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34章 乱局(下)

第五三四章 乱局(下)

留在侯客室等着消息的肖恩就那么干坐了两个多小时,午饭都没心思吃,倒是负责接待的小姐比较好心,拿出了自己的饼干让他就着咖啡凑合了一点。

接到哥哥史提夫打来的电话,说联邦局总部的米勒局长已经亲自介入这件事,并且已经做了安排,肖恩才算是有些放心了。

刚打算站起来活动一下坐久了有些僵硬的身体,就听到接连数十声的枪响,他是在一楼待着的,即使没有经过什么训练,也能够很清楚地反应到枪声的来源。

这时候哪还顾得上腰腿僵硬不僵硬呢,猛地站起来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以自己的急速感到关押毡衬的那个房间。肖恩感到的时候,枪声已经停了,房门上被打穿了好几个洞,一声声惨叫和哀嚎从弹孔里传出来。

肖恩最近和张辰在一起的时间比较久,能够听出来这些声音里并没有张辰的,但还是心急如焚地抬腿要踹房门。张辰是他的朋友,也是福布斯家族的合作伙伴,如果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事,福布斯家族和自己的脸面可就算是丢得干干净净了。

刚刚抬起脚的肖恩,还没来得及踹下去,就再次听到两声枪响,还有一颗子弹从房门的边上射出来打在对面的墙上。

险些被子弹射中的肖恩差点没给摔倒了,可这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再次抬脚向着房门踹去。已经被子弹打了不少窟窿的房门应声而开。

门开了。眼前的景象是让肖恩最高兴和喜欢的,但却是和他的想象完全不同的。刚才他看着进入到这个房间的六七个探员正躺在地上哀嚎着,想象中已经中枪受伤,甚至是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的张辰,却好整无暇地站在一边,这个场面太颠覆人的现实观念了。

看着眼前的一切,肖恩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愣了一下之后,冲过去把张辰保住,嘴里语无伦次地说道:“感谢上帝。这些混蛋也太无法无天了。天呐。辰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些狗娘养的杂种,我一定会让他们得到惩罚;哦,你没事就好……”

张辰能感到这哥们儿是真的担心他,也为这又一份来自异国他乡的朋友之情感动。拍了拍肖恩的后背,从这家伙的熊抱中挣脱出来。

举起了自己的左臂,剥开被射穿了的袖子,露出一截已经红白相间有些血肉模糊的胳膊,笑着道:“谁说我没事的,我看你现在应该做的不是感谢上帝,而是喊人来给我包扎一下。”

肖恩看到张辰受伤的胳膊,顿时就火冒三丈,美利坚老纨绔的性子也给激起来了。对着或躺或坐,在地上喊着痛的探员。挨着个儿地一人几脚踢了过去。

一边踢,一边怒声道:“你们这些杂种,狗屎,婊子养的,我一定会要你们好看。”这家伙越踢越来劲,已经暂时忘记了张辰还需要包扎,也忽略了这些人的伤势要比张辰的重很多,他这么踢下去很有可能就把某一位的胳膊废掉了。

张辰当然不会去阻止肖恩,连续几个小时的压抑,这时候也应该让他发泄一下。否则对身体也不好的。而且这些家伙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作为保护公民权益的联邦探员,却干出这种肮脏下作的事来,死了都是便宜他们。

肖恩正踢得来劲,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真真是口沫横飞张牙舞爪。从外边冲进来的特勤们看到肖恩的时候,齐刷刷地愣了一下。刚才那么密集的枪声是怎么个威力他们也能够想象得到,但是这个人现在却毫发无损的在这里踢得欢快,这也太彪悍了吧。

愣过之后才反应过来,这里是联邦调查局,应该是自己的主场啊,又齐刷刷地举枪对准了正在癫狂中的肖恩。

还是那个领头的说话:“停止你的动作,双手抱头,靠墙站立……”说来说去都是那一套。

肖恩正在兴头上,背着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很是不爽,也不管对方手里是否有枪,瞪着眼睛对那个领头的道:“你说的是什么废话,难道我应该站着不动被这些狗杂种当靶子吗?你是什么人,哦,看样子应该也是联邦探员什么的吧。你们来得可真够及时的,就像外界对你们评价的那样,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准备,在事情完结的时候赶到。

你们谁来看看这里的状况,躺在地下的这几个杂碎也都是联邦探员,他们非法拘禁了我的朋友,还试图在这里对我的朋友开枪,如果不是他足够幸运,又有足够好的华夏功夫,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说完走到张辰身边把张辰的袖子扯开,举起了受伤的手臂,道:“来看看吧,这就是你们伟大的联邦探员干的好事,我的朋友是一位正直勇敢而风度翩翩的收藏家,一位善良而又低调的富豪,他还是华夏高层领导人的家人,却被你们的联邦探员非法拘禁,并且企图谋杀。

你们还有脸让我们举起手来不要动,是要对我们再一次实施谋杀吗?是啊,你们有枪,有公民和宪法赋予你们的权利,让你们可以朝着无辜的人开枪齐射,这个世界上还有你们联邦探员不敢做的事吗?”

