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38章 衣锦还乡(一)

第五三八章 衣锦还乡(一)

感谢:盗海大侠、long880229、毛芋艿同学的打赏!

感谢:long880229同学的月票支持!

张辰流着的是关中张家的血,但是却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关中张家的人,骨子里还是认为自己是龙城张家的孩子。

除了颠沛流离的九年流浪生活之外,他有十几年的时间都是在龙城生活的,在哪里学习和成长。张辰知道,除了那点所谓的血缘之外,关中张家和自己没什么关系,龙城就是他的家乡。

可以说每一个人都会怀念自己的母校,张辰也是一样的,特别是对晋大的感情尤其深厚一些,因为张百川就在晋大任教。张辰对于父子之情的享受都留在了龙城,和晋大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为这所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学校做点什么,他还是很乐意的。

如果张百川现在还在世,张辰会毫不犹豫地答复晋大的要求,只要不是什么过分的作秀,或者带有欺骗性质的活动,他都会同意参与。

但是张百川已经不在了,张辰也回到了龙城张家,需要考虑的方向就要做一些改变。这件事该不该做,要怎么做,都得在考虑过龙城张家之后再决定,尤其是张镇云现在即将主政三晋,怎样才能更好地帮助到张镇云,或者是不给张镇云增加麻烦。

张辰自己并不是不明白,他很了解自己的问题。也知道自己性格上的弊端。只不过是因为他自己一向以实力为尊,也没有在这方面吃亏受制,所以没有做出什么反应。给三舅张镇云去电话,不只是想听听对方的意见,也是想了解一下三舅对这件事的看法。自己对政治方面丝毫没有经验,做哪些是会有什么影响,还是要听听当局者的意见才好。

现在张镇云摆明了是支持他回三晋龙城做点什么,而且可以毫无禁忌地去做,甚至三舅还要亲自帮自己搞定一些事情。这样张辰就完全放心了,接下来该怎么做都是简单的是。想要做到低调不容易,高调一点哪有那么难,只是把握好分寸,别太高了就好。

张辰想了一下自己的日程安排。宁琳琅的授勋仪式是是一月九号,六号就要出发去伦敦准备;缅甸公盘的时间是从十一月十三号开始,到二十四号才会结束;公盘之后就要直接去印尼那边,估计没有半个月下不来。

近一段时间里,也就是在去伦敦之前还有几天的时间算得上有空,既然已经决定要办这件事,索性就赶早不赶晚害了。

眼看着还没回来几天,就又要长期出门了,张辰还得好好地把家里的两位老妈哄高兴了,这两位现在可是惹不起。老娘张芷兰二十多年的想念不是住在一起几年就能补回来的。那是一道硬伤,必须有足够的时间用亲情去抚平;五师叔陈雯琳那是标准的女人,各种手段使出来保证让人逃不过,不论你和她是父女、夫妻、母子之中的任何关系。

安抚好了这两位之后,还有一位姑奶奶得交待清楚了,张沐也不是个善茬。好在她是一心一意为张辰考虑,只要张辰许给足够的条件,答应下来就不是什么难事。

第二天上午,张辰就去到了蓝图大厦,看看龙城那边到底有多少邀请发了过来。把可以答复的一一摘选出来,然后做一个时间上的安排。

这边商量出个大概之后,还是要把正在跑新公司手续的张沐请来,人家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之前捧出来的明星也有不少。对于这样的行程安排绝对是专家级别的。

星光文化的工作人员也都喊过来不少,配合着张沐把行程计划都定制好了。然后再和三进那边的人联系,把相关行程的细节相互通通气,免得到时候出漏子。

忙了半天多的时间,终于在晚上快要七点的时候,和各方面的交涉才算完成。跟晋大、双溪小学、三晋和龙城的媒体、藏协等方面达成了一致的时间安排。

既然要去,三晋藏协的邀请是肯定要接受的,晋大的活动也要相对满足一下,双溪小学也得走一趟,三晋和龙城的省市两级媒体也都躲不了。至于其它如古玩城、民办报社等机构的邀请,就都不能划在考虑范围了,时间上不够用,张辰本人不愿意打交道,而且资格也还够不上。

