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08章 拍卖会恩怨(十二)

第五零八章 拍卖会恩怨(十二)

麦姐很诧异地看着张辰,他说话的时候那种眼神和表情丝毫没有作伪的感觉,但是这句话却真的让人不得不好好反应一下,那句话可以说是麦姐说过的最为彪悍的一句话,赞同的人几乎没有啊。

几乎所有反对麦姐的人都说过她的坏话,特别是对这一句的攻击最多,就是和她关系很好的朋友,也认为这句话说的不怎么合适。她没有辩驳,也没有解释,只是任由所有人去随便的说,需要解释擦爱明白的人永远不会了解这句话要表达的真真意思。.

麦姐看着张辰的眼睛,仿佛要从里边发现一些什么似的,问道:“你为什么会喜欢这句话,你知道吗,几乎所有人都不赞同的,包括我的朋友们。你竟然要我把这句话和签名写在一起,你不知道这样会给你带来麻烦吗?”

这一刻的张辰在麦姐的内心中开始变得强大起来,而且是那种极为真实的强大,一个拥有真正勇敢内心的人。一直到张辰说完了所有的话,他已经成为了麦姐最知己的朋友,也因为今天的话被更多人在心里铭记,最重要的是他为所有人展现了一个全新的麦当娜.西科尼。

张辰收起了刚才的笑容,换上了比较真诚的表情,道:“五百多年前的时候,在我们华夏有一位有一位叫做‘唐寅’的,他是著名的画家、诗人、文学家、书法家,他曾经在做过一首描写自己的诗,里边引用了两句话我觉得很好。大致意思就是‘当所有人都觉得我疯疯癫癫,并且嘲笑我的时候,他们却不知道,我正在内心嘲笑他们那些真正看不透人世百态和人情冷暖。看不透这个世界的本质’,我觉得你的内心也在笑。”

麦姐的表情多少有些兴奋的样子了,这句话和她的思想是多么相似啊。张辰停顿一下之后,又继续道:“我也做过一些别人不了解和不理解的事,就像我公开展览约翰八世教皇的权杖,并且会变了故事解说,我不管别人是怎样看的,我就是要把历史的真相还原出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

我在建立博物馆的初期,因为投资额特别巨大,建筑的样式也是很特别,当时就有人说我是一个败家仔。说我是在拿着钱玩修建堡垒的游戏,但是现在呢,我的博物馆是最好的,它成了地标建筑。

‘当我双膝跪下,并不是为了祈祷’。我在缅甸大金寺的时候,用了最古老的礼仪去拜佛,那是一个完全不需要下跪的礼仪,甚至在有些人看来还会有些不礼貌。但是我现在和大金寺的住持大师是最好的朋友,并且我还是一个非佛教的信徒。我们之间真正的交流是由文化和内心来完成的。

不论是什么样的神,不管他们是否真的存在。佛祖释迦牟尼或者道尊太上老君,神王宙斯或者上帝耶稣,又或者是真神安拉,他们需要的都不是奴隶,也不是跪在地面上的膝盖,更不是一种信仰的模式。他们需要的是完全的沟通和交流,需要的是真诚的心,和毫无保留的信任。这就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没有真诚的心永远不会真正的接近。

有了毫无保留的信任,和真诚的交流,彼此之间才会有灵魂上的靠近。如果没有这样的前提,人与人之间任何的关系都不会真的成功。当你说出一句话,或者做出一件事的时候,需要解释才能够明白的人;你下次说出类似的话,做出类似的事,必定还要解释才能明白;这样的时候需要的不是听众或者学生,而是一个能够彼此接近的灵魂。”

说到这里,张辰的脸上露出一种类似于敦厚而又顽皮的不屑笑容,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是什么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夫人你只管写上去就好了。”

张辰的话让餐厅里几乎所有的人都震撼了,跟着麦姐过来的凯瑟琳和玛利亚看着张辰,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怎么会有一个心思细腻如此地步的男性呢。这好像和已知的观点大相违背了,一个可能是全世界心思最细腻的人,居然是个男人。

不知道是从谁开始的,餐厅里有了鼓掌的声音,很快就是几乎所有人都给张辰鼓掌了,或许这掌声也是送给所有人今天第一次真正了解的麦当娜。

在张辰说起之前,包括凯瑟琳和玛利亚在内,还有那位荷兰的艾克豪森王子,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完全了解麦当娜的;那些反对和讽刺麦当娜的人,更是把她当做了仇人一样去对待。但是现在,张辰把一个真正的,全新的麦当娜分析给在场的所有人看,人们才发现自己之前真的是有些浅薄了。麦当娜永远都是麦当娜,那个敢作敢为,喜欢表达真实自我,敢于和所有反对者对着干的麦当娜。

之前还不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的人,这时候也不再去问别人了,眼前的一切可以很明显地表达出一个意思,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做什么不对的事。他是一个有着高贵的修养和丰富的内涵,而且内心细腻的人,这种人犯错的几率接近于零。

