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01章 拍卖会恩怨(五)

第五零一章 拍卖会恩怨(五)

感谢【随风而逝】、hyunh、霸王团集同学的月票支持!

另外牢骚一下啊,我今年唯一关注了的电视节目,平安今天终于上春晚了,虽然那东西也是个鸡肋似的玩意儿,但是毕竟是一种肯定。让人不爽的是,很有实力的金池没能进入,反而是那个只会唱山歌的和那个没有任何亮点的给进入了。

不过也就那样了,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巧合”和让人不解的“真实”,我也只能是在这里喊上两嗓子,起不到任何作用,呐喊而已。

========(以上不算字数)

喊张辰的这位说的不是普通话,明显带有港岛口音,刚刚这一路上就见到了两个港岛人能进来,应该就是那两位其中之一了吧。

张辰转身向后看去,走在前面的是超人哥,步子稳健而有力,脸上也是呆着微笑。政家的三少爷走在后面,脸上还带着些不甘,叫人的应该不是他了。

有人要说话,张辰只能是对阿诺抱歉道:“实在抱歉州长先生,看来我要耽误一下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还是您和克拉腾先请吧,我们随后再聊。”

阿诺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了看后边赶上来的两人,也不像是寻常之辈,道:“没关系的,我今天见到你很高兴,我们是朋友,我等等你也是很正常的。”

说是这么说。其实这厮是对张辰和宁琳琅的身份感兴趣。想要看看是否能从这两个来人的言语上呢找出点什么线索。真要是一般的人,他早就告辞进去了,好歹也是个州长,哪能这么没面子呢。

人家要等是给面子,张辰总不能赶人家走,这还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呢。只好是任由阿诺和苏珊娜先等着,自己转身向超人哥和政少爷走过去,看看这两人叫住自己到底有什么要说的。

超人哥毕竟是商界小巨人,张辰还是要给些面子的。等两人走进了,张辰上前一步。道:“两位这么急着喊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或者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

这话是张辰对待外人时候一向的语气,听起来很客气。但是却又很深的暗示成分。你们喊住我,要和我说话,那你们就把来意说一下吧,如果没事那我可就不给面子了;另外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如果是推销或者合作的话,那也只能是建立在请我帮忙的基础上。

超人哥听了张辰的话,不禁愣了一愣,心道这龙城张家的第三代果然厉害啊。话一出口就带着强势的味道,而且是那种不容置疑的强势,但是又把礼数做得很足。让你找不到任何的不是,随后也就只能跟着他的思路走了。因为想要牵引他的思路可以说完全不可能,也许也只有自己父亲那样的人出面,才能够有把握胜过他吧。

之前总是听说龙城张家第三代有一个张辰,是如何如何了不得,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人雄之势,现在亲眼见过之后,还真就是那么回事。

有了张辰的这句话,超人哥也就不打算和张辰打机锋了,直接开口道:“张辰你好。我是栗程凯,现任盈电董事会的主席,之前听我父亲提到过你,说你是年青一代中最值得推崇的第一人,要我有机会一定和你认识。我也对你做过一些了解。知道你的确是一个很神奇的传说,很希望能够和你成为朋友。”

说着看了看张辰的表情。超人哥也是很有身份的人,如果张辰露出一种傲慢或者看不起的表情,他不介意违背一次父亲的意思。

不过看到张辰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眼神中却有着欣赏的时候,超人哥年近四旬却还保持着青春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有些得意的表情。这让超人哥在内心又惊讶了一把,自己要比张辰大出一轮左右,怎么会在看到张辰欣赏自己的时候,会有一种像是受到老师表扬的感觉呢,真是太不合适了啊。

不过这并不能让他忘记接下来要说的话:“因为我听说你一向都是以捡漏为收藏的唯一方式,所以也没想到今天能见到你,还打算过段时间请我父亲出面,和你外公交流一下,介绍我们见面呢。现在好了,我们不需要别人来介绍,现在已经见面了,希望能够成为朋友,以后你我在港岛和京城都能有一个临时落脚的所在。”

有什么说什么,这人倒也算磊落大方,不会在每句话里都带着高深莫测的味道来唬人。而且在自己本身年少有为、事业有成,现在已经可以算是前辈的前提下,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先接触一下看看。

