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88章 野兽宗师

第四八八章 野兽宗师

临行之前的准备工作总是很繁琐而令人郁闷,但到了真正出行的时候,就会感受到提前计划的好处,所有的事情都变得那么的简单。

通过在互联网上和洛杉矶当地的留学生交流,浏览当地的各种新闻,又从官方的领事馆工作人员处得到了更多的信息,再结合自己的一些看法和实际需要,张辰的这份出行计划无疑是最周密和完善的。

十二号晚上到过了时差,十三号一早吃过早饭,张辰就动身出发了,今天是他来到洛杉矶后的第一个出行日。之前已经通过信息了解到,今天在卡尔费城东边的的公园里,将会有一个古旧物品的交易活动。

这个活动会在每个月的十三号举行一次,是由当地的一家民间机构和公园管理单位共同组织的,不论十三号是星期几,都会准时在公园里进行这个活动。只要有这方面需要的人,想买的也好,想卖的也罢,都可以在这一天来进行交易或者交换。

洛杉矶这里的旧货交易有两种形式,分别是跳蚤市场与古董和收藏品市场。跳蚤市场通常又被称作交换集市,几乎见不到什么老玩意儿,是一个纯粹的旧货交易性质的集市。而古董和收藏品市场,则是有古董和上年代的东西来交易,如果你只有自己用剩下和收购来的旧货,这里是不欢迎的。

也许是因为美利坚人民对金钱的敏感,不论是跳蚤市场还是古董市场。都不是免费开放的。买卖双方都必须要支付一定数额的钞票才可以进入,一般都是五美金到十五美金不等,也有更高一些的,但是去参加的人就很少了。

身在异乡。又是一个治安不很好的地方,张辰一早出行的时候不得不带上了十几名护卫队员,乘坐三台商务车前往古董市场。

雇佣的当地司机对张辰的行为很不解,带着这么多的保镖还有美女,来到美利坚最著名的天使之城,不去享受这里的花花世界,却要一大早就往旧货市场去,这个的东方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不过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他们虽然是随车雇用的司机,但是雇佣他们的却是当地的政府。天知道这个东方的年轻人是什么来路,别不小心说错了话,到头来吃亏的可是自己。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好了,自己只要把车开好就行。

张辰是通过外事部驻洛杉矶的人员帮忙雇到这些车子和司机的,美国社会可是乱的很啊,当街就有人开枪,黑帮什么的更是流行派。杀人越货少不了总在上演。像雇用司机这种事,还是熟悉洛杉矶当地情况的外事部门工作人员比较可靠,毕竟都有着国内的官方身份,也就接着龙城张家的面子办了。

来到公园的时间其实并不算早。市场开始的时间是早上六点,那时候的入场费也会相对贵一点。现在已经是七点多了。门票的价格降下来差不多一半,一个人只要花十美金就可以进入。当然里边也许有一些好东西已经被人带走了。

崔正男跟着张辰这么久,又是师兄弟的关系,现在手里是真的不差钱,但还是被美国人的门票给刺激到了。

“师兄,一个人就要十美金啊,咱们有二十多个人,进个门就把两百多美金花了,要是你什么都捞不到,那咱们岂不是亏大了。小两千块钱呢,这狗日的美国人还真够黑的,这也就是古董市场了,如果换上菜市场,谁还敢买菜啊,嘿嘿。”

张辰还没搭话呢,崔正男就被邵茗白了一眼:“你别瞎开玩笑,存在即合理,能有这么多人在里边做生意,那就证明这收费是被认可了的。而且这只是一个临时的市场,每月就开一天,并没有太多的正规管理。你看这么多人进进出出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进去卖东西的,古董你还见得少吗,扳指耳环什么的还不是装在兜里就进去了,人家得防患于未然啊。”

崔正男还有些不服,道:“我以前跟师兄去欧洲的时候,人家那里也有很多这种市场,就很少见有收费的。”

看着邵茗眼看就要被崔正男气得暴走了,张辰及时出言打断里这对冤家的话,道:“正南,这美国人和欧洲人是不一样的,和咱们国内更不一样。不同的社会制度下,就会有不同的社会产物,经济模式也就不同了。大英博物馆不收门票,而大都会博物馆的门票是二十美金,不管他收费的贵贱,咱们就当是进去参观一下这个市场,只要能逮住一件东西,这钱就花的值了。”

张辰这话也就是打了个岔,对于这些东西一时半会儿根本就解释不清楚,也没必要做详细的解释,把两个人的话题扯开就是了。

今天一大早来逛这个一月一次的市场,为的就是来捡漏的,花个两百多美金不算什么,只要让他进去了,出来的时候肯定是赚了。捡不捡得到到大漏都无所谓,以张辰的眼力,在里边倒腾几件一般的东西,也少挣不了。

