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42章 衣锦还乡之语惊四座(中)

第五四二章 衣锦还乡之语惊四座(中)

今天晚上这一席饭,说白了就是张辰为了给面子吃的,根本谈不到什么交情之类的东西,远没有和卢俊义等人在簋街点上一桌小龙虾痛快。

王厅长坚持要张辰做主位,张辰可不能那么妄自尊大,不说其它的,这里边年龄最小的就是自己了,这种事是坏家风的,绝对不能做。谦让几番之后,还是王厅长坐在了上席,张辰坐在了次席,另一边是省台的一个台长陪着。

既然是酒桌,就免不了要交谈和沟通,否则就会吃的很压抑。现在是全民收藏的时代,这些小官员们也都跑不了这个炉子,今天有机会了正好向张辰请教一些古玩收藏方面的知识。张辰很明白这个道理,坐在位子上和同桌的官员们侃侃而谈,酒宴倒也算是一片祥和热闹。只是张辰以等下还要录节目为由,浅酌几杯就不再喝酒了,其他人也不愿意在张辰的面前落下个酒囊饭袋的印象,也都喝的很慢。

国人的餐饮文化和酒文化博大精深,都是流传了几千年的东西,也形成了一种特有的形式,但凡饮宴就必定不会时间段了。

今天还是因为要录节目的原因,还有直播节目的时间约束,大家都不敢把时间拖太久了,即便是这样也吃了一个多钟头,一直到八点多一点才算结束。

张辰今晚要参加的有两个节目,一个是讲述当今社会百态。以独特视角点评时事的。嘉宾访谈类直播节目《时代视点》;另一个是专门宣传三晋人文地理,讲述三晋大地上出现的名人和盛事,以推动三晋地方文化进步和发展为主旨的录播节目《好山好水好地方》。(节目都是因需要杜撰的,勿拍。)

参加电视台的节目,张辰现在也算得上是老手了,对这一台相当熟悉。在化妆间做过化妆之后,赶着节目开始前的五分钟,去了一趟卫生间把个人问题解决掉,一边向直播间走过去,一边检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还对着镜子看了看脸上的装扮和自己的牙齿,这些事都是直播节目之前必须要做的。

等在直播间门口的支持人看到张辰洗了手过来,本来担心嘉宾配合出问题的心当下就落下去了。这明显是个参加过不少节目的,之前的准备工作很充分。连表情都是无比的镇定,要比自己这个主持人都强得多。

这个主持人是三晋台的当家花旦胡淼,刚才在饭桌上张辰已经认识过了,功力扎实,底蕴深厚,唯一让人诟病的就是她的家世,广播厅副厅长的女儿。只是这么一点,就把他所有的成绩都压下去不少,有很多人都说他是靠着家世上位的,和严秋根本没法比。

其实在私下里。胡淼和严秋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有那么点惺惺相惜的意思。一般人都是人云亦云,很少有透过现象看实质的,如果胡淼没有足够的能耐,再是领导的家属,也不可能让她主持直播节目。

胡淼是个很敬业的主持人,看到张辰过来,就主动和张辰沟通,先在场下把情绪调动起来:“张先生您好,之前还真没想到您应对直播的经验这么丰富。我还一直在担心呢。”这人说话也真够直的,你担心就担心把,非得说出来,搞得很尴尬啊。

“哦,这个其实并不复杂。只要多参加几次节目,有过经验自然就没问题了。虽然不可能像你们职业的主持人那么好,应付观众应该是没问题的。”张辰在这点上还真是没自夸,这厮天生就不畏惧任何陌生场合,也有足够的表现力,一些细小的注意事项更是没难度。

晚间新闻之后的广告时间很短,马上就到了入场的时间了,两人走进了直播间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时间倒数。

导演下令开机之后,胡淼的脸上自然就浮出了她面对观众时一贯的那种笑容,对着摄像机道:“各位观众朋友大家晚上好,我是胡淼,欢迎大家收看每周二、五晚上九点十分准时与您见面的《时代视点》。今天我们有幸请到著名收藏家、鉴定家张辰先生,为我们讲述在他眼中的收藏界、古玩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而他又在收藏的世界里有什么样的人生体会。”

