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80章 七年之痒(一)

第四八零章 七年之痒(一)

感谢CAKVINLIU同学的月票支持!

胖子明显是对闻阔海有印象,没有做太多的反应就笑道:“闻阔海我记得啊,上学那时候对你印象最深了,总是把你和隋唐第四条好汉雄阔海联系到一起去。后来你去了京城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今天能再见面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说完和闻阔海握了下手,接着又转向这边分别和张辰、宁琳琅握手,道:“我一进电梯看家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应该是张辰,还是那么帅气俊朗,我估计你是咱们同学里边变化最小的一个了吧。宁小姐你好,先恭喜你和张辰了,办酒的时候一定要通知一下,老同学结婚是必须要捧场的,呵呵。”

说了这么一段之后,才开始自我介绍:“嗨,看看我,还没跟你们说我是谁呢。也难怪你们认不出来,我这是大学以后才成这样的,这身肉是见天的疯长,后来走了好多家医院才有了点起色,半年前我还将近三百斤呢。我就是李斯特啊,说名字你们俩应该能想起来了吧,那时候我超喜欢运动的,张辰咱俩还同时尽了校足球队呢。”

报出李斯特这个名字来,张辰和闻阔海就真是想起来了,这家伙在上学时候那也是体育健将啊,和张辰是班上体育成绩最好的两个,很多运动会之类的活动都是他们俩挑大梁。不过看看现在这样子,估计和运动健将是扯不上什么关系了。叫运动渐僵还差不多。

不过这家伙的性格倒是和上学时候一个样,还是那么热情那么直爽,对于自己和别人都没有太多的弯弯绕,还是那个十足的乐天派。

“张辰。你是怎么和闻阔海联系上的呢,他家搬去京城之后可就没再见过了,该不是你也去京城了吧。咱们的同学现在有一半还留在龙城,剩下的那一半基本上就是京城、沪城和羊城这三个地方呢。我因为工作的需要也经常去京城,每次都会和找他们聚一聚吃个饭什么的,这次咱们同学聚会就是我负责联系的他们。”

李斯特这家伙当年在同学之中就是个穿针引线的角色,某同学过生日两人,某同学生病了。或者某同学家里出什么事了,这家伙都能喊上一帮同学去凑热闹或者帮忙什么的,到现在还是喜欢干这个。

接着就开始活动张辰和闻阔海了:“咱们那几个同学在京城也还有点办法,我这边出差去办事也都经常麻烦他们。回头咱们都把电话什么的交换一下,真要有事需要帮助的时候,相互之间也好通个气。我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京城一趟,到时候我去了京城再去找你们俩,把咱们在京城的同学都喊上。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这应该是在顾及同学的颜面,万一混得不好,也不会当场没面子。至于现在做什么工作,等到大家都到齐了。自然会由个人来介绍。到时候不管真假,有了电话以后就能常联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以后有的是机会,万一真的没混好。何必今天闹个不舒服呢。

从见面认出来开始,张辰就在观察李斯特,这个家伙的确是没什么变化,当然这是在他的品行和内心方面。脑子是足够的聪明,从自己和闻阔海同时出现就能想到自己很可能在京城,但是却没有问两个人现在做什么工作,在哪里发财之类的话。

因为两人都是体育比较出色的同学,张辰和李斯特当年也算走得比较近了,自问对李斯特还算是了解。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是张辰也能够猜到,所谓的经常去京城出差,肯定是真的有这么回事;但是在京城的同学都很热心帮忙,那可就不一定了。

依照李斯特的性格和脾气,别人只要帮了他一点点,他就会替别人吹成磨盘那么大。估计在京城常常一次吃饭什么的,也大都是他一个人请客,而那些人帮他,也应该是建立在他能请客的基础上,所以这忙帮的有多大也就很明显了。

看起来这同学们都是大有变化啊,手的在体型上变化很大,有的在身份上变化很大,有的怕是在同学情谊方面的变化大一些吧,也许还有早已经不认这帮当年同学了的呢。

从一进电梯开始,就是李斯特一个人在说话,张辰和闻阔海就没有插嘴的机会。直到电梯到达四十六楼的时候,这家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呵,这一路上尽是听我说了,也没有让你们说上几句,这实在是不合适啊。那什么,咱们等会儿坐一桌,你们也给我说说,看你们这些年有没有什么奇闻异事什么的。”

李斯特话音刚落,电梯走廊的尽头处就走过来一位,远远地就说上了:“李斯特,你还说呢,就属你小子最能说了。我来看看啊,你今天这是又把谁给骗来了,京城的那帮子同学已经都到了,这几位又会是谁呢?”