这是张辰对超人哥的第一印象,笑着道:“你超人哥的名声在外,我可是当真久仰了。我大傲视听我外公说起过你家老爷子,说‘港之国商具有善骨,栗翁尤盛’,我个人也是很崇拜你家老爷子的能耐。今天见到你很高兴,我最近一周都会住在比佛利希尔顿,如果你不急着走的话,我们见面聊聊。”

人的心里就是这么奇怪,人家明明称赞的是他老子,可超人哥这时候要比自己受了夸赞还兴奋。超人哥没想到自家老子在张老爷子那里能有这么高的评价,心中自豪之感顿生,对张辰的好感更盛了一层。

和张辰握了握手,问道:“你听说你一向是只捡漏,而且是只捡大漏的,怎么今天这样的场合也有大漏可以捡吗?”

“呵呵,我这名声还真是不怎么好,连你们身在港岛都知道了,难怪我有个朋友说,要呼吁个大古玩市场禁止我进入。”

张辰自嘲一句后。道:“现在搞收藏困难啊。近现代的东西想要捡漏难如登天,尤其是西洋玩意儿,在近现代的资料和记录都很全面,我那里需求量比较大,这方面也只能是入乡随俗了。”

说着又看了看超人哥身后的政少爷,问道:“这位怎么称呼,超人哥也不介绍一下,也是港岛人士吗,相比今天也是来捧场的吧。”

轮不到超人哥介绍,这位就抢先开口了:“我们这小家小业的。怎么能入得了你张大少爷的眼,只求你别再市场上兴风作浪,给我们这些同行留一条活路,我们就烧高香了。”

超人哥好像是知道这位政少爷肯定会有这么一出。也不惊讶,道:“这位是政大福主席东叔的三公子,政佳鲁。今天和我一样,也是代表家里来凑热闹的,他这个人心直口快,张辰你不要和他计较。”

遂即又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道:“东叔名下的产业中,政大福现在就是由佳鲁在主持,你的两大珠宝公司纵横南北,政大福也在你手里吃了不小的亏。佳鲁因为这个事已经给东叔训了好多次,多少在心里有些郁闷。”

张辰心里这就明白了,怪不得这位政三少爷一见自己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原来症结在这里。琳琅.艾莉娜和玥璞的横空出世,的确是打乱了国内既有的珠宝首饰格局,强了不少同行的饭碗,遭人恨也是正常的。

就好比卢俊义家里的天美,如果不是因为卢俊义和张辰的关系,得到了张辰的多方照顾,而他们自己又不是主营奢侈品首饰。估计现在也在就恨张辰恨得要死了。

不过张辰却也不会因此而对这位政少爷怎么样,大家都是做生意,你干不好也不能怪别人啊,难道要我放下自己的生意去帮助你吗,成何体统。

冲着政佳鲁抱拳拱拱手。语气平淡地道:“原来是政少爷,失敬了。你们政大福主要是做黄金和钻石的。我这边主营的是珠宝,最多也就是在钻石市场上和你有些瓜葛,黄金这方面还不至于吧。而且我也没有用什么不合适的方法啊,大家公平竞争,胜败自取,何怨他人,政少爷这话有且牵强了吧。”

政佳鲁心里对张辰一顿鄙视,你主营的的确不是黄金,但是你其它的生意好了,黄金自然也就跟着好了。有几个人会专门跑两家买东西的,只要差不多肯定就在一家买了,而且你的黄金品质也做得很好,客户当然不会多跑一家了,时间久了可不是都跑你店里去了吗,一点也不顾及同行的感受。

其实政佳鲁也不是多么看不惯张辰,政大福也不远不到经营困难的程度,了不得是盈利有缩水而已。只是大家在同一行业竞争,自己却总是输给小自己好多的张辰,为这个被家里老爷子训,次数多了心里难免会憋着点火气,想要和张辰斗上一斗,碰面了当然不会太客气。

现在政佳鲁实在是不想和张辰多说话,白了他一眼,跟超人哥道:“凯哥,你在外边聊吧,我先进去了。”说罢也不管张辰等人,径自往大厅里走去。

阿诺在一边也等你了有些时候了,没想到这些人全部都用汉语交谈,他是一个字都没听懂。不过他对于超人哥还是有印象的,这人的老爸是福布斯榜上很靠前的一位,也对张辰那么客气,看来这个东方大块头小伙子身份很不简单啊。