摄像机转到了张辰这边,这厮表现得堪比身边的专业主持人,很是游刃有余地道:“各位三晋家乡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张辰,很高兴能够在这个平台和大家见面。希望通过今天的节目,能够把我的一些浅薄之见和大家分享,并能够为某一个人提供到微薄的帮助,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一边的胡淼都已经有些吃惊了,这个人也太溜了吧,之前给他准备的稿子完全都用不上啊,也许他一个人就可以把今天的节目做下去了。看来能够成功的人都是有天赋的,只要给它一个小小的机会,他就能够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今天这个惊喜就够可以的。

嘉宾这么配合,还表现得这么自如,节目就更好做了。如果每一个嘉宾都能做到这样,再加上自己的出色发挥,这档栏目说不来也能得个年度电视大奖呢,可惜能够做到这点的嘉宾极少,能够像张辰这样主动配合的就更少了。一些娱乐明星能够做到,但是他们大多都带着一点倨傲,不可能像想张辰这样完全配合的。

胡淼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了许多位之前上节目的嘉宾,差不多要有思念的时间了吧,自己都已经从半生不熟转变成为老资格了,能够像张辰这样的也只见过少数的三五人,而那些人和张辰相比又明显多了一些配合的痕迹,不像张辰这样自然,虽然这里边是有原因的。

遇到一个这样的嘉宾。身份地位高。却不会拿捏姿态等着主持人说好话,资深主持人胡淼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马上进入了最佳状态,哪怕只有这一期,也要做到最好。

“也许有些观众朋友还不了解张辰先生,我这里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张先生这位我们三晋人民的骄傲。张先生是一个地地道道从三晋龙城走出去的大名人,两千零一年张先生在晋大取得了双学士学位,前往京城发展自己的收藏事业。在过去的三年中,张先生独力开办了现今世界最大的博物馆和历史文化研究机构‘华夏唐韵文化中心’。与全球超过两百家博物馆院和研究机构进行合作……”

先把张辰的身份擦亮推出来,这事吸引观众的一个必要手段,接着才能开始进入正题。胡淼拿起一件事先在桌上摆好了的物件,一反其它的访谈节目在最后象征性地给嘉宾出难题的模式。在刚刚开始就给了电视机前的观众一个刺激。

“现在是全民收藏热潮的时代,我们在日常的生活中偶尔也会接触到一些古玩和收藏方面的事物,但是因为没有鉴赏和鉴别的能力,只能是外行看热闹。张先生在收藏品鉴定方面是顶级的专家,我本人也对古玩方面的东西很感兴趣,所以就趁着今天的机会,从朋友那里找来了几件他们的藏品,请张先生这个大内行来给我们说说这里边的门道。”

这个环节张辰是知道的,电视台提前就已经和张辰说过,看是不是先通个气。以张辰现在的境界。即便没有意念力的帮助,除非是想克孜尔黑砂那样前所未有的物件,否则根本难不住他,当时就表示没必要。

这种环节都是常规戏码,张辰并不陌生,但是对于这位敢于挑战已经墨守成规的节目秩序的主持人,张辰在心里却很是赞叹。这个人的确是有自己的思想,敢在直播节目里这样做,没有足够的能耐也是不行的,是个人才啊。

对于这样的人。张辰也乐得配合。示意胡淼把东西放下,然后自己再拿起来,简单看了一下,还果然是一件好玩意儿。

拿起桌上的白色小执壶,配合着摄像调整了一下位置。道:“这件东西不错,也许有观众朋友不大看得懂。不就是一把白瓷酒壶吗,好像也没什么稀奇的啊。可偏偏这把白色的小酒壶就很了不起,在世界瓷器历史上,这样的器物有着极为关键的作用,它的工艺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说着又把执壶拿高一点,让摄像师给了一个更近距离的画面,道:“这种壶的名称叫做执壶,是一种酒器,当然这个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它的釉质,救治这种极为白腻的釉质,打下了之后瓷器在表现力方面的基础。