走进了一看,这位戴着眼睛手里还捏着烟的仁兄只认出了一个人,遗憾道:“得,我这才多大啊,就已经老眼昏花了。这三位里边就认出张辰来了,另外的这位美女的确不认识,倒是这位兄弟看着眼熟,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还请莫怪啊。”

张辰倒是认出来这位了,当年班上的纪律委员,因为每天都要不停地点每个同学的名字来强调自习的纪律,所以对每一个同学是最为熟知的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让这位当年很严肃的纪律委员变得这么能说会道,而且还是有那么点侃的成分。

这次又是李斯特做的介绍,张彻和闻阔海根本就插不上嘴:“哼哼,李建,这下你可就认不出来了吧。张辰没有多大的变化。你能认出来不算啥。这位是张辰的未婚妻,你自然也是认不出来的。不过这位你没人出来可就有点眼拙了,这可真正是咱们班的同学啊,隋唐第四条好汉你还记得吗?”

李建一拍大腿。终于是知道这位是谁了:“哎呀,原来是‘紫面天王’阔海哥啊,兄弟这厢有礼了。还有这位美女,你这可是好福气啊,张辰在我们班里,那绝对是最有出息的一个了,谁嫁给他谁绝对幸福。”

对于李建给与张辰的恭维,宁琳琅绝对是照单全收。还很客气地回了一声:“谢谢!”

李建看来也是个很明事理的人,并没有在万变问张辰和闻阔海什么可能会尴尬的问题,两边的身份和名字都介绍清楚后,就和张辰他们一起进到宴会厅里边去。

这里边已经来了不少当年的同学。其中有一半以上都带着男女朋友或者是先生太太,还有几个是到这孩子来的。当年的四十多个同学,现在成家的成家,恋爱的恋爱,这么一聚会倒是连大人带孩子来了七十多号。则还不算没来的呢,力量发展的很壮大啊。

毫无疑问,宴会厅里的主角就是朱俊和孙娜两口子,正被十几个同学们围在中间感谢和称赞着。两口子一脸都是当了状元后白马游街夸官时候才有的表情。眼神中则是明显高人一等和里当如此的骄傲。

张辰等人进来后,立即有人认出了张辰。朱俊那边的那些人有正对着大门的,也看到张辰来了。毕竟张辰当年可是成绩、形象、体育等等的全部拔尖的学生。虽然好些年不见了,但是引起的动静肯定不会小了。

厅里有一半以上的人因为张辰的出现而暂停了一下,有的在看张辰,有的在看张辰身边的宁琳琅,也有看闻阔海的。

片刻之后大家也就反应过来了,当年相熟的都主动过来打招呼,关系一般的也都远远地点头示意。

张辰的出现并不意外,只是他除了略显成熟之外基本没什么变化,这一点倒是让一帮男同学们都很是羡慕了一把,当然还有他身边的美女也是大家羡慕的对象。

倒是雄阔海的出现让大家很吃惊,这个家伙自从离开龙城就基本没有回来过,听说这次还是朱俊联系上的,要不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这个老同学呢。

毕竟张辰和雄阔海都是很久没见过的了,很快就被人包围住了,有相互留电话号码的,也有打听私人事务的。就连李斯特那样的体型和力量,挤进里边也废了不少的事。

当年的女同学中也有不少喜欢张辰的,还有给张辰写过纸条的,不过那时候张百川的家教很到位,张辰根本不会去搞这些,那些女生也就没得到什么机会。现在看到张辰这么漂亮的未婚妻,心里难免会有些比较的想法,可是近前一看之下,下发现自己真的已经是问题很严重了。

看看人家那皮肤,看看人家那手指,还有那身段和体型,完全不能比啊。这张辰看来是混得不错,能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绝对不会混的差了,否则早就给别人拐跑了。

不过宁琳琅今天因为要参加张辰的同学会,是专门化了妆的,黑色的无度数隐形眼镜,着去了她是混血儿的主要特点。其它方面只要不专门对比,倒是不那么明显了,则只是觉得她长相有点不大东方,但是类似于这样的人在国内还是不少的,倒也不是那么夸张。即使是在这样,宁琳琅也无疑是宴会厅里最漂亮的,给张辰惹来了不少羡慕的眼神。