特勤处的小头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这话听起来的确是够丢人的,而且受害的以防居然还是一国之高层的家人,这是要闹出国际纠纷的啊。但是又不能完全相信这个人的话,也许他是在说谎也不一定,还是先缓和一下气氛才好,毕竟特勤处的指责不是侦缉和抓捕。

回头冷冷地看了哈尔一眼,心说这都是你们搞出来的事,现在却让我们遇上了,你总得出来说两句什么吧,却发现这家伙一脸的慌张,额头都已经见汗了,心里更是对肖恩的话多信了几分。

就哈尔那样的状态,现在明显是用不上了,小头目只好自己来。换上比较缓和的玉器,对肖恩道:“先生,我们是联邦局特勤处的,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会妥善处理。现在请你停止对伤者的暴力,站到另一边去,我们将正是接管这件事。”

肖恩的火气也压下去一些了,听到对方是特勤处的,就知道是总局已经动手了,和张辰退回到另一边。又道:“我可以配合你们,但是现在你们需要找一个医生来,给我的朋友包扎一下,他被你们的探员击伤了。”

小头目虽然暂时还无法判断肖恩是否说谎,但是面对伤者,肯定是要进行救治的。马上安排懂得急救的人给张辰包扎,同时也给地上的这些家伙简单急救一下,又叫人打电话喊了救护车。

张沐听到张辰受伤了,拨开挡在前面门口的特勤们就往里边冲,来到张辰身边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张辰胳膊上血肉模糊的地方,抱着张辰“哇”地一声就开哭了。

一边哭,嘴里还一边念嚷嚷着:“小辰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疼不疼啊,你可让姐姐担心死了……”多少也是有点语无伦次。

外边的护卫队员听到张辰受伤,更是惊讶到不得了,也一个个拨开特勤们冲到前面去。为首的丁志强看到张辰的胳膊,虽然不是什么致命的伤,但是却也很危险了,如果再深一点的话,胳膊被打断是肯定的。

丁志强几个还真没见过张辰受伤呢,心里都很不是滋味,向着张辰鞠躬道:“张先生,对不起,是我们来晚了,其实我们应该冲进来把您救走,或者当初就不应该让您来的。”

张辰可不想这些忠心的手下这么内疚,也不愿意自己的威信有失,更不愿意张沐在这里哭哭啼啼地伤心。

释放出意念力检查过这些探员和特勤们,确定他们没有任何的音像设备。张辰笑着道:“老丁,小沐姐,你们瞎说什么呢,这伤是我自己专门弄的,要不然这事就不能闹大,我们也不会得到足够的利益。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件事和边藏跑出去的那个老东西有关,我如果不受伤,怎么能借机搞事呢。”

因为知道哈尔的底细,张辰没说出捆蛋的名字,估计张沐和护卫队的这些人应该能够明白,捆蛋在华夏可是人人皆知的。

特勤小头目见这帮华夏人又跑到自己前面去了,还进入到了犯罪现场,这实在是不符合规矩,忙提醒他们道:“几位,这里现在已经是犯罪现场,你们进去是不合适的,这两位先生的安全现在有我们来保证,你们暂时还得离开现场。”

丁志强一听又火大了,冷声道:“你们是怎么保护张先生的,才能够让这么多的探员对着他开枪,我们现在无法相信你们的能力。张先生现在是受害人,应该……”

“对不起,对不起,请让一下,我是联邦调查局洛杉矶罪犯司法信息调查组的组长詹姆斯.巴卡姆,哪位是亨利.巴德组长,我是米勒局长安排来执行任务的。”一个声音打断了丁志强的话。

随着声音,一个个头不高的黄发男子从外边挤了进来,看了看现场的情况,眼神中充满了后怕和担忧。

特勤小头目应该是得到了长官的指示,快走两步来到这个黄发男子的身前,两人相互交换看过证件后,小头目立正敬礼,道:“长官您好,我就是亨利.巴德,负责协助您接受洛杉矶分局。”

詹姆斯.巴卡姆点了点头,道:“好,看样子沙尔克先生已经被你们控制了吧。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释放张辰先生,并且郑重向他道歉,并且给与应有的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