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99章 拍卖会恩怨(三)

第四九九章 拍卖会恩怨(三)

张沐心中满是小鹿乱撞,不知道该是喜悦还是担忧,更不知道怎么接宁琳琅的这句话。她喜欢张辰的事情没和任何人说过,也不想给任何人知道,她要把这份感情永远藏在心底,默默地陪着张辰,不想给张辰增加任何的负担,哪怕这个负担很小。

可她没有想过,她自己能够看出姜圣懿对张辰的意思,就不能保证别人看不出她对张辰的意思。有姐弟这层关系掩护着,的确可以避开很多人的审视,可宁琳琅是张辰的恋人,又在同辈中和张沐最亲近,怎么可能没点感觉呢。

宁琳琅也不想让张沐疑惑,这个姐姐就像婆婆张芷兰一样心地善良的要命,如果让她感觉到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感觉,说不来就会从此远走了。张沐对张辰的重要性宁琳琅清楚的很,张辰对张沐的重要性她也很明白,虽然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了,但保持现在的状态也是对张沐的一种安慰,这个姐姐对张辰的感情太深了,宁琳琅不舍的让她心里受伤。

拉过张沐的手,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道:“小沐姐,你以后要帮我多多看着师兄,别让那些坏女人对他动心思,师兄这个人有时候对这些有点愚钝,他认为自己不在乎就没事了,可是却不知道那些人疯狂起来要比他想象中恐怖得多呢。”

这下张沐可就彻底明白了,宁琳琅一定是看出自己对张辰的感情了,下意识地区摸了摸自己的脸。深怕那里会有变红的反应,那可就羞死人了。手指触及的地方还是正常的温度,但是耳根处却已经开始发热,这该不会是都烧道耳朵上了吧。

张沐更是不知所措了。有一种做小偷被人抓到了的尴尬,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琳琅,我……,你知道……”

“小沐姐,你要说什么啊,师兄这么优秀,一定会有很多人盯上他的。他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我们当然要把他看住了。让他赚更多的钱来给我们花,买更多的好东西来哄我们高兴,难倒你不喜欢这样吗?你可是他的姐姐,当然有权利管着他的。他也必须要听你的话。”

那里的话越说越露骨,张沐的心里就越来越慌,尤其是那句“难倒你不喜欢这样吗”,简直快要把她的防御击溃了,差点因为自己喜欢张辰的事给宁琳琅道歉。

缺不了宁琳琅又来了一句更疯狂的。不过这句话却让张沐彻底稳定下来了。宁琳琅趴在张沐的耳边,悄声道:“小沐姐,我认为你应该喜欢师兄的,表姐弟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啊。我也不反对你喜欢师兄的。虽然师兄可能不会那样做,但是我觉得你喜欢师兄是没错的。只是这样也许会让你受伤,我心里很不舒服。”

张沐的眼泪已经留下来了。试问如果是自己和宁琳琅换个位置,自己真的能做到宁琳琅这样吗。明明知道对方喜欢张辰,却还能这样向着自己说话,还未自己可能受到伤害而难过;就冲着这丫头的善良,也要帮他把张辰看好了,决不能任何对张辰有想法的女人钻了空子。

张沐的想法并没错,不是对张辰不放心,而是对那些外边盯着张辰的女人不放心。进京城的世家大族子弟中,有多少是因为女人的问题把家散了的,甚至把自己医生呢的前途都断送了。

关中张家的张奉松不就是典型的例子吗,他之所以走到后来抛弃张芷兰母子,究其本质还是因为在外边鬼混。如果不是自己有那些风流烂帐,怎么可能惹了那么多的人,合起来对他进行阴谋算计,就连他的亲哥哥张奉栋都亲自下手了。

张辰是一个品性坚毅的人,也没有什么鬼混的事迹和案底,但是他自己不沾这些的边不代表别人不会打他的主意。《圣经》里说过,以路基弗尔为首的魔鬼,就是要用各种方法引诱人去犯罪,然后他们就快乐了。那些盯着张辰的女人,就好像是魔鬼一样,她们的想象力和破坏力是无法想象的,不用点非常规的手段绝对奈何不了她们。

在张沐的心里,根本没敢想过宁琳琅会这样说,不但不反感她,还对他喜欢张晨的是包容和理解。有了宁琳琅的这一点,张沐已经很满足了,不管张辰是怎么想,只要宁琳琅不排斥和讨厌她,这一辈子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待在张辰身边了。

而对于宁琳琅,张沐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换一个人到她的位置,张沐相信绝对不会像宁琳琅这样的。所以不管是因为自己对张辰的感情也好,为了张辰的幸福也好,还是为了能有宁琳琅这样接受和保融资也也罢,都必须要保护现在这个难得的场面。

脸上挂着两行清泪,张沐半带微笑半带感动,抱着宁琳琅道:“琳琅,谢谢你。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你知道的,他那么优秀,喜欢了他就再难放开了,感谢你给了我这么一个容身之地,我会永远帮助你的。”