几番筛选之后,形成总算是定了下来。张辰十一月二号从京城出发到龙城,晚上参与三晋电视台的节目和采访;三号上午和三晋藏协、龙城藏协的人见面,下午去双溪小学露个脸,然后接受三晋和龙城几家报社的采访,晚上又是龙城电视台的节目和采访;四号全天都交待在晋大,报告会是必须要搞了,历史系和学生代表的见面也得安排。

四号下午的活动结束后,就要直接返回京城。三进电视台和龙城台还想要在京城和津溏拍一些题材,例如唐韵、琳琅.艾莉娜、汉府、游艇会、造船厂等这些地方,还要在唐韵对张辰做一个采访,记录一下他的工作和生活状态,这才算整个专题片拍摄完毕。

张辰本想着在去英格兰之前还能宽松几天,可这么一趟的行程安排下来,事情又是排得满满的。四号晚上从龙城回到京城后,五号一整天也闲不下来,还得陪着媒体演戏,也许只有上了飞机之后,才能算是真正轻松下来吧。

对于采访什么的,张辰并不放在心上,他也是接受过不少国内外大型媒体采访的,《博古藏谈》一录就是至少两三天。这里边有什么流程,该怎么做,这些也都是门儿清。真正让他发愁的。反倒是记者来家里拍摄。洁癖是一个很头疼的事,拍摄也许只有很短的时间,但是记者们走后的清洁工作却是一个大工程。思来想去,张辰还是决定取消在自己家里的拍摄,多在其它地方拍拍就好了,唐韵和汉府都有合适的地方,不说谁知到是不是在自己家里。

不知道是谁走了张镇云的门路,还是张镇云有意为之,总之是当三舅的给外甥打了个电话,张辰没说的是应承了下来。三晋电视台的记者和主持人在十一月一号下午就赶到了京城。专题片改为从张辰出发去龙城的时候开拍。

汉府酒店他们是住不起了,有张镇云在上边押着,又是他们主动找上张辰的,也就不敢像一般的外景拍摄一样。提出要对方来安排住宿。张辰也不会主动去招待他们,只是安排蓝图的两个员工帮忙招呼一下,这些人也都识趣,台里自己花钱住在了三晋人在京城的家——玉龙大酒店。

因为接受了三舅张镇云的建议,这次要适当高调一点,张辰索性把订婚时候那位徐叔叔的贺礼劳尔斯.路易斯银天使用上了。

十二月二号上午九点二十,两台零四年刚刚推出的路虎发现一头一尾,中间顺序排列着前后各两台奔驰s和八台大众t5,还有另外作为探路车的一台路虎卫士,和侧翼护卫的两台奔驰ml。一共十七台车沿着大路朝长城尊邸开过来。

因为车队太大了不好进小区排队,停在了长城尊邸大门外。车停好之后,马占伟和韩奎分别从两台路虎上下来,带着几个分队长在路边做安排,顺便抽根烟解解乏。

十七台的车队,这个阵势连门口的保安都没见过,看来里边那位大少爷这次要去办的事很重要啊。保安们也开始猜测了,张辰今天这是要干什么去,还有的用对讲机联系自己的同事,问问看是否有什么小道消息。

三晋台的两台商务车就在另一边停着。看到这么庞大的车队过来,开始还以为是什么领导或者首长要出巡呢。其中的一个司机还有些紧张道:“这么大的阵仗,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级别的领导,咱们要不换个地方等吧,省得一会儿交通管制了出不去。”

倒是有一个头脑灵活的记者。看了看停下车之后站在路边抽烟的马占伟几人,道:“应该不会是什么领导。你们看那些人都是统一的着装,我看倒像是帮派组织或者保镖什么的。尤其这些人的气势,倒是很像当兵的,可是没穿军装也没开军车,据说当兵的退伍后有不少在安保公司干,都是给大人物当保镖的,你们看这些人像不像。”

他这一说倒是提醒了其他人,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也插嘴道:“对对对,这个小区这么豪华,里边住的都是有钱人,当官的不会住在这样地方的。”

说着又好像是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带着点兴奋的口气道:“诶,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咱们要采访的张辰啊,听说他可是京城少爷排名第一的,有地位,有学识,有事业,有钱,还长得帅,简直就是白马王子的最佳人选啊。”

后座上这次专题拍摄的领队,三晋卫视的金牌主持严秋笑着道:“怎么小黄,你这小妮子该不会是没见面就看上这位大少爷了吧,要不到了采访的时候给你创造点机会?”