这个月的十三号并不是周末或者休息日,来到市场的也只有三百来个摊位,站在刚刚入口的位置,一眼就能把整个市场扫入眼中。这景象连京城报国寺一边的小摊和龙城文化宫广场上的场面都不如,比起龙城新古玩城和商都、汴梁等地方大古玩市场来更是没法比,潘家园就根本不是能比的了。

不过这也有个好处,非休息日来练摊的,不是专业户就是急着卖东西的,这些人手里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在等着,一般情况下捡漏就只在这个时候,走宝的也大多是这类的人。

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是练古董摊的。基本上就没几个好东西。这句话当这是放之四海皆准啊,国内是这样,英国是这样,德国、荷兰、法国都是这样;现在看了美国的古董摊之后。有过之无不及,还是那样。

张辰都有些怀疑美利坚人民的生活竞争压力是不是太大了,很多仿制的赝品在国内都是必须要做做旧才敢拿来卖的物件,在这里根本就不需要来那套,新道烫手的东西就敢直接摆出来号称两百年的老玩意儿,最不可思议的就是有人居然真的买了。

张辰不禁在想,这到底是因为商贩们都穷疯了,还是美国人都傻到了这样的份儿上。简直就是童叟任欺啊,美国的古董摊也太好练了。不过随后一想,又有点貌似明白了,还是美国人鸡贼啊。那些买了东西走的九成九是从事“托儿”这个伟大行业的。

一边向前逛着,一边听着通道两边商贩的叫卖声和讨价还价的交易声,还有看到张辰等人的商贩喊叫着他们过去。

“来来来,东方人,这里有最好的瓷器。‘乾隆官窑’,洛杉矶最真诚的古董商朋奈德欢迎你们光临。”这家伙的南加州口音中,居然还夹杂着一句半生不熟的汉语“乾隆官窑”,如果不是张彻等人都算和古董经常打交道。还真要以为是一个自己不懂的单词或者词组呢。

实际上这家伙拿在手里的,只不过是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瓷瓶。纹饰上边的字都是简体的,把底上不知道是哪家瓷厂的厂名款识给抠了。拿来在这里糊弄洋人。就连跟着张辰混了些日子的崔正男都能看明白,这绝对是一件赝到不能再赝的赝品,张辰可能上他的当吗。

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移民国家,从十九世纪开始,就有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地区和民族的人汇聚到这里,这些人所带来的文化也是五花八门,就像这个市场里售卖的东西一样,新旧程度且先不说,光是代表的文化就有几十种。

对于现在的张辰,或者对于现在的唐韵来说,这里边的确有不少都是可以考虑的。只是这里的价钱要高出太多,唐韵如今有一个专门负责收集世界各地近现代艺术品和有不同文化代表性物件的部门,从常人的手里大可以便宜买进。

张辰逛古玩市场主要是以搜罗精品为目的的,并且还有一个非漏不出手的宗旨,寻常物件自然是讨被主动过滤掉的,能够看入眼的只有够年代并且有价值的东西。

市场逛了一多半,也没有看见一件符合自己心意的,张辰都开始有些要怀念自己拿两百多美金的心思了。说实话这美国佬还真是够黑啊,十个美金进来晃一圈,如果不是有目的性的,那还真是没人会来了。

不只是张辰,宁琳琅和张沐也有点觉得没意思,这里边说是古董市场,可真正的古董到现在一件也没见着,现在的人该不会把十几年前的一本杂志拿出来就当古董了,这文明进化的也太快了一点。

一干护卫队员和带着女友的崔正男、安镇忠,也是觉得无趣得很。以前跟着张先生出来,走到哪里就能捡漏到哪里,偏偏美利坚这地方邪性的很,哪现在已经能说出很顺溜津门腔的狄娜的话来说,那就是“逛市场要收钱,里边还是嘛玩意儿没有,心里那叫憋气啊”。

张辰作为一个资深的捡漏流宗师,任性不是一般人可比的,没有逛完整个市场,并且用意念力再扫一遍,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信心是成功必备的条件之一,就在大家都有些失望的时候,张辰却是发现了一件宝贝。一幅油画立在某摊贩的小柜台侧面,画面上是一个坐在桌边上身半裸的妇女,妇女的服饰已经画面的装饰有明显的北欧风格,在画框的右下角用北日耳曼语刻着一行字“送给高贵的乌鲁娜.法蒂安斯”,落款为“亨利”。

张辰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就像是中电了一样,整个人顿时精神起来,释放出意念力去观察那幅画,果然有一层绿色的光芒在流动。

张辰差点就忍不住爆粗口了,笑着嘟囔了一句:“线条简洁而色彩鲜明,果然是越简单就越出彩,功夫不负有心人啊,野兽宗师都被我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