她们俩在一边这么嘀嘀咕咕的,小声说着仅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彼此吐露着内心的话语。却已经忘了,当初在姜圣懿的酒会上,张辰可是在两百多人的纷乱中听出了比这个声音更低的话。

张辰是鬼精鬼精的人,张沐这么对他,他怎么可能一点都感觉不到呢,只不过是因为各种问题的干扰和约束,他根本没办法接受张沐的感情。平日里他常常和张沐开玩笑,有时候又逗她又气她,给她的礼物总是比别人多一些,这可不仅仅是因为和张沐关系近,他也是想用这些来稍稍弥补一下张沐的付出。

张辰从婴儿时候就被抛弃,经过了可以说是最苦难的童年。后来又被女朋友那样对待,这些种种的经历,让他对于感情有一份特别坚持的忠贞。同样也对感情有一种别样的敏感,不论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什么的,只要是人与人之间的正面感情,他就能很准确地捕捉到,这不是意念力带来的,而是他本身的功能。

张沐对他的感情张辰是再清楚不过了,也许只有张沐自己能够比张辰更了解.张辰甚至在起初有怀疑的时候,曾经多次在张沐见到自己的时候,把意念力穿透至张沐的心脏部位。观察张沐的心跳,明显要比平时的速度快了很多。

张辰在类似的时候还曾经穿透张沐的头骨,去观察过她的脑垂体反应。即便是已经有了心跳的依据后,结果还是让张辰大吃一惊。这个表姐果然是对自己动情了。这个问题让张辰也迷惘了很长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来面对张沐,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事。

直到后来,张辰发现张沐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念头,只是很愿意跟在他的身边。而且事事都为他考虑,把他放在第一位去思考,张辰才算是安心了许多。等到越来越明白张沐的用心之后,张辰的心里除了感动就只剩下感动了。不能给樟木一个确切的说法,就只好是在各方面多关心她一点。只是张辰太精了。太鸡贼了,事情做得滴水不漏。没有任何人发现他有什么不对,

今天终于知道,原来宁琳琅也发现张沐的问题了,而且这丫头还很善意地容纳张沐,然张辰对宁琳琅的感情比之前还要坚固许多,相信不论是什么人什么事,都不可能让他对宁琳琅的感情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了。

然而宁琳琅和张沐能够像这样相处,张辰更是乐意看到的,他之前还真是怕宁琳琅有什么不好的反应,那样自己的家里可就要麻烦了。现在好了,一切都像是从前那样,只是张沐的确有些让人心疼,只能是再以后多关心她一点,多对她好一点了。

眼看着就快要到拍卖会现场了,张辰赶紧提醒她们俩,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道:“小沐姐,琳琅,索菲亚马上就要到了。诶,小沐姐,你眼睛怎么红了,有什么伤心事吗?你这个样子去拍卖会可不行啊,别人会以为我是旧社会的地主家少爷,没事干就体罚自己的丫鬟呢。”

张沐和宁琳琅顿时被张辰逗得一笑,张沐还是没好气地道:“你少扯这些没用的,谁是你的丫鬟了,你倒是敢随便个我安插名号,看我回去怎么跟二姑告状。还有,你是不是觉得带着我们这两个‘丫鬟’碍着你了,你一个人自由自在好去接触你那个在洛杉矶的助理啊?”

这个女人什么都好,就是得理不饶人的时候那种气势太彪悍了,张辰在这方面战斗力明显是超烂,马上投降免得再遭涂炭,道:“得,小沐姐,我真不是你的对手。算我怕你了行不行,你也赶紧给咱补补妆啥的,据肖恩说今天的拍卖会很隆重,各界名人都会有不少来捧场,咱们可不能给祖国丢脸啊。”

玩笑归玩笑,张辰最后还是施展了他所谓的内家功法,帮着把张沐有些红肿的眼睛给弄好了,等到车停下之后,带着两位美女下车,在一帮护卫队和保镖的拥簇下,走向了索菲亚度假酒店的宴会大厅,也就是今天拍卖会的场地所在。

到了大厅的入口处,已经有一些之前到了的人正在入场,也有一些相互认识的在门外闲谈。张辰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群,其中道真是不乏一些大名人,也差不多都是在福布斯榜单上坐着的,这些人都是来捧场的,可见福布斯家族还是很有号召力的。

前巨星和现任的加利福尼亚州长阿诺和宝马公司的股东、监事会成员苏珊娜.克拉腾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老股神和软件大帝正并排着向前走去。另一边有两个印度阿三在窃窃私语,按照福布斯的排名估计是阿齐姆.普莱姆基和安巴尼家族的两兄弟之一。

不远处又有一列车队赶了过来,下车的是两个华人,张辰能够认出其中之一来,正是有着超人哥之称的小李公子。另外一位和他并排前行的,张辰就叫不来名字了,承诺给账目那里才得知,是港岛装的首饰品牌政大福珠宝政家的三少爷政佳鲁。

眼看着如此多的商界大佬们,还有自己没见到却志在必得的俄国北极熊们,张辰不禁心生谨惕,今天看来必定是一场血战啊,钱估计是少花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