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48章 衣锦还乡之犁庭扫穴(下)

第五四八章 衣锦还乡之犁庭扫穴(下)

感谢shang2001、盗海大侠、吴容华同学的打赏!

感谢shang2001同学的月票支持!

等了半晌张辰这边还没有说话,那边牛少爷可就急了,心思难免想到了别处,顿时觉得好窝火啊。抬脚就要冲向张辰这边,却被丁志强一把掐住了两只胳膊按在了一边的车头上。

嘴里还在叫嚷着:“严秋,你个臭婊子,老子还以为你多高贵呢,到现在还不是傍上有钱人了,你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要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还有你傍上的这个家伙,老子要让他家破人亡,看看到时候你还有什么牛逼的……”

这时候,刚才还在保持着发呆状态的龙城卫视人群中,终于有人动了。广播局的局长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走上前去对被按在车头上的牛少爷道:“牛公子,你少说两句吧。赶紧给这位张先生道歉,然后马上离开这里,给你父亲打电话,或许还能救得了你。”

这位广播局长的话不好听也不难听,他是站在官本位的角度去思考的,很少有当官的完全清正廉明,尤其是下面的地方官员,子弟们多少都会有一些违规的举动,大家都算是见惯不怪了。

牛刚得罪了张辰,如果张辰真要计较,他老子也得倒台。可张辰要是不计较,那他就能躲过这一劫,在广播局长看来,都是官面子弟,不过是有大小之分而已,张辰本人也不一定就是多么干净,应该不会下死手。

龙城卫视的人和牛书记可就不怎么能说得上话了,毕竟双方不是一个体系,对于牛刚的嚣张跋扈不敢管,但是却不代表他们会支持。

一个副台长反应过来后赶紧跑到张辰身边,一副为难的样子道:“张先生,你看这……,这位是龙城政法牛书记的儿子。在龙城地面上跋扈惯了,他只不过是个小人物,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那边牛公子被广播局长全说了之后。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张狂了,脸贴在汽车前机盖上,还在叫嚣。道:“道歉,我他妈为什么要道歉啊,是他抢了我看上的女人在先的吧,我只不过是抢回来而已,我有什么错?再说了。我凭什么给他道歉,一个外地来的不知死活的家伙,也不看看龙城这一亩三分地是谁做主的。”

说完还不解恨,有对按着他的丁志强道:“狗日的,你最好放开老子,然后给老子磕头认错,也许老子还会发发善心放过你。否则只要你今天没把老子弄死,老子就让你们都出不了龙城。反了你们的天了。还有人敢在龙城这么对我的,还有没有王法?我他妈的……”

这话实在是让人听不下去了,丁志强抬起手来,一拳下去就把这小子的下巴骨个打脱臼了。

打完了又从怀里掏出枪来顶在牛公子的脑袋上,喝道:“你给我老实点吧,不知死活的东西。嘴里不干不净的,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个王八蛋。”

一边的广播局长心都凉了。眼珠子差点给吓得掉在地上,心说这下可是完蛋了。刚才自己是处于好心才提醒一下牛刚。谁知到这家伙根本是个白痴,龙城是谁的底盘,龙城是国家的地盘啊,就算往私下里说,那也是龙城张家的根据地,和你牛刚有什么关系。

这位张先生就是龙城张家的人,人家在龙城都没有那么嚣张,你还要让人家看看这里是谁做主的,这就是眼看着要作死啊。这下可算是好了,连枪都掏出来了,这局面可就不好化解的了,怕是你老子来了都没用了。

电视台的一帮子人全都给吓住了,怎么就掏出枪来了呢,这保镖也有点太牛了吧,华夏可是不允许私人持有枪支的,这就等于是在犯法啊。

张辰这下是动真火了,这样的败类或者都是多余,嚣张跋扈或者玩弄演员主持人那都是双方自愿的,谁也管不着的事。但是这小子的话却太猖狂了,他算个屁啊,他老子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龙城政法书记,就敢在龙城说了算。

而且这家伙绝对是个危险分子,仗着自己老子有点小权势,居然还和地下势力混到一起去了,脑袋上别了两根鸡毛,还真就当自己是齐天大圣了。能有这样的儿子,他老子也不会是个好鸟,龙城可是老张家的根据地,决不能被这样的人坏了名声,今天不整治他是说不过去了。

