍,对于没几个钱的她来说,就更加的难了。只要有空的时候,张娇就会去逛古玩市场,可哪里不是她不敢买的便宜货,就是她买不起的高价货,一般万八千的东西哥哥又肯定看不上。这可是把张娇愁坏了。

当她又一次道潘家园去找机会的时候。终于还是出事了。一个看起来就很想古玩商的人主动找她说话,带着她去看了一对瓷瓶,看起来好漂亮的样子,而且又是那么的古朴,张娇也觉得自己的机会很可能来了。

就在她要伸手接过古玩商递来的瓶子时,很不小心地把瓶子掉在地上摔碎了。张娇的脸色大变。据对方说这是一对明朝的瓷瓶,自己肯定是没办法拿出同样的来赔他。只能是央求对方了。

谁成想刚才还是一脸憨厚笑容的古玩商突然变脸了,两万块一对的瓷瓶也变成了两百万一只。张娇也不是傻子,第一时间就能够想到,自己应该碰上传说中碰瓷的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刚刚回到京城,就赶上了这样的事,如果被家里知道那可就麻烦了。两百万可不是小数目,东西都打碎了,自己浑身是嘴也怕说不清楚啊。

慌乱之间,张娇想到嫚堂姐说过,他第一次和哥哥见面就是因为一个碰瓷的案子,当时就是哥哥无情地揭穿了骗子的伎俩,才避免了嫚堂姐冤枉哥哥的最终结果。既然上一次哥哥能够揭穿骗子的伎俩,那这一次也一定能。

张娇也不敢肯定哥哥会来救自己,只能是抱着希望拨打了那个默默记在心中的号码。结果是现实很无情,哥哥根本就否认了自己这个妹妹,张娇心里酸痛无比,哥哥最终还是讨厌自己的。

张娇哭了,就在这些碰瓷的人押着她的车上,不是因为自己被骗了,不是因为自己被坑了而没有钱赔给对方,而是因为哥哥根本就不想理自己。她很清楚地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声音很好听,但是却让张娇心痛,那个声音很冷静,但是却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谁。

后来哥哥的电话又打回来的时候,张娇有感觉世界是那么的温暖,看来哥哥还是愿意接受自己的,这不是他都因为自己的事情着急了吗,不着急又怎么会打回来呢。

其实当时的情况她根本不知道,张辰回拨电话只是想说一句,他根本没有一个叫做张娇的妹妹,也不会去付什么赔款。

张娇被带到了一座旧院子里,没收了随身的电话和钱包等东西,安排了一个中年妇女看管着他。这时候张娇倒是安静下来了,哥哥是个大英雄,只要哥哥来了,这些坏蛋就会全部倒下。

没过了太久,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那个参与了碰瓷的叫做二柱子的人来了,一脸的紧张和恐惧看得很清楚。二柱子跟那个看管自己的女人说,哥哥带着一大批人来了,而且也迫使他们承认了自己碰瓷的恶行,这就要带自己走了。

张娇真的很高兴,哥哥终于来救自己了,而且来得这么快。这时候张娇感觉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全世界最伟大的那个年轻人就是自己的哥哥,而这个荣耀也只能属于自己,因为再没有一个妹妹能来和自己争这个哥哥。

可就在张娇见到张辰的时候,她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哥”。然后却看到了一双空洞的眼睛。她看得很清楚,那双眼睛里没有她,没有仇恨。也没有怨愤,同样也没有喜悦和亲情。那只是一双眼睛,就那么毫无内容地审视着自己,好像看到了自己。又好像只是看到了一团空气。

张娇一时之间已经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是亲昵地扑过去喊他哥哥,还是就这么静静地站着,或者应该无奈地道谢。然后转身离去。

这个时候的张辰同样是迷茫的,他看到了对面那个女孩所有的动作和表情,看到了那张和自己极为相似的面容,那个女孩激动、喜悦、兴奋、快乐,然后又变成了茫然、畏惧、失落,也看到了迈出来又缩回去的一只脚。