这种釉质叫做甜白釉,在明朝永乐年间达到了烧制技艺的巅峰,就是我们现在的白色瓷器,也无法超过甜白釉的釉质。为什么要叫甜白釉呢,就因为它白到发腻,有点像在白糖中加了奶油的感觉,这是瓷器白到了极致之后的一种表现。如果大家有机会的话可以去博物院看看,我没记错的话,四年前的时候那里就有永乐甜白釉的藏品,应该是一件甜白釉小罐,漂亮之极。”

胡淼在这个时候很恰当而巧妙地发言,给张辰捧了一把哏,既带动了节目的气氛,也让自己的形象突出了一下,道:“张先生不愧是大家,连我们省博物院有什么藏品都这么了解,时隔四年还能记忆犹新,这份记忆力就很让人佩服了。那你刚才说这种甜白釉在世界瓷器历史上有着极为关键的作用,甚至是有着划时代的意义,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张辰心里暗赞一声来得好,接过话题道:“在甜白釉出现之前,瓷器釉质的表现形式很简单,基本都是单一色彩的,偶尔会有其它色彩的纹饰,湘南的铜官窑和直隶的邢窑在唐代就烧制过彩色纹饰瓷器,而且在唐宋的时候就已经有青花瓷器出现,包括近年来炒得很热的元青花在内,在表现力度却都远远不够,无法形成足够的张力。

我们大家都知道一句话‘白纸上好作画’,在所有的色彩表现形式中,只有白色最能衬托其它颜色,瓷器也是一样,只有足够白的瓷器,才能够让其它的釉色有足够的表现力。在明代之后,基于甜白釉的烧制成功,出现了五彩、斗彩、粉彩、珐琅彩等多种彩色瓷器争相斗艳的局面,极大幅度地推动了瓷器工艺的进步和发展。这就是甜白釉在瓷器工艺上的贡献……”

接下来是鸡油黄的胆瓶和一件玉器、一件青铜器,张辰都给出了精妙的评说。张辰在古玩和收藏方面有着绝对的功底和知识量,又有着足够的参加节目经验;胡淼也是一个很棒的主持人,驾驭节目和现场气氛的能力很强;两个人在台上配合得极为顺畅,俨然像是一对合作多年的老搭档。

接着张辰有讲了一些自己对古玩行、收藏圈的认识,以及通过收藏领悟到的道理之类,半个小时的节目很快就过去了三分之二。

在耳机里听到导播的语音后,胡淼也开始准备进入节目的最后环节,对张辰道:“张先生,我们知道你本人就是首府龙城人,也是在龙城当地学习并且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光。如果我的资料没错的话,您应该是从双溪小学升入晋大附中,然后又在晋大完成年了学业,你那在这里有没有什么话要对自己的家乡和母校说呢,或者说有什么地方是值得您感谢的?”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啊,算是所有的人荣归故里的时候都会被问道的问题。张辰对这种问题之前也考虑过怎么回答,却总也拿不出一个很好的方式,这时候干脆就率性而为好了。

“我是龙城人,在龙城长大,也在龙城学习、成长,在龙城度过了懵懂的少年时期和缤纷的青葱岁月。对于培育过我的母校,我深表感谢,也为我曾经在那样的环境下读书学习感到幸运,我在龙城度过的岁月是足以让我用一生去铭记和感恩的。

双溪小学是我就读的第一所学校,也是龙城最好的小学之一。在那里,我得到了每个人一生中都必将获取的第一桶金——知识的启蒙,没有这个启蒙的过程,就不可能有之后的成功,这是最重要的。

我最感谢的就是我当时班主任任红梅老师,她给我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教给了我一个人最重要的品德。迄今为止,我依旧认为,任红梅老师是我人生道路上重要的导师之一,是当之无愧的儿童教育专家,能够跟着任老师学习,是我一生的骄傲。”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