张辰才不会管广播局的局长说了什么,也不会去管电视台副台长满脸迷茫的表情,更不会去管已经被枪口顶着的牛公子什么心思,马上给安镇忠下命令。

“老安,把这个混蛋铐起来,还有他的那几个喽啰都铐上。然后打电话让当地的警方来人,就说有人纠结地下势力和黑帮成员意图攻击我,让他们给我一个说法。”

说完又对不远处的崔正男道:“正男,带上你的人找个地方,把这几个混蛋好好给我拷问拷问,看看他们的依仗到底是什么,是谁在给他们当靠山,是谁给他们撑着保护伞,让他们有足够的胆量做龙城的当家人。”

安镇忠正在给龙城当地的警方去电话,崔正男应了一声就要带上人走,却见边上有十几个端着长枪穿着绿色军装的人冲了过来,靠近之后就把枪举起来对准了这边的人群。

一个应该是领头的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喊道:“里边的人都不许动,我们是奉命警卫龙城卫视的武警龙城支队三八六排,所有持枪的人都把手里的枪放下,双手举起,向后退到墙边去,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你们不要做无畏的抵抗,支队的大批部队马上就会赶来,马上放下武器,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广播、电视台真的有守卫,这些都是很重要的部门,要严防被占领的。)

这位估计也是着急了,听到院子里有人持枪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根本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说话也没经过考虑。这边的人要真是悍匪,那可是一百多人呢。哪是他们十几条枪能挡得住的,而且人家手里还有“人质”,实力明显不成正比啊。

已经被铐起来扔在一边地上的老鼠脑子也倒算是灵光。听到外边的喊话声马上就做出了反应,带着点哭腔嚷叫道:“子弟兵大哥,救命啊,这些人都是黑帮。他们要杀我们啊。政法牛书记的公子现在被他们控制起来了,枪就顶在脑袋上,子弟兵大哥快救命啊。这些……呜……”

他这儿正喊得来劲呢,被快步过来的崔正男一脚把下巴给踹脱臼了,只剩下噢……噢……地哀鸣着。谁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那边安镇忠在对面的喊完话之后就过去交涉了,他手里并没有拿着枪,走近几步之后,拿出自己的证件来,道:“这位兄弟,你们别紧张,我们是民安部特别行动组的,刚才是有黑帮成员想要袭击我们保护的对象。现在已经被我们擒获了。”

对方结果了安镇忠的证件。一边打开看,一边狐疑道:“那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说你们才是黑帮,还劫持了政法书记的儿子?”

“哦,你说这个啊,带领黑帮成员袭击我们保护人物对象的就是那位牛公子。我们已经通知了当地的民安部门。接下来的事他们会收尾和处理,给弟兄们添麻烦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安镇忠是军人出身,岁这些大头兵说话也很客气。

领队的看过安镇忠的证件后。很容易就分辨出了真假,这种证件作不得伪的。马上就地立正,“啪”地一声给安镇忠敬了个礼,道:“首长好,我龙城支队警卫大队三连二排排长李常醇,本月奉命警卫龙城卫视,请您指示!”

安镇忠笑咪咪地接受了这个排长的敬礼,心里还美着呢,今儿可算是被叫了一声“首长”,回去要好好给狄娜这个丫头说说。

回了一礼,道:“好了,这边也没什么事,李排长你就带弟兄们回去休息吧,这也不早了,弟兄们天天都那么辛苦,赶紧回去吧。”

排长再次立正,敬礼:“感谢首长关心,首长再见!”说完带着自己十几人的队伍跑步离开了,倒是表现得中规中矩。磊落大方,是个好军人的苗子。

电视台一方的众人再次迷茫,那些当兵的他们都知道,李排长是他们的头儿,隔一个月就要换岗来电视台驻守警卫,他可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主,脾气臭得很。可面对安镇忠这个张辰的保镖头子的时候,居然立正敬礼,而且几句话之后就带着人离开了,那这个保镖头子到底又是个什么身份呢。

众人怎么猜测没人去管,崔正男带着人去拷问那几个家伙,老鼠当然就是重点照顾对象了,他嘴里吐出来的材料也就相应地最多。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里,他说出来的东西已经足够把牛公子枪毙五分钟了,原来这小子不但欺男霸女,组织卖**,控制黑帮和地下势力,甚至还参与了白面儿交易,疯狂的很。