那只脚穿着被色的运动鞋,可能是因为走了不少的路,又在这郊区待了一段时间。染上了不少的泥土和灰尘。那女孩穿着草绿色的七分休闲裤。和白色的T恤衫,一头乌黑的直发扎在脑后。可能是因为过来的时候有些急,到现在还有些气喘吁吁,额头上的汗珠清晰可见。

传说中,双胞胎可以有一定的心灵感应,当一个有危险或者极度喜悦的时候。另一个就能够有明显的情绪变化。张辰对于那个理论并不是很确定,至少不站在支持的立场上。毕竟是自己没有见过的。

但是现在,张辰好像能够感觉到女孩的内心。她渴望,也需要自己接受她,并且给她一个微笑,她就能够从目前慌乱茫然的情绪中跳出来。但是张辰的内心告诉自己,他一定做不到,这是一种埋藏在内心里二十多年的无视,绝不可能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就改变。

简单的挣扎过后,张辰从离开椅子站起来,并没有去搭理女孩,而是先对安镇忠吩咐道:“老安,你先让弟兄们把车动一下,等会儿走的时候也方便。还有就是把这些家伙都铐上,全部蹲到太阳底下去,先晒晒他们的脑子再说。”

然后又拿出电话给张嫚拨了过去,告诉她这里发生的事情,让他安排人过来接手一下这个碰瓷团伙,关于张娇的事情则是一句也没有说。

打完电话后,才往前走了两步,隔着一点距离,对张娇道:“今天只是一个意外,再有下次我肯定不会管你,古玩市场不是一个小女孩随便就能逛的,别到处给别人添麻烦。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等下就会有警方的人过来,里边可能会有你二姐,她会带你回去的。”

说完也不管张娇什么反应,绕开她继续向前走,边走边吩咐韩奎:“老韩,你带几个弟兄留下来看着这些家伙,等下我那个二姐的人回过来处理,你直接交给他们就好了。”

说完后,张辰还是头也不回地往外边走去,他不想在这里多呆了,那个女孩的眼神太让人难受,怎么看都不会感觉到舒服。

他想走,可是有人却不想让他走,好不容易见到哥哥了,张娇怎么能轻易放过去呢。虽然哥哥对自己并不友好也不礼貌,说话也是毫无感情,但是张娇知道,这并不能怪哥哥。如果换了自己,怕是要比哥哥做的还过分,至少他现在来救自己了不是吗。

而且他留下人来看着这些人,却不是通知这边的警方来处理,明显就是要给嫚堂姐制造功劳,这就说明他的内心是愿意和嫚堂姐交往的,也愿意帮助嫚堂姐。还有就是,他留下这些人,不也是在保护自己吗,他完全不做不了坏人的。

想到这里,张娇再也顾不上什么了,淑女、脸面什么的全部都不再重要,只要能把哥哥留住,其它的都是无所谓的。

就在张辰往外走了没几步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哥,你别走好不好,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你是我哥哥啊。过去的那么多事情,并不是我想就能改变的,但是你至少应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自己啊。

我不管别人是怎么对你的,我只知道你是我哥哥。哥,我们是血脉至亲。你是我亲哥哥啊。其他人我管不了,也没权利去管,可是我能管得了我自己。哥。我今天替父母给你道歉了,我不奢望你能原谅他们,毕竟那是不可弥补的错误,可你能不能不要不理我啊。我求你了,哥哥。”

张辰能够明显地听到背后“咚”的一声,只是这一声,就快把他的心敲碎了,那个女孩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给他跪下了。虽然代表的是她的父母,但是承受的却是她可能很柔软的膝盖。

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张辰强制性地用意念力堵住了自己的泪腺,艰难地转过身来。泪腺虽然堵住了,但是却难以遮掩他已经有些发红的眼眶,甚至连嘴里发出的声音都带着颤巍巍的腔调。

对着周围的一干人等,强作笑容道:“呵呵,这个丫头的确是有点傻呼呼的。那什么。老安。你看咱们是不是等警方的人到了以后再一起走啊,有些事情毕竟还是要交代清楚才好。”

