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60章 衣锦还乡之那又如何(下)

第五六零章 衣锦还乡之那又如何(下)

感谢毛芋艿、明者不灭同学的打赏!

张辰当然认得这个女人,他高中时候的那位班主任马艳萍,但是张辰却不明白她这是要干什么。跪在这里是要求自己原谅她吗,好像没有这个必要;而其它方面又实在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总不可能是要拜师学艺吧。

这位在七年前就已经表现出了自己足够势利的本性,或者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用老师这个身份去赚取本不应有的利益的老师,张辰真是没什么好感。

那时候因为张百川是晋大的教授,张辰的成绩也足够好,附中的老师们并没有在张辰的身上打主意,也许打了只是张辰不知道。

但是那个时候在学生们之间总会流传一些消息,谁的家长给老师送东西了,老师到谁家里去家访带着东西走了,这样的消息并不少,关于这位马老师的就更多了。

在张辰的中学时代记忆中,当年的时候这位老师还负责一部分初中班的课业,可以说张辰在初中的时候就对她的“能耐”有过见识了。

这位马老师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心胸狭隘之极,所有同学的作业中,只要是排名在年级前五十最优等学生之外的,就必须要模仿她的字体写作业才可能得到优的评价,否则得到的就只是一个“阅”。

以张辰对马艳萍的了解,心胸狭隘而鼠肚鸡肠,当不得老谋深算也算得上阴险下流。今天她跪在这里一定已经挖好了大坑。不小心应付就很可能被她算计。

不但对马艳萍有一定的了解,还知道她或许是为什么事而来的张辰,脑子里想到的要远比在场学生们所想的贪婪、无耻更阴暗一些。她既然能够拉下脸这么做,完全把自己的尊严什么的全部抛开,如果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痛改前非,是绝对不可能的,这里边还有更深的阴谋。

她不但要逼着张辰答应她的条件,还要通过这个手段败坏张辰的名声,把老师逼到这个份儿上的学生,那得是多万恶呀。如果张辰不答应她的条件。就更不用说了,老师当着这么多人跪下了你都不答应,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坍塌啊。

张辰快速地把所有的信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拿出了一个应对接下来情况的大致章程。冷冷地看了马艳萍一眼,完全没有一丝同情或者怜悯。这些小聪明完全耍错了场合,也找错了对象,真当这么一来就能够奸计得逞吗,也太自以为是了。

马艳萍等到周围的人都静下来,能够感觉到那种安静的气氛,才开始声泪俱下地表演:“张辰,已经老师知道自己错了,老师今后一定会好好教书育人的,决不再做那些不符合老师身份的事。请你原谅老师吧。”

说着还嫌效果不够好,放声哭了两嗓子之后,才接着道:“以前都是老师鬼迷心窍,没有把心思全都放到工作上,以至于走了这么多年的歪路。但是今后不会了,老师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一定会痛改前非的,你就原谅老师吧。”

说着又以头抢地,发出“嘣、嘣、嘣”的声音,听得周围距离近的学生们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这得是多大的愁怨,才能让这位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马艳萍也不是傻子,表演几下就够了,肯定不会当真碰出血来,把头埋在地上继续保持着哭腔道:“张辰。你原谅老师吧,老师给你磕头了。如果你不原谅我。老师就跪在这里不起来,表示我的决心。”

这一套来得的确很阴险,现场已经有很多学生开始思考了,这两人之间到底谁对谁错,做老师的能够磕头来认错,如果不是杀父灭家的血海深仇,也应该能够化解了吧。不得不说,学生们毕竟还是善良的,很少有人会想到极为阴险的地方去。

可张辰就不一样了,他甚至这位老师的人性,也知道两人之间其实没有任何的恩怨,马艳萍今天来这里,完全就是撒泼耍赖来的,目的就是想要讹上自己。

她要把之前因为她自己做错了事而受到的惩罚,还有她因此受到的损失,都算到自己的头上来,然后逼着自己不得不给她一些补偿,甚至是超额的补偿。即使双方有恩怨,这也不是来道歉的样子,她明摆着就是来敲诈的。

这就叫贼咬一口入木三分啊,张辰不由地感叹这世上的坏人可真够坏的,看着马艳萍悠悠地开口问道:“我想知道一下,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你所谓的要我原谅你,又是怎么一个说法,你得罪我什么了,我为什么不知道?而我又对你做了什么,或者针对你说了什么话,我究竟把你怎么了,才当得起你这样的做法?”

这话说出来可就要比马艳萍的计策高明多了,绝对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从张辰的话来理解,那就是他完全搞不明白这位老师在做什么,是因为什么事情要求他原谅,这位老师如此的表现,是不是她真的做了什么特别伤天害理的事,或者对张辰危害极大的事,才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求张辰呢。

也有人会想到另一方面,张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该不会是睚眦必报的小人心性吧,否则这位老师也不可能怕到这个样子啊,能够让自己的老是这样,张辰这人的品性就要打个问号了。

不管别人是前边的一种理解,还是后边的一种想法,都不是太重要的,因为这两种情绪和反应的出现,都在张辰的计划之中。反而时候变异种负面的想法,有这种想法的人越多,就会对张辰接下来更有利。