这些问题也不由得老鼠不交代,崔正男铁塔一般的身躯就已经给了他足够的震慑力,接着又眼见救星子弟兵被安镇忠打发走了,自己的老板也被人用枪指着脑袋,身上受了不少的特别招待,对方还是民安部的人,不说那不是找死吗。

长发飘飘的牛公子这下也彻底傻眼了,这帮人都是民安部的,一般情况根本不可能买地方上的帐,自己老爹并没有什么太强大的靠山,龙城政法书记的名号在这些人面前不好用啊。

牛公子能够猜到,老鼠等人背带下去都是干什么去了,他也不敢保证这些虾兵蟹将在关键时刻能够扛得住民安部这个彪悍的名号,不给他编排一些没有的罪名就不错了。

原来这帮家伙这么彪悍啊,怪不得刚才那个老头提醒自己呢,好像是广播局的局长吧。当时自己已经被气糊涂了,对方的话是一点没听进去啊,严秋这个小婊子什么时候傍上这么大的人物了,难怪她连省台的领导都不屑一顾,这是有更大的靠山啊。

牛公子脑子里在不停地琢磨着,这件事的关键应该就是那个年轻人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现在看来不是一般的商人,估计背景肯定小不了。想要脱身还得从他身上下手,可现在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想讨好求饶都没可能啊。

安镇忠打过电话二十多分钟后,龙城警方的人才姗姗而来。领头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警官,下车后先是往人群中看了两眼,然后才有些失望和不知所措地走上前来,问道:“哪位是民安部的安警官,我是龙城防暴队的队长郑彪,来接手这里的案子。”

安镇忠冷笑着走过去,看了看对方的证件,道:“郑队长,要你们来不是接手这个案子,这件案子我们另有安排。叫你们来是要你们给个交代,为什么龙城地方上会有黑帮成员攻击民安部特别行动组的事情发生,为什么他们会毫无顾忌地说要在龙城做主,而郑队长你又为什么姗姗来迟?”

郑队长听完安镇忠的话脑门上已经见汗了,他是牛书记提拔上来的,也为牛公子办了不少的肮脏事,来这么晚就是要等牛书记先到啊。牛书记的面子要比自己大多了,多少能够和对方套套近乎讲讲条件,这样才能救下牛公子啊。

郑队长这边冷汗还没出够呢,就听到一声关车门的声音,以为是牛书记来了。回头一看,冷汗流得就更厉害了,下车的正是自己的对头,也是和牛书记不对付的副局长李胜利的儿子李建。

李建是张辰想要给这个老同学一点功劳打电话喊来的,过来之后并没有和郑队长打招呼,直接走到张辰那边,道:“张辰,这是怎么了,闹这么大的场面,牛刚那小子没怎么着你吧?”

“呵呵,我能有什么事,这么多人在呢,他能干点什么事出来。喊你过来就是要你接手这件事的,处理了这件事你就是大功一件,别跟我说你没胆子接手。我师弟那边肯定已经拷问出不少的消息来,都可以友情奉送给你,怎么样,有没有升官的欲望啊?”张辰和李建随意地开着玩笑。

李建心里可是已经乐开花了,他老子加入龙城张家的阵营之后,本来就是要在明年运作政法书记的,现在有了这么一档子事,这件事不就可以提前运作了吗。先把老牛搞定了,然后再提名他老子代理,年后正式上任可就一点障碍都没有了。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他要是不接手的话,这辈子都得后悔。笑道:“这是好事啊,我为什么不接手,不但要接手,还要彻底办挺了这父子俩,你就等我好消息吧。”

说完又把脑袋和张辰凑近了,小声道:“我老爹可是已经加入你们家阵营了,正要谋划这个差事呢,你就把路子给打通了,兄弟这里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下回去京城我请你,烤鸭随便吃。”

牛书记接到郑队长的电话后,没有在第一时间赶到,不是他不想救自己的儿子,而是在他打听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得罪的是什么人,这种情况根本不是自己能处理的,他不来反而是保护儿子最好的办法了。

但是他不明白的是,牛公子的手下当场就什么都招了,而且是清清楚楚一点不落地找了。李建带着人回去之后,只要按照之前招供的去处理,基本就是对以牛刚为首的多个地下势力团伙来了个大扫荡,犁庭扫穴一般把整个龙城和周边地区翻了一遍,牛刚的罪名坐得那叫个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