安镇忠等人的脸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心里却在嘀咕,这些人都是你的属下,犯得着用这种商量的语气吗。张先生以为别人都看不出来吗,都这样了还要死撑着。咱们还是别在这里待着了,要不还真怕他不好再装下去。

安镇忠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一声。带着一干的护卫队员主动推出到院门外,这事涉及到和关中张家的恩怨。谁都不好插手说话。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个女孩只是与当年无关的人,当年的事完全和她无关,而且又是血脉至亲的妹妹,但也的确是关中张家的子弟。

张先生这个人是重情重义不假,对护卫队的弟兄们也是好的没话说,有什么事都愿意和大家一起讨论,也很愿意听取弟兄们的建议。可是不满周岁就被丢弃的痛苦不是谁都能理解得了的,没有亲身经历过那种惨痛经历的人,谁也没资格去说什么。

而且这是完全意义上的私事,所有和张辰有关的人中,唯一能够说上话的,也就是张辰的母亲张芷兰了。今天张辰能够到这边来,也完全是张芷兰和陈雯琳劝说的结果,依照张辰自己的意思,完全就是不想来也不想管的。

张辰能够和关中张家的三姐妹交往,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现在又出来的这个女孩身份上的确要比那三位尴尬一些。接受她并不比接受关中张家的第二代容易,今天能够来走这一趟就已经够意思了,接下来的事情变化都要看他们两个的缘分和天意了,谁都帮不上忙的。

护卫队员们都出去到大门外了,没人再管那些已经被铐起来的家伙们,别说他们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行动力,即使他们全部都吃了兴奋剂,也绝不不会被张辰看在眼里。如果他们真的想有什么动作的话,可就正好给了张辰动手撒气泄愤的借口了,他现在正觉得有些不爽呢。

如果到了现在张娇还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的话,那她就真是一个傻蛋了,也就完全没资格让张辰把她当做妹妹了。本来和关中张家就有问题,又是一个傻蛋,给谁都不愿意招惹上这么个人的,何况是张辰呢。

张娇双手支地站起来,兴奋地冲着张辰就飞奔过去,三步并作两步扑到张辰怀里,“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这哭声里包含了太多的辛苦和辛酸,还有刚才张辰离开那一刻的恐惧,这时候都发泄出来了。

抱着哥哥的张娇终于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了,而且这幸福还是如此的真实,哽咽着却又大声道:“哥,我想你想得好苦啊,我是你妹妹啊,你不可以不要我的,哇……”

张辰这时候倒是放开了,母亲说的很对,不论关中张家对自己和母亲做了什么,都跟这个女孩而有任何关系,她和自己是血亲的兄妹,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割不断的。就像自己和关中张家老大的三个女儿一样,现在不也都相处的不错吗,对上一代的恩怨何必再牵扯到这一代人的身上呢。

再说自己和关中张家已经很清晰的划开了界限,绝不可能再以关中张家第三代的身份出现,也就没必要他把那些恩怨放在心里了。何况自己根本就对他们谈不到什么恨,连什么感觉都没有,现在又这么抻着是何苦呢。

而且这个妹妹给人的感觉也不错,漂亮是肯定的了,人看来也算是真诚善良。只要她不是打自己什么主意,多一个亲妹妹也是不错的事。

既然都这样了,总要说点什么吧,总不能就这么一直让她哭下去,自己的状态也不是很好,眼眶憋得快难受死了。等会儿很可能张嫚也要过来,到时候被她看到这副样子,说不来又会笑话自己了。

拍了拍张娇的肩膀,道:“好了,别哭了,跟我说说,这都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被这些人盯上了呢?”

张娇得到了哥哥的认可和接受,而且对自己的态度也很亲近,泪水当下就止住了。接着就把自己从回到京城开始发生的事,一直到被这些家伙给碰瓷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张辰听了心里又是一阵感动,这丫头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也不往自己接受她,看情况应该是个值得让人疼爱的孩子。就是这人比较单纯了一些,什么都不懂就敢跑到古玩市场去憋宝,这不是找着枪口往上撞嘛。

忍不住嘴里嘟囔了一句:“这个丫头还真是有点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