被叫做小黄的女孩子瘪了瘪嘴,道:“严姐你就拿我开玩笑吧,我自己什么身份啊,哪敢做那种嫁入豪门当凤凰的梦呢,只不过是羡慕一下别人而已,像这种超级大少爷,眼光指不定高成什么样呢。

而且我也是有志向的,我要像严姐你那样,不依靠任何权势,在台里闯出自己的天地来,即使终生不嫁也不随便对付。我可不想跟台里那些**的女人一样,靠着帮上大款或者某些人,就乌鸦变凤凰,我的人格不允许我做那种事。”

“瞎说什么呢,咱们台里的同时不都挺好的吗,哪有你说的那种事,小丫头嘴巴严实一点,别有的没的乱说。”严秋本来是怕这孩子在思想上走歪路,提前给她正一正,没想到这丫头倒是胆子大,把一些台里不见光的事情拿出来说了。

其实严秋自己也是打心眼里看不上那些人,自身的底子不够过硬,没办法通过正常渠道晋身,只能靠着出卖点什么来换取所谓的成功。那样的人不用自己说,站在摄像机前站位、表情、语音、语速、断句等等的都有问题,观众一看节目就能够很清楚,真正受欢迎的还得是自己有真本事的。

可是这车上坐的可不一定全是靠得住的,难免会有和别人关系相近的,如果把这话传到人家耳朵里,以后不得给她穿小鞋吗。哪个电视台里因为这种事发生的争执少了,这就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小姑娘到台里时间不长,也没个特别的心眼儿,别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副驾驶位上的摄像扭回头来道:“严姐,小黄说的也没错啊,台里现在就是那么个风气,许她们做,就不许别人说了吗。再说了咱们也就是在私下里说说,真到了当面的时候,也不好意思说这些啊,咱还觉得丢人呢。”

司机也开始不客气了:“嘿嘿,咱们台里算个啥啊,毕竟是省台,各方面把控的也比较严,这种事情只是少数。你们看看市台,诗歌里边最少有九个是不合格的,怎么上来的就不说了,咱也不是很了解内幕,总之那些风言风语也都不是凭空传出来的。”

严秋眼看着气氛要热烈起来,赶紧打住这些人的话题,道:“行了,咱们也别尽说那些事,还是先盯着点那边的大门吧,别等人家出来了咱们还不知道呢,那可就要闹笑话了。”

车上的另一位同事接上了刚才小黄的话题,道:“要我说啊,这车队还真可能是那位少爷的,这京城可是天子脚下,这么嚣张的车队开出来,没点能耐可是走不了多远的。看看这阵容,估计至少也要在两千万左右了,这么豪华的车就全给保镖用了,他自己得坐什么车啊。

再看看这些保镖,这么多车上少说也得有一百来人吧,搞不清的还以为失去打仗的呢。不知道回到龙城之后,这些保镖是不是也要算在接待的范围里,真要算上的话,这花销也是不小的,接待单位得多花多少钱啊。这些个阔少爷,不把自己的钱当钱,也不把别人的钱当钱,连国家的钱都不当回事,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行了吧你吴孟,据说人家可是全国最有钱的那一拨人,光是盖博物馆就花了上百亿,还会在乎那点招待的钱吗,再说接待单位能保证人家的安全吗,你这话明显就是在仇富。”小黄出言为还没见面的张辰申辩道。

吴孟还想再说两句什么来反驳小黄,以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就听前边副驾驶上的摄像打说了一句“出来了”,然后就打开车门扛着机器从座位上跳了下去。

严秋是这次拍摄的组长,还兼着采访记者的工作,第一个就跟着摄像下了车,结果了摄像递过来的话筒。后边的工作人员们也都跟着下了车,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全部都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