很快所有人就全部到齐了,作为今天宴会的主人,朱俊夫妻才能够最中央的桌子走上前面的主席台,给所有的来宾致辞。这也是为了彰显朱俊的身份而特别安排的,这家伙现在可是以京城少爷自居,给人感觉很有层次的,某些装就成了必要的手段。

朱俊一边往主席台走,一边保持着微笑和诸位同学以及家属打招呼,很有一副领导人的派头,搞不清的还以为他才是三晋的省长或者书记呢。

同时还不忘了警告身边的孙娜:“行了啊,你也别往那边瞅了。看看人家现在的女朋友,那是你能比得了的吗。我看你也就胸和年龄能比得过人家,其它方面就什么都提不起来了吧,而且你现在已经是我老婆了。再往那边瞅还合适吗?”

孙娜知道自己刚才看了张辰两眼让朱骏吃醋了,不过心里也还是为他这么说自己有点不爽,也小声道:“你少扯这些没用的,我和张辰本来就没戏,现在就更没戏了。而且我们现在是夫妻,他能给得了你给我的吗,我知道他现在已经破落了,只不过是看着她的女朋友奇怪看了两眼而已。你吃什么飞醋。再说了,老娘要是真想干点什么,也不是你能管得了的,大不了咱们离婚就是了。”

两个人斗着气上了主席台。主导转过身的那一刻才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先由孙娜简单说了几句欢迎的话,再接着才是朱俊的正式致辞。

这个世界永远都不缺趋炎附势的马屁精,朱俊这个根本就没什么文化,成语都会用错的家伙。站在台上说了几句他自己都不一定能明白意思的话之后,坐在前边两桌的二十多个人都开始了疯狂的鼓掌。这掌声持续了差不多半分钟左右才停下来,简直要比开政协会时候的掌声都热烈。

接着从朱俊开始,轮流上台对自己目前的工作和居住地城市。以及自己大致的现状说一下,并且在同学录上写下自己的各种联系方式。什么手机号码、办公室号码、宅电号码、QQ号码、MSN号码等等的一大排等着你去填。果真是不厌其烦。

朱俊的自我介绍可以说很给力,完全把自己塑造成了当年同学中最出色的那一个。也把自己的身世背景很显著地宣讲了出来。

“我叫朱俊,这个就不用再多介绍了。我先在供职于国家铁路公司,前些天的时候刚刚提升了正科级,现在也算是有品秩的小官一枚了,大家以后在铁路公司那边有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够帮得上忙的,肯定是说一不二。

另外,我父亲今年初在京城军区提了个参谋长,所以在京城地面上,一些人还是愿意给我几分面子,大家到了京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也可以来找我。还是那句话,主要是能力所以的,绝对不会推辞。”

能力范围之内的不推辞,他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也就是拿来哄哄一些家里没什么大来头的,真要是遇上有能耐的没人会把他这话当话的。最夸张的就是他说他老子了,明明知不是一个师参谋长,他却要含含糊糊地说成是军区参谋长,这里边的水分可就掺的太大了。

可这小子要的效果还真就达到了,把下边那一帮子听得耳朵都直了,这朱俊现在发大了吧。父亲已经是京城军区的参谋长,这可是了不得的大官了啊,京城官的确是多如牛毛,可军区里的参谋长却是仅有的一个,而且还是超级大官。朱俊现在也算是京城的大衙内之一了吧,抱紧这条大腿,靠着当年的同窗之谊,关键时刻总是用得着的。

尤其是那些在京城的同学,看着朱俊直接就两眼冒光了,就像是在末日看见了救世主一样。外乡人在京城打拼的太多了,如果不是自己有特别出众的本事,就得有有一个乃至多个有实力的靠山帮衬,很少有机会能够混出成色来。到头来也就是混个在京城的名声,日子过得和在龙城没什么大的差别,混得差一点的可能还不如在龙城呢。

现在他们终于发现,从今往后,自己在京城也算是有关系的人了,背后有朱俊这尊大菩萨,在京城基本就可以如鱼得水了啊。这种心情让很多同学都开始有些兴奋不已,有些之前觉得京城不好混的人,也萌动了到京城混一下的念头,反正有老同学帮衬着,再不济也不会比留在龙城差啊。