一般来说正常情况下遇到这种事。人们的第一反应首先就是把跪在地上的老师先扶起来。不论她做错了什么事,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是很重要的,不能让别人跪着说话。可张辰偏偏不做任何的动作,也丝毫没有扶起对方的意思,让所有的旁观者都大为诧异的同时,也让马艳萍在心中暗暗叫苦。

她之前是万万没有想到,张辰真的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在乎名声,对于一个老师声嘶力竭的忏悔毫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让她接下来的表演很难继续。

马艳丽跪在原地,琢磨着张辰的话。自己该怎么回答呢。本来今天是要来算计张辰的,学校怎么样跟马艳萍没有任何关系,校长能不能继续坐在他自己位置上马艳萍也不会去操那个心,她现在就想换让张辰在他舅舅面前说几句好话。能够让自己再回到教师的岗位上去,让自己那个不承诺期的儿子能够继续赖在晋大附中上学。

到时候天高皇帝远的,自己再做什么张辰也不可能知道,甚至自己还能打折张辰的旗号招摇撞骗一下,说不定就能混个一官半职的,那时候可就好活了。当了官的生活不要太美啊,尤其是学校里的官,老师和学生家长哪个不得抢着供奉;到时候张辰即便发现了,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大动干戈吧。

可张辰现在的表现完全不在自己的计划之中,马艳萍是彻底的搞不懂了。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怎么没有按照自己想好的情节发展呢。这个张辰还真是油盐不进啊,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实在是难斗得很。

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马艳萍自己也没有退路了,索性豁出去试试看,今天就比一比谁的底线更低,就不信你连这个都能赢我。

装着可怜兼委屈的腔调,道:“张辰,咱们师生一场。老师并没有走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我承认自己是有一点贪小便宜,也的确是有些势利,但老师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现在只要你一句话,老师就能够恢复工作。你连这么一点小忙都不肯帮吗,心里就这么恨我这个老师吗。可你也要想想那些等着我去上课的孩子啊,他们没有错的。”

这番话说出来是委屈无比,虽然没有明着说,但张辰在她的嘴里已经是一个仗势欺人的纨绔了。她很想学任红梅老师那样,说班里的学生是“我的孩子”,但是没有那种感情在,还真不好表演。

张辰绝不上她的当,拆开她的话问道:“我还是那句话,我对你做了什么,我把你怎么了?你说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恢复工作,那你说我是你们学校的校长呢,还是主管你们的领导呢,我凭什么就能做到?”

“因为你舅舅是省长啊,只要你愿意为我说句话,没有人敢不听的。而且我被停职也有你的原因,就因为我说了你不喜欢听的话,才会落到这个下场,难道你想不承认吗?你们仗着自己有权有势,随意欺压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不怕天理报应吗?”

这时候的马艳萍,已经摆出了不惜撕破脸也要揭露张辰丑恶嘴脸的正义形象,想要以此来让众人曲解事实,达到威胁张辰,败坏张辰名誉的目的。仿佛张辰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依仗权势排挤和欺压他人,连一个老师都不放过,简直就是全民公敌。

“那又怎样,我舅舅是省长就怎么了,哪怕我自己就是省长,也不可能做出公器私用的事来,用人命赋予的权利来做损害人民利益的事。”张辰终于被马艳萍激怒了,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他人翻脸无情了。

这这马艳萍怒斥道:“你今天搞处这么一套来,真当别人都是傻子看不懂吗,还是觉得我是个傻子,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骗得了呢?就你今天这样的行为,是一个真正做了错事悔改的态度吗,是一个真心改过的人会有的表现吗?

既然你已经这样做了,那我也不会在乎你的面子,就让你的脸丢得更彻底一些,看看你今后还有什么脸面为人师表。你是我的中学老师,就应该记得当时在班里的一片命题作文,鲁迅先生《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的读后感,鲁迅先生说得太对了,落水狗就是应该痛打,否则它上岸后还会咬人。”

张辰好像也是越说越激动的样子,他表演起来要比马艳萍在行多了:“你今天在这里说我为了一己恩怨,就接着我舅舅的权利让人停了你的职,还说什么天理报应。这样的话你也真好意思说出口,我看不怕天理报应的是你才对吧,你觉得这样的话说出来自己不脸红吗?

你为什么被停职,是因为你向学生的家长索要贿赂,是因为你常年向学生和家长收受好处,是因为你不惜挤占了其他本该入学学生的名额,利用职务之便把自己不符合要求的孩子强行安插进晋大附中学习,这些和我有关系吗?

这个社会人人讲情面不假,法理之上不外乎人情也对,但是你这样的行为却绝不可能人同情。你今天是做什么来的,你摆出一副受迫害的可怜冤枉形象,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利用人类心理方面的缺点,好逼着我碍于情面利用我舅舅的权利帮着你回到岗位上去,好让你继续干那些无耻下流、丧尽天良的勾当。

你以为我是你吗,我可能会帮着你干那种事吗,你也太小看我的人格了。就你这样的作风和行为,如果可以的话,我不但不会帮你,我还要建议把你彻底开除出教师队伍,让你永远都再没机会去祸害别人。

天理报应?那又怎样?你才是应该担心的那个人吧,你以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就会不好意思吗?你错了,完全错了,我对正面的人和事从来都是赞扬的,对你这种肮脏的行径,也从来都是极力反对的。

你这样的落水狗,就是应该众人群起而打之,最好是打到让你永远都上不了岸,打落你满嘴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让你再也没有咬人的机会。”