他旁边那个脸肿起面包那么大,双眼含怒接近暴走的人,好莱坞有不少人都知道他的恶名,最大的爱好就是哄骗年轻无知的女孩子和他去鬼混。这样的人一定不会做什么好事的,说不来就是因为冒犯了人家的女伴,所以才被揍的,人太好色了还是不好啊。

麦姐在这个时候一样表现得很有自己的色彩,笑着对宁琳琅道:“这是第一个让我能够感觉到灵魂可以如此贴近的人,美丽的诺丁山子爵阁下。如果我还没有生孩子的话,你一定会多一个情敌了。”

宁琳琅首先是知道张辰对自己的感情,更是对师兄的人品有绝对的保证,也知道麦姐这时候绝对是在开玩笑。她比师兄大二十岁呢。师兄又不是要靠老女人养活的小白脸,他们两人之间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发生呢。

也正是因为对张辰的了解和信任,才让宁琳琅知道,张辰刚才说出的话完全是出自本性,没有一丝一毫的虚假成分。张辰在和任何人交往的时候,都是谨守着一个“真”字为信条,宁琳琅和张辰就是因为彼此之间的“真”才走到了一起。

上前亲热地和麦姐见礼,笑着道:“感谢夫人的赞赏。这正说明了我的未婚夫是最优秀的男人,是一个值得让所有异性为他疯狂的人,我为他感到无比的骄傲和光荣。”

“好吧,子爵阁下。你也是我喜欢的那种人。”麦姐对宁琳琅的话表示很认可,拉过身边的两位,继续为双方介绍:“子爵阁下,这两位是凯瑟琳和玛利亚,就不用我做太多的介绍了吧。相信你一定是知道的。这位就是辰的未婚妻,她可是很了不起的哦,也是一个收藏家和鉴定家呢;而且还她是一位女子爵,将来是要继承爵位为伯爵的。她的父亲也是一位很棒的收藏家。她母亲家族更是来自华夏的大家族,好像在两百年前就很有名了。是真正的贵族。”

最后这句话的声音比较大,明显是说给一边的李察.鸡耳听的。麦姐在好莱坞横行了差不多二十年。对于李察.鸡耳这种人的心理再了解不过了,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一定有张辰身边这两位美女的原因。

这时候就要让他知道知道,张辰身边的女人都是什么人,都是些什么身份。绝对不是他这种每天琢磨些下三滥招数,欺骗刚刚入行的小女生上床的猥琐流氓可以企盼的,动歪脑经的下场就是自讨苦吃。

玛利亚是土生土长的美利坚人,虽然知道欧洲的贵族这么一个超然的群体,当然也会对于这样一个群体有些小小的羡慕,但是在内心里的感觉却没有太强烈。很热情地上前和宁琳琅拥抱,两人相互问好,并且称赞宁琳琅的美丽和漂亮的首饰。

凯瑟琳则是不一样了,她是一个标准的英格兰人,皇室和贵族的影响已经深入到骨子里,对于真正的贵族有着英格兰式的尊敬。现是行了屈膝礼之后,才去和宁琳琅拥抱,这是标准的礼仪动作。

宁琳琅对于自己的贵族身份,从来就没有太在意过,这个子爵的头衔和未来至少是伯爵的爵位,于她来说只不过是姓名之中的一个后缀和点缀而已。她希望自己能够和师兄一样,做一个真正享受生命的人,别为了那些有的没的徒自苦恼。

见凯瑟琳和自己这样见礼,虽然因为身份不能屈膝还礼,但是和她拥抱的时候却很热情,还说了感谢对方的话。这让凯瑟琳对她更加有些尊敬了,,高贵却没有傲慢这的确是一位真正的贵族。

几个人都相互见礼之后,宁琳琅又主动为张沐和几个人作介绍。张辰的姐姐是什么人物,别人不知道,但是麦姐却很清楚的,所以也很在意张沐的态度,引得她的两位朋友也是一样了。从张沐表现出来的气质和态度来看,老张家的家教和素质真是没得说了,子弟个顶个儿的都是优秀,这一点又是让麦姐一真佩服。

宁琳琅对麦姐的感觉也不错,至少这种豪爽大方的性格和敢作敢当的本色,就让宁琳琅能够高看一眼。这丫头也是个标准的实力派,更是一个和张辰一样的本色性格,喜欢的人和事自然和张辰的标准相近。

见礼之后,宁琳琅很友好地对麦姐等人道:“里奇夫人,道格拉斯夫人,凯莉小姐,你们不必用子爵的称呼和我交流,叫我的中文名字‘琳琅’或者是艾莉萨都可以,我并没有多么特别的,而且现在是新时代了,贵族也只是一种象征而已,并没有太多的实际价值。”

几个人一见面就相互表现的很热情,正打算是不是坐下来一起用餐,就听到人群中又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就好像是刚喝了洗脚水却吐不出来的那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