只不过这些人都还没有能够理解朱俊的狡猾,人家说的是能帮上的一定帮,当你真去找人家帮忙的时候,那可就都是帮不上的了。这要帮忙也可以,这上下疏通打点什么的费用,你就得负担起来了,总不能让人家办了事还贴上钱吧,能在京城衙门里办了事,费用可就不是说说话那么简单的了。

这个小宴会厅里发生的事,就像是现在这个社会的缩影。能看清现状的并且保持清醒也就只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大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们,还是一如几千年的传统那样,对于美好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和向往,即使他们最后发现事实真相后。也还是愿意相信这只是一个个例。

这些人里边有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想要朱俊帮着说说好话调动一下的;有在京城打拼生活的,想要沾沾朱俊的光在京城混出一席之地的;也有自己给自己打工做生意的,想要靠着朱俊的关系往京城的市场里插上一杠子的。

当然也有很少的一部分人,他们都是能够安于现状的,不会对没有什么保证的未来报以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们活的很真实,很明白想要得到就需要付出的道理,对于朱俊这种毫无保证的话。至少现在是不愿意去理会的。

朱俊介绍过自己的近况后,孙娜又简单说了一下,主要还是给朱俊脸上贴金。接着可就不得了了,他们俩从主席台下来之后。分别被一些男女同学围着好话不要钱似的往过扔。就连一些反应不太强烈的男同学,都被自己的女人闭着过去和朱俊好好交流一下,女人们自然是要去讨好孙娜了。

后边的自我介绍就变得更有趣了,到场的有四十八个同学,其中超过三十个都在介绍完自己之后。又加了一句“以后还请老同学多多帮助和关照”。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瞅着前边中间席位上的朱俊夫妻俩,这个“老同学”说的是谁大家心里都清楚。

有的甚至直接就说了,希望能够投靠朱俊,得到他的支持:“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牛俊生,现在也是在京城工作。我是做保健品销售的。在京城混生活很不容易啊,这里边的艰难想必在外生活过的都很清楚。不过现在好了,咱们的同学里出了一个大人物,一个能够在京城横着走的,今后在京城还要请朱俊多多帮衬多多支持,这份情我牛俊生不会忘记的。”

自这之后,想要对朱俊表达好意的也都更直白了,把朱俊夸的就跟一号首长的公子一般。朱俊两口子在席上享受着各种的羡慕嫉妒和讨好,已经是飘飘欲仙了。

一直到了张辰和闻阔海先后上台自我介绍的时候,这种不正之风才被压制了一下。今天这个同学会也让狼个人看清楚了,当年的这些同学已经差不多都变味儿了,一二哥哥厚着脸皮往朱俊那边贴,这还有点同学之间的味道吗,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官场现形记啊。而这些同学中,有什么人是能够靠得住值得交往下去的,在心里也就很有数了。

两个人的介绍都很简单,尽量做到足够的低调。张辰只是说了自己在京城生活,从事珠宝行业的工作;闻阔海则是对自己去到京城之后就没了联系到了个歉,然后也只是说自己现在从事展览馆方面的工作。

从前对张辰有想法的那些女生,在张辰自我介绍之后也基本都冷下来了,当年的天之骄子现在已经沦落到给人打工的份儿上了,看来还是驻军这样的才靠得住啊。家里有背景有实力,各奔不用为自己的将来操心,家长一早就已经安排好了。

之前几个有些羡慕宁琳琅的人,现在也没那么热乎了,这么漂亮的女人跟着张辰这样没实力的帅哥,迟早有一天得因为各种问题给闹散了。这年头没钱没背景就等于没出路,张辰只是学生时代的佼佼者,已经是完全的过去式了,做人还得朝前看啊。

张辰和闻阔海的自我介绍后,明显感觉到周围的人态度冷淡了不少,还有借着和别人打招呼的机会离开他们这桌的。这就是世态炎凉的现实版,张辰和闻阔海也没有因此而不高兴,毕竟他们的中心是在古玩行收藏圈,生活主要也都在京城,这种同学圈子对自己的影响几乎没有。

老同学之间能交往就交往,不能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大家就只保持着同学的名分,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负担和麻烦,反而是更让人愿意接受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