走了两步上前来,道:“张,我想福布斯家族的人已经到了,我们也该进去了,请你的朋友一起吧。”

阿诺的言行让张辰很奇怪,他可是州长啊,加利福尼亚也是美利坚数得着的繁华所在,放国内就是沪城和粤东那种地方的大佬。可国内的大佬很少见到像他这么样的,难道说美利坚的政治风气就是这样吗,不过从表面上来看,这美利坚国里的首长们比较亲民倒是真的。

其实张辰不了解阿诺的现状,他当上州长以后,也是亚历山大的场面,必须推行一系列的新政策来刺激经济带动民生,否则等待他的就是下台。刚才苏珊娜就是在和他谈关于投资的事,现在看到超人哥了,当然要认识一下,说不定就会有收获呢。当州长和当明星可不一样,时时刻刻如履薄冰,脑子少转一圈就能给别人办挺了。

张辰也知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的道理,不过他对超人哥还是很有信心的,要是连这个都处理不了,也就不配称为超人哥了。

主动为超人哥和阿诺作介绍:“超人哥,这位你应该知道的吧,加利福尼亚的州长,施瓦辛格先生。州长先生,这位是我们华夏港岛大亨栗超人的二公子,现任盈电集团的主席栗程凯,也算是我家的世交了。”

接着又介绍苏珊娜和超人哥认识,这个礼数失不得的:“超人哥,这位是宝马公司的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克拉腾夫人,我在欧洲认识的朋友。夫人,这位是”

阿诺已经认出了超人哥,并不觉得什么,只是很主动地和超人哥握手,道:“栗先生是栗超人的儿子,也是著名的企业家,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欢迎来到加利福尼亚。”

首次见面,阿诺表现得很客气,超人哥也是一阵的客气,向阿诺同志问好,并且称赞他在加州的治理方面的出色成绩。

接着又介绍苏珊娜和超人哥认识,这个礼数失不得的:“超人哥,这位是宝马公司的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克拉腾夫人,我在欧洲认识的朋友。夫人,这位是港岛栗超人的儿子,港岛盈电集团的主席。”

两人都是久闻其名,当下就表示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态度,相互恭维对方在商业方面的成就和才华,因为有张辰作为中间人,都显得比较热情。

超人哥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心中却是在想,这张辰的面子好大啊。早就传说他和欧洲的贵族们关系很近,这个宝马公司的大小姐就是很好的证明;现在来到洛杉矶又和阿诺很熟悉的样子,而且对他的朋友也很客气,了不得啊。那怪这小子年纪轻轻就那么富有,感情是在国外很混得开,还是父亲的眼力超群啊,一早就看到此子不是凡人。

接下来阿诺的话,就更是证实了超人哥的猜测,“栗先生,过几天张在洛杉矶的展览会你会参加吗,我相信那里一定会有比今天拍卖会上更精美的艺术品,我们一起去怎么样?”

超人哥心下大震,张辰在洛杉矶办展览居然请得动阿诺这个当地最高官员捧场助阵,这种事可不是一般关系能够做到的。这家伙果然是有好几手,如此大的能耐,在国内却表现得那么低调,这不是深藏不露,而是深潜不露啊。

他哪能知道,阿诺也是今天第一次见张辰,只是因为他本人出身奥地利,张辰和欧洲贵族之间关系密切的身份也让他感兴趣,而他在退休之后也准备投身收藏行业,所以才表现得极为热情。

心中震撼不已,超人哥表面上却保持镇定,总不能在这里丢了脸面吧。当下答道:“那是当然了,州长先生不邀请我也会去参观的,张辰的收藏品唉全球都是顶尖的,不知道这次会有什么好东西出现,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

眼看着这些人再聊下去里边就要开场了,苏珊娜提醒道:“州长先生,张,栗先生,里边就快要开始了,我们还是等这里的拍卖结束后再聊吧,别忘了我们今天来这里的主要任务。”

几人看一看周围,人基本上都已经进场了,还在外边的差不多都是工作人员,救数这里的人最多。也都停下了交谈,相偕着向